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二章 斩尘

第二章 斩尘

        呛,呛……

        寒芒吐信,若银光乱舞。数度好几次险险击中,然秦锋面色犹然无动于衷。

        枪尖一抽一刺,在秦锋堪挥舞重刀的间隙时瞬间击来。

        就当场中一片惊嘘声,仅一寸的偏差,秦锋堪堪侧头避开枪头,扑面而来的无数银光之中向邢军冲去!

        劲风割裂着脸颊也不为所动,就像是早就预料到了绝对能够避开。

        这就是秦锋的战斗风格,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疯子,是个亡命徒。只有秦锋才知道缘由,因为没有“存在感”。

        就像身体不属于自己,甚至性命都不属于自己。就像操纵着一具傀儡,即使刀剑落到眼前只有毫厘之差,身体也不会出于原始恐惧本能地作出避让的行动,甚至连眼皮也不会眨动。这种情感缺失,却可以得此在瞬息千变万化的战斗中做出精准的判断。

        虽然以至于在生活中失去了许多乐趣,再新奇的事务也不能让秦锋感到欣喜。所以也才让秦锋如此愉悦于厮杀,也才会有今日这地位。更多,还想要感受更多。这也是秦锋执迷仙缘的原因之一,更深刻地感受到自我的存在。

        恐惧、兴奋、亢奋、杀戮……一切可以愉悦的愉悦,都可以!

        ……

        “这是他真正的实力?”邢军心中惶恐不已,数回合间便被秦锋拉近了距离。引以为傲的枪术,竟是如此脆弱。

        比之以前交手,这次秦锋所使用的刀法自己从没见过。秦锋的重刀挥舞的迅捷无比,再带上自身的重量。邢军手中的长枪再不敢与之抗衡,只能弃攻转守,举着长枪横挡。哪怕自己的枪身也是用精铁打造,但邢军敢肯定如果几次同时砍在相差不远的地方,自己手中的长枪一定会被砍成两半。

        为了接连对付二位挑战者,并不能再第一轮就耗上太多体力。另外,秦锋也想将此次战斗作为自己退出江湖最后的纪念。

        呛!

        交手荡开的间隙,秦锋握刀的手法变化:“你该感到荣幸!以前见过我这招刀法的人已经死了。”此乃是五年前机缘巧合从一个道士手中习得,虽然如果对上真正的高手远远不足。但是对于邢军这种三流侠士来说,足够了!

        “斩风!有意思,虎门的刀法居然流传到这破地方来了。”说话之人是乾帮之中一个戴斗笠的年青人。正饶有兴致的观看着秦锋的刀法。

        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的?乾帮帮众对这个神不知鬼不觉混入其中的陌生人有些骇问警惕喝道:“你是谁!”然陌生男子却是连眼神都懒得递来。

        “闭嘴!这是我们请的外援!”却是站在最前的乾帮帮主凌易,转身一看。脸色大变迅速训斥道,余光还小心翼翼的瞄向该男子,但见这男子脸是没有任何不快后。心里才暗自松了口气。

        而适时场上已有了分晓。真正的搏杀总是相当迅速,尤其是双方还存在明显差距。

        最后一击,秦锋收起了七层力道。用刀背甩飞邢军。

        收刀淡然道:“你败了!”

        “……”良久,邢军失魂落魄从地上站起,甚至还没有回过神。不是因为没有为乾帮争得胜利而愧疚,而是因为自己的武道居然就如此败落!心中不禁感到无比落寂,狼狈地回到乾帮中。帮主凌易的脸色异常难看,连话都没有说一句。

        倒是副帮主张远安慰不止。或许是同命相怜,从邢军的败落上让张远给自己找到了一点安慰。毕竟帮中最强的高手都打不过秦锋,我能逃得一条性命不正也说明自己厉害嘛。

        不足二十回合便取胜,倒还不错。“下一个是谁?”

        呛!

        杵刀落地,秦锋睥睨四顾道,乾帮最强的高手已经败落,自己只要再打一场便能赢下这场比斗。

        “这秦锋!”不仅周围的见证者有些骇然。就连黑蛟帮的帮主乐文心中也不免惊惧,这秦锋以前也给自己说过他会一套奇怪的刀法,没想到居然这么强!

        周围的见证者、所谓的武林高手,无一不是一脸的震撼之色,纷纷交头接耳议论不止。

        “怪不得秦锋以一对二还临危不惧,原来有这么个杀招!”

        “好强的刀法啊!”观战者们纷纷感慨,这也怪不得少见多怪。在这灵枢盛洲高手众多,甚至还有传说中能移山倒海的神仙。但怎么也不可能来到这贫瘠偏远的边陲小镇。

        仿若是自己打赢了一般,帮主乐文得意道:“凌易!张远!你们乾帮最强之人已败,你们还要战么!”彷佛已经看到了打败乾帮的美好光景。

        但见凌易,张远没有答话。只是一脸希翼的望着身后帮众中的陌生男子!正当众人不明之时。却见这男子在人群中一跃足有3米多高飞来,口中哈哈大笑:“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就要我来教教你什么是天外有天!”男子虽有佩剑,但并未抽出。只是在空中一掌击向秦锋。

        看似平淡的一掌,却让秦锋感到如同有一把利剑悬在头顶。“高手!”如临大敌,立即使出全力一刀挥出迎击。

        重刀如残影掠走,力劈华山之势迎向神秘青年。

        空气被撕裂,发出呜呜的声响。除非是钢筋铁骨,没有人可以用手正面硬抗这一刀,秦锋甚至已经开始算计这突如其来的高手会采取什么方式躲避,下一招又该作何反应。

        然年轻高手并没有像秦锋所想那样躲开锋芒,嘴角隐隐露出一条弧线,似在嘲笑。半空在无任何借力,身体诡异地调整到了一个刁钻的位置,刚好避开秦锋的刀锋。

        碰!

        不等刀锋走过。一掌猛然击向刀面上,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响。

        一旁观战的人倒不觉得有什么奇特之处,只觉这个高手对时机的把握炉火纯青和对那能够阻断刀锋的力量感到讶异。

        然这看似平凡无奇的一掌,秦锋却觉得有人握住自己的双腕用力在扭动,差点握不住手中的重刀。一股内力更是顺着重刀传到秦锋的双手、经脉……

        “呜!”遭到霸道的内力冲击,秦锋只觉自己几乎刀都快拿不住,连忙虚晃一刀。往后连退数步不敢恋战,作出防御的招式。

        好在这位高手不知是自持身份还是压根就瞧不起秦锋,并没有乘胜追击。

        “这是什么内功?”赶紧运转自身的三流内功,压制住喉中呕血的冲动。以秦锋的见识自然认不出这是什么功法。更是不能看透眼前之人的虚实。

        真正的高手交手,还未出招便能分出胜负。

        寻常侠士,则由生死由手中的刀剑分出。比如凭着打量敌人握刀的手势、形体,甚至气势便能估算出胜负几成。但眼前这人,平静的就像一滩死水深不见底,从始自终目光甚至不屑停留在自己身上。好似生死以分,不屑打量一个死人。

        这种气质。秦锋大感棘手,这是自己有生以来遇上最强的对手!

        “这是一流高手吗?什么时候乾帮有了一流高手?”帮主乐文更是一脸茫然,数息后恍然道:“不对,这一定是他们请的外援。”

        不禁气急败坏失言道:“乾帮主,你可是坏了规矩!这明明是我们两帮之间的争斗,居然请外援?”

        乾帮帮主并没有回答,只是一脸讥笑的看着乐文。

        待那年轻高手缓缓转过头,犹如看死人的目光看着乐文,森冷道:“怎么,有意见吗?”

        如老鼠见了猫,“呃……”乐文吓得后退一步,再不敢应话。

        ……

        这十余年来,秦锋不知道参加过多少打斗,更不知有多少好手死在自己的屠刀之下。然而向这般第一回合便被击伤还是头一次!即使对手是一名一流高手。

        脑中思索,喉咙愈发的腥甜,是内伤所创的淤血涌了上来。“咕噜。”一口咽下,秦锋的眼神愈发的凝重。

        虽然来人已经退在了五丈外的位置,却本能地感到更加的危险。

        脑中不断模拟接下来这神秘男子将如何出招,冷静地分析回想一切细节。但是愈是如此,秦锋便愈是觉得胜算渺茫。

        “乱七八糟,那就索性不去想了。”秦锋晃了晃脑袋,手中更加紧握剑柄:“思想越简单,剑才会越锋利!”

        也许是自恃身份,浑身都露破绽,男子轻挑地站立对视,饶有兴致上下打量着,促狭道:“螳臂当车。不过能接下我随手一招也足以让你自傲。只是不知道你这庄稼汉把式还有没有能耐接下我第二招?”那昂起的脑袋,还有轻浮眼神,就好像在逗弄一只小狗。

        “庄稼汉把式?”这种侮辱,每一个有血性的武者都无法接受,数十年如一日的浸淫,数度与死神擦肩而过领悟的技巧,竟被称作庄稼汉把式?

        如何不让人羞怒,秦锋甚至恨不到立刻拔刀而上。哪怕血溅当场,也要让此人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一些代价。

        是愤怒,还是伤势?胸口犹鼓风机剧烈起伏着。

        此时场中没有人说话,甚至不敢发出声响。以至于秦锋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呼吸。还有周围各位大小头领投来幸灾乐祸、讥讽的眼神,真是让人羞愤不已。仿佛这些年的意气风发,都随着这个男子的出现而被抹去了。

        就当所有人都以为性情暴戾的秦锋定然要上的时候。

        大智若愚,大勇若怯。秦锋后退一步,收起重刀,咬牙切齿低头道:“在下认输。”

        终于,秦锋还是选择活着。家人还要自己照应、自己的寻仙之路还没有开始起步。怎么能就这样死去!

        最主要的,面对这样的存在,秦锋隐隐有种直觉,对手三招之内绝对能取了自己性命!(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