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二十二章 出航

第二十二章 出航

        半月的时日一晃而过。

        值得安慰的是,秦锋一众被挑选出来的人终于没有再回到那不见天日的囚牢之中。大概是因为服下了霸道的蛮蛊,徐元信也不怕诸人逃走。不单是为所有人备上了单独的居室、精致的三餐、甚至还有一貌美女婢。

        这最后一样却是让秦锋有些为难,由此众侠士毗邻居住的营帐间,每逢入夜**之音不绝于耳。以至于秦锋道心初筑,不得不落日而出,晨曦而归。在荒野之外参悟《炼气术》。

        不是秦锋自命清高。只是女欲,对于而立之年早过了精虫上脑年龄的秦锋来说,岂是来的有仙缘诱惑?而且现在正是急需提升实力,孰轻孰重,心中自有分晓。

        又如常日一般,日出之时秦锋再回到寝居,却刚躺在床上未有一个时辰。门外却响起了轻扣之声。

        “是谁!”秦锋睁眼不悦道,

        却是自己那婢女在门娇声轻语:“主人,是徐公让我来通知你,船队三日后便要出发。让您做好准备。”

        霎时间,秦锋的眼神锐利起来:“知道了,你下去吧。”说罢,再度躺下。然却是睡意全无,不禁分外期待这次的仙岛之行,“希望能真的找到这所谓的仙岛。”

        “对了,在此之前。得先去把我的那宝物取回来了。”秦锋嘴角不禁泛起了笑意。

        入夜,已是凌晨之时。

        呜,呜……

        窗户不知何时被开启,寒风徐徐吹响,拍打着充作窗帘的褴褛布匹窸窣作响。

        狱头盖着单薄的被子,不禁探出手紧了紧,梦语呢喃:“可恶,囚犯都比我过的滋润。还有女人暖床……”良久,也不知是被寒意惊醒,还是终于察觉到了异样。挣扎着终于是眯开了本就狭小的双眼,却看见床一个黑色的阴影挡住残月站立。

        脊骨顿时发寒,朦胧的睡意全无,狱头顿时瞪大了双目,张嘴便欲惊叫:“鬼……”然堪堪发音,一个硬物却探入了嘴中,那月色下闪耀的寒光骇然是一把长剑。微微的,还有点甜。极惧之下却是唇舌被撑裂了还犹然不知。

        含着凶器却依然还不安分咿呀叱哼。

        轻轻地搅动手中长剑,秦锋低声轻言道:“睡得跟一头猪一样。我若要杀你,这会功夫我能杀你一百次。”

        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的舌头会如此灵活,边转动着舌头躲避锋芒的异物,两行泪痕下落,忙不迭地点头:“呜,呜……”脑袋随着秦锋手中长剑晃动而晃动,涎液混着鲜血流下,哪里还有平日里耀武扬威地模样。

        手臂握剑不动,秦锋探过身:“还认识我吗?”

        唯恐来人稍不注意将剑往前抽送一寸,狱头急忙点头,“呜!”却是动作过大,凶器割中了牙床。再不敢大幅动作,如小狗讨主人欢心一般望向秦锋,蒙泪的双目甚是可怜。

        “知道就好。”秦锋这才将剑抽出。

        “呃……”狱头顿时作呕不已。

        丝丝污血溅到了衣袍之色,秦锋愠怒挥动剑背向狱头的脸颊劈去:“我允许你吐了吗?”

        啪。

        狱头霎时被翻打下床,“是,是。”双目尽是呆滞惶恐,颤身跪地甚至不敢抬头望来。

        叱哼一声,秦锋俯头望下。本以还要费些手段,原来不过是一个色厉内荏的泼皮。扯开床边的被套,再沉声道:“你知道我是为什么来吧。”

        嘚,嘚……

        狱头打着牙颤,怯弱结巴道:“饶,饶命啊。侠士,是我有眼不识泰山。饶了我吧……”

        “闭嘴!”秦锋怒喝一声:“趁我晕厥将我抓来也好,还是打了我一鞭也罢。大爷我可都没工夫与你计较,赶紧把顺走的东西还来。”

        有如小鸡叨米点头:“是,是。”狱头慌忙作狗爬到壁柜处急忙拉开。

        也不知这狱头是从哪里收刮而来,却是一堆看上去能典当些许钱物的物什。而自己的锦服与斑斑创痕的重刀赫然在其中摆放。

        直径走去取过,秦锋转头有望向跑到床脚从衣服中取出香囊与一把文钱谄笑递来的狱头。

        夺过香囊,看也不看一脚将其手捧的碎银踢飞。森然道:“还有一件东西。”说话间,秦锋重刀抡起堪堪架在狱头的颈上:“别告诉我已经不在你身上。不然今夜我可要陪你好好玩玩了。”

        “在,在这。”苍白的脸色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狱头又是转身走去将手指扣入床沿,几番摸索。

        只听机括声响,竟抠出了一巴掌大的木盒。盛满了碎银,还有数颗珠玉。而自己的宝物,骇然在其中。

        在狱头一脸紧张与肉疼之下,秦锋探手只取过了自己的宝物。“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蔑斥一声,便夺门而出。

        教训?

        秦锋甚至不愿浪费的一分时间。这种欺弱怕硬的泼皮,就像地上的蟑螂一般杀不胜杀。何况就这视财如命、懦弱的性子,秦锋还真不信其能够安稳过上一生。

        方跨过门槛,秦锋停下转头威胁道:“对了,今晚的事你最好闭嘴。如果你觉得郡守会为了你这个连出海都没有资格的小喽啰出头的话尽管可以试试。”本来还想着干脆杀人灭口,但想了想这样的话反倒是画蛇添足了,指不定宝物还因此暴露。

        “是,是。”狱头忙不迭地的应声,待抬起惊惧庆幸的肿脸时,哪里还有秦锋的身影。

        ……

        欺软怕硬,市侩势力,但却是最识实务,这几乎是所有市井中混的不错的泼皮共有的特点。

        未有出秦锋所料,这狱头总算还有些脑子,没有敢报复,更没有敢告状。不过或许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秦锋并没有取走那些黄白之物,将其逼得狗急跳墙。

        所以足足三日,狱头都闭门不出,直至今晨得了郡守了允许才慌忙的带着一众狱卒逃走。

        此刻,五百铁衣甲士,二千武卒,一千囚军,在徐元信的命令下列阵于海岸之前只待出发的号角。船工早早便已经将物资搬运上了铁舫,落在船头待命。

        一众侠士再次得到了优待,已然是先人一步登上了舰船。

        难怪帝国能拥有如此大的疆域。径走在船甲之上,秦锋不禁咋舌:“好厉害的家伙,还以为只是船外钉上了一层铁皮。没想到连船架都是用铜铁铸造。奇怪,铁铸的船难道不会沉海吗?”更令人骇然的是两侧巨大的弩床。还有那固定在船上的圆柱状的东西,那东西好像就是传说中的火炮?

        就在秦锋膛目结舌间,“诸位,此行凶险莫测。大家一定要齐心协力,共度难关。不是为了那劳什子的仙岛,而是为了诸位的性命。”却听原空中气十足在呼喝,顿时吸引了三五成群的侠士注意。

        “所言极是。”

        “正是,要不我们干脆就让原空前辈暂当我们的头领吧。”

        “我赞成,毕竟原空前辈……”

        不知是托,还是当真原空在江湖上颇有盛名,霎时间近有十人已然拥簇着原空上位。

        但见原空连连摆手,假意推辞道:“哪里,哪里。我区区一个独行游侠,怎么就成了大家的领袖了呢。我实在不是谦虚……”然那来回炯炯目光却依然将其出卖,正可谓嘴嫌体正。

        就当秦锋心中暗笑。人群中亦是传出了异语:“桀桀,既然原空不愿意,大家就不要勉强了。”却是山都站出,岿然不惧盯着原空,伸出舌头舔着牙龈,指桑骂槐道:“我山都最讨厌伪君子,向来以实力说话。你们当中谁要是觉得比我厉害就站出来,与我过上两招。若能赢我,我山都定然马首是瞻。若我赢了……”说话间左右四顾,越过原空一脸怒意的脸庞。左右环顾,最终停在了秦锋身上。

        秦锋摆了摆手,慵懒道:“认输,认输。在下逍遥自在惯了,就不参合你们的事了。”说罢,直径转身走开。

        却是有人不乐意其张狂:“哼,山都。那原某今日就要领教一番你的刀法了……”

        只听呼喝声下,似有了剑拔弩张的气氛。秦锋脚下不作丝毫停顿,直径向船尾行去。修真不过半载,却是对着俗世杂欲愈发地看的淡漠了。

        待来到船尾,但见一人正倚靠着遥望着海鸟嬉戏,正是袁丽华。

        从包囊中将小心包好洗净的手绢取出递去:“感谢你先前的好意了,只是一直无缘当面道谢。”秦锋同望着无垠之海道:“是第一次出海吗?我从小就生活在此地,可都是看得厌倦了。”

        忽才察觉有人接近,袁丽华紧张地转身一脸惊喜道:“啊,是你。”

        秦锋点头道:“自然。想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是有些不喜生人吗?”任袁丽华取回手绢,手指无意扣上手心,却是分外冰凉。不由再关心道:“灵媒,你这是病了吗?”

        “别叫我灵媒,叫我名字吧。”但见小心的将手绢收好。袁丽华侧脸望向大海,有些阴郁道:“我的家乡其实离海也很近。但是我自小体弱,别说是看海了,在徐公带走我之前就连村庄都没有出去过。”

        难怪,看上去袁丽华的脸色隐隐有些疲乏。瞬息间,秦锋脑补了一位自小体弱且能感知灵异之物的少女受乡邻欺凌的故事,一时间如感同身受,再想起徐元信伪君子的作态,情不自禁脱口道:“他只是在利用你而已。”待说罢,才意识到交浅勿言深,此语实在是有些逾越。

        袁丽华柔弱的面色霎时微有愠怒摇头:“前辈还请不要这么说,徐公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人。在徐公治下的百姓,无不是对之交口称赞。”

        秦锋急忙作揖尴尬道:“抱歉。”

        好在袁丽华并不以为意,摇头轻笑憧憬道:“即使退一步,我也依然感激他。不然的话我早就已经病死在乡野之中,可就看不到这些世间美景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