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二十一章 筛选

第二十一章 筛选

        手捧着名册的官吏质疑地瞪了秦锋一眼,转向狱头问道:“这个家伙是谁,怎么名册上没有他?而且这么瘦,你确定他是武者?”

        狱头急忙弯腰谄笑道:“大人,你别看他这样。这人是我的手下从野外拣来的,我那手下说他身上带着一把重刀,自己双手才能勉强举起。想来是一位落难的高手,所以就把他带回来了……”

        说话间,秦锋不经意瞥过一眼狱头一眼,瞬间注意到了其衣角之下一闪而过的香囊,这正是妹妹给自己的礼物,心中暗道:“我的法器,肯定也在他的身上。”

        但听狱头添油加醋地侃侃而谈,果然引起了徐元信的兴趣。转过身也不打算离开了,即刻招手示意道:“好了,你也过来露上一手。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有本事。”

        自己哪里会什么高深的武艺,而且此人眼光也实在刁难,可不是自己的护镖把式能够轻易糊弄的住的。先前那些玩花架子的便是前车之鉴。

        倒是不想去争,也不想在人前炫耀。但是显然如果没有被选中而受到冷落,恐怕此行若真有仙缘,很有可能便会因此失之交臂吧。最好,还是得让徐元信对自己多一分器重。

        但靠什么去赢得徐元信的重视?

        秦锋并不认为大腹便便的徐元信能看透自己已经达入臻之境的刀法玄妙。更不想以发挥出常人难以达到的速度与力量,以至于过之不及遭致怀疑暴露身份。

        自己需要一个参照物。大概?发挥得像一个一流高手的水准就可以了。

        想到此,秦锋抬起头故作一副冷漠傲然之色:“露上一手?不,我的武术是杀人的术。而不是观赏的把戏,如果大人执意于此,还是再请上一位与我同舞吧。”

        “哈哈……”此言一出,顿时引得众囚徒哄然大笑。尤其是一位阔鼻猴腮的男子笑得尤为厉害,连腰都直不起来。

        徐元信眉头一紧,又是一张,却是颔首道:“好!到底是狐假虎威,还是恃才傲物。老朽今天还真想见识一番。”说话间,伸手便指向那阔鼻猴腮的男子道:“就见你笑得最厉害了,想必也最为不屑了。过来,不介意与其切磋一二吧。”

        话语虽是疑问,但口气却不容置疑。

        一个眼神示意,狱头便上前急忙解开拷链。

        徐元信再问道:“你用什么武器?”

        祸从口出,男子适时才从一脸惊愕中回过神。轻佻之色顿时散去,活动着被桎梏得的发红的手腕,男子沉声道:“短剑,双持。”说话间,余光瞥向秦锋。这神情,再没有先前的顽劣之色。

        似乎是故作惊人之语让徐元信也有些不满,却是望着秦锋戏谑道:“至于你,我听说真正的高手只用一枝一叶亦可杀人。你就用这拷链当作武器吧。”

        杀鸡焉用牛刀,秦锋淡然道:“无妨。”却是一动不动,甚至连手也不抬起垂于腹间。只是眼神紧紧地锁紧敌人。

        没有谁会在对招时摆出如此放松的姿态,除非是出于绝对的自信,自信于境界的碾压。世俗中通常只见盟主级别的顶级高手才会如此与杂兵对峙。

        轻佻的姿态,霎时将来人触怒。一声怒喝:“放肆!”接过甲士递来的双剑,霎时如劲风出手。

        全然没有留有余力。“阁下如此傲慢,如此肆意妄为。也就别怪龙某胜之不武!”双剑乱舞,左右开弓,看准了秦锋双手被束缚,每每出招总是分而击之,休想同时兼顾左右防御。

        如果在得仙缘之前,秦锋自问必然是撑不过三招便要败落。

        然而精力集中,灵力流入双瞳。来者的速度顿时放慢三倍有余,以静制动,抬起双手的拷链,向略有迟滞先后袭来的两把短剑扇去。

        呛,呛……

        数息之间,剑士已经击出了十七剑。然而滑稽的是,这剑士每一个动作都被预知一般。总是被秦锋的拷链缠住招架,甚至一度差点被夺走兵器。

        数个回合下来,已然如一只猴子般上串下跳,意图利用秦锋双脚被束缚不便,以灵活取胜。

        从始至今,秦锋依然是不动如山连脚步都没有挪动一般,任由再刁钻的攻击,最多也只是稍微侧身扭腰便躲开。锐利的双目紧紧锁定着剑士,仿佛在说只要我脚下动一下,就算我输。

        依然是讨不得好,“很好,很好!”这剑士气极,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简直是丧尽了颜面。突然纵身一退,宛若跳起了剑舞般舞动。骤然开始,又骤然以一个诡异的动作结束。身体以诡异的姿态前驱,双剑旋舞掠来。

        嘶。

        沙地上留下两个深深的脚印,以剑舞借力如弓射出。

        霎时有人失声惊呼:“这是龙岐的绝杀,他死定……”

        “杀招吗?”秦锋双眼一凝,顿时也是起了杀意。端视着分指向脑、心的双剑,双手隐隐颤抖,手中桎梏的尺长铁链抽去。

        哗啦!

        啪!

        噪舌者话未说完。只听一声劲响,龙岐已经倒在了秦锋一丈之外。左侧太阳穴一片模糊,鲜血止不住的从七窍流出,将沙地染得一片暗红。

        而秦锋依然站在原地未动,唯有手中拷链染上了些许血锈。

        沉默,直至沉默了二息时间,众人才方惊起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这个干瘦如柴的男子带着拷链便将一位剑士轻易击杀。

        “他竟然杀死了龙歧!”

        “这不可能!”

        “恐怕他的实力就是与原空和山都相比……”

        人群中原空的面色尤为难看:“呵,没想到我竟然看走眼了。”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却小瞧了那副瘦骨如柴的身躯。于牢中一齐关了四月有余,竟然没有察觉此人亦是一位真正的高手。另外原空自然不会知道,五月前秦锋的身躯可比他还要壮硕一些。

        只闲事闹得不够大的山都连连击掌喝彩:“原来是个有趣的家伙啊。不错,真是精彩的把戏。下一个,下一个又是谁?”

        “好!好一个杀人的术,真是让老朽大开眼界。”徐元信更是颔首大赞,说话间从狱头手中接过钥匙,不顾护卫的阻拦走到秦锋身前,亲自解开拷链。

        秦锋作出镇定的神色:“见笑了。”心中却是暗自发笑。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如果不是自己的刀法在这群真正江湖侠客的充斥着套路章法的剑术相比,实在没有任何观赏性。又何必这般高调的引人耳目呢。

        一时间,秦锋甚至能感到旁侧囚徒们掷来不善、嫉妒的神色。尤其是看着秦锋被当先解开了拷链眼红不已。想必是不少人都在后悔没有趁这个时候出尽风头,也好引得徐元信的器重。

        最无需在意的就是他人的眼光。只是客套数语,秦锋便如愿以偿的向囚军的队伍中走去。不过这淡漠的态度,却更有了一分世外高人的味道。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人皆是恶寒。

        徐元信转头对着随从吩咐数语,霎时一位郎中打扮的人小心地端着一个黑瓮过来。待将其打开,霎时间一股比尸臭还要难闻的气味散出,

        秦锋探身望去,只见瓮中不知是放了多少时日的秽水,水面铺满了似虫卵的白点。而水垢之内,隐隐似有什么东西在蠕动,那分明是指长的怪虫。

        “巫蛊。”却是有人不禁失声道。一时间这群刀斧加身也眉头不皱的侠士们皆是惊惧之色,即使是原空也是眉头紧皱,唯有山都面色不改。

        秦锋只是好奇打量着这传说难得一见的蛮蛊。却是胸有成竹,百骸有灵气守护,区区凡虫还又能如何?

        此时,但见两位颇有姿色的婢女颤抖着手端着托盘行来。托盘之上则是数十个酒杯。

        待郎中小心翼翼的将每个酒杯盛满。

        徐元信挥手下令,“诸位,请吧。”但其灼目光下,当先两个人只能是硬着头皮将满是虫卵的垢水饮下。

        终于,数轮过后。当侍女行到身前。秦锋顿时屏住鼻息,满脸厌恶地伸手向酒樽。

        “等等。”只听徐元信出言,脚下踉跄宛若礼贤下士般急促行来。深深地向秦锋作揖,再夺过了酒樽,迎视着秦锋一脸惭愧道:“秦锋侠士乃是真英雄,虽然老朽这么说实在是让人笑话。正所谓字如其人,武若其德。你的武术实在是让老朽觉得有一种返璞归真的境界。老朽不才,自诩会一二相人之术。武术能有如此造诣的人,即使说不上宗师,那也是能够堪称君子。”

        秦锋一愣,却是没想到这先前还一度傲气凛然的家伙会反过来拍自己的马屁。霎时回过神,故作动容道:“徐公守厚爱了,秦某实在是惶恐。”心中却是不禁松了口气,看样子这东西自己可以不喝了。

        然事不如意常八九,“哪里,老朽才真的希望侠士能谅解了。”徐元信话锋一转,竟是再将酒樽递来,又是愁眉道:“老朽是真的信任阁下。只是老朽即受皇命,实在不敢厚此薄彼,只能委屈了秦锋侠士……”

        “我明白了。”秦锋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不待说完接过酒樽,仰头便一口闷下。喝罢,长喝一声,紧锁喉咙强忍住作呕的冲动。

        同时催动着体内游走的那丝灵力向胃囊涌去作漩涡盘旋再将灵息向喉道涌去。数息之后,顿觉腹中疼痛难耐,仿佛有火在燃烧。秦锋不动作声色,除了额间隐隐有汗珠泛起。数十息后。

        “呵。”秦锋低头又长呵一声,一口炽热的浊气喷出。

        旁侧一人关心道:“怎么了?”

        秦锋转头勉强作笑颜道:“没,怎么……”然说话的声音却是异常沙哑刺耳,却是从喉道吐出的灵力不单将胃囊灼净,更以防有残留虫卵滞于喉中,索性也运转着灵力在喉道停转了三个循环。

        旁人恍然:“这样啊。”倒是没有起疑,只以为是对这垢水过敏而已。

        秦锋颔首报笑,转头又向后望去。却见徐元信,此刻正在与原空笑谈。“这老狐狸。”心中不禁是暗骂,刚才的做作,果然只是表演而已。

        正当秦锋暗自不爽之时。“给你。”却听轻柔的声音传来,却是那肤色有异的灵媒女子递来了一张绣花的手绢。

        秦锋双手接过:“感谢。”但见这嘴角隐现纯洁的笑容,却是十分动容。

        “我叫袁丽华。”灵媒似乎有些害羞,报下姓名之后,甚至手绢也没有取回直径逃到了人群之后。

        将手绢小心收好,秦锋心中唤起了好奇与忌惮:“有趣,莫不是她当真是灵媒?”要不然,这里这么多人,这女子唯独对自己有好感?难道是冥冥从自己身上感知到了修行者的灵息?(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