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十九章 徐福后裔

第十九章 徐福后裔

        满城的行尸终于变成了真正的尸体。再没有任何阻碍。不足半柱香的时间秦锋贯穿路全城,抵达路东面的矮墙。

        从毗邻的房檐飞遁十丈跃过,且犹然不停。

        十里,秦锋猝然听见一声音爆声响,是群鸦般的黑影飞舞,似乎是万鬼遁走。同时坠天而流的冥河之水也回溯与同灵魂漩涡一同消散。

        三十里,秦锋未理会撤离的军士继续奔逃,只唯恐万鬼再寻来。

        七十里,穿梭入一片林间溪谷。直至身后无垠的原野,慕仙镇的影子都消失不见才堪堪停下。

        “呼,呼。”肺中似有火烧,秦锋佝偻着身子喘息不止。

        危机解除,大脑为之放松。身躯的不适,也愈发地感到强烈。先前战斗的负荷非但没有减退,反而愈发的沉重。尤其是有体内一股属于枯荣分枝的灵力残存于经脉中久久不散去,浑身的细胞都在为之感到痛楚,双腿灌铅般沉重,双眼愈发模糊,大脑更是昏沉到随时都会晕厥一般,如同染上了重度的风寒。

        不过万幸的是那两位实力强悍到言语都不能言明的存在都没有追来。

        十指麻木地褪去上衣,秦锋准备先检查一下先前所受的伤势,“这是怎么回事?”愕然,浑身被那魔修用血焰腐蚀出的伤口全部愈合,甚至就连以前的陈年旧伤亦是如此。

        然而干瘦如材的身体下,四肢百骸的痛楚却是真实的。

        这惊人的自愈速度,让秦锋不喜反惊。又有那锻体丹作前车之鉴,:“这难道是那枯荣分置附身的副作用!”想到此,秦锋心中不由有些惶恐。再想起《炼气术》中所言灵力错乱的下场,额头不禁渗出冷汗。

        秦锋并不怕死,只害怕变成一个废人毫无意义的活着。“可恶,这天下果然就没有白吃的午餐。”秦锋咬牙怒喝一声,然奈何自己现在可是连修真的皮毛也没有弄懂,即使猜中了缘由也不知该从何做起。

        “先去寻一个地方稍微歇息下。”呢喃低语间,秦锋抬头左右环顾。眼前正有一颗翠意盎然的大树耸立。

        再晃了晃脑袋,强提气一口气蹒跚行去,终于是行到了树荫之下。

        双眼一闭合。安全的假象欺骗了身体,剧烈的疲乏感如潮水涌来,恨不得立刻倒地睡去。

        秦锋犹然强撑咬了咬舌尖,锐利的痛感唤醒了一丝清明。盘腿坐下,即刻生疏地运转《炼气术》。

        一周天,二周天……十周天……

        甚至忘记了时间,甚至都不记得自己究竟运转了多少周天。只是随着功法运转,那属于枯荣分枝的错乱灵力才会稍微自身所有的灵力稍微重撒些许。神志才会稍微减轻一丝昏沉感,周身的疼痛也才稍稍淡化。

        最后,秦锋犹然不知自己过载的运转了《炼气术》。识感都在一圈圈控制灵力周天运转被消耗殆尽,体内错乱的灵力也被冲散的几近于无。终于,一股强烈的倦意袭来,秦锋霎时陷入了沉睡。

        ……

        待秦锋再度苏醒,却是被浑身的酸痛与寒冷唤醒。但地面却是异常的冰凉,似乎自己根本没有躺在草地之上。

        “这是哪里?”秦锋瞬间察觉不对,即刻吃力地睁开双目。

        一根根粗大的木柱,当先映在眼前,自己竟是置身于暗无天日的牢房之中。心中一紧,秦锋下意识地向身后探手寻刀。

        哗啦。

        然伸到一半,手中动作却被止住。手足却是还被戴上了铐链。

        重刀?便是自己的一身甲衣也是不知所踪,被换作了一身麻衣囚服。

        “不好,那颗邪眼。”秦锋不禁有些肉痛,却不知自己唯一的一件还没有弄清作用的法器如今现在在哪去了。

        适时,却是身后突然传来慵懒的问话声:“阁下也是江湖人士吧。不知是从何处死牢带来的?”

        秦锋转头望去,是一头长发垂腰的男子,蛇眉狼瞳。一道从眉心横贯至耳根的伤疤更是添了数分狠劲。

        秦锋摇头,却是回道:“调来?不,我是旧疾复发突然晕厥,怎么醒来……”

        话未说完,似乎被看轻了身份。“嗟。”问话之人不屑地哼了一声,撇着秦锋干瘦的身子便垂头不言。似乎是十分地不屑,全然没了对话的兴致。

        而此时附身的副作用依然加身,秦锋吃力地站起身,愠怒:“阁下你这……”

        不待说完,却听又有嘈杂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只见数名士卒,驱赶着十余位皆是虎背熊腰的汉子行来。

        “嗯。”秦锋瞳孔一凝,却是看见有数名汉子****的臂膀上的纹身,骇然是慕仙镇一伙穷凶极恶的强盗。

        但此时,这些平日里一言不合便拔刀杀人的恶徒,此时却温顺如绵羊一般安分地待进了邻侧的囚房之中。

        似乎察觉到了秦锋的目光,那为首的狱头转过首,“看什么看!”怒喝间手中的长鞭扬起,便是击来。

        啪。

        如灵蛇吐信,长鞭钻入木柱间不大的缝隙。也是亏得秦锋如今目力过人,虽然身体有恙。但终究还是险险地避开。

        啪。

        不等秦锋松一口气,手中却是一吃痛。那长鞭未有落地,随着狱头手腕一抖便向横扫而来。倒并非是什么高深的鞭法,只是身体的状态却远远跟不上反应,臂腕上顿时添上了一道乌青的伤痕。

        但相比于手上的伤势,秦锋震惊于此:“区区一个卒头,竟然也使得如此武艺。”

        见秦锋膛目结舌地模样。狱头才得意一笑,这才收回长鞭扬长而去。

        心中愈发地好奇,秦锋不禁转头看向身后淡定傲慢的疤脸男子。

        但依然是一副懒得理会的口吻答来:“别问我,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事不过三,秦锋亦是不悦道:“好吧。”说罢再盘腿就坐,也不再勉强。抓紧时间再运转起《炼气术》,调动着体内丝丝灵力周天流动,滋润着负荷过载受损的经脉。

        ……

        正,正……

        不见天日,秦锋按着送饭的节点于粗糙的木栏上记刻时日。

        时间如白驹过隙,大约过了堪堪四月的时间。受附身的后遗症日益减轻,体内甚至稳固聚有路一丝灵力周天运转。如果愿意,秦锋现今已是可以轻易挣开手中桎梏。

        却与往日不同,昏暗无光的牢房之中,突然响起了急促地脚步声。

        “都起来,站好,站好。”喝斥声下,一队队身着铁衣的甲士闯来,将牢门足一开启,铁铠刚刀的武卒们一一将这些凡俗间最危险的囚人带出。

        “你们两个,也出来。”秦锋与这终究也没有报出姓名的疤脸男子却是受到了特殊对待,更是足足十位精锐甲士围上,如临大敌般拔刃护送。

        不是怕我。从他们的眼神,秦锋却是看出了他们是害怕这疤脸男子。不由心中暗自发笑,这样也好,虽然不知会发生什么,低调点不引起他人注意也正和自己的意愿。

        “还愣着干什么,快出来!”

        呵斥下,秦锋与疤脸男子并肩而行。待行至监牢的大门之时,终于是久违地见到了一缕金黄的阳光映在地上。急忙闭上双目穿过。

        待穿过门禁,炽热的阳光透过眼帘皮肉,亦是能看见一片血红和感到微微刺痛。待稍作适应,秦锋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竟是置身在一处军营要塞之中,身后时而传来海鸟鸣叫,回头一看却是还有五艘铁舫停靠在黑海之岸。

        此地正是慕仙镇的北部黑海。

        秦、徐。

        更有数百道旌旗矗立插满了整座要塞,迎风咧咧作响。

        秦锋不禁惊愕喃喃道:“是徐福的后人?”

        在东秦国,也许会不知道当今秦王是谁,但绝对不会没听过徐福的名字。千年前出游东海寻找长生药,十年后归。传闻找到了一株酷似人形的人参,让第三十七代秦王得了二百四十八年的长生不死,且后传位于第三十八代秦王,最终飞升登仙。

        但在秦锋现在看来最后的结局固然不可信,定然是舍弃了凡俗荣华踏上了修真之途。但至此后,徐福嫡系后人受到了历代秦王信任,依然还在四处为之搜寻长生药。

        如此大的声势,秦锋禁不住有些兴奋:“看来留下还真是对了。”再左右打量,演武场下还有近千名同样身着黑白二色麻衣之人,那些身着黑色麻衣的人大多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虽然长的壮实但从皮肤、手臂等细节一眼便能看出多是樵人农夫。另外百余与自己同为白色麻衣的人则大多一脸戏谑模样,甚至可以说有些亢奋。麻衣的前胸后背,则分别写有一个武字。

        愣神间,再听得身后狱卒鞭子抽地呵斥:“快点,别停下。”

        秦锋赶紧跟上,终于在狱卒的带领下来到一方队前停住。赫然是百余位同样穿着武字囚衣的囚徒。

        高廋不一,甚至有男有女。但唯一相同的便是,或外露、或内敛着一股狠劲与杀意。这些人,竟全是江湖人士,而且皆不是泛泛之辈。

        尤其是一位嘴唇被割去,裸露牙龈与与一口口明显打磨而成尖牙的独目怪人。如此明显的特征,秦锋自然是一眼便认出了此人来历——山都。(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