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一章 无锋

第一章 无锋

        东秦国,黑海北境,如往慕仙镇一如既往的和平。

        慕仙镇,名字之所以如此怪异,乃是传闻百年前有众多人目睹仙人乘云远遁黑海。

        而后,这座缕遭山民蛮族掠劫且无人问津的小镇,突然来了三万东秦精兵镇守,禁止了一切海上作业。秦皇数番派去舰队寻找仙岛,可却要么有去无回,要么空手而归。时至如今,只留下少量甲士镇守庇护一方安平,倒也算做了一件善事。

        然没有了山民蛮族的侵扰,并不代表着和平。

        此时,方圆不过三十里的边陲小镇,毗邻的一座野外庄府,又上演起江湖杀伐之争。

        “乐帮主,他们来了。”俨然一副江湖人士的做派,行过聚满打手的庭院,一位穿着劲装的年轻男子迈着坚韧的步伐一路急走向端坐在堂屋内的男子拱手说道。

        被称作帮主的男子中断了与旁人交谈:“知道了。”眉间难隐的紧张之色霎时间又是凝重了几分,转头对坐在一旁的年纪约三十左右的男子不厌其烦再啰嗦:“秦锋,本帮的未来,可就赌在你手中的刀上了。”

        蛇眉竖瞳,十指修长布满老茧,指甲却剪得极短隐现嫩肉。左眼上有一道剑伤从眉间一直划到笔直的鼻梁。并不魁梧的身躯,却总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

        虎行似病,鹰立如眠。这话用来形容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秦锋置若罔闻,右手端着茶水不动,左手又杵着眉心。眉头微皱,思绪早已是魂飞天外。

        “帮派存亡之际,老子已经愁的几个月都没睡好觉了。这混账竟然还在走神!”乐帮主顿时神色便有些不悦,但又不敢发作,耐下性子又是轻言细语的喊着:“秦锋?秦锋。”没办法,我家伙的武功在帮中无人能出其右!甚至黑蛟帮能在今天取得如此大的成就,与眼前这人是脱不开关系的。

        不过所谓功高震主,为帮派立下战功无数的秦锋。也成了帮主忌惮的对象,却又离不开这么一个武艺高强的好手,所以只能抓住一切机会分化、打压其与帮众的关系。二人的关系自然是日渐疏远、冷淡了下来,以至于如今貌合神离。

        又低喝呼唤。秦锋这才茫然回过神,也不觉尴尬,不急不缓的将茶水小抿一口,这才抬头淡然道:“帮主放心,我自当全力以赴,绝不堕了我黑蛟帮的威名。”

        又抚着倚在桌旁的重刀。还有什么能比赌上性命厮杀更让人痛快?心中不禁感到愉悦:“若是那张远再应战,我秦锋这次定要取了他的项上人头。”

        或许有些狂傲,但秦锋确实有狂傲的资本,从小臂力过人。一把重约百斤的重刀在秦锋手中就如同一把长剑一般灵巧。虽然从没学习过高深的武功但凭借这股怪力,少有败绩。就连江湖上平常的二流高手,也断然不是秦锋的对手。在这龙腾帝国的边境,名叫慕仙镇的贫瘠小镇上,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高手出没。于是秦锋在年少的时候,凭借着手上的功夫和过人的胆识。很轻易的当上了黑蛟帮的一个堂主。若非帮主与副帮主是亲兄弟,帮里的帮众都在议论,秦堂主多半还能成副帮主。

        终于,乐帮主紧绷的脸色才添了一丝笑意,坐起击掌振臂一呼道:“好啊,好啊。只要我们的秦堂主一出手,慕仙镇谁能与之争锋……”

        秦锋一听,脸上的肌肉不禁一抽,心中腹诽:“哼,又想给我下套子吗?”

        看着乐帮主手舞足蹈,就像在看一只猴子上窜乱跳。秦锋双眼微眯着,鱼尾纹在眼角若隐若现,深邃的眼神没有一丝波动。“我真是越来越讨厌这家伙了。”一个精于算计的市侩之徒,依靠着拙劣的谎言离间敲打,唯恐自己喧宾夺主。甚至许多莫须有的罪名莫名在市坊上流传,可以说自己的名声就是被他搞臭的。

        “这样的家伙也有资格做帮主?”有好几次秦锋起了杀意,想着带领忠于自己的手下杀进他的府邸将其斩首再以铁血手段镇压愚忠之辈。然而终究秦锋还是没有动手。这只会让城中其他的势力的渔翁之利罢了。最重要的是自己亲眷还在这里,所以绝对不能违背“江湖规矩”仓促犯险。不管江湖如何凶险,自己死了就死了,再怎么也不能祸及家人。

        “罢了,就让他得意吧。待我把这次争端解决,我便辞去堂主职位。对了,顺便再将码头这半年的“孝敬”取走,想来他也不敢再说什么。”想到此,秦锋不由微微露出了笑意。

        视线深深地望向堂外的天际如翻开的书页层层皱褶的云朵,思绪以飞到了千里之外:“毫无胸襟的家伙,真无趣。罢了,这一战过后我便金盆洗手,反正这些年赚的银子省着点用也够家人用一辈子了。”

        “到时候我就去百里外的穷崃山试试运气,听说常见哪里有仙人出没。说不定能求得一番仙缘。”想到此,秦锋的双眸之间突然闪过一丝神采。成仙,意味着强大的力量、无穷的寿元甚至还能洞悉天道,又有谁不向往呢?

        ……

        就当乐帮主侃侃而谈。“万事以和为贵嘛,乐帮主何必如此呢。”小镇里两个最大的帮派结下仇怨打得不可开交,这些被请来做见证的各大小帮派的代表哪一个心中不是暗喜不已巴不得二者打成两败俱伤。但嘴里还是假惺惺的说着客套话,装作一副和事佬的模样。

        就如同以往,在这城边的贫民窟的破旧大宅子中,城中各路所谓有头有脸的江湖人物再次聚集,只为解决帮派之间的利益纷争!

        此时,正主终于来了。见乾帮一众人跨过宅门走进大院。不等帮主示意,秦锋也不犹豫,起身拖着重刀走出堂屋,气沉丹田运气说道,“各路兄弟,我黑蛟帮与乾帮的恩怨至今已有足足一年。今日在这大宅中,按江湖规矩,我们黑蛟帮请慕仙镇上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来为我们做鉴证。不论谁胜谁负,以往所有恩怨一笔勾销!”

        不等说完,“哼,秦锋!一年前你无缘无故抢我乾帮地盘的帐也该算算了!”异常沙哑的声音抢道,犹如一个破碎的风箱一般,听着不禁让人觉得难受至极。说话之人是乾帮的副帮主张远,脖子上竟然有一条狰狞的刀痕。正是五月前一次交锋中,落入下风被秦锋一刀斩过,险险避开好歹才没有被枭下首级,然却是割破了喉管。不仅留下一道恐怖的伤口,更是伤到了声带。

        秦锋毫不示弱地盯向张远狠毒的目光:“成王败寇,张帮主你若不服气我秦某不介意与你分个生死。”

        “你!”张远又惧又恨,咬牙切齿间终于还是没有应战。害怕了,但嘴上还是硬气嘲讽道:“哼!你以为我会与你意气之争么?今天我们乾帮就与你们黑蛟帮用江湖规矩来来给我们两帮派之间长久以来的纷争做个了断。秦堂主,听说你要亲自上场。刀剑无眼可别枉送了性命啊。”

        “不劳费心了。今日我便第一个上场,倒要领教下乾帮的厉害了。”秦锋望了眼帮主乐文,见其点头示意便开口说道。作为黑蛟帮最厉害的一人,秦锋自然要出场。三局二胜,不死不休直至认输为止。乾帮的几个高手,秦锋心里可是都有底。甚至秦锋觉得自己一人便能赢上两场,彻底断了乾帮的念想。

        “呵,还真是自信啊。不过这秦堂主的实力挺强,可能还是会赢一场。”

        “毕竟太年轻了!”

        “哼,我看这小子这回败定了。乾帮可不是吃素的!”

        “哎!这秦锋自从五年前当上了黑蛟帮的堂主,就四处惹事生非。虽然为黑蛟帮得了不少好处,但也树敌太多。没想到已经年过三十了,还是这副脾气。”

        秦风实力虽强,但是以前年轻气盛,没少得罪人。自然引得以前的仇家冷嘲热讽,看着前来观战的各路人物对于秦锋的挑衅议论纷纷。乾帮副帮主心中暗喜,没想到这秦锋如此不受人待见,虽然比试一般都是点到即止。向来如果”失误“杀了秦锋,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

        “邢军,有机会就杀了他!”副帮主张远偷偷拉住正要出战的好手,悄声说道。见第一轮比斗就是秦锋上场。可不会傻到陪着玩田忌赛马的游戏,乾帮这边也是派出了最厉害的高手。

        “嗯。如果有机会我便一定为你报仇。”邢军心里倒是信心满满,以前倒是也秦锋短暂交手过一次,感觉不相上下。最近自己的内力刚刚得以突破,自问即便不能以力碾压,相信也不会落入下风。

        ……

        “小心些!”邢军在慕仙镇是有很大名气的高手,黑蛟帮的帮主乐文瞟了一眼秦锋,不禁有些担忧。毕竟以前秦锋与邢军交手过几次,但也一直没分出过胜负。而这次的胜负十分重要。若是输了,黑蛟帮几乎就没办法在这慕仙镇立足了。

        “我自当全力以赴。”秦锋依旧从容,但内心却并没有小看对手。提起重刀全神贯注准备迎敌。

        “来吧,继续我们三月前那场中断的决斗,这次一定要分出胜负!”邢军面色平静,邢军只手端起手中长枪指向秦锋,宛若沙场战将。

        “正有此意!”秦锋露出狞笑,举重若轻地舞动着手中的重刀,先发制人便冲上。

        邢军岿然无惧,如臂使指手中银枪乱舞,银芒若毒蛇吐信,裂风嘶响连连刺来。(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