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十八章 脱去桎梏

第十八章 脱去桎梏

        一瞬,重刀径直送入尸傀裂开的天灵盖骨。

        咔擦。

        再一扭。

        重刀抽出,还黏着一团发黑萎缩的脑浆与埋入其中的一张咒符。

        将重刀的污秽在尸傀身上擦拭,秦锋促狭道:“我还真该感谢你呢。”猝然看见那颗落下竖目,才发现是一颗红色的宝石。

        秦锋急忙摇了摇头,仅仅是盯着它就感觉灵魂就像是要飞出了一般。“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法器了。”欣喜着,急忙将之揣入怀中。

        ……

        此刻就在坟山内部:“遭了。”枯荣心有所感:“瞳术?不,是法宝!我感应不到我的分身,来临死前的影像都无法传来。万鬼,不是说找个替死鬼吗?你去找的什么东西,居然连我的分身都能打过。”

        黑影凭空显现,浮出万鬼半个身子摊手道:“就是那二百里外南部荒山中那个魔修。你也知道的,就是个炼气期的喽啰而已。不过他的那具尸傀我还真没有注意,当时顾得及给他施下幻术了。”

        短暂地沉默,枯荣用特有的声线嘶哑道:“算了。反正这是能解决不要把我们暴露就好,另外我们也该换个地方了,说起来了也沉睡的太久了。”说话间,地底开始颤动。

        万鬼先一步说道:“麻烦既然是我惹出的,那就还是让握再亲自去把潜在的威胁解决掉。”不由分说,身影忽然变得如烟如墨,瞬息间飞散,只留下话语还在回荡。

        ……

        随着枯荣分枝死去时间流逝,地上蠕动的藤蔓也失去了生机直至终于枯败凋零,尸群也渐渐再度逼来。

        一颗颗人头飞落,秦锋挥刀杀开尸群,向于凡接应去:“我们走。”

        逼到墙角,终于在尸群围攻中被解了围的于凡,一脸怪异地指向地上周禁的尸体。“那个,秦兄你看。”

        秦锋这才注意到,死去多时的周禁尸首却是在抽搐不止。不禁愕然:“他不是死了吗?”

        轰。

        还不待于凡解释先前从天降下个什么东西钻入周禁口中。

        霎时百米外发出巨响,秦锋望去,是那先前被埋入大地的魔修终于挣脱束缚。

        还不等秦锋动作。

        但听黑袍魔修口中恼怒叫吼:“将摄魂法目还我!”手中同时结印,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剑脱鞘而出击来。

        锵!

        秦锋不敢大意急忙作挡,哪料这看似废铁般的长剑竟然将秦锋手中的重刀径直刺穿,直逼面门。

        电光火石间,秦锋急忙后仰,鼻尖擦出血珠,堪堪才保住了性命。

        但又见飞剑转弯击来,“秦兄,我来助你!”却于凡咬牙上前咬破指尖,染红左手的符咒,同时攥紧在手中于右手的剑身一抹。

        凡铁猝然闪烁耀眼金光,一剑劈去竟是荡开了袭来的飞剑。

        没想到一个凡人居然也敢找自己的麻烦,魔修气笑道:“很好,那你就慢慢陪我的飞剑玩玩把。”手中印式变化,那锈迹斑斑散出透明的黑气一只幽魂若隐若现似抓着飞剑袭向于凡。

        “即便没有飞剑,我亦能取你首级!”又蔑视着趁机杀来的秦锋,魔修手中又开始重新结印。

        血火、暗雷、魂雾……

        完全没有力竭的迹象,毒辣的法术从魔修手中接连不断使出。

        别说拉近距离,秦锋仅狼狈防御都感到勉强。有心也想用术法抗衡,但枯荣分魂从体内剥离,那些脑中存储的术法记忆也全部随之消失,甚至连体内的灵力也流逝了过半。此消彼长,最后就连单纯的防御都心有余而力不足。

        又一道血矛穿来,秦锋狼狈跳起躲避。

        交错之间,轰然爆裂,霎时千万血滴溅来。

        “还有这种变化?”出于对修真界的匮乏理解,秦锋全然没有料到,只得将重刀挡去,并缩身藏于刀下。

        噗,噗……

        如硫酸腐蚀,血雨拍打着重刀。更是将秦锋暴露在外的身躯腐蚀的千疮百孔。

        毒血侵体痛不欲生奇痒难耐,秦锋已然生起了退意:“逃,这根本不是自己现在能够对付的敌手。”

        猝然身后传来尖啸的哀鸣。

        秦锋回首望去。

        但见那锈迹斑斑的飞剑插于周禁的脑上抽出,正被其一手握住抽出颤抖不止,再探手一折,竟生生裂成两段。

        秦锋不禁惊愕道:“你是周禁还是枯荣分身?”

        “你说呢。”森然一句,周禁脚下动作,如化作残影向魔修杀去。

        直觉,并没有感受到那特有的威压,秦锋凝神道:“或者两者都不是。”

        六神无主,握着手中黯淡无光已再化为凡铁的长剑,于凡抚着右肩的伤口,戚戚然问道:“秦兄,现在怎么办,我们是去帮他?”

        瞧了眼二人接触便至白热化的战斗。秦锋喃喃道:“我们不去添麻烦就是帮忙了。”而且看上去魔修更偏重于防守,且周禁的胜算要大上许多。但心中还是作着最坏的打算,退走才上上策。

        而就此时,魔修双目猝然失去神采,手臂垂落若失魂一般猝然中止了手中施法印式。

        岂容错过!周禁趁机袭去一拳轰碎脑袋。

        周禁杀死了魔修?不,在秦锋远远看去倒更像是魔修在莫名的自寻了断。

        顷刻,像是刺破的气球般,狂乱的灵压从魔修的残躯中汹涌而出将周禁震开,肉眼可见的灵压四散而出,所过之处摧屋飞瓦,若漩涡一般,以魔修所在残骸为中心亮起的一缕黑色光点旋转。

        嗡。

        气劲散来,于凡如风筝一般被击飞。秦锋先一步果断趴在地上,风劲如刀,将裹实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

        同时,魔修浮于天际的肉身猝然开始颤抖崩解。不单如此,整座城池的行尸所存的魂魄都被抽离聚集。

        虽然不知是何原因所致,秦锋色变厉喝:“快跑。”却已经为时已晚,随着魔修以献祭生命为代价的术式愈发壮大,牵引来的魂力愈来愈强,秦锋将重刀杵入地面握紧,单是不被吸走遍已是竭尽全力。如果秦锋的灵识现在能够外放的话,就能发现由魔修本体化作的漩涡中的魂力正在以几何的倍数增长,绝非仅是吸纳城中行尸的残魂所能达到的程度。

        于凡更是不堪。也是万幸先一步去抱住了旁侧酒肆外矗立的梁柱,才没有被吸走。四肢如八爪鱼盘抱。

        唯有被附体的周禁,脚下生根般站立在地岿然不动,但似乎也是束手无策。

        ……

        是撕裂空间的钥匙,还是道标?

        灵魂聚集汇成的漩涡中心的光芒愈发凝实,空间突然开始扭曲。

        边竭力支撑,一边留意着动静。秦锋突然惊疑道:“我好像听见路流水声?”还不等秦锋说完。

        猝然升起的狂乱灵压,又猝然消散。黏稠的黑水从中凝成实质的灵魂漩涡渗出,无视了此界法则于空中蔓延飞舞,十余息间便覆盖了慕仙镇的上空,沧澜的天空位于其上投影,宛若只是镜花水月。

        一艘骨舟,无桨划出。其上站立着位身着白袍的骷髅。骨头白洁如玉,明明是至邪之物,却又让人感到高洁如圣。

        “……众生生而饥渴,唯有死者得有美德。”口中低吟入耳,怜悯的鬼火在双瞳闪烁环目四顾。

        一瞬间被盯过,宛如被沉入寒池,秦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眼神移开的瞬间,竟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待骷髅双瞳中的鬼火停在周禁身上时,猝然探手作虚握。

        连反抗都不能做出,“啊。”周禁猝然发出凄厉地惨叫,丝丝黑气从体内抽出,最后一刻核桃大酷似种子的东西连带着血筋从喉咙中飞出落于骷髅的手中。

        整个过程,冥使再没有看秦锋等二人一眼,骨舟逆行,便要退入漩涡之中。

        猝然。

        轰。

        城外群鸦般的黑影由远及近,瞬息撞开幕天的冥河之水遁入,再化零为整纠缠作人形,正是寻来的万鬼。

        瞥了眼周禁的尸体。二者明显认识,目视着停止动作退回的骷髅。万鬼喃喃道:“虽然有些小小的意外,但事情总得还是很顺利。冥使不得不说你干得不错,尤其是找来的这个魔修,完全没有让枯荣引起怀疑。”说话间向冥使伸出手,却见之迟迟不动作,面色顿时有些难堪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改变主意路,你的计划我毫无兴趣。”边说着,冥使将生命之种收回乾坤袋:“除非你再能找到第二颗,不然这东西我打算自己留着。或许能通过禁术外道转生重塑肉身。”

        万鬼怒极:“转生?想死第二次吗!”介于虚幻之间的身体甚至在膨胀,一只只狰狞的鬼影若隐若现张牙舞爪似要扑出。

        来自死亡的威压。隔着百丈远,秦锋猝然觉得浑身发冷,不是寒冷,而是逸散的死息。

        眼中鬼火一闪,显然是有些畏惧。但仅仅只是一瞬,便强硬道:“在这冥河之中,没有人是我的对手。”冥使驭使着浮空坠流的冥河分流,于空中具现出无法计数的水剑四面八方指向万鬼,森然道:“还是说,你现在已经不怕被暴露了?”

        还未交手,二位法修各自散出的灵压已相互冲击。万鬼黑色的灵压要更盛过冥使一筹,黑色的鬼气压迫而至。但正如冥使的自信,逸散的余威一触之冥水便会沸腾散去。

        二者仅仅是就这般相互对峙。鬼影森森,万剑凌天。宛如圣灵逞威。

        这一刻,秦锋终于对修真者的力量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可不比先前的小把戏,若是真的打起来,整座慕仙镇都怕是要夷为平地。

        虽然不明白二者在争论什么,但秦锋已是恍然:“不论自己是否选择忠于他们。自己在遇上万鬼时,在他眼中自己就是个死人了。”若非是这称作冥使的鬼修中途变卦,等待自己的只有灭口一途。

        没有信任,自然就没有背叛。

        秦锋没有感到任何心寒意外,悄然接近于凡悄声道:“趁他们还没有打起来,我们快走!”

        话方出口,于凡却并没有紧随着逃走。确是盯着冥使旁侧不远,那魔修衣料残骸下方半遮掩的乾坤袋犹豫不止。一咬牙,猝然冲去。

        秦锋色变:“白痴!”再顾不得,唯恐被牵连。霎时反相与来时相反的方向遁走。

        或许是因为对峙不容分心,还是压根就不在乎脚下的蝼蚁,万幸二位大能都没有对此做出任何反映。

        但秦锋并没有为此觉得庆幸,反觉羞耻。大勇若怯,收起重刀飞檐走壁遁逃。怒火攻心,却甚至没有在心中方一句狠话、诅咒。

        既然已是武修,羞辱就必当以剑来回应!(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