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十章 缝合怪

第十章 缝合怪

        法术?并没有秦锋想象中那般信手拈来,又是接连释放了三个火球清理了聚在一起的尸群。贾清胸口剧烈地起伏,似乎是累极。

        至此已经有十三人丧命于缝合怪只手。大杀四方,众帮众无人敢挡,纷纷是为之避逃,又有两名大意的帮众,被行尸扑倒啃咬……

        顾不得喘息。一把桃木剑从身负的精铁剑鞘中拔出,径直掠去的同时贾清边怒喝道:“砍下他们的头颅,或者捅破他们的大脑,这样就能彻底杀死行尸。另外都镇定,且都随我来将那缝合怪击杀!”

        用不着提醒,秦锋早已看出了行尸的特征:不惧生死,没有痛觉但也没有神志。但是却行动迟缓,对自己没有任何威胁。稍微地犹豫,并没有紧随着一齐去对付缝合怪,而是杀向四方涌来的行尸。

        重刀掠起狂风,所过之处的行尸皆被斩首。黏稠发黑的污血混合着莫名的虫豸从颈项处浸出。

        将重刀上的污秽抖落,秦锋运足内力怒吼:“不要分散作战,这些东西除了长得吓人以外并没有什么好怕的!”从来就没有永远的敌人,说话间左右四顾着众神色慌张的乾帮帮众,专寻着危机处前去解围。

        滚雪球一般,很快就收拢了几近崩溃的帮众,指挥着三五人各分作一团各自照应厮杀。事实也是如此,当这些武艺还算不错的帮众克服了心中的恐惧,面对这些普通行尸再无伤亡,最多也就仅仅有些人被抓伤了而已。

        一时间杀声震天,大量的行尸被击杀。同仇敌忾,这一次的敌人不是人类,而是传说中的鬼怪。偶有实力稍弱的同伴被拽出阵型拖入尸群,皆是齐心救出护于阵后。

        更幸在这座山头的坟丘并不多,渐渐的不再有行尸涌来。见着了生机,众人的士气不禁愈发高涨,但听着护于阵中的凄厉地哀嚎声。有的脸肤都被啃食显出骇人血红的骨头、也有连同甲胄都被撕裂捂着流出的半截肠子呻吟……

        不禁心疼这些都是随自己出生入死的弟兄!但见剩下的行尸数量也不过百。凌易咬牙道:“嗟。赵阳,带上几个兄弟把重伤的人送下山。”

        “遵命。”一位双持金瓜铁锤的巨汉顿时带上五个好手,命人搀扶着三位不能走动的同伴,率领着四位还能勉强一战的轻伤同伴一齐向山下杀去。

        随着人数减少,战况反而愈发地激烈。时间流逝,被抓扯、被咬中的帮众猝然发觉软弱无力。

        落在眼中,秦锋顿时明悟暗道:“有毒,绝对不能被击中,哪怕只是被指甲划伤。”再瞧着双臂皮甲护具上斑驳的爪印,不禁感到庆幸。

        最后一只行尸由秦锋斩于刀下。而乾帮剩下的帮众,全是染中了尸毒。几乎连剑都要拿不起,一直稳坐后方的凌易只能让其自行撤去。

        场中只剩下了那巨大臃肿的缝合怪,还有近半数已经变作残肢断骸,丧命于其手下的乾帮帮众。

        协助贾清的侠士全部死光。但见缝合怪肥硕的肉身上布满了利器的创伤,然而这些致命的伤势,却并没有对其造成任何影响。

        唯有贾清竭力释放闪出白光的符纸才能对缝合怪起到一定的牵制作用!但看上去也是黔驴技穷,并没有实力将之击杀。

        猝然,缝合怪五个头颅涨鼓,开裂到耳根的利嘴齐张,绿色的酸液喷出。贾清失声怪叫,连手中握着的咒符都给丢去。展现出堪比灵猴的迅捷,就地一滚堪堪躲开。

        哗啦。

        酸液如火一般在侵蚀染上,贾清用手中断成半截的桃木剑将道袍尾部割断。且急速退后拉开距离,并恼怒吼道:“还愣着干什么!你们快上啊!”

        这才看见,贾清连腹部竟然也被缝合怪划出了四道深浅不一的恐怖伤口:“嗟。这假道士看起来是打不过这尸怪了。”非但不为所动,秦锋心中果然萌生了退意。

        可缝合怪似乎并没有神志,被贾清躲开拉开距离后,本能的就寻着更加靠近的秦锋扑来。

        霎时色变,借着旁侧二尺宽的枯树,秦锋果断移步躲避,“蠢物,五个脑子里全部都装的是豆渣吗!”

        咔嚓。

        粗大的臂膀抡过撞开枯树,犹然不依不饶追来。

        四足推动着不知数吨重的身躯,七只手臂残影作舞,连瞬息退却的机会也没有。秦锋避之锋芒,一时竟寻不见出手的破绽!可谓是进退两难。

        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秦锋,我来助你!”突听一声厉喝,凌易双手握住长剑赶来增援。

        凌易是没有退路了,今日私自行动的秘密必然得不到保藏,定然是害怕那神秘高手日后找上门来。

        秦锋也不点破:“感谢!”咬牙,心中也有了决断,且先放手一试。毕竟终究是个死物,虽然厉害但并无神志,总会有机可寻。

        在凌易刺出长剑的瞬间,秦锋亦是默契挥刀以刁钻的角度斩去。

        碰!!!

        缝合怪反曲扭动关节,腹前、胸下与同双臂抓来。腐肉飞洒,秽血四溅,生生擒住两把利刃。

        又见五颗头颅鼓起:“呃!”

        “小心酸液!”

        用不着贾清提醒。

        “该死!”却见手中长剑被握死,凌易已经丢下手中兵器闪身飞出,徒留下秦锋一人。

        没有期望,就不会有失望。

        从始至终就没打算指望过这家伙。嘴角勾起狞笑,就在缝合怪鼓动喉舌僵直地瞬间。秦锋身体向上扭动,双脚接连于缝合怪的臂膀间借力踩踏。

        除去两只钳制重刀的手臂。险之又险,冷静且精准的身体掌控,避开五只抓来的手臂。

        砰。

        最后一跃,甚至反脚踩过捉来的手背。

        以重剑为中心,秦锋攥紧缠上白布吸汗的刀柄,扭腰做了三百六十度的旋转,将缝合怪双掌上的腐肉绞碎的瞬间抽出兵器。

        半空受身,顺势而上险险避开喷出的酸液。

        秦锋落脚于三尺宽的肩胛。“死!”气沉丹田怒吼牵动力气,双手握住长柄,挥刀斩去五颗并拢的首级。

        犹然在一旁捂住伤口的贾清顿时眼前一亮:“彩!”

        凌易亦是由衷敬佩道:“好胆识!”秦锋这一手自己也能做到,甚至更好。但凌易心中自知,自己没有那视死如归的气势。

        但奈何……

        一声惨叫发出,“啊!”然却是秦锋发出。

        招式与想法堪称完美,然奈何自身实力实在太差。仅仅只斩下了二颗头颅,重刀便卡在了那比岩石还要坚硬的骨头上!就一瞬间的停顿,缝合怪吃痛哀嚎,脊后生出的长臂一拳击向秦锋的胸口。

        瞬间秦锋连人带刀飞出十丈多远,差点滚落山顶。

        二次挣扎,才勉强从地上站起。

        不痛,但却胸前麻木,四肢无力。不用检查也是知晓,刚才那一招已让自己受了严重的内伤。

        似乎斩掉了两颗脑袋反而是变聪明了。不给喘息的时间,余下三颗头颅憎恨地凝视着,缝合怪又是四足极为不协调,摇摇晃晃着四足若婴儿学步般行来。

        无人敢阻拦。凌易躲在贾清身后。

        是咒符用光了?还是施展仙法存在限制。这极佳的时机贾清并没有出手,只是催促道:“快服用我给你药丸!”

        手中举起的重刀在摇晃,双脚也在不受控制地打颤。

        秦锋怀疑地盯去贾清一眼,又忌惮地看了眼三颗头颅重新接管身躯逐渐适应,而更加逼进而来的缝合怪。已现在这个状态逃走,且不说贾清等日后寻仇,不出五百米定然就要被追上。眼下并没有选择了,只希望贾清为人不如自己所猜测那般恶劣。

        念及此,秦锋果断颤抖着手将怀中的药丸摸出吞下。

        瞬间起效,一种莫名的火热感觉随着药丸在喉中融化沉入。一息间麻木的身体便恢复了鼎盛状态,秦锋不禁惊愕:“这就是仙丹?”

        不单如此,而后数息间。四肢百骸只觉不断地被灌注着力量,身体也愈发感觉轻盈。活动了一下手指,秦锋甚至觉得可以轻易捏碎石头,鼻息闻到一些从未闻到的味道,耳中听见了怪异的杂音,视觉亦隐隐察觉端倪。

        五感增强。秦锋环顾着四周的树木,只觉可疑:“还有其它鬼怪吗?算了,眼下顾不了那么多。还是先把眼前的危机解决。”

        跃跃欲试,秦锋一声大喝,硬实的土地上留下两个浅浅的脚印,径直向缝合怪冲去。

        只是这一次,得了那神秘药丸的加持。

        鱼冲波而上,不损其鳞。鸟逆风而翔,不坠其羽。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确切地感受着与微风共舞,就连眼中的动态的事物也变得奇慢无比,任由缝合怪七只臂膀如何抓来。

        荡、挑、劈、刺。

        甚至借助缝合怪自身的攻势。纵身腾挪间若翩翩起舞,每每已最佳的角度发起攻击。

        把不可能变为可能,常人无法做出的动作,脑中天马行空的招术,此时确如覆手般轻巧。

        二息的时间,空气爆发的颤鸣,秦锋斩出十三刀。

        缝合怪腹前的手臂被齐根削断,厚厚的腐化脂肪被撕裂,开肠破肚落出一堆已是分辨不清的内脏。

        胜利,只是时间问题。不!秦锋自信,最多还只要十息,足以摘下缝合怪剩下的三颗脑袋!(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