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十六章 分歧

第十六章 分歧

        “住手!黑牛。”周禁喝斥着,大步一跨拉住黑牛的后颈往后作力拉去。

        碰!

        重心不稳,黑牛一个踉跄坐倒在地,这个噪舌的新兵也总算保住了性命。

        “大敌当前!尔等还在相互猜忌,成何体统!”恼羞成怒,又摸了摸脸上的抓痕,摇晃着愈发昏沉的脑袋。周禁抢打起精神环目四顾怒吼道:“所有将士听命。随我一起杀出城门。吾当率先冲锋,尔等随我一起同生共死!”便是头也不回向队伍最前方走去。

        “我若是他,非要杀了这耍嘴皮的猴子!”秦锋看了这一幕摇了摇头,对这周禁有些失望。

        于凡在一旁一语双关的说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早该抛下他们了。”

        哪里不知于凡心中所想是什么。“嗯……不急。”秦锋只是摇了摇头,心里只想着将他们护送回去后再将另外四只初代感染者寻到击杀。

        “我黑牛,追随周将军足足有五年。事事为将军考虑!每次遇险总是率先出击,好几次都差点战死沙场!”黑牛在几个亲兵的劝说下好歹坐了起来,双目泛红地说道:“我所图的从来不是为了荣华富贵,升官发财!是为了在沙场上与弟兄们出生入死的兄弟情谊。没想到却不及一群与我等共事不足一月的懦夫!”

        一个亲兵语重心长劝道:“黑牛哥。我们追随且信任周将军不就是因为周将军公正严明,做事总是一视同仁吗?”

        “他们不是我们的兄弟。”双眼血红,比那聚集而来的行尸看上去都还要凶狠,在杂乱的头发遮挡下正注视着这群杂兵。黑牛森然道:“将军被他心中的那些条条框框的道义捆绑住了。看不见前方的道路,这要只会害死更多的弟兄。我要拯救他们。”

        此刻周禁正在重置战阵,却愈发的杂乱无章。新兵与亲卫混编在一起。或许本意是想通过共同作战让大家互相认可,却没想到让双方的矛盾更加加深,战力不增反减,差点没有内斗起来。

        又听见门外窸窣声响,斥候警报着又有尸群闻腥而来。“秦锋,这样下去恐怕最后只会全灭呢。如果我们……”于凡再度催促道,激烈的战斗中甚至都被行尸抓了一爪,导致后面的战斗还要运功逼毒,已经有些力所不逮。

        外有强敌,内有纷乱。秦锋忍不住唾骂:“可恶!”然半途而废从来不是秦锋的作风,只是这周禁正在把自己带进绝路。不过好在万鬼和枯荣交代的任务还算完成的不错。还剩下最后四只初代感染者了。

        甚至莫名感觉着就在附近窥视。权衡之下,秦锋不置可否:“罢了,我等并不欠他们什么。没理由陪着他们全军覆没,且容我先再去劝慰一下。”

        “如此甚好!”见终于意动,于凡大喜:“待我等杀出城去,叫那驻守城外的将军去救他们便是。到时我们再来长谈关于修真之事。”虽然受尸毒影响了些许发挥。但若只是逃出城去,于凡犹然自信满满,即便自己一人也无大碍,何况自己身边还有强过自己许多的一个高手。

        有心想要相劝:“周将军!”秦锋一把拉住正在奋力搏杀的周将军,队伍的行进速度比之当前减慢了不少,杀死行尸的数量远远比不上各个巷道不停涌入行尸的速度。

        “秦兄你在做什么?”周禁已经是杀红了眼,愠怒地对秦锋吼道:“战况愈发危机,你还不赶紧去作战在这墨迹什么?”不由分说,一把将秦锋推开便转头再次杀入战场。

        却是让秦锋张开的机会都没有。

        霎时,于凡一副果然之色上前怂恿道:“没救了,我们走吧。”

        “等等!二位义士!”秦锋转头一看,说话之人原来是之前的那位黑牛。“二位义士,在下死不足惜,但实在不忍将军与弟兄这样窝囊的死去。望二位不要离去。助我等脱离此困境,他日二位恩公若有所求必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黑牛目光直视着二人的双眼,赴死之志隐隐浮在脸上,让人不禁动容。

        秦锋亦是盯着黑牛的说道,自问心中无愧说道:“我等有心助你们,但眼前这情况我即便有三头六臂也无可奈何啊。”

        “哈哈!”却见黑牛大笑:“有二位义士此话足矣,此等小事何劳二位费心!”又是一声大吼:“兄弟们,动手!”

        此言一出,众亲卫突然倒戈相向。挥刀向身边四周那些畏首畏尾的杂兵砍去。

        “啊!”

        “你们做什么……”

        “混账……”

        一时间惨叫哀嚎四起,这些亲卫并未将他们砍死,多是砍向他们的双腿。场中散发的血腥味吸引了涌来的尸群,纷纷转向争抢着唾手可得血食。一时间众人压力大减。

        岿然目视,黑牛的脸上未见有丝毫动容,口中森然道:“既然不愿为袍泽而战,就请为袍泽而死吧!”

        一向眼高于顶的于凡拍掌赞赏道:“壮士好魄力啊!”只是可惜,这汉子若是出生在武林世家,定然会大有作为。

        “怎么回事!你们为何自相残杀!”正在浴血奋战的周禁突听身后杀声四起转头一看,只觉一股无力感从心中升起,低沉的说道。握住刀的手微微的颤抖着,即便以前数次遇到致命的危险,周禁也没有这么绝望过。

        黑牛毫无惧色抬起双目面对着周禁的怒火:“是我叫他们这么做的。”

        周禁绝望了:“你为什么这么做?”黑牛是周禁最器重的亲卫一直以来周禁都将他作为自己的接班人培养。

        黑牛的话铿锵有力,不带丝毫迷茫:“为了活着,还有死去的兄弟!”

        “他们不是你的兄弟吗?我等不是也是从新兵慢慢历练起来的吗?”周禁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了,周禁甚至能够承受自己的亲卫溃败逃散,但不能承受他们的刀染上袍泽的血。

        “我们已经给了他们数次机会见证!贪生怕死,自私自利,不过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不配做我们的兄弟”就在黑牛与周禁交谈之间,一边倒的屠杀并没有停止,明明杂兵的数量数倍于亲卫,却被打的来手都不敢还,只有几个还有点血性的杂兵受到亲卫的认可没有遭到屠杀。“自三年前帝国大军战事吃紧,实行强制征兵令以来,这些招募的新兵大多都和我们不一样,他们少了一样东西。”黑牛指着自己的心脏说道:“荣耀!”

        “这样啊!”周禁的声音低的自己都快要听不见,但还是抬起头:“我还是不能理解,大概我已经不适合再做一名将军了。就让我送你们最后一程吧!”周禁的脸色灰白,仿若一个死人……

        “……”并没有想象中的刀兵相向,黑牛都做好了让周禁杀死的准备。但眼前所发生的让黑牛觉得被杀了还难受。

        周禁再次回到战场,独自一人脱离纵队杀向尸群!丝毫不在意,被行尸撕咬抓扯,即便被行尸扑到在地也挣扎起身继续做战,比行尸还像行尸。

        行尸依然源源不断的涌来,然而却大都被受伤倒下在地上的杂兵吸引,在惨烈的哀嚎声中享受着饕餮盛宴。一时间,众人面临的压力大减。一条通往生的道路终于出现,城门竟然隐隐可见。

        嘴角勾起弧线,于凡轻佻道:“这就想不开要自杀了?这家伙看上去也修有内功,逃到安全的地方将尸毒逼出也是有可能的。”

        秦锋摇头叹息:“不是因为想不开,而恰恰是因为想开了才自杀。”

        没了累赘,还多了殿后的鱼饵。“弟兄们,杀光他们”一鼓作气,秦锋当先冲杀,身后有死战的周禁与剑术超绝的于凡护住侧翼。且亲卫队顽强的战力再度凸显。摧枯拉朽,如洪流肆虐撕开尸群。

        终于是冲到了正街,前方二里处便是城门,但见人影重重,是一众敢战之士在清肃堵住城门的尸群。

        马上就能逃出生天了。正当众人松了一口气时,突然间,远方十三道黑影四脚着地疾驰而来。没有皮肤,浑身的肌肉暴起,十指更是长着尖锐如短匕的指甲。绝对不是先前的那些易与之辈,恐怕比之变异行尸,也逊色不了多少。

        秦锋愕然:“怎么回事,不是该只有四只吗?”枯荣的分枝没有回应秦锋的疑惑。但不论如何,绝对不能让它们冲入战阵之中,这可不是士卒能够应付的尸怪。

        正要抢先对上。周禁突然抢先说道:“你们快走,我来拦下这些怪物。”扫视了众将士一眼,低沉道::“抱歉了诸位。一直以来,你们随我镇守边疆。每每敌寇侵犯,我总是以将军的安居后方指挥,让你们冲锋陷阵。时至今日,才知道原来战场之上是如此绝望、惨烈。所以最好后,就让我为你们冲锋陷阵一次吧。”不等众人回话,便带着决死的信念,手持剑盾迎上。

        风声鹤唳,于凡却是被这群冲来变异行尸吓得入惊弓之鸟左右四顾:“魔修,那个魔修一定就在这附近!”(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