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八章 坟山

第八章 坟山

        “哼!”本想着自己一施展这隔空控物之术,便自然会听之任之,要知道以前多少来挑刺者,都被自己这手给哄住!

        今日可倒终于遇上刺头。算命先生有些生气地指着桌前的竹筒说道:“天道就是这手中的竹筒,芸芸众生就是竹签。如果竹签破碎就代表死,但他不论死与不死依旧还在这竹筒之中。自然没有妨碍天道!”

        “原来这样?我明白了,只要还在这竹筒之中。不管竹签怎么折腾,只要不跳出竹筒之外,就不会受到天道的干扰?”秦锋听到老者一席话,顿时有种茅塞顿开之感。

        “哦?”算命先生有些惊讶于秦锋的悟性,想当初自己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可是花了不少时间才突然顿悟。“好,好,好。没想到你一个武夫居然还有如此悟性。”算命先生甚至隐隐有些嫉妒,也没了赚几个小钱的心思。见没能哄住这人,端起了桌上的茶杯作饮委婉示意秦锋离去:“既然你如此聪慧,人生当中若有劫难也能自行化解了,自然不用老夫我卖弄那点玄学了。”

        “先生别急,且容在下一问。”秦锋却是突然严肃的问道:“我观先生方才悬浮那命签之术并不像是江湖骗术,可否告诉在下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先生是否还会比如燃烧个符纸便能召唤出一个足以烧死人的火球。”

        噗。

        吞入口的茶水未稳住喷出。算命先生惊愕地注视着秦锋,没想到这生面孔还有些见识,连连摆手摇头道:“请回吧。”

        啪!

        秦锋见其不开口,很是大方的拿出一块银子敲在桌上:“先生不认识我,我却认识先生。先生在此算命已有十载,在下也听说过一些关于你的传闻,却并非什么神算子。不过玩着些什么故弄玄虚的诈骗把戏而已。在下并无异心,只是对先生的手段有些好奇,先生可否告诉我有关先生这条道上的秘闻。不论是否对在下有益我都会将这块银子送与先生,并且绝不会告诉第三人。”说完秦锋还示威的用内力徒手于桌上按下一个凹陷的掌痕,其意不言而喻。

        全无先前的神情自若,算命先生畏惧地注视着秦锋,又望了望桌上的银子吞了吞舌头:“……”毕竟秦锋的手笔不可谓不大,这块白银已是足够一个普通家庭一年有余的开销,稍微犹豫算命先生还是接过了白银。

        “罢了。我就告诉你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很秘密的事。”算命先生有些自嘲的说道:“我在年少的时候曾被一个神仙一般的人掳去,让我伺候他的饮食起居。那人能隔空取物,凭空放出恐怖的闪电等各种法术。我曾一度以为遇上了神仙,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原来是修真者……”

        “等等,什么是修真者?”秦锋抓住关键,打断算命先生追问道。

        “修真者……”算命先生露出一脸向往,向秦锋仔细的解释了一番。

        专心听罢,秦锋似懂非懂,总之把理解成比武者强过千百倍的存在便可。

        算命先生愈说愈入戏,最后摇头哀叹:“再后来我服侍了那修真者数年有余,数番恳求他收我为徒,但任我如何哀求他也是不肯,说是修真需要大量的天材地宝支撑,他光是自己的修行都顾不过来哪里顾得上我。所以我只能在服侍他的时候抓住任何机会偷学,可惜还没学到本事,那修真者后来突然要远行便将我赶走。”

        说到此,算命先生的表情甚是凄楚:“可恨那人临走也不愿将修炼的法诀教我,枉我如此尽心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待我回到老家之时已经物是人非,我以年近三十身无所长连谋生都难。好在那些年我偷学之下倒是勉强摸到了那隔空取物的门道,如今就全靠这招谋生了。”

        实在无语,单凭着这隔空取物的手段,完全可以去王公贵族的府中谋一世富贵了,又何必做一个算命先生。

        兔死狐悲,秦锋亦是忿恨赞同道:“这修真者竟如此无情!”真就如同江湖上的那些什么一流高手一般,一身功法从不轻传,甚至好多人老死都没一个徒弟任凭神功消身灭迹。

        现在终于恍然,原来那个贾清并非是什么世俗中所说的神仙。若按这算命先生的话来说的话,只不过能够借用天地之力使出各种人力所不能的威能和增加寿元而已。终究不像什么佛教、道教传说中的神仙那般,成就大道、掌控天地。

        不过,这些情报已经足够了。

        “多谢了。”秦锋向算命先生拱手说道:“听了先生一席话,在下真的是受益匪浅。先生请放心,我且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起此事,更不会断了先生谋生的饭碗。”

        “唉……”叹息着,算命先生紧握着白银,目视着秦锋远走的背影,心中却是说不出的滋味。

        ……

        又是整整一天!不分昼夜秦锋更换了数个监视点依旧盯着乾帮帮主凌易的宅邸,倒是没有可疑的人员外出,但是往来进出的人员却是非常频繁。

        突然走出一人,秦锋在暗处忍不住击掌喝彩:“太好了。”那是以前黑蛟帮安插的卧底,果断尾随追去。

        ……

        已是凌晨时分,一如常日秦锋回到等候。

        磅。

        窗门无风自启,黑影闪过,正是贾清再次到来。

        秦锋即刻起身作揖:“道长……”

        贾清摆手示意秦锋不必如此拘谨。本来如此重要的事应该亲自去查探,只是醉心修道,却实在不通三教九流的套路。且这乾帮很明显是在帮一个修真家族做事,又怕打草惊蛇。总总原因贾清终究还是不敢暴露,否则惹得那修真家族的警觉别说去分一杯羹了,恐怕小命都难保,这才为何要多此一举用这凡人的原因。

        不禁希翼问道:“你可又打听到了什么?”

        得于卧底的情报。秦锋如实托出:“乾帮明日正午就要行动。我已打听清楚了,乾帮帮主之所以能够请动那年轻高手,是因为一块玉石,而那块玉石是从一个乡村的地痞手中所得的,是从一个墓穴里找到。明日正午他们就要去一探究竟。”

        “玉石?墓穴?”贾清喃喃念道,心中禁不住一喜。这两个词连在一起实在太让人惊喜了了。说不定那里便是一个修真者的陵墓,指不定有什么好东西,而且又有凡人进去过可以肯定一定没有什么危险。

        “一定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贾清暗自想到,抬头看向秦锋,“明日你与我一同前去,若真有我想要的东西,我一定不会亏待你。”

        慈眉善目显出狞色,贾清森然道:“我们只需偷偷跟上他们,只要发现目标我就将他们全部杀掉。坐收渔翁之利。”又骄傲地看向秦锋:“如果寻到了老夫在找的东西,到时候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我看得出你很是羡慕我这神仙手段,我也就给你一句实话吧,事成之后教你一些你也没什么大不了!”

        剖去了神秘感,秦锋也不再有那么敬畏。只是故作狂喜雀跃道:“在下明白了。”已是没有回头的可能,也断然不会回头。秦锋此时也是猜测到乾帮的靠山也绝对不止什么一流高手这么简单,贾清也是更有可能失言。但秦锋拒绝不了这诱惑,犹如一个赌徒一般孤注一掷。

        欣赏着秦锋的反应。心中的虚荣得到满足,贾清习惯性地抚着胡须点头道:“好!放心吧,到时候我是不会让你这后生吃亏的。”

        ……

        第二日正午,凌易的府邸里涌出三十余人,而其中甚至有凌易本人,余下的也全是乾帮的精锐,可见其之重视。秦锋站在远处瞭望:“他们出发了。”只是奇怪的是那个神秘高手没有在其中。

        “嗯,小心一点。我们在他们视线之外远远跟随。”贾清也是显得异常谨慎,与秦锋一同远远的跟在队伍的视线之外。

        这一回与贾清同路,从那算命先生口中得知了所谓修真者的真实面貌,秦锋没有再向上次一般拘谨,拐弯抹角的向清道长问着一些关于修真上的事,想通过昨日算命先生口中得到的情报来旁敲侧击的来应正。

        只是奈何贾清不是左顾言他,便就闭嘴不言。

        “到了。”尾行,待足足骑马走了三个多时辰,秦锋等人才停下,眼前浮现了一个孤单耸立的山头。

        很难想象有什么人会把墓穴建在这种地方。“这座山头有些奇怪。”秦锋虽是不懂风水,但也总觉得这座山头看上去有些莫名的不对劲。

        树,是树。海拔千米的山头不见任何花草,唯有木林毗荫覆盖。

        甚至懒得解释。贾清似乎自有判断,对于秦锋的怀疑只是瘪嘴道:“去看看就知道了。我们速度快点,那些人应该已经上去了。”催促着便率先向山头行去。

        整个山脚下还分布着不少的村落。山上长满了高大的树木,愈是往上走树木便愈是粗壮。而山顶之上,更是布满了坟丘,每座坟丘上都倚靠着一颗大树。中正更有一个没有碑文的巨大坟丘。而它所倚靠的那颗大树更是尤为巨大,就像是由十来颗树拼合在一起,莫名的显得诡异狰狞。(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