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十三章 别尘

第十三章 别尘

        枯荣是妖、万鬼是鬼,又怎么可能会对人感到同情。

        续万鬼借花献佛送出贾清的遗物。枯荣也作出了表示:“本尊也赐予你个造化。”说话间被万鬼折下的那根树枝,宛如活物飞向秦锋后脊附来。

        不觉任何疼痛,瞬息就融入了体内。一种类似内力,却有迥然不同的力量由脊椎散入百骸。秦锋只觉身体为之变得更加强大,虽然不及方服用锻体丹那般,但也是震惊地无以复加。

        “你先前服用的那颗废丹叫做锻体丹。是体修的无上圣品,服用的效用乃是强化肉身。不过因为是颗失败品,药效失衡对你的身体也造成了严重的损伤。本尊方才再次为你巩固了一下躯体,以后便可以向体修发展,同时那一簇分枝算是我赐你的宝物。”枯荣沉声解释道:“这跟树枝也有灵性,有我附着的残缺分神。在危机的时候它会助你渡过难关,但别指望它次次都会帮你。只有在你遇上了它认为你遭遇了自己不是自己这个层次能够解决的麻烦的时候才会助你。”

        保护?更多的是监视吧。

        秦锋不自然地动作了下身子,恨不得将那东西从体内剖出。却犹能强颜笑道:“感谢二位上尊。”

        “你要是真的感谢,那就把你感谢化为行动。”万鬼毫不客气打断道:“如果的你表现不错。以后或许我们还会有用得上你的地方。只要你能好好为我们做事,传授你真正的修真法门倒也不是不可以。”

        枯荣亦是帮衬敲打:“天地大道讲究顺势而为,你也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什么是势。只要你一心为我们做事,我们也自然会以诚待你。若你有二心,我保证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说话间,秦锋猝然脊椎抽痛,踉跄便摔倒在地,呲牙咧嘴急忙道:“在下不敢!”霎时痛不欲生的痛楚瞬息过去,才容秦锋蹒跚地站起。

        看着狼狈地模样,万鬼幸灾乐祸道:“枯荣,你吓着这个活人了。”

        枯荣又用那没有感情的声音回道:“本尊只是喜欢把丑化说在前面。猴子总是要先敲打一番才会知道什么事是禁忌事项。”

        随后,也许是生前为人。万鬼大发善心地草略为秦锋讲些修真界的常识后。一挥手,一阵黑风便将秦锋裹实吹走。

        风眼中意外的平稳。只是眨眼一瞬,甚至没有发现如何从封闭的地底遁出。秦锋睁眼一看,又回到了那荒芜的坟头。

        太阳正高高挂起,将阳光洒向洁与不洁的万物。

        山头的座座坟丘完好如初,宛若曾发生的大战只是一场幻象。但仔细观察还是能地面有些凌乱的脚印与暗黑色干涸的血迹。

        恍若隔世。秦锋没有立即赶往慕仙镇,重新穿起褴褛的衣袍。便拿出万鬼赠予的《练气术》,细细阅读。就如同二位大能所说一样这并不是什么高深的秘法,但却是修真的基石。一种从未见过的力量体系展现在秦锋面前,一种匪夷所思的修炼法门,让秦锋看的废寝忘食!

        也不知是被枯荣在身上做了什么手脚。书中所仅有五千文言,但释意足以扩张数十万字。然秦锋看了两遍就自觉掌握的要门。

        磨刀不误砍柴工,压抑着心中激动。以地为床,以天为盖,于坟丘山头之中秦锋就地盘坐入定。因为体内沉淀的药力,还有被枯荣种下的分枝辅助。他人需要数月,甚至数载时间才能完成的灵力感知,秦锋仅用了半柱香的时间便感悟到了天地中无处不在的稀薄灵力……

        头发披散、衣袍染尘,入定不动有如劲草。然劲草不如鲜花,秦锋也不是美人,所以观上去也并无美感可言,说是像一个狼狈的乞丐倒更合适。但它的根在酝酿着,没有人知道在未来会结出什么果,便是秦锋自己也一样如此。因为知道的人还没有出生,而秦锋已经出生了,所以不知道。

        直到太阳落山,月亮升起,随后隐入天空迎着初升的朝阳。有着分枝辅助纠正,百般试错下,秦锋已是将练气术融汇贯通在体内已经足足生疏运转了二圈。

        “修真之术果然神奇!”秦锋睁开双眼,整个人的气势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以前我觉得力量就是我手中的刀,而现在我就是刀!”

        万法归一,秦锋近二十年在武道上的苦修的内力。由枯荣分枝辅助精炼,已经全被转换成了修真者的法力,如今巅峰状态的武道之躯更是将浑身的筋脉锻炼的更加适合修真者法力运转。

        按照书中所说练气期一共有十三层,秦锋此时已经直接达到了练气期第三层,且还有锻体丹无法炼化的药力存于丹田。那是助于冲击境界的庞大灵力储备,但也是无时无刻都在腐蚀着身躯的毒药。

        只觉有着使不完的力量,就连自己的大脑和五感都在超负荷运转。“可惜的是在确是已损耗自己的寿元为代价,哪怕是修真者的躯体也不能承受这种高负荷运作。”秦锋摇了摇头,一时间竟对自己的未来有些迷茫。

        万鬼、枯荣。在阅览的了《炼气术》下非但没有看破真正的实力,反倒是让秦锋觉得更加的深不可测。

        也许跟随这二人就可以得到旁人梦寐以求的造化。“不,我一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任何人,也休想制约我。”如果想要的东西不是用自己的手取来的,那还有什么意义!

        念头一闪而过,但好在枯荣所谓具有残念的分枝并没有察觉。抱着螳臂当车之志。身披旭日,秦锋向着山脚行下。

        马匹全都不知所踪,秦锋只能步行在荒原之中。前方摇摇晃晃有几个身影,有动物,但更多是的人。

        是尸变的行尸。

        噗,噗。

        还不等秦锋出手,例无虚发的利箭已是先一步为之殓葬。

        “哇呜!克罗卡!”驰马奔腾,嘶声怪叫。

        犹是颇为严寒的天气。头戴兽骨皮帽、仅一条短裤遮羞。一队十人为组的山民怪啸着故意挑衅般从秦锋身旁掠过。队伍后方的两只战马,甚至还拖行着两只被做成人彘的行尸。

        秦锋双目一凝,紧了紧手中腰后的重刀:“刑山蛮人。”终究还是决定放弃了取这些比行尸还要残暴的恶人性命,抢夺马匹的打算。

        虽然因为风俗利益冲突,曾也与这些蛮人多有冲突。但现在,他们毕竟已被东秦帝国招安,且还在巡游消灭荒野中的行尸。

        黑海北境,作为帝国边境的原住民,没有谁不讨厌这些异民。蛮横无理一言不合就开打、体味恶臭难、甚至看见漂亮女人便动手强抢。

        但这些总总陋习,但在东秦北部边境统帅看来,在其强大的个体战力下都是可以容忍的。毕竟在国力偏弱的东秦为数不多的侵略战争中,刑山部每每取得杰出战功。

        目视着绝尘而去。秦锋下意识地抚摸着腹肌,褴褛衣裳下有一道围腰二尺长的伤口。那是五年于帮中偷渡运输五石散(古代的成瘾毒品)时被劫,自己与一个刑山蛮人大战留下的。

        当时技不如人,落入下风被弯刀斩中腹部,只得一手捂着不让肠子流出,一手挥刀力战。以命换命般的疯狂攻击,才总算是将之吓跑,才得以保住了性命。

        摇了摇头,秦锋将陈年往事抛开。信步向慕仙镇行去,足足行了三个时辰,终于是在天际线看见了城池的身影。虽然厌恶,但不得不说这些异民真的是战力强悍,整个路上除了尸体,没有见到任何站立的活物。恐怕从慕仙镇扩散出的行尸,都被之清理得一干二净了。

        ……

        座座起落的营帐。层层合围的鹿角、陷坑。

        还离着慕仙镇十余里远,一队巡游的士卒截住秦锋:“站住!”

        当先身穿黑皮战甲的百夫长呵斥着边上下打量着秦锋,背着一把看似很重的重刀,也稍微客气并也更加忌惮道:“阁下,前方小镇中潜入了魔教邪徒,施展密法将整个镇的人变成了只知杀戮的行尸走肉。奉将军之命,所有闲杂人等请随吾进营中进行盘查。只要你是清白之人,吾等也不会为难你。希望阁下也行个方便,这样对我等双方都有益。”百夫长说话不卑不亢,手下的小兵也很机警地将秦锋包围住。

        秦锋自然不知道缘由,只是暗赞:“没想到帝国军队的反应居然如此之快。”面色一正,也是早料到了会有这种可能,果断将心中的托词说道:“如此正好,我来此就是为了追杀这邪魔,还请让我面见你们的将军。让我进城诛杀这邪魔,完成师门赋予我的使命,更是替苍天行道,还一个朗朗乾坤!”

        “什么?”百夫长被秦锋的话哄得愕然。不知真假,报着小心无大错的心态回道:“此事当真?那好吧,请你先与我去接受盘查。同时我也会为你向将军通报。”

        ……

        军中主帅营帐。

        “废物,废物!”

        “求援?北部边境的事,就应由北部边境来解决。”边骂着,帅将挺着大肚囊来回渡步,不解气指着垂头丧气一众偏将骂道:“还等护国仙师来援?很好,你们,还有你们。是想要让仙师看看你们狼狈的模样吗!”

        眼见无人敢以作言,旁侧干瘦握着令羽的策士急忙上前附耳劝道:“大帅息怒。现在当务之急是将功补过,尽可能挽回损失。至少要将周禁将军救出,五千士卒倒还罢了,他可是佑国丞相派来镀金最为器重的儿子。”

        此言一出,愁苦之色顿时取代了狂怒。攥起桌案上的帅印,帅将双目环顾暗自咬牙,正气凌然地扫视着一种溃兵败将,肃然喝道:“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本帅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位为帝国而战的士兵。传我命令,全军出手,营救困于城中的前军先锋!”

        义正言辞,却是个极蠢的战令。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明白这其中的政治利害。也有人只以为帅将是怒火攻心,一位年轻铁甲染血的热血骁将站出身,顾全大局咬牙道:“主帅还请三思!距今已经过去了二日,即使强攻也只怕于事无补。还是等着仙师到来……”

        “闭嘴!”就当主帅打断的同时,门外传来亲卫禀告:“参见主帅,外面有位自称是仙家修士的男子前来拜见。”

        阴霾的眼神再度燃起希望,主帅急忙道:“快快有请。不,我亲自去迎接。”说着,径直走出帅营。(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