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三章 说剑

第三章 说剑

        霎时间场上唏嘘声不断。惊叹于秦锋的隐忍,又叹息好戏没有上场,却让某些人失望了。毕竟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秦锋是个四处惹是生非的愣头青!但只有少数人知道秦锋心机之深!他所表露出来的只是一个具有迷惑性的外表!

        乐文,更是尤其的知道这点。因为这些,就是秦锋做给自己看的。

        “好了,现在的情况来看,是我赢了。也别提什么承诺了,黑蛟帮以后就滚出慕仙镇。”年轻高手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只是用傲慢的眼神看向乐文和秦锋,丝毫没把之前的契约当回事。

        秦锋没有答话,帮主乐文也墨迹着不知该如何事好。

        “放屁!兄弟们,他再厉害也就一个人,我们一起上砍了他。”说话之人是乐文的亲弟弟,乐武。向来性格冲动。看见自己的亲哥哥胆怯了,向来脾气暴躁的乐武忍不住怒吼间,身先士卒冲向无名高手,紧随其后还有一众胆大的好手。

        “不可!”乐文大吼道,却也来不及阻止。

        “螳臂当车。”年轻高手还是那副淡漠的神情只是这次没有用掌,终于拔出了腰间三尺长剑。

        面对着几个张牙舞爪冲过来的帮众,年轻高手犹如闲庭信步一般走去。刀光剑影中左摇右晃,剑鞘随意挥动。

        心、喉、额,每次挥动总能点中一人要害。被点中的人则立刻倒地不起,外表看去无血无伤,体内的内脏却被震碎浸血不止……六个个黑蛟帮的好手不过二息的时间便全被击杀,其中包括乐文的弟弟乐武,只剩下剩下来得稍慢慢的帮众抱住了性命。

        哪还有方才的血性,呆滞着清醒过来。莫不是双腿抖动不停,不断后退恐惧地看着这个年轻高手。

        不单是黑蛟帮帮众,前来观战者也无一不是倒吸口凉气。返璞归真,完全看不出任何奥秘所在,秦锋亦是如此。只觉这个年轻的高手几乎只是诡异的移动了下步伐,然后便将剑鞘指向敌人的要害,最后六名好手几乎是自己主动撞上去寻死。

        哭腔着呼喊:“弟弟……”乐文甚至都不敢上去去抱住亲弟弟的尸体,只是茫然的坐在地上,连反抗的念想都已经放弃。这高深莫测的武技已经完全震住了这群所谓有头有脸的人物。

        “什么时候我也有机会习得如同这样的武艺?”秦锋目光灼灼地盯着这个高手,心中却是觉得有些悲凉。

        秦锋从不认为自己的资质有多低。自信于坚韧、自信于所执之道。如果位置互换,绝对会比这个神秘高手还要强!

        “没意思!”年轻高手扫视了全场一眼,没有一个人敢与他对视,自然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看着黑蛟帮的帮众居然连反抗的斗志都拿不出,口中不屑。

        又转身边走道:“凌易,你的麻烦我已经给你解决了。我也该回去向师傅复命了,以后这慕仙镇就是你的地盘了。但每三年你都要向我们交纳那种东西。不然的话,这些地下躺着的人就是你的下场。”

        轻描淡写,便决定了慕仙镇黑道的运命。但无人敢反驳,只能暗叹以后只能以乾帮马首是瞻了。

        “明白,明白!”凌易心中即喜又惶恐,连连点头。心中不禁讶然自己那偶然所得的一块玉石居然能够引起这样厉害的高手重视。心中激动之余又感到恐惧,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搞到这种玉石的门路,那只是当初为了骗这个年轻高手过来做外援精心编制的谎话。看来自己以后只有四处收刮,多去玉石场和古董铺转转了。对了,还要找那挖坟的小痞子问问到底他在哪里找到的。

        似乎对凌易的谦卑很满意。“明白就好!”年青人满意的点点头,也没有继续与这些人纠缠,径直穿过乾帮帮众便转身离去。

        慕仙镇乾帮崛起的时机到了。

        二天后……

        黑蛟帮遭受如此巨大的打击,亲弟弟乐武又是身亡,各方势力虎视眈眈,帮中上下更是人心浮动。帮主乐文心灰意冷只觉无力回天,与其等到乾帮攻上来索性解散了帮派,还能安稳的度过下半辈子。于是一些人加入了乾帮,剩下的要么金盆洗手,要么便离开了慕仙镇。

        慕仙镇中心一座精致的宅院中……

        秦锋回到家一天一夜,调息完毕轻微的内伤,终于从寝居中走出。同时也是下定了决心。

        “呵!”

        “哈!”

        已是临近晌午,还算宽广的宅院之中。一个面容稍显稚嫩的男孩正卖力的劈斩着一把未开锋的铁剑。

        秦锋不由笑了笑,心中那缕阴霾也散去了许多。面容一正,严肃道:“秦然,怎么还在练剑?这个时候不是该去学习了吗?”

        “啊,哥哥。你终于出来了。”男孩一愣,这才收起铁剑,满头大汗的面庞透着自信。一如往常一般,轻笑道:“难得爸妈一早出门了,好像出去办什么事了。所以才抓紧时间多加练习啊。哥哥,什么时候你教我武功啊。马步都站了三年了。刺、斩,我也有每天坚持五百次。”

        “哦,对了,哥哥。为什么昨天你回来饭也不吃,一个人关在屋里现在才出来啊。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手一摆,“没什么。”江湖上打打杀杀的事,就让自己一人承受好了。突然间,秦锋眼中一丝寂落闪过,低头沉声道:“秦然,胸怀利器,杀心自起。你现在的功夫对付三两个泼皮、军痞,已经足以你自保了。没必要再苛求自己,像哥哥一样整天打打杀杀,说不定哪天便人头不保。等五年以后,你就可以参加乡试了,到时候考取一个功名,哥哥再想办法给你打点一番,在地方为官,岂不更好?”

        此话一出,秦然的眼睛鼓起,嘴角抽搐不忿道:“嗟,哥哥你今天是怎么了!”话音刚出,手中铁剑掷出。

        呛!

        入木三分,定在房梁之上。

        “不对,哥哥你从来不会说这种话的!”心有灵犀,秦然反应过来,幼嫩的脸庞严肃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不可以告诉我吗?”

        “嗯,这事等爸妈都回来了再说吧。”秦锋叹了一口气,走过来拍着秦然的肩膀,由衷地微笑道:“秦然,我早已厌烦了帮派之间无聊的尔虞我诈,但你知道我为什么不退出江湖吗??”

        这还是头一回听哥哥与自己聊这些事,秦然杵着下巴,脑子灵光一闪,突然想起说书先生的话。便回道:“呜,难道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嗙。

        “傻瓜。”秦锋轻敲了一下秦然的脑袋,不由嗤笑:“慕仙镇不过一边陲小镇,我要想走随时都能走。只要离开,任这些地头蛇再厉害又能奈我何?”

        “我之所以没有离开,一直趟着这浑水,便是想尽可能的多赚些银子。好能在日后为你以后的功名铺路打点。”秦锋仰头,目视着触不可及的太阳,憧憬道:“我希望我们秦家一脉,自我以后,再也不用去过卑贱穷苦的日子。”

        “这便是我踏入江湖的原因。”秦锋回过头,盯着秦然道:“我举剑杀入江湖。便是为了秦家以后的后人能不愁生计,无需持剑与人性命相杀。所以,我希望你能够考取功名,一方为官。再往后,你的孩子就可以吟诗作画……”

        深邃的瞳孔,将秦然倒映在秦锋的眼中。“即便是因此,我受人诟病,手中沾上罪孽,我也是在所不惜。”秦锋一时恍惚,这个面容与自己有七分相似的少年,好似这少年的一生,代替了自己的记忆。

        太多的罪恶,太多的沉重。秦锋走近,握住秦然的肩膀。不由道:“我想要守护你,这就是一直支撑着我的理由。”

        “哥哥。”不自觉的秦然双眸隐隐泛着泪光。倔强的在没有发现之前,迅速的眨眼抹掉,强颜道:“我,我明白了。既然是哥哥的意思,那我以后不再练武了。我一定会考上功名的,光耀我们秦家!”

        “练,为何不练?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别舍本逐末了。”纵身一跳取下插入房梁上的铁剑递还,秦锋正色道:“这把剑,不过是庶人之剑。锋芒毕露,击则斩其首,刺其心。持剑者粗衣紧身,蓬头露面,外面看似强横,却内伤繁多,实是外强中干。一遇事端,便与人厮杀,犹如野兽相搏,稍有不慎便丢了性命。然在江湖大义,兄弟义气掩饰下,其实终究不过是为了些许黄白之物,可笑之极。”

        “这种力量,追求到极致又如何?不然为何这世间不是由所谓的一流高手在掌控?即便是世间最厉害的江湖高手,又能打过一千名士卒的围攻吗?更别说百年以后一样化为枯骨。而如今你有资本,何不将目光方远一点,以笔为剑!一道政令,便能决定成千上万的命运。抚鞘而立,就能门庭若市。哪怕百年之后,余威也能荫蔽子孙,如果达到了极致,甚至能改朝换代!你说这两种力量,孰强孰弱?”

        秦然听了茫然有所悟,喃喃道:“我明白了。原来这才是世间最强的力量吗?”

        “最强的力量?”秦锋魂飞天际,想起江湖经久不衰的各种传闻,那些有关于“仙人”的奇闻异事。“或许,仙人是真的存在呢?”(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