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十一章 尸变

第十一章 尸变

        就像是灵魂出窍,在用第三人视觉操纵着自己的身体。

        纤毫毕现,连接缝合怪肢体的发丝落在眼中粗如麻绳。三张狰狞巨口放慢了动作咆哮,看上去犹是分外滑稽,且六只臂膀左右击来。

        脚下滑步,凹凸不平的地面若冰面掠走。锁定当先击来的一条臂膀关节的缝合处,挑刀扫去。

        浑然天成若庖丁解牛,割破缝合线,刀身顺着骨骼的缝隙游走。更仿佛赋予灵性,刀势受阻,借助滑步的惯性,秦锋手腕一抖,莫名直觉地寻到相连的筋腱最薄弱处,手中重刀像落在砧板上平稳,以最佳的平率震幅割裂。

        ……如此往复,不过五息的时间,秦锋便将缝合怪的所有手足全部斩落。

        留下缝合怪如人彘趟在地上咆哮不休。

        “这,这也太夸张了!”凌易在一旁惊得嘴都合不上,秦锋虽然厉害。但凌易还是知道些斤两,刚才秦锋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匪夷所思,不,是已经远远超出了人类的范畴。

        虽然看上去只是毫无章法的挥刀劈砍,但恐怕已经到达了传闻中无招胜有招的境界。凌易自问,甚至觉得自己连一招都接不了。

        而导致这一切的,仅仅只是一颗神奇的药丸。凌易不禁向贾清投来渴求的目光。

        就连秦锋自己都无法相信,简单的刀法竟然能打败这么强的怪物。压抑住心中的亢奋,踏前举刀便欲将缝合怪了结。

        猝然四肢百骸抽痛,“呃!”将秦锋从这奇异的境界拉回,只觉浑身的的肌肉都在扭曲,全身的经脉都在萎缩!

        果然自己的怀疑没有错,这贾清从始至终就把自己当做一个棋子而已。而可笑自己明明有所警惕,却因为贪婪而选择了自欺欺人。

        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癫痫抽搐着秦锋摔落在地。竭尽全力才堪堪转过头,抱着万一的可能质问:“这是怎么回事!”

        面色也是有些惊讶药效的副作用发作的如此之快,贾清嗤笑傲慢道:“哼!也算是便宜你这武夫了,方才你所服下的药丸可是修真界赫赫有名的锻体丹。要不是是失败品,也轮不到你这凡夫俗子。”

        “果然……”痛的连眼睛都快睁不开,居然落到这个地步。看来是在劫难逃了,秦锋心中苦笑。杀人者人恒杀之,也算是罪有应得,曾经在无数次不眠之夜想过自己会怎样死去,终究也没想到会如此的窝囊。

        呲牙咧嘴,“不,我还能战!”全凭着一股意志支撑。奇迹般的精神胜过了肉体,秦锋蹒跚着支起身。踉跄移步,五息的时间终于踏出了一丈的距离。

        贾清一副惊愕的神情:“不可能,居然还能动?”虽说着,不过手中的动作毫不迟疑,再取出一张符咒,霎时在手中自燃。

        且口中也开始念念有词施法,凌易看了看秦锋。大约也是明晓了自己也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悄无声息,猝然咬牙将手中长剑向凌易后心送去。

        仿佛后脑长了眼,贾清抽出拂尘一挥,一道狂风霎时将凌易吹飞到三丈之外。“好吧,我就先送你一程。”哪里还有之前的仙风道骨。贾清狞笑着转过身,手中快燃到指尖的符咒扔去,猝然在空中具现作火球击来。

        还未来得及站起的凌易惧极举剑作挡。身躯瞬间吞没,化作焦黑的人干。

        环目睥睨四顾,贾清边是行来边狂笑不止:“天大的笑话,区区凡人也敢反抗!”

        连刀都拾不起,秦锋颤巍着向贾清面门挥去一拳。

        慢如老妪挥拳,贾清散步般走避躲开,“该你了!看在你这棋子还算有用的份上给你个痛快。”说话间,探手抓来秦锋头部。

        结束了。

        在无计可施,秦锋狂怒的眼神归于平静,睁眼准备迎接终焉的命运。

        噗!

        猝然,一声异响发出。又听缝合怪猝然开始嚎哭,是一只白芷的手,从巨大的胸膛剖开。

        贾清面色大骇:“这,这是秽尸?”骇然间,甚至都顾不得取秦锋性命,转身便想逃。

        “惊扰了本尊沉睡,就想跑了吗?”其声如玉圆润。手臂的主人已经完全从缝合怪体内出来。仿若出生的婴孩,浑身上下没穿任何衣服遮体,整个人的皮肤都散发着一种病态的白皙,就连头发,眉毛也是白的。

        慵懒地一挥手,霎时时早已死去的尸体和那些刚死去的帮众身上便飘出一缕缕透明的魂魄,在这无名的山头飞舞。犹如一道灵魂所构造的墙壁,将二人困住。

        甚至都未敢做出抵抗,贾清颤抖着双腿失声道:“魔修,这是魔修的炼魄驱魂之术。怎么可能,像你这样的存在怎么会选择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祭炼生魂!”

        “祭炼?不,我只是在这个地方沉眠而已。嗟,和你这种垃圾废话什么!”自言自语,秽尸又嘲笑着探出掌心。

        霎时整座山丘都在为之呼啸鬼嚎,磷火汇聚,难以计数的魂魄星星点点的飞向秽尸手中,具现成苍白的球状。“活人,你该感到荣幸。若不是我在沉眠中醒来,再给你五百年,你也没有死在我手中的资格。”

        噗通。

        死亡的威压下,贾清居然跪地求饶:“前辈,饶命!看在我修炼不易的份上,饶我一命吧!我,我可以奉你为主。”

        “闭嘴,区区炼气士,你做我奴仆的奴仆的资格都没有。”把玩着手中的灵魂之球,秽尸讥笑着:“都快要入土了,还这么怕死。让我猜猜,你是一百二十一岁对吗?”

        还不等回答,秽尸肃然道:“生者不死,死者食肉。此乃本尊降予你的罪罚。”苍白的魂球,霎时从掌心飞出。

        轰……

        闪电、火球。

        生死之际潜能激发,不顾自身法力反噬,贾清在短短三息的时间释放出两道术法。击中的灵魂之球顿时散裂,无法计数的幽魂扑来。啃食灵魂、吞噬血肉,贾清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分食殆尽。

        眼中高不可及的贾清对上此人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虚弱地瘫倒在地的秦锋宛若掀起惊涛骇浪:“修真者之间的差距竟然有如此之大。”

        探手抚摸着,缝合怪顿时如讨得主人欢欣的狗安静下来。“有趣。”秽尸走上前来捉住秦锋的脖子提起:“就这样让你死了实在也有些可惜,虽然只是一颗废丹。”

        猝然朦沉的声音从大地之下传来:“万鬼,沉睡的太久以至于让你的脑子都出问题了吗?你打算收他为徒?”

        “你在说笑吗?我真要收徒也绝对不会找一个活人。”说话间万鬼轻蔑仰视着提着的秦锋:“而且这资质,也实在平平。”

        稍微沉默,枯荣应声道:“明白了。麻烦是你惹出来的,由你来解决。”

        脖子被钳住,秦锋面色胀青。但听着二者攀谈,却连双手使力扣住万鬼臂膀的力气都没有,意识,愈来愈沉,终于是闭上了双眼。

        万鬼这才察觉松开:“嗟。昏过去了吗?活人果然就是太脆弱了。”挟住秦锋,如影在炽阳下融化沉入地面。

        ……

        “滚开!”众衣着破损,沾满鲜血的乾帮帮众突然出现在了慕仙镇的城门口,飞扬跋扈恼怒地推开挡在身前排队入城接受守卫盘查闲杂人等。

        全然不理会身边人厌恶惧怕的目光,“呃!”一位脖子上有咬伤的帮众突然捂住脑袋,只觉头痛欲裂。眼前看什么都是模糊一片,整个视线只有一种颜色——红色。

        察觉到骚动,一位白衣青年内城门内行出质问:“你们跑哪去了!你们的帮主呢!”正是乾帮请来的高手——于凡。

        于凡心中此刻恼怒不已,凌易告诉自己找了一大批玉石交予自己去查验,结果全是一些凡物。而自己暗自笼络的细作却跑来通知自己凌易带着一群人突然离去去。

        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是受骗了。于凡此刻心中有一种被戏耍的感觉,已然是起了杀意:“莫非那凌易起了贪念不想把那些灵石交给自己?”暗自想着,估摸着那凌易真的手上有着不少灵石。必须将他找到,然后把这批灵石交予家族,说不定族长一高兴就让自己加入了内门……

        但任由于凡如何质问,甚至拳打脚踢。这群帮众仿佛身体失去了痛觉的感知般毫不在意,口中喃喃自语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就好像高烧的兵人。还无不是捂住胸口就是抱着脑袋一副痛苦不已的模样。

        于凡怒极:“混账!”光天之下又如何,准备杀上一个儆猴。

        那脖子受伤的帮众突然发出狰狞地嘶吼:“呜啊!”裸露在外的皮肤猝然青筋暴起,甚至鲜红的肌肉都破开了皮肤,面目凶恶四处扫视,猛然扑向了身边就近的一个路人,一口咬向喉咙,鲜血溅射间生食人肉。

        “啊!杀人啦!”一时间城门处混乱不堪,突然爆发杀戮。

        紧随其后,又有五个发作。霎时间就连围观的凡人也被吓得四处散逃。

        “你,你们怎么了。”

        “可恶,我好难受。走,我们快去找医生。”

        惊愕间,还尚存一丝理智的乾帮帮众,也涌入了城中……

        还来不及阻止,仅愣神瞬间,至少有十名平民被击伤散逃。

        一脚踹飞五丈远扑来的行尸,“这是。”于凡一脸写满了惊愕:“狂犬疫病?不,这是修真者的手段!”自小就生长在修仙家族的于凡,虽碍于天赋未能成为修真者。但多少也也有些见识。

        有心想要杀死这五个尸变的帮众,但更多受感染的平民已经是逃入了城中无法追查。“已经晚了。罢了,现在立刻去找官府。不行,不能让这些人撤离,要是有感染者逃走……”嘴角抽动,于凡咬牙果断退走:“记得西面百里便有一处秦军要塞,还是让他们来封城才是上策!”(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