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二十三章 仙岛

第二十三章 仙岛

        秦锋顿时沉默,正当要说些什么。“小姐,该吃药了。”却是身后一位婢女端着托盘行来,其中盛放着数个水果,还有一碗药汁。

        袁丽华礼貌,甚至有些自卑地回道:“谢谢,你先下去吧。”

        秦锋顿时接过,替袁丽华放置在旁侧的一个木箱之上。

        那些水果倒是无奇,但那碗药汁,鹿茸、人参、虫草等大补之物的残渣依稀可见。不禁有些讶异,没想到袁丽华的身体虚弱到了这种地步,竟将此等补物当作日常饮食。

        “趁热喝了吧。”秦锋随后端起木碗递去。

        袁丽华双手接过:“谢谢,你也吃点什么吧。”

        秦锋也不客气,登时拾起一个从未见过的水果咬下一口,却是十分的甘甜。

        突然间一阵海风吹来,“呀。”袁丽华惊叫一声,却是头上的帽兜被垂落。稀疏的黄发、满脸的斑纹顿时暴露。

        慌乱后退数步,蹲下将木碗放下。急忙将帽兜重新带上。十分紧张地望来:“我吓着你了吗?”

        秦锋边走近摇头,“你是说你身上的斑纹吗?”说罢,举起手中啃过一口的水果道:“其实人就像是这果实,不乏有些天生就带着缺陷。与那些完好的果实相比,但若是说这是诅咒,倒不如说是神明独爱其芬芳。”

        霎时间,袁丽萍面色有些惊愕,但顿时又转为愠怒不忿道:“如果当真是喜欢,那他就该啃干净。”似被触及了痛处,连药碗也不拾取直径转身离去。

        只留秦锋颇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低头望了望手中的水果,三五口吞了带着核吞了个干净,转头对着船舱处的阴影喝道:“阁下是谁,偷听谈话干什么?”

        说话间,阴影从船舱后走出:“偷听?倒是你无事向灵媒徐公献殷勤作甚,还尽说些肉麻之言。我警告你一句,别以为欺灵媒徐公年幼无知你便可以打什么注意。”

        却是一面色肃然,左右身背一对斧钺的偏将。隔着数丈之远,也能感到一股肃杀之气。

        区区凡人而已,秦锋撇头不悦道:“你又是谁?”

        偏将昂首森然回道:“我是灵媒徐公的护卫——苍武。”

        “这样啊,那希望你能够竭尽做好你本职的工作。”一时的好心情散去,秦锋自然不会于其作口角之争,说话间擦身而过。

        “这家伙,不是好人。”

        转过船舱,秦锋隐约地听见其自言自语。好一条徐家的忠犬,不禁心中发笑:“是吗?我倒是觉得一个人若是自觉自己是坏人,即使坏也坏不到哪去。倒是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往往是做尽了恶事。”

        ……

        二个时辰后,五艘铁舫终于起航。

        千余人囚军与甲衣士卒共乘四艘,余下的二百位亲卫死士与秦锋一众武人则与徐元信同乘最为巍峨的主舰。

        相比于那些如竹篓中的螃蟹,八人挤在不足十平米的船舱之中的士卒、囚军。秦锋则舒服的只是与一人同寝。

        婉拒了当初目视甚高的原空。与秦锋共居一寝的人,自然是有一面之缘的张进。

        两人待在船舱中。

        然而半日的时间过去也不觉无趣,不知是不是因为在牢狱中关的太久了不善与人交谈,张进还如却死尸一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若不是两只眼睛不时睁起,还当真以为睡着。

        沉默的让人感到发怵,便是向来喜静的秦锋也终于忍不住出言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那个什么仙岛。看来这一路上我们得相互照应一段时日。”

        惜字如金,张进道:“嗯。”

        秦锋又道:“对了,我擅使刀剑。你又……”

        未说完,张进再哼一声:“嗯。”

        秦锋无语:“喂,你别只是嗯啊。”

        张进:“嗯。”

        秦锋识趣闭嘴:“……”再躺回床上。暗自腹诽此人是不是含冤入狱,不然怎会这般冷漠愤世嫉俗。

        然这些八卦之事秦锋没有分毫兴趣,躺下不足一刻钟。秦锋又坐起身,霎时双腿盘坐。再度运转起《炼气术》。

        ……

        日子一复一日的平静,除了那捉摸不透的幕天暴雨。

        空旷无际的海面让人发渗,没有任何的参照物。唯有夜幕清明,繁星点缀之时。徐元信才会带上袁丽萍,手持着一个卜盘与海图观星。每每至此,总是会让旗手传命校准航道。

        愈发卓越的视觉下,秦锋分明能看见徐元信手中拿着隐隐闪耀着异样紫芒的卜盘不时与手中的海图对照。

        “那是一件法器吗?”呢喃自语,但从表相来看这徐元信绝非是修士。虽体宽肥厚,但人不可貌相,秦锋依然还是对其提起了数分戒备,或许是自己修尚浅,也或许徐元信会什么隐匿之术。

        但有一点秦锋敢肯定,即使徐元信是修士也不会强到哪里去。就如同那带自己去抛万鬼坟冢的贾清,不然也不至于会借用凡俗的力量去寻宝。

        ……

        又至月余之后。

        时日就像与一成不变的海面般无趣。如今已经算成了修真者,秦锋自然是不会再想着融入曾经敬仰的侠士群体。依然是足不出户于舱室之中研习《炼气术》。

        “螣蛇,是螣蛇。”却是突然听见舱外亢奋的呼喊。

        恰好灵气方运转下一个周天,对仿若根本就不存在的张进说道“出去看一下。”秦锋推开舱门,却猝不及防忙用手掩住面门。

        但见数百只数尺之长,背生双翼的怪蛇从船顶舱房堪堪掠过,一头钻进海面捕捉尾随着舫舰波澜的鱼群。

        何曾见过这种在奇闻异志中听说的存在,船甲之上挤满了人,皆是兴奋地议论不已。

        猝然略显浮夸的高声掩盖了众人咋舌之音:“先皇庇佑。没想到鄙人有生之年,竟见到了传说已经灭绝的祥瑞之灵。螣蛇出,洞天现。这是大吉之兆啊!”

        秦锋闻声望去,却是徐元信随行的俾官愉悦了位次,陶醉讪言。

        甚至没有理会这逾越礼数的俾官,徐元信亦是喜出望外,点头附和道:“是极,是极。古人有言,腾蛇乘雾,不离栖巢。想必此处必然有一座岛屿。”

        就像是印证着话语一般,远处的海平面突然显现出了一个黑点。不禁狂喜击掌道:“仙山,一定是仙山没有错。即使上面没有居住有仙人,也绝对长有什么天材地宝。天命在我,继吾徐福先祖千年之后,东秦帝国出海足足九次都没有寻到的仙山,终于是被我徐元信找到了!”

        俾官连连点头:“恭喜徐公。皆是只要将所获交给皇帝陛下……”全然没有发觉待说到皇帝二字,徐元信的脸色霎时难堪了许多。

        卓越的目力下,秦锋已是先人一步看清了远处岛屿,“仙山。”然却没有任何琼楼玉宇,甚至任何有人栖息的迹象。有的只是将整座岛屿遮覆的树海密林,岛心耸立的孤崖亦是被藤蔓完全覆盖。若说有仙人在此居住,倒不如说盘踞着什么择人而噬的凶兽反倒更让人信服。

        不过此时,绝大多数人都似乎沉溺在发现陆屿的狂喜中。皆是欢呼雀跃,并没有像秦锋那般担忧。甚至是另外的四艘舫舰,隔着五海里都能听见那震耳发聩的欢叫呼喝。

        倒不是这些人实在鼠目寸光。不比秦锋等少数人整日闲极无事,海航绝对是清苦的差事。还有每日缩减的食物供给、让人不得安睡的拥挤寝居。日益不满的情绪于囚军与甲士中蔓延散播,如今见到了陆屿如何能不狂喜。

        当局者迷,或许正是利益相关才让这些人忽略了潜在的危险吧。

        不过这些问题却从来没有困扰到秦锋。作为用实力争取来的特殊待遇,每日的供给丝毫没有减少且不说。日复一日的潜心修行《炼气术》却是多少有了收获。这半年来,虽然身体的异状依然没有得到解决。但是灵力润养下四肢百骸总算是得到了灵力淬炼固化,比之凡人之初肉身的强度至少提升了五倍不止。

        最重要的是终于可以勉强吸纳天地灵气,壮实体内那丝本源之息。也是基于此,秦锋对于日常的饮食需求大幅减少,已经是接近了辟谷的境界。甚至充作人情,将每日的饮食都分予张进不少。为此让张进还颇为动容,也算是拉近了二人的关系。

        “你在忧心什么吗?”正胡思乱想着,张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没有回头,秦锋指向远处的陆屿说出了心中的担忧:“只怕不是仙岛,而是魔窟。”

        只听嗤笑一声,听见此话徐元信洒脱道:“怕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何况这里加上仆役足足近四千人。就是要死,排轮子也够你排一阵。”

        秦锋转头自嘲道:“说得有理,是我杞人忧天了。”余光见徐元信嘴角的笑意,却亦是掩不住眼中的阴郁。

        迎着秦锋的眼神,就像是想要将心中的阴郁藏的更深。徐元信再露出更豪爽的笑意,一挥手,难得的玩笑道:“可不是么。呵,仙缘什么的我才不去想。我可是就等着安安稳稳的返航,然后回去再娶一妾,再生几个孩子平平淡淡度过这一生就算了。”

        秦锋戏谑道:“这种时候,说这种不觉得不吉利吗?应该是这样。”说罢,故意作出一副悲戚淡然的模样:“返航以后要做什么?那个时候,我早就已经死了吧。”

        徐元信顿时一愣,难怪觉得刚才的话莫名熟悉,这不是说书人口中活不过三回的龙套的台词吗。再保持不住严肃的作态,嘴角勾起,指着秦锋大笑:“哈哈,你这家伙。平时总是一脸严肃,突然这么反差变化。还真是让人格外的笑话。”

        不等秦锋接话。猝然又面色一正,徐元信高声一喝:“全速前进。”舫舰骤然加速。直径向触之可及的仙岛航去。

        终于,不过半盏茶的功夫,总算得以靠岸。只可惜水面实在太浅,五艘舫舰却只能离岸一里抛锚。只是靠着数十艘小舟搬运物资,几近花费了半日才勉强搭建起简易的营地。

        站在岸边,向海望去。五艘舫舰并排而立,就如狂澜铁壁。一百一十樽青铜炮口笔挺端来,六十架弩床张弓昂空待命。

        攻城级的火力,徐元信大手一挥傲然道:“妖兽。不,哪怕就是筑基期以下的修士,也休想扛过我青铜火炮的集束攻击!”(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