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十七章 尸傀

第十七章 尸傀

        左右目视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秦锋都被于凡哄得一惊一乍,不禁恼道:“别在那疑神疑鬼。”

        又一把拽过要追去的黑牛,喝道:“还不快走,别让你们的将军死得毫无意义。”

        环顾着身后还幸存二十七位的亲兵。黑牛眼中含泪:“是!”咬牙切齿地应了一声,率领着众人终于向只有二里之远的城门杀去。

        此种尸怪,绝不是周禁能够力敌。这才刚一照面,就已落在了下风,只能狼狈凭着手中铁盾招架,就像被狼群层层围住的猎物般无力。

        运转灵力汇聚右臂,生疏地灌注在重刀之内,秦锋肃然道:“于凡,可敢再战?”

        于凡举剑于胸,剑身照耀着略有发青的面色。岿然笑道:“有何不敢!”因为中了尸毒苍白的面色却掩不住那一丝迟疑、犹豫。眼神落在秦锋手中泛着微不可察灵光的重刀上无法移开,心中咂舌:“果然,他是结了仙缘。”

        “那好,我们上!”脚下一蹬,秦锋再次跃出。迎向了舍弃周禁追击而来的这些怪物。

        十三只异化的行尸。而并非是秦锋另外四个目标,充其量不过是进一步进化的行尸。

        并无具备先前远那些初代感染者的神通,只是动作敏捷了许多。不过是让秦锋多费了些许手脚罢了。

        撕皮裂骨,屠狗般虐杀着这些兽化的行尸。

        紧随其后的于凡,却被这些行尸弄得十分狼狈。手中的剑招可不如口中所言般豪迈。似乎害怕尸毒加深,迎而不击,只是尽力地缠住这些无脑行尸,不让其去追击黑牛等亲卫。除了弄得灰头土脸,倒始终没有受伤,终于是被秦锋所解围。

        “结束了!”望着两军会合,周禁虚脱般坐在地上。身上的银鳞战甲残败不堪,皮开肉绽,森红的骸骨隐隐可见。面色乌青,这是尸毒已深的征兆。

        虽才结实不到一个是纯,秦锋犹然伤感低沉道:“周将军……”

        抬手示意止住,“抱歉了,秦锋、还有于凡。你们的恩德,看来我是无法报答了。”周禁凄然地一笑,眼皮越来越沉,终于慢慢地合上:“让我就在此地陪伴弟兄们吧。”

        霎时,于凡双手杵着剑似乎欲向周禁的头颅刺去。秦锋急忙喝问道:“你干什么?”

        于凡答道:“施予仁慈,我想他也不愿变成行尸吧。”

        秦锋探掌按在周禁的胸口:“让我来,至少给他留个全尸。”既然已经死了,就无所顾忌。生疏地将体内灵力渡入周禁体内,肉眼可见其浑身经脉肿胀甚至爆开,血污在皮肤下散去染作黑色,同时也将尸毒给抹去。

        远处零星的行尸依旧在慢慢蹒跚而来,黑牛等人也终于在接应的士卒掩护下消失在城门之外。

        又有零星的行尸在聚来,于凡开口催促:“我们也走了吧。”说话间,眼神迷离,却不知是在思量着什么。

        “也罢。”秦锋点头赞同,探身欲要抱起了周禁的尸首。

        “你又做什么?”于凡奇怪道。

        秦锋答道:“我打算把他埋了。”

        于凡殷勤道:“我来帮你把。”便从秦锋身下抢先抱过的尸首。污血弄湿了一身,这让有些洁癖的于凡禁不住蹙眉,然奈何有求于人,只能强捺着心中的恶心。

        正当二人准备离去。突然低沉如蛇言的沙哑声音传来:

        “感谢亡主,让我今日在此遇上这负罪之人。”

        “感谢亡主,让这背负天罚之人手中沾满了鲜血。”

        “感谢亡主,让我得以复生用此人的血洗净我往生的羞耻。”

        闻声望去,是一位身穿黑袍瘦骨如柴的老者立在背侧房沿,身后还有身着整洁衣裳的变异行尸和一众受控士卒打扮的壮硕行尸。

        同时四面八方窜出一群群行尸,将秦锋与于凡二人包围。

        秦锋愕然:“还真有魔修?”全然不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适时脑海中终于传来了枯荣分枝的话音:“杀了他,我会帮你。万鬼的计划。”

        秦锋脑中愠怒质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全都告诉我!”

        枯荣分枝呆滞的回道:“替死鬼,分散注意。”

        秦锋顿时恍然。同时也是明晓自己对所谓分身的理解大概有些错误,至少附于自己体内的这分枝,并不具备高等的灵智,似乎只是简单的遵守着枯荣的命令。

        树妖的大脑神经在哪里呢?全身都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分离本体越小的分枝,所表现出的灵智自然就越低了。这样想来的话,附于体内的枯荣分枝所具备的灵智绝对远远逊色于本体。

        大敌在外,秦锋却忍不住沉思于体内之患。

        猝然,于凡后退数步,惊恐地指着秦锋后背:“秦兄,你背后。”

        秦锋同时也是有所察觉。只听浑身上下的皮肤噼啪作响,皮肤向外凸起聚合,变得如同树皮一般粗糙。浑身法力流动的速度骤然加快,视线中事物都动作放慢,甚至还能隐约感受到空气中流动的规则之力。同时五根手腕粗,近丈长的根须从背后穿破血肉,在空气中绽放蠕动。

        枯荣分枝再度催促:“战斗,我,辅助你。”

        连脑海中都莫名多出许多术法。秦锋不喜反怒,这种不受自己控制的力量实在是让人没有安全感:“你就不能自己出来作战吗!一定要寄生在我的身上!”

        枯荣分枝没有回答。

        愠怒间,秦锋蹲身于地上一拍。

        轰。

        厚土如浪般涌动,甚至将魔修站立的房屋都推垮。地面生出长满锯齿的藤蔓,攻击着一切靠近的活物。

        秦锋心中暗赞:“好厉害。”并且由于枯荣分枝还在源源不断输入灵力,体内的灵力不减反增。

        “你自己多加小心。”对于凡说罢,秦锋凌空一跃,飞向犹然还在结印施法的魔修。

        御风术。

        念头一起。仿若浑然一体,秦锋驾驭着劲风推刀斩去。

        轰!

        在震耳的巨响下,魔修甚至来不及躲避只能撑起一个血红色的结界直被拍下地面。

        不给喘息,凌空劈斩。

        同时,还留在地面的尸傀身躯发生惊人变化,肌肉向内收缩,骨骼向外翻起。脚下猛然一踏,房梁都为之震碎。瞬息间甚至引发了音爆向秦锋飞来!

        整个过程,秦锋只来得及惊愕:“好快。”神经甚至跟不上眼睛的视觉。还没有来得及抬起重刀招架,尸傀就已经冲至身前。

        砰,砰……

        却是枯荣分枝护主,五只根须舞动。但见残影挥舞,总算是将袭击者逼退。

        而惯性下,秦锋亦是被推飞,根须当先触地卸力。踉跄下秦锋足足后退五步才堪稳住。

        还未站直,心中猝然反呕:“呃。”寄主受到攻击。体内灵力回流,是枯荣分枝触发了应激反应自行护主。

        天旋地转,双目一片朦胧。只隐约见那魔修被如蛇附来的藤蔓拉入了地底,似乎已经丧命。

        体内灵力乱流,秦锋只觉身体都要被撑爆了,呢喃呲牙道:“快,快停下。”

        适时又是那魔修的尸傀袭来,枯荣分枝再度挥舞五枝根须,但见残影围绕着攻击。

        坚若钢铁,韧如柳絮。树根如龙鞭抽舞。

        只听空气爆出呜呜声响,与劲风逸散拍打。

        “寄主,不要光站着。”

        大约是感受到寄主也是撑到了极限。总算没有再动用自己的灵力。秦锋总算稍微清醒,噼啪的炸裂声响震耳欲溃,强撑着身体懊恼道:“我在做!”有心相助,却只见灰影在眼前来回穿梭。全然跟不上动作,就连脚下都不知该如何配合移步。

        就此时,十息间,二者交手不知数百回合。胜负隐隐已分,枯荣分枝散出的五只根须毫无损伤。而尸傀浑身都是鞭痕,尤其是双臂,腐肉近乎全被鞭笞扇飞,显出乌黑发臭的钢筋铁骨。

        猝然间大地下传来沉闷声吼:“不要攻击那只寄生灵兽。攻击它的主人,蠢货!”

        尸傀身体一颤,猝然冒进犯险一拳向秦锋面门轰来。

        嗡。

        堪堪在一尺距离的地方停止。仅是劲风便将秦锋散乱发丝吹到耳根。万幸根须将尸扑的右臂擒住。

        一愣神,秦锋暴怒咬牙挥刃,重刀直送面门。同时枯荣分枝另外四根散出的根须亦是从四面袭来。

        同时,尸扑死灰的双目亮起神采,左臂捉住缠住右手的根须,脚下作圆弧转圈,作铅球挥舞。

        巨力拉扯,“糟了。”心中还来不及暗道不妙,秦锋便被拽飞。虽不能力及,天旋地转下,强忍住眩晕感双脚倒盘根须探进,重刀再度直送虽偏斜未击中首级,但也刺入了左胸。

        吃痛?

        尸傀猝然发出一声怒啸,将手中的根须甩飞。

        霎时根须收拢护住寄主周身,直撞穿两座屋舍,地面留下三十丈长的沟壑,秦锋才堪堪停下。

        根须散开,透过洞穿的四个壁洞,秦锋瞧见转身左胸淌着绿血的尸傀视来。眉心开裂,露出一颗黑的发红的邪眼,瞪着秦锋,似乎是什么厉害的法术就连那只眼睛周围的空气都在开始扭曲。

        并未见着有什么东西击来。秦锋只觉后背异化,脑海中甚至能够感受到枯荣分枝的痛楚。

        根须颤动肉眼可见灰败,并同时相互交织结出一个槿色的花骨朵,瞬息间花开、绽放。猝然间,秦锋感到枯荣分枝从自己的体内被剥离。

        却是一道蕴含枯荣残魂的生命之种从花中射出天际,顷刻又落下。

        不舍离去,一直警惕守护着周禁尸体的于凡顿时察觉:“那是什么?”见天际有一道流光向自己落来,下意识跃开十丈远。顿时,见着一个拇指大小的东西落地,探出数条寸长的“细肢”爬上周禁的尸首,全然来不及阻止便撑开其双唇钻入。

        于凡一脸呆滞:“这是什么东西?”不过犹然还杀来的行尸确根本不给其思考的时间。

        ……

        被尸傀的竖目盯得发毛,秦锋脑中念想:“上尊,你还在吗?”却没有传音,初开朦胧的灵识似乎感知着体内枯荣分枝已经剥离。

        这正是自己所渴求得,但眼下又有了新的麻烦。磅礴的灵力在体内流动且渐渐地流失,“必须趁现在杀了他!”秦锋兴奋地握紧手中重刀,果断向呆滞的尸傀掠去。

        而尸傀,犹然还化作雕像般没有任何动作。

        是受先前所使的神通反噬?但见之竖目流血不止,空剩两颗灰白的眼珠,甚至连听觉也丧失,才以致没有反应?

        恶风拂过。

        噗。

        重刀当头斩去,待没入天灵盖一寸,尸傀终于动作,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探手将白刃接住,脚下作残影一踹。

        秦锋顿时倒飞七丈远。一口鲜血喷出,又见尸傀接连撞开路径上的残垣阻碍冲来。

        临危不乱,“他完全感知不到我。”与其拔出短匕招架,秦锋决定赌上一把。忍受着五脏六腑翻滚的剧痛就地一滚。

        轰。

        果然,尸傀径直掠走。直撞塌了后方一堵房壁才停下身,发狂般胡乱攻击不止。但也仅是片刻,而后气息渐弱也动作愈来愈慢。

        五脏六腑的疼痛,在体内灵力运转过后渐渐麻痹适应。秦锋折身拾回重刀:“去陪你的主人吧。”试探着接近,脚下喘过石头试探。

        噗。

        尸傀霎时反手向受到攻击的方向连连舞爪击来。

        “果然是失去了一切感知。”心中暗喜,秦锋岿然不惧信步接近。

        待厉爪胡乱抓舞,就在旧力使尽,新力未生的瞬间。猝然出手,将重刀送去尸傀裂开的天灵盖骨……(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