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十四章 初战

第十四章 初战

        若非是慕仙镇镇外是一片荒原,根本无法在巡游的士卒眼下潜入。秦锋不想会见这些将军,且仔细询问了关于城中的情况。

        还有更加强大的行尸?紧接着追问,却并没能获得更加详细的情报。

        反倒是为首的将帅喋喋不休个不停,“我不需要你们协助。”人多反而是累赘,秦锋谢绝了由一队配合精兵追随杀入的提议。并答应了众将士的请求:“只要遇上了,我会尽可能把他们救出来。”

        帅将如蒙大赦,率着众将士作揖:“实在是有劳上仙了。”

        造化弄人,没想到自己也有被称为上仙的时候。秦锋挥手,故作高深莫测道:“不必谢我,替天行道罢了。”本来还运筹在握。但听着其中有更厉害的行尸?如果是类似于先前对上的缝合怪,那还真是没底。

        径直离开营帐,在坚守着丈余高矮墙军士惊讶的眼中,如履平地,秦锋信步垂直行走登上了城墙。

        七个往日的身影游荡扑来。

        “人有活着的权利,也当有死去的权利。”任由四面逼来,秦锋甚至没有移动,刀起刀落,若削砍草人般轻巧,七颗首级落下。顷刻再登上箭塔,掌着染血干涩的护栏俯视全城。

        寂静取代了往日的人声鼎沸,鲜血的斑点蘸染了整座城池。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真见着了秦锋犹是感到惊愕。再没有了往来的人影,只有行尸在狼藉的街上游荡。不时传来一阵阵戛然而止的惨叫打破寂静,是那躲藏的活人被行尸所发现。

        愤怒还是愧疚?秦锋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心情。不,秦锋不会知道。正竭力压抑着心中的憎恶,唯恐万一种入自己体内枯荣的分神会有所察觉。

        现在当务之急,是在所谓护国仙师赶来之前,击杀那十四个初代感染者,抹去二位上尊的线索。

        适时,“嗯,是幸存的军士?”视线晃过,秦锋看见座三层高酒肆之后挡住的宅院,密密麻麻围涌着大量行尸。

        口中喃喃自语试探:“索性就先将他们救下。”但见枯荣的分身自始自终都未有回应。秦锋果断掠下,飞檐走壁奔去……

        弓手抛射着箭矢。门板早就被撞破,幸存的甲士死守着着并不宽敞的院门,借助地利,刀盾手在前招架防御,长枪兵在后戳击其头部,收割着无脑的行尸。

        “周将军,院墙要塌了!”院中还有足有百余人不断的与四周大院内冲出的一些仆人打扮的行尸厮杀着,一个精练的武卒突然指向西边的摇摇欲坠的墙说道。

        “什么!”被唤作周将军的年轻将军一惊,闻声望去却见院墙似乎被拥挤而来的行尸无意地推动着,时刻都有可能坍塌。抽出腰间装饰大于实用价值的佩剑,高声吼道:“你们快杀出去!吾来守住这段院墙。”说话间便向院门处杀去。

        护卫的亲兵拦住劝阻:“将军,我们一起走!”

        “废话什么,必须要有人断后。”周将军伸手推开这名士兵说道:“周某为将,本就该身先士卒。我军陷入现在的困境,几乎全军覆没,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就让我战死在此,为兄弟们争夺一线生机,否则我真无颜去见已死去的弟兄们。”

        亲兵感动的热泪盈眶:“我愿与将军同生共死!”

        “在下也是。”

        “我绝不愿苟且偷生!”

        ……

        望着眼前三十五名忠勇之士,全是自己的亲兵。周将军也是激动异常:“好!没想到我周禁能与一群肝胆相照的弟兄一同去赴死,我心中还有什么可惧怕的,就让这苍天见证吾等这炽热之心!”

        无惧惊动更多的尸群,众亲兵亦是高声应和:“战,战……”置于死地,反而暴涨出高昂的士气。宛若天下最强的甲士。然而,他们所面对的,却是人力不可及的怪物。

        再望去摇摇欲坠的院墙,周将军果断沉着道:“刀盾手,推开院门前面的行尸潮。枪兵居中殿后。其余人,掩护侧翼,并随时准备补位。”

        “其他新兵们,随我一同作战!”说罢,身先士卒,向院内越来越多的行尸杀去。

        “是!”众亲兵大喝一声,即刻组成新的阵势,如同一颗颗齿轮,组成杀戮机器再次启动。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为荣耀付出代价。周禁的热血并没能打动所有人,命令也未有得到完全贯彻。危机再次出现,老兵井然有序的从后院撤下,本该补上的新兵却并没有几名来殿后。

        反而一大半吓破胆的新兵甲士一个个争先恐后,唯恐落于人后,嘶喊斥骂着向院门挤去。冲上前了又不敢和前方行尸搏命拼杀,畏畏缩缩地躲在阵列之中,反倒妨碍了将军座下的亲兵作战。

        差点连阵势都被冲散。“蠢货,你们在干什么!”把守院门的亲兵恼羞成怒,握着大刀的手不断颤抖,恨不得一刀劈去!

        察觉着后方的混乱,一亲兵鄙夷道:“嗟,这些懦夫不配是我们的袍泽。”

        另一位亲兵附和道:“他们已经用行动证明了。”

        ……

        碰!

        就此时,一声巨响,院墙终于倒了……

        不等尸潮涌来,周禁一声大喝,当先提起长剑纵身扫去,斩向前方一众行尸首级。

        霎时间四颗人头带着些许洒落的污血落地。

        剑柄在手中一转,又是拖剑前踏反斩。

        “噗!”一声闷响,尸群之中突然伸出一只没有皮肤,只是长满结实肌肉的狰狞怪手抓住了周禁的长刀。

        周禁惊愕:“这只行尸存有神智?”在此之前竟没有注意到这只怪异的行尸。这行尸一直俯身躲在一只普通行尸身后,以至于才让周禁大意了。

        刹那间,手中的长剑传来一股巨力,竟要把自己拖入尸潮之中。连忙舍下长剑,顺着惯性往尸群的另一边滚去。却是脱离了一众士卒,而那变异的行尸一跃跳出尸群向周禁扑来。

        千钧一发。

        碰。

        又是声巨响,一个黑影手持巨大的重刀飞向周禁,重刀压向变异行尸,周禁甚至从那行尸眼中看见了一丝恐惧甚至来不及躲避只能向一旁偏离了一点轨迹。带着若隐若现的花火,穿过韧性如弓的肌肉,坚硬如铁的骨头,直到击向坚硬的大地……

        周禁瘫坐在地喃喃惊愕道:“好强!武艺居然能达到这个境界吗?”甚至忘记从地上坐起来。

        “嗷!”变异行尸被劈掉了一小半的身体依旧还是疯狂地吼叫着,用仅剩的一只脚和一只手后往尸群中爬去,还妄想逃离。

        噗。

        重刀再次挥击,毫无意外地插进了变异行尸的大脑。

        莫名的就是知晓这是自己的目标。甚至冥冥间,秦锋能够感应余下十三只究竟在何处躲藏,心中暗自计数:“第一只。”

        “感谢阁下相救,在下周禁。请问阁下是?”见危险解除,周禁赶紧恭敬的说道。说话间悄悄的打量着来人,只见其瘦骨如柴,脸面苍白如大病在身,然而却拿着一把至少有五十斤重的大刀。

        “举手之劳而已,将军不必太过在意,在下秦锋。”盯着这位脸上落有一道深可见骨地抓痕的将军,秦锋微微一笑,刚才的一切都已经听见。心中对这位重义的将军也是很有好感。

        “原来是秦兄弟,秦兄弟这身武艺可着实惊人……”周禁还欲说些什么,却见秦锋突然抬手制止转头说道:“阁下看戏也是看够了吧,还不现身?”

        周围还有人?周禁一行军士有些惊讶的四下张望。

        见被发现。“哈哈,秦兄果然武艺惊人!不知可还记得在下否?”一位白衣青年从酒肆窗口飘然落下,正是去而复返的于凡。

        周禁一众军士将他包围,怒喝道:“你是何人!鬼鬼祟祟在此做什么?”从刚才所施展的轻功来看这人明明武艺高强,刚才危难之际却不愿出手相助不免引得一众军士对他没有好感。

        于凡却是连看都懒得看这一行人,直径走向秦锋说道:“果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在下于凡,数日前多有得罪,还望秦兄谅解!”此人正是当日一招就将秦锋击败的神秘高手。

        如今的秦锋自然是不会再惧怕他,不过当初这位高手也没有将秦锋下死手,秦锋所以也是很大度的说道:“以前我等各为其主,虽有冲突却并非我等私人恩怨。我也并非是睚眦必报之人。当前首要的是尽量营救还幸存的人,大家一起杀出这鬼城!”

        于凡这个年轻高手难得的露出一个笑脸甚至是有些殷勤地说道:“秦兄能如此想甚好!于凡愿与秦兄并肩作战,同闯这尸山血海!”

        二人一笑泯恩仇。但显然于凡给周禁留下了极坏的印象。忍不住开口:“秦兄弟……”

        “周将军,当下我们应该齐心协力方有一线生机。这位于凡兄弟并非什么恶人,并且武艺超凡定能助我们一臂之力。”看见两人有些隔阂,秦锋也是劝道,毕竟多一个帮手就多一份力。若是他有什么邪念,已自己现在的功夫要杀他还不是手到擒来。

        “嗯……好吧,既然秦兄弟也是这么说了……”周禁皱眉说完后,异常戒备地看了于凡一眼,便再次督促着众新兵甲士守卫着倒塌的院墙。

        秦锋没有立刻去相助,而是再故作漫不经心地说道:“这里虽然遍布行尸,但是以于兄弟的武艺我想是怎么也困不住你的吧。又是什么让你愿意犯险留在这鬼城之中呢?”(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