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七章 灵石

第七章 灵石

        满身的酒气,张远在两个花枝招展的女子搀扶下,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花楼:“啊哈哈!好好好,明天我还来!……嗝。”

        嘶哑入玻璃摩擦的嗓音分外刺耳,还有哈出的口气,熏臭难闻。

        但张远不以为尴尬,反倒瞥见着左拥右抱,浓妆艳抹强颜作笑的小美女,不禁更加的洋洋自得。如今乾帮已经掌管了慕仙镇,就连官府也要马首是瞻。

        不过倒也有自知之明,对此,已经年过四十的张远早已没了什么雄心,难道还能坐上帮主位置不成?只想舒舒服服的过完这辈子了。

        又指使着随从。“呃!六子啊,明天我们再来。到时候,把那个什么秋月带到你那空宅去。到时候我……”不知又在想什么,张远一阵淫笑。

        极尽作谄,连躬着腰,“好的。明早我就把事办好!”被唤作六子的男子殷勤地说着,还把副字去掉。引得张远又是得意地大笑。

        “呃!”张远又是打了个嗝,或许是酒精的缘故精虫上脑。还没走几步左手从揽住的女子腰间拿下,毫不顾及地摸着裆下,淫笑着:“哎呀!我现在就想那秋月了,赶紧的。去把她带过去,我要好好和她好好谈谈心!”

        张远又转头唤道:“六子,你去给我家里那母老虎报个平安,就说我要和大哥彻夜畅谈帮会今后的发展,今晚就不回家了!”

        六子拍着胸脯:“好勒!张帮主您放心便是。”边说着又向花楼上走去:“那帮主你先在这等会,我先去把秋月接下来。”

        ……

        就现在。秦锋正发愁如何将随从在没有察觉预警的情况下解决,没想到自己就离去了。

        再不顾及蹲在花楼前的两个车夫。秦锋从角落悄无声息地急步走从张远后背,并同时惊喝道:“张远!”

        惊得双肩一抖,“谁,谁叫我?”酒精麻痹下全然没有意识到危险,张远不爽答道,迟缓的转过头。

        适时秦锋作手刀斩去喉径。

        推开那两个白痴般尖叫的娼妓,接住双眼翻白晕厥的张远,退入巷道中的阴影中。

        待六子领着秋月从花楼里出来:“咦,人呢?”却哪还有张远的人影。只有吓得瑟瑟发抖花的两个娼妓,与两位一脸惊惧的轿夫。

        ……

        哗。

        一桶冷水惊醒了张远。

        “哈欠。”响鼻喷到一半戛然而止,喉中犹如一团火在烧灼,“呃,呃……”张远发着呓语不明的咳嗽,愈是咳嗽,那被秦锋手刀斩中红肿的喉结便愈是疼痛。

        好一会,终于回过神来。却见自己在一个废弃的宅子里,自己正背靠在一个井边,四肢都被死死的绑着。

        “是你!”张远惊惧道。

        手中破烂的木桶一丢,“是我!”秦锋有些不屑地看着张远。

        说话间,张远张开大嘴似要呼救。秦锋霎时抬脚。

        “唔。”

        沾着泥土的鞋尖踹开门牙,没入张远腥臭的大嘴。

        鲜血混着涎液淌流。为什么这样一个白痴也能当上副帮主,秦锋心疼地看着鹿皮冬靴,“连我的鞋都弄脏了。”

        在鹿皮被发黄的牙齿撕破之前,秦锋边警告着边将脚收回,“别耍花招,你若是敢大声呼救或是玩其他什么手段的话!我就把你丢进这鬼宅的井里。你知道这宅子吧?想来这井下的女鬼一定非常想有个人与她作伴。”

        酒劲算是彻底醒了。“嗯,嗯。”肿大发红的双唇随着张远连连点头就像两片香肠在上下摇晃:“秦锋。哦不,秦大哥!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虽然我们是有些矛盾,但那都是帮会上的啊。而且哪次不是你占了上风啊!干嘛找我出气啊!”

        “别废话!我问一句答一句!”秦锋怒瞪一眼质问道:“那个一流高手为什么愿意帮你们!”

        双肩一抖,张远神色异样闪烁其词:“呃,因为我们给了他一大笔钱!”

        秦锋好笑着:“你真该学学如何说谎。”同时抽出腰间的小刀。

        附和傻笑的张远顿时傻眼:“不,不要……”

        方出言,便被秦锋用一块破布塞住嘴。

        摩擦,摩擦。

        口中被破布封住连哀嚎也不能发出。张远瞪目欲裂,双目高频率的颤动翻白,痛觉的刺激泪水在充血的眼线中浸透落下不止。

        像锯木头一般,用了十二息时间才慢慢地割下了张远的食指。

        连昏迷都是奢侈。

        将匕首的血渍在张远的衣裳上拾取。秦锋才将瘫倒的张远拾起,又从口中扯下破布。

        “游戏还可以继续进行十九次!”说着,秦锋眼神撇向张远裆下,手中匕首顶去森然道:“不,应该说是二十次。”

        威胁,不,是陈诉道:“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如果再让我发现你在骗我!恐怕你今后只能去皇城做太监了!”

        “我说,我说。”张远惊惧地看着那把刀浑身扭动着,死命的向后缩。脊椎骨不停的冒着寒气,甚至也不觉得手上那么疼了。破音的喉结意外的顺畅道:“那高手是帮主凌易不知道用什么一块玉石请来的。真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知道是从一个盗墓贼的手中拿到的!”

        总算得到了点有用的信息。秦锋也相信张远并没有说谎。毕竟位置互换,自己也不会将如此紧要的机密告诉一个白痴,且再追问道:“嗯。那盗墓的人呢?”

        匕首的刀尖分明没有抵住,却只觉幻痛。还有什么能比命根子更重要?

        兄弟、帮派、情义通通抛到脑后,张远急忙道:“听说前天我们刚把他抓住。就是个乡下痞子,挖了个什么坟。说里面什么都有没,只有一具遗骸和一个石头。巧合下拿到我们乾帮来换钱!结果那个蠢货根本不识货,十两银子就卖给了我们当铺的伙计。”

        ……紧接着又问了几个问题。数番印证确定了没有说谎,秦锋才满意起身:“真是谢谢你了,张帮主!“

        “哪里哪里。”张远抽着肿大嘴唇,双臂挣了挣捆实的绳索,谄笑道:“秦大哥,你看这个?”

        秦锋站起身促狭道:“感谢你的配合。作为报答,我还是请你去和这井下的女鬼作伴吧。”霎时抱起张远,倒立丢进了井中:“张帮主,安心的去吧。”

        ……

        “啊……”似猫,似狗?一声尖锐怪叫忽然响起,又突然戛然而止,彻响于已入宵禁的慕仙镇。

        鬼宅毗邻的宅屋,“诶,我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一位男子在床上翻身迷迷糊糊的说道。

        男子的老婆,忌讳地推去:“嗨!闭嘴,好像是那鬼宅发出的,小心把鬼招来。”

        ……

        次日。

        大清早,一座豪华宅子的议事厅中,传来阵阵怒骂声:“一群废物!还没有副帮主的消息吗?”凌易双眼通红,在厅中走来走去。六子跪在地上吓得连话也不敢说。

        看见这个废物,凌易便气不打一处来,连连挥手作驱赶厌恶道:“滚,快滚。”又无力地坐在凳子上。整个晚上,动用了整个帮派的力量也没找到张远。显然是布置精密的绑架,再多几个这种废物也无济于事。

        “哎。”凌易疲倦地叹了口气,已是一宿未睡。倒不是因为关心张远安危,只是怕敌人从张远口中得到什么消息,不过已那软骨头的德性,现在恐怕是什么都招了吧。

        绝对不是寻仇!凌易心中暗想:“管不得其他的了,必须尽快行动。”这个节骨眼有人突然掳走了张远。肯定是因为借那高手之力乾帮迅速崛起,有人想打探什么消息,这才正是凌易心中最为担忧的。

        “来人。”想到此,凌易果断喝道:“明日正午!集合上帮中所有的好手,我要亲自带队去办一件事情。”又顿了顿指着进门的心腹:“还有,张远失踪的事就别管了,现在恐怕已经不知道死在哪个荒郊野岭了。”愈是器重什么,愈是担忧什么。凌易敢肯定,来人绝对是冲着灵石来的!

        这一亩三分地究竟谁有这么大胆?究竟谁能从中获取最大利益?凌易首先就怀疑上了黑蛟帮帮的帮主乐文还有那不知行踪的秦锋。

        宁杀错不放过,凌易心中霎时起了杀意:“哼!不管怎么样,这次回来了就找机会把乐文干掉!”

        ……

        同样,天色朦亮秦锋便在乾帮总部附近监视动向,此时正端坐在街边一个茶摊上装作饮茶小心翼翼的的监视着对面乾帮。旁侧的算命摊子,一个看上去足有中年,且道士打扮的算命先生突然开口道:“小伙子。坐了那么久了,反正也闲来无事,过来算上一卦吧。”

        秦锋目光一凌,盯了这算命先生一眼,冷冷道:“不算,没兴趣。”

        然算命先生并未罢休,犹如一块牛皮糖一般黏人:“呵呵,年青人。你信与不信,你的命就在这里。在这冥冥天道之中,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控,罢了,今日老夫免费为你算上一挂如何?你若觉得不好,转身就走。觉得我说得对,你就随便给我几文钱就行,你看可否?”

        秦锋回之讥讽一笑:“我对你的江湖把式没兴趣。”

        “后生,且看。”但见秦锋依旧无动于衷。算命先生突然举起手中的竹筒,念念有词的念叨着秦锋听不懂的话语,数根命签却是诡异的在空中悬浮了一下,瞬间又落入筒中,最后跳出一根落在桌上。

        算命先生自得地拾起命签,看了看,摇头晃脑皱眉道:“这是下下签啊!你命中必有一劫,性命难保。不过你碰上了老夫,老夫倒能救你一命甚至还能送你一场造化。”

        “哦?”算命先生这一手让秦锋有些惊讶,心中却开始有些琢磨不定这是否是江湖骗术。毕竟这算命先生这一手也太过神奇,但是这人秦锋却是有些印象。在这街边摆摊算命也快有十年了,甚至偶有劣迹传出,最恶劣一回甚至借着算命之机与一有夫之妇勾搭在了一起。虽然一手卜卦的手段被庸夫愚妇们说得神乎其神,但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得道高人。若是要与贾清做对比的话,更是少了一种出尘的感觉。

        不过却成功引起了秦锋注意,索性也没有状况,便起身行去对坐,刁难问道:“先生,你既说了命由天道所掌握。那又如何能救我性命呢?”(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