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二十四章 夜袭

第二十四章 夜袭

        “徐公威武!”

        “徐公威武!”

        诸人高附和着徐元信的豪言壮语,秦锋只是暗自发笑。

        舫舰吃水只能停在离岸三里外的海面。目力丈量了一番正在搭建的军营,看似骇人的火力群,最大的射程也无法越过这营地。

        徐元信这家伙倒当真是谨慎呢,秦锋心中算计:“如果此行遇上了绝境,这作为撤军最后的依仗倒是不错。”

        正当秦锋悠哉地坐在沙滩之上四下打量之时。

        却听旁侧传来狼狈地呼喊:“徐公,徐公!”

        果然有状况。秦锋回头望去:“这不是先前派出去的斥候吗?怎么就只回来了这么几个人。”却是六名身血污的锐卒与侠士径走怒叱间向徐元信营帐的方向行去。要知道先前可是足足一百五十人的编队整装而出。

        这树海之中绝对是有什么精怪,秦锋顿时坐起身,便准备跟在这些人身后一看究竟。

        恰好,徐元信刚好带着袁丽华在一众侍卫的保护下行出,不禁蹙眉道:“怎么回事,就你们几个回来了?遇上了什么?”

        哪里还有一点高手的风度,六人皆是成了惊弓之鸟,“尸,尸人……”

        于一旁侧听,秦锋终于从混乱中的言语理清脉络。是在林海之中,斥候发现了毁坏的遗迹。只以为是仙家府邸,便选择了继续深入。而后,待发现危机之时,依然陷入了尸潮的包围。便是这六人,也是仗着轻功了得才勉强脱身。

        只言片语间,秦锋已然是心中猜测了大概:“行尸吗?恐怕这些尸人远比慕仙镇那些都还要厉害吧。不过他们先前所去的地方,应该只是外围而已吧。这里以前定然是某个门派的宗门,虽然不知为什么成了废墟。但很有可能还存在着遗落的什么宝物。”

        这座岛上有行尸!

        只见围来的人皆是面面相窥一副怯懦之色,秦锋的心中却不禁为此亢奋起来。这岂不正是所求的福缘,没想到竟真的遇上了。然待望向徐元信还有袁丽华的神色,却发现二人未有任何诧异之色,似乎也对于此早有预料一般。

        也正在诸位都被亡灵吓破胆之时,徐元信振声一喝:“废物,看看你们像什么样子。居然被无脑的行尸差点全军覆没,现在摆出这幅模样。给我抬起头来,拿出你们侠士、武卒的气概来。且看明日老夫亲自掠阵,在这林海之外布下火阵。任它行尸千万,也给我通通化为灰烬……”豪言壮语,却终于是让诸人稍微安定些心神。

        不得不说徐元信虽身为一个凡人,对修真界的了解却一点也不比秦锋差。

        清了清嗓子又听徐元信侃侃而谈,介以此来消解众人心中的恐惧:“所谓的行尸,实乃死人之骨受极阴之地的阴气常年所蚀而导致尸变而成。虽看似骇人,但却行动迟缓,空有几分力气……”

        围观的众人终于是恍然:“原来如此。传闻慕仙镇的尸潮是被边疆戊卫平定。还只以为是吹牛,原来所谓的鬼怪也就不过如此啊!”

        “嗯。只要使用长柄武器,或者是弓箭,就全然不会有任何危险。”

        “就是,就是。这种垃圾,根本就是可以行走的草人而已。”

        ……

        但听着诸人乐观地议论纷纷,徐元信还难得的玩笑道:“所以诸位,你们在战斗的时候是愿意面对一个手持利刃身披藤甲的士卒。还是更乐意去和杀死一个眼眶无珠、剖腹露腔,除了面目狰狞便一无是处的行尸呢。”

        众人顿时放声大笑:“哈哈哈哈……”

        恐惧的阴霾被徐元信数言驱散,一个眼神示意下。袁丽华又怯弱地站了出来,以灵媒的身份安抚众人。

        不单是这临机应变的能力,还是对于行尸的剖析。“这家伙能成为秦王眼中的红人,还当真不是泛泛之辈。”听罢,秦锋心中咋舌,甚至亦长了些见识。

        “但诸位!切记骄兵必败。尤其是今晚,一定要加强戒备可别让尸潮冲进营门都不知晓……”话锋一转,徐元信下达数道命令。一时间,众人纷纷散去,就连侠士们也纷纷去帮忙搭铸营墙、帐篷。

        “秦锋,等等。”正在要转身离去,却是袁丽华在身后跑来叫住。

        秦锋回头问道:“什么事。”但见袁丽华羞红了脸埋着头,两只小手搓着始终支吾不能作言。

        恍然,秦锋抚头笑道:“没事,我并没有介意。”

        袁丽华怯弱地抬起头欣喜道:“真的?”

        秦锋点头:“嗯。”然只觉一股目光不善地盯着自己,未有望去也是猜到了定是那苍武。不愿徒惹是非,中断话题:“我的营帐就在郡守的帅帐西面一里外,如果有什么事你可以来那里找我。”说罢秦锋转身便离去。

        ……

        终于是再可以一人独居一室,毕竟为避免引起同居的张进怀疑,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躺在床上修炼,也着实别扭。呼走了侍奉的婢女,自知自己无修真的天赋,秦锋盘坐在地一遍遍地再修行《炼气术》清修。以求勤来补拙。

        天赋,不,或者当说勤奋本身便是最珍贵的天赋。

        嗡!

        悠长的军号声骤然吹响。

        “尸潮,尸潮来袭。”只听营帐外传来急促地呼喊声。篝火照映下,帐幕人影飞掠。得利于徐元信谨慎,诸囚徒、士卒枕戈待旦,虽然有些急促,但却依然能够井然有序奔向仓猝铸起的营墙。

        紧急情况下,秦锋眉头一皱也只能猝然收功。忍着运功强行中断灵力反冲,心中稍有的烦闷恶心,直径踏出营帐。但见军营在火光照射下亮如白昼,远处的营墙之上。火矢连绵不绝抛射而出,虽然看不见外面的尸潮究竟有多庞大,但也能够感受到这紧张的气氛。

        邻侧的帐篷也是推开,张进睡眼朦胧的问道:“是斥候白天遇上的那些尸人吗?”

        不等秦锋回话。又是数道人影腾空而起如蜻蜓点水般踩着营帐绷紧的布帛奔行,向营墙木栏的方向奔去。

        但见身下有人无动于衷,为首之人转过头,却是原空:“愣着干什么,快跟我来。”

        秦锋嘴角一撇,虽心有些不满,“管它是什么,我们去看看。”说罢,便与张进一同,不紧不慢的跟上。

        十余息后,秦锋与张进登上了一座毗邻木墙,还未修好且摇摇欲坠的箭塔瞭望。

        秦锋不禁色变,只道这荒岛最多不过数千的行尸便十分了得了。竟没想到脚下尸潮连绵到远处树海一望无际,至少有上万之数。

        还是头一次见到,张进瞪大着双目:“这就是鬼怪吗?”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显然还是被那些骇人的外表吓得不轻。

        锐目视去,秦锋沉声道::“不,这不是行尸,也不是亡灵。”涌来的亡灵与自己曾遭遇过的截然不同。腐骨外翻、枯槁皮肉的缠出植物特有的藤蔓。若单单只是数只还可能是巧合,然而全部都是如此。那厚实的茎肉代替了血肉覆在骸骨。

        寄生还是共生?是死与生两种力量的完美契合。不论是力量、敏捷、甚至本能,却是强过了自己在慕仙镇遇到的行尸数筹不止。

        这些行尸走肉的体内中必然藏着成精的木灵!

        一连串的猜测在脑中闪过。秦锋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东西。不管是什么,最重要的是现在把他们解决掉。

        就这片刻之间,战局再发生变化。

        空气中弥漫起焦糊的肉香。却是百丈之外,拴着浸油粗布燃烧的鹿角被尸潮撞开。犹如九幽归来的炼狱之鬼躺火而行,遵循着本能向不足丈高的木墙攀来。

        不同于人族之间数日甚至数月都不能分出胜负拉锯般的攻防战。战端刚刚开启,便被不知生死的怪物拉入了白热化。

        仅仅只是一炷香的时间,丈高的木墙就已经荡然无存。却是墙下堆砌的尸骸已然成了齐高的斜坡,尸潮已是借此便可轻易涌上墙垛。

        霎时间,哀嚎之声不绝于耳。作为第一道防线,贴身之后囚军手中的长戟反倒成了累赘,连拔剑肉搏都机会都没有,便被爆发力惊人的尸人扑到,大快朵颐地享受着餍足盛宴。少有几名机警的家伙倒是反应过来,丢下武器便转身逃跑。

        然方转身,天空却闪耀起了红色的萤火。“临阵脱逃者,斩!”只听一声厉喝,流火箭雨覆阵落下。化作插箭的火人哀嚎徒劳奔走,数息后便倒地再无动静与尸潮淹没于火海之中。

        重刃一挥,扫开当头落来的火矢,秦锋不禁皱眉道:“实在是太过分了。”却听身后又传来金属交击声响。

        转头望去,二百余位身着百余斤重的铁铠武卒,用手中斩刀拍打着锋刃圆盾,横作一排阵列阵缓慢却又坚定地行来。更有五百余名囚军和被收拢的溃军列阵于二三排,立起枪林迎接着冲来的尸潮。

        “远处箭楼上的是什么人,快给我滚下来!”突有听人喝骂,是阵列中一位不长眼的督军。

        烦躁地摇了摇头,秦锋转头道:“我们也上吧。这样干看着要是被徐元信知道了可就麻烦了。”

        话还未说完。才见一直在旁不作言语的张进面色苍白的紧,突然又弯腰:“呕。”却是了吐了一堆的黄白秽物。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胆量面对鬼物。望着眼前的森罗火狱,身负烈焰犹然争抢分食血食的尸潮,秦锋自己亦是也有些心悸:“算了,你还是自己小心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吧。”

        徐元信身躯一颤,猛地抬起头有些愠怒道:“嗟,小看我吗!好歹我也是个有名号的游侠,当我没有见过血吗?”但见眼神依然在闪烁,却从腰间抽出了长剑跃跃欲试。

        秦锋突然伸手将张进拉住:“等等,这些行尸似乎有古怪。”先前离得远没有看见,此时离近却发现些端倪。

        也就在此时,两军终于是再度短兵相接。

        头部永远是不死生物的要害。只见一个将军模样的人厉喝:“头,攻击他们的头部。”诸位武卒、囚军默契地挥刀刺戟,直指颈头。一时间,数十颗人头落地。

        然而却出现了让人骇然的一幕,无头的尸人仿佛若无其事,脚下未有丝毫的停顿直径扑来。

        那被斩断的颅腔之下,隐隐似有什么在蠕动……(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