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十五章 援救

第十五章 援救

        早料到秦锋会有此问,但没想到会这么直接的露骨问来。于凡如实答道:“不瞒秦锋,这城中出现了如此诡异的怪事,必然是有魔人作祟。在下潜伏在此,就是为了诛杀此魔。”

        说罢,于凡亦是反问道:“想必秦兄这六日突然修为大增,一定是有过什么奇遇吧?”毕竟一位二流高手就这么几天功夫实力便提升的如此离谱只有一种可能……

        心中暗自算计,“还有个魔修?不,应该是他误会了什么。”秦锋故作恍然,对自己问题的自然是避而不答:“原来是这样!”也是明白了。这于凡是想通过诛杀这魔修,寻修真的法门吗?

        又好奇问道:“不知于兄的自信何来?这魔修既能将全城之人变成鬼物,岂会惧怕我们这等江湖人士?”

        “秦兄过虑了。”于凡目光灼灼地看着秦锋:“在下机缘巧合看过一些关于修真的见闻录。对修真一途朝思暮盼,奈何一直没有机缘。但对修真界的见闻却是知道不少。

        修真界的大能者之间互有公约,不论是正道、魔道不得无故屠杀平民,否则必将受到全体修真界追杀,甚至还有修真者中的顶尖高手组成联盟专门击杀这种嗜杀之辈。以在下料想,这魔修既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这偏僻之地以全城之人性命为引施以邪法定然是为了炼制某种法器或者是为自己疗伤。”

        秦锋恍然:“看来于兄弟认为第二种可能大些了?但即使如此,就不怕唐突松了性命。”

        “如果真是如此我也是认命了。那么这辈子就这样做我想做的事,过短命的生活,也未尝不好。”于凡苦笑道:“人生百年一晃而过,何不在长生大道赌上一把!”

        肃然起敬,没想到都是同一类人。然奈何于凡永远也不会找到那根本不会存在的魔修,甚至说于凡本身就是自己的目标之一。

        但对此,体内附身的枯荣分枝却并没有反应。

        犹想到枯荣曾对使用搜魂夺魄随口道出的抱怨:“自三百年前对一个练双修魅功的女修搜魂。那些污秽的东西至今还惊扰着我的灵魂。不会再探视任何血肉生物的大脑了,尤其是人类。”

        秦锋心中暗道:“果然如此”只要自己不去联想相关的记忆,它便不能窥视自己心中的秘密。

        等秦锋正欲再说些什么却听周禁突然喊道:“秦兄弟快跟上来,我等一起杀出血路。”

        回头一望,甚至秽血淹过门槛,是周禁的亲兵终于杀出了院门。

        眼前确实不是聊天的好时机。毕竟同为人族,秦锋拾起重刀:“有什么话还是待会再说吧,于兄。让我等一起去助周将军一臂之力!”说罢,如化作一只大鹏,凌空一跃便向尸潮的方向坠下。

        轰。

        寒芒作残月于手中挥舞,落下十颗首级飞起,残躯炸裂,重刀化作飓风掀起血雨。

        于凡紧随其后,拔剑作寒星点来,每每一刺,必中眉心。

        有了二位高手相助,众军士原本僵持不下的战况,即刻势如破竹。尤其是秦锋重刀之下,更是无人能挡,甚至无需众刀盾手推进,一人便足以将尸群杀退。

        五十斤的重刀,使得如灵蛇一般灵巧。重刀斩在青石道路之上,便沾起无数碎石,留下方圆数米的裂纹。落在风中,便能听得狂风哀嚎。

        “哈哈哈哈。”秦锋不禁愉悦狂笑,笑得众士卒毛骨悚然。这才是真正的力量。什么魑魅魍魉,都是不堪一击的渣滓!

        “再多的杂鱼也只是杂鱼!”这些不过皮肤是硬化,速度迟缓,凭借本能驱使的行尸,岂是一合之敌?一刀斩去,一分为二,就如劈开豆腐一般轻松。一脚扫去,便被踢飞数十米。

        于凡则协助着众士卒掩护侧翼。血肉飞溅,浑身沾满了鲜血。一群活人,就仿佛行走在无间地狱之中。

        然行尸无惧生死,残肢断骸堆成肉山。却不能阻止活人的肉香驱使着它们前扑后涌。于狭小的巷道中杀不胜杀,每斩一只都会立刻有另一只补了上来。甚至连左右的矮墙都在摇晃,仿佛随时都会推倒。

        杂兵早已是吓破了胆,拼命地推攘着队伍。只有落在最后还在被迫胡乱地挥动兵器各自为战,根本没能组成有效的抵抗,不时有人被狰狞的鬼爪拽入尸群之中分食。

        哀嚎、咬嚼之声不断响起,没有人去营救。

        在秦锋带领下,老兵们杀红了眼全然不在乎,他们需要的就是疯狂。尸群也不在乎,因为他们不懂什么是疯狂。

        “杀、杀!”

        精兵们挥动着被骨头磕裂的钝刀冲杀。犹是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尸海,退后便是死,唯有前进才有一线生机。

        整只队伍,在秦锋的带领下如同化作了一个绞肉机。而秦锋便是那绞肉机上最狰狞的齿轮。每前进一步,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便加重一分。到最后,身后耕犁过的地面已经不是血水浸着脚,而是堆积的近乎有一人之高的尸骸。

        愈战愈勇,枯荣分身辅助着生疏的秦锋运转灵力,灵力的支撑下力气仿佛无穷无尽。对灵力的运用也越来越娴熟,到最后每挥动一刀,似乎都能看见若隐若现蓝色剑芒。

        终于杀到了巷道的尽头,“喝!”秦锋一声怒吼,纵身一跃,重刀一甩。挡在身前的七只行尸齐齐被腰斩。眼前豁然开朗,终于冲出这巷道。

        质上的差距终究不是靠量能够力敌。

        二百只、还是四百只?

        秦锋自己都不记得究竟斩下了多少颗首级。恍惚间一种睥睨天下的豪情升起,抬手擦拭被血污遮挡了视线的双眼。

        却在遮住视线的一瞬间,数十米之外的房梁之上突然显出一只下颚长数颗巨大瘤子的行尸。只听其发出干呕之声,乌黑长有倒刺的舌头从口里喷出直指秦锋眉心。

        于凡大惊,立刻喊道:“小心!”拔剑动作,却根本来不及相助。

        几乎同时,秦锋感到一股恶风袭来,下意识的将重刀横举,护住要害。

        “呛!”只听金石交击之声响起,巨大的力道甚至将秦锋震的后退一步。

        这变异行尸亦是不好受,哀嚎一声便想收回长舌。

        秦锋怒叱前踏,“休想!”说话间不顾长舌上布满的倒刺,一手便抓住后扯。重刀随后而至,将舌头斩作两断。

        “呜嗷!”变异行尸怒吼一声,身形一个踉跄跌下。挣扎爬起便似想要逃跑。

        “噗!”一道血箭飙了数米之高,一颗人头落在了十余米外。

        “第八只。”

        是秦锋瞬息掠掠过。杵立着重刀,撕下衣角擦拭着破皮的手掌。

        于凡目光灼灼地盯着惊愕道:“好,好快!这就是修真者的力量吗?甚至肉眼连他移动的轨迹都没办法捕捉。”

        也是知晓厉害。周禁捂着脸颊的抓痕,望着秦锋淌血的手掌骇然道:“秦,秦兄。你中也了尸毒了。”

        折返归阵,秦锋淡然回道:“这尸毒奈何不了我。”

        晃了晃已经有些眩晕的头颅。周禁大张着嘴,甚至忘了合拢,再回首望向身后背尸骸铺满的巷口,不禁惊愕道:“这次真的是靠了秦兄相助,否则这一路就凶多吉少了。”再望向于凡的目光也不像方才般充满敌意。

        毕竟一路上秦锋开路,于凡则负责支援侧翼,数次瓦解危机也是让周禁有了些好感。

        一时间竟然杀光了追击的行尸,但众人亦是体力不支,只能再闯入了巷道的一座宅院之中暂作歇息。

        秦锋却并不感到乐观:“这一路惊险异常,数次差点被困死。更足足先后有八只变异行尸出现,我们这一群人还不知道会把什么吸引到这里来!”说及此不由蹙眉,若单是自己逃走自然没问题,但如果要带上这么一群人的话。

        “可不是,特别是那群杂兵!一打起来就哭爹叫娘的,行尸没杀几个,倒是把几公里外的行尸都引过来了。”却是周禁的一个亲兵插嘴道,有些不屑的往身后望去,正是当时随着周禁一行人杀出,趁着缺口急忙跟上来的一群乌合之众。

        “住嘴!黑牛!他们也是我们的同袍!”周禁连忙喝斥道,在这短短的一段路中,这样的议论已经出现过几次。甚至有一次自己手下的亲兵差点冲上去和那些杂兵打起来。

        “哼,一群贪生怕死的东西不是我的同袍……”被唤作黑牛的亲兵有些不服的嘀咕道。

        “这位兄弟说的没错!”却见于凡也说道:“前方行尸越来越多。我们的队伍太过臃肿,战斗力更是参差不齐。连个合适的战阵都无法摆出,再这样下去只会全军覆没!不如壮士断腕,集结精兵杀出慕仙镇然后会合大军再来救他们。”于凡说道后面没忍住一笑,恐怕我等刚一走这群乌合之众就要死绝。

        “此事休要再提!”周禁连忙说道,不由瞟向周围的亲兵只见都是目光闪烁,显然有些意动了。急忙挥手决然道:“我作为这只先锋的统帅,我就不能为了自己的生命便丢下自己的军士独自逃生!”

        “将军啊!”却是这被名叫做黑牛的亲兵急了:“我等数次随将军出生入死何时胆怯过!可是我等不想死的这么毫无意义,这群贪生怕死之辈不值得我等为之付出生命!”

        “是啊!”

        “就是啊,黑牛这回总算说了回靠谱的话!”

        ……

        黑牛的话引得亲兵一阵共鸣,众人议论纷纷,阵尾的亲兵更是时不时的不怀好意的看向身后的杂兵。吓得这群杂兵连忙后退几步,瑟瑟发抖!

        “果然成这样了。”连秦锋也不禁摇头,这周将军虽然为人正直忠义。自己却是高估他的领导力了。

        毕竟好歹秦锋自己也曾是统领百名帮众的堂主,自然知道遇到这样的事如果不及时处理只会引起更大的麻烦!

        议论声愈来愈大,终于是被新兵们听见。

        “周将军!”杂兵中突然出来了一个更像是书生的士兵,满脸的自卑与傲慢,鼓起勇气站出摇头晃脑便道:“周将军,我等都是应东秦帝国征兵令刚服兵役不足三月,连战场都没上过,却与什么魔修鬼怪作战!你不体谅的我们难处,我们对帝国,对皇帝殿下的忠诚!却怂恿你手下的士兵对我们百般刁难,如此作为!还有胆敢已将军自居吗……”

        仿若大有要念上三天三夜的架势。“混账!”却是激怒一众亲兵,尤其是黑牛大步探来。

        “啪!”

        棱角分明的手掌扇去,将这羸弱的新兵连血带牙都一口吐了出来。

        “我要杀了你这混账!”黑牛拉起倒在地上的士兵,扳开的他大嘴正欲把手中的斩马刀从他口中捅入:“下地府和阎王爷慢慢念叨吧!告状的时候记得报上大爷我的名字。”(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