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388,依然在循环之中

388,依然在循环之中

        眼前这个医生打扮的家伙让我的心猛然跳了起来。鬼王果然早就安排好了很多事情。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目光真的放得够远的,而且手段也层出不穷。眼前的这个医生模样的家伙,就是他安排的后手之一,也不知道他到底还没有其他的后手;而像司徒无功和蒙蒙进入小世界,看来也只是鬼王的一步棋而已。

        更加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鬼王或许早就知道要这么久的时间我才能脱困而出。

        而现在,我真的感到有些惊恐。在小世界里面,是被鬼王安排的一切;而出来了之后,又再次陷入了鬼王的阴影里面。不要说我了,哪怕就是司徒无功和蒙蒙,也许也在鬼王的股掌之中,脱身不得。

        也不知道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这一点;又或者说他们甘愿如此。

        我心里面是不甘愿的。很多yy的小说里面都是说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说得实在是好;我也想在这个时候yy一下,比如说把鬼王的局全部给毁掉。他让我做什么,我偏偏就不去做,而且还要反其道而行之,这么一来,也可以算是活出了自我了。

        只不过真的要那么干吗?

        顿时我又茫然了起来。因为没有了记忆的原因,我对眼前的这个世界的认知几乎为零,所以我又怎么知道怎么做是对的,怎么做是错的?

        哪怕就是树妖的事,还有法师的事,也都只是听别人说的。问题是我怎么知道他们到底在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呢?为什么传了几千年的道德观念,竟然只是天外恶魔安排的谎言?现在想一想,几乎所有的事情都那么虚伪。

        或许虚伪正是这个世界的本质。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世界,看得见也摸得着,但本质上也许正跟以前的那个小世界一样,只是一个建立在物质基础上面的精神世界而已,或许我们只是活在树妖的精神世界而已,也正是树妖,赋与了我们灵魂,所以我们能思考,能摸索。

        “咦?还给你留了讯息?他不是死了吗?他说了什么?”蒙蒙有点不解。

        还好现在并没有一言不合就开打。我也算是轻松一点。我现在最害怕的就是什么话都没说就开打;又或者原本谈得好好的,忽然之间脸都没有变,而手却动了;再或者说莫名其妙地就一刀子从背后捅了过来。

        那种事情虽然以前见得多了,但我真的不想再次看到。

        这里显然也没有什么埋伏之类的,眼前的这个医生也显得很轻松,看模样他应该说的是真话。要不然他就是一个老谋深算的阴险小人。

        我对蒙蒙耸了一下肩,他脑子不太好使,跟他说了也没什么用;再加上司徒无功一直都在他的体内,有一些事情还是不必跟他说明的好。

        疯婆子有些不满,竟然又掏出手枪,指着那医生问道:“你们在说什么鬼?说明白!”

        没有人鸟她。医生转身就走,“我们进去吧,特意把人支走了。”

        如果他真的权力这么大的话,看来应该是一个大人物才对。当然,这家伙很可能就是一个危险份子,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如果只是要完成鬼王交待下来的事的话,说他是鬼王的小狗腿子,或许也不算太过。他会协助我吞噬掉本体?

        开玩笑,虽然我大概知道本体就在我家的地底下面,问题是如果我真的吞噬掉了他,会发生什么见鬼的事情?然后我就怔住了。

        本体有什么作用呢?

        这才是重点和疑点。现在这个社会,说是说过去了一百多年,但怎么看都没有重大的发展,没有可以冲出太阳系的飞船,也没有电影里面吹嘘的那些“未来的高科技”。

        从这些现状来看,完全就没有多大的发展。

        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在本体内部的世界里面,我知道那里有两个我,而且我在冲出来之前,有一个我已经回到了以前。问题就出在这里。他回到了重前,然后又发生了他被十二生肖抓住,再然后封印住,再然后……就是张良被朱风和一个女孩请回了a市里面,看到了满地的鬼魂,再然后,把那些鬼魂收进体内,于是又再一次循环起来。

        我感到全身冰凉。我自以为冲出了那个小世界,但现在看来呢?其实我并没有,我依然还是在那个小世界的循环里面。要不然,怎么可能眼下的这个世界没有多大的发展呢?

        我依然还在本体的世界里面循环着。只不过眼下的这个世界,很有可能就是本体和树妖重合在一起而已。从大范围来讲,这个世界是建立在树妖的基础之上,但已经深深被本体影响到了。

        鬼王要我吞噬掉本体,就是要完全地终结掉这个死循环吗?

        我说不出话来。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现实的世界,这里的人依然深深陷在本体的循环里面!

        我惊恐地转头四看,没有看到什么,房子依然是房子,墙依然是墙。那些法师也没有出现。

        从这个世界的时间上来看,法师当然比本体出现的时间要早,他们早就知道树妖的存在;而且一直都在争夺她;而问题是,本体本身就是基于树妖的一条根而存在着;而且还分化出了两个分身,一个是张良一个鬼王;也许自从本体出现之后,这个世界就已经被打上了本体的烙印,从而陷入了循环里面,现在的这个我,也许并不是第一次出现的我,而只是这个循环里面的特定的一个时间点而已。

        或许大部分法师并不知道这一点;而伍百三可能是深知这一点的,要不然他怎么就只要本体呢?而司徒无功却解读说伍百三想永生;可能如果得到了本体伍百三真的可以永生,只不过他只是在他的小世界里面永生而已。

        很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之中,当初的这个世界,早就被本体的父亲偷偷换了天,而且还把这个世界隐入了本体的循环里面。

        “走啦!”疯婆子拉了我一把。

        我轻轻地咬了一下牙,跟了上去。

        医院里面很安静,这里又是门诊大楼,所以并没有病人住在这里。走进了那个我冲出来的办公室,那个暗门已经打开,那个医生走了进去。

        蒙蒙正要迈步进去,这个时候他却往下倒去。我靠,这个时候竟然跟我来这套?

        我赶紧上前一把扶住了他,他这时猛然抬起头来,目光顿时就变冷了。

        我知道是司徒无功冒出来了。

        “喂,他有什么问题?忽然就倒地?”疯婆子问道。

        司徒无功转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淡淡地问:“她谁?”

        “蒙蒙的朋友。”我有点担心他一言不合就一刀灭了她,所以只好这样说。

        “哦。”还好司徒无功并不是很在意,“现在去哪?”

        “到了地头。”

        “哦。”

        他看了一眼暗门里面,然后迈步走了进去。

        我也跟着走了进去。现在的情况明显跟小世界里面不一样。小世界里面是有一个主宰的,比如说司徒无功就主宰过一段时间,还有劫财色也当过那个角色,最后是铁柱。

        还有就是小世界里面的异能不知道是怎么来的,而且还有很多收割者,都只是我的身体零碎被赋予了人格;而眼下的这个世界,也存在着一些有着类似于异能的家伙,比如说法师,还我恶魔等等,只不过眼下的这个世界里面的那些法师之流,原本就存在着的,只是他们还不清楚其实现在这个世界已经被本体深深影响了而已。

        而鬼王,或许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终结掉这个死循环,不管是好是坏,总之让这个世界的车轮转动起来,哪怕奔向末日,也要终结掉它。

        只不过,他真的死了吗?他是不是也深深陷在这个循环里面呢?也许在另一个时空里面,他依然还活着,或者正在着手准备着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

        谁又知道呢?或许他本身就是超脱于这个循环之外的猛人,比如说魔王鬼王之流,都是传说级别的;只不过既然他们那么牛,为什么不自己干掉本体呢?鬼王还好说,他只是本体的分身而已,要是本体死了,他就不存在了吧?而魔王呢,为什么他不动手?而且魔王要我做的事也只是唤醒树妖而已。

        连鬼王都只是本体的一个分身而已,而我呢?又算什么?我还不一样只是本体的分身,或许还只是分身的分身。鬼王都没办法干掉本体,难道只是要我跟本体同归于尽吗?

        我可能根本就弄不死本体,所以鬼王这才安排了眼下的这个医生来帮忙。

        这里现在当然没有尸体,整个地下都空空荡荡的,听声音应该就只有我们这几个人而已。疯婆子倒有些害怕,她紧紧跟着我,而且双手还搂住了我的手臂。

        “喂,你搂就搂了,怎么手里还拿着枪?拿着枪倒也还罢了,问题是你这枪头一直对着我,是不是想一枪干掉我,然后你还可以推脱说是走火了?”我不禁打趣她。

        “干得掉你吗?这里看起来阴森森的。”

        “当然阴森,因为有鬼嘛。”

        当然有鬼,现在刘光宗他们都跟在我的身边。现在司徒无功冒了出来,他们当然看得出来那并不是老爷,而且看起来还比较害怕司徒无功,所以倒离得我近了一些。

        “啊!”疯婆子尖叫了一声。

        “叫什么?有什么好叫的?现在你身边至少有三个鬼在打量你。有一个还说你是个美女。”我继续打趣她。

        她的脸都变白了,就好像在瞬间就涂上了三尺厚的粉一般。变脸这种高难度有技术含量的活儿,还是女人最擅长。(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