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387,等

387,等

        蒙蒙的不正经又开始冒头了。现在天都快亮了,而且我们还是去做正事的,拉上这么一个疯婆子干吗呢?

        他总不会是想把这疯婆子带到了那里之后,然后就一刀杀了吧?

        如果是司徒无功的话,或许真的会这么做的;但现在的是蒙蒙啊。

        我也只在旁边看着。疯婆子倒来了劲,“看你们的模样,好像刚刚打了一架?”

        蒙蒙得意地说:“还好还好,只不过差点被人杀了而已。”

        这叫“还好”?我对他有点无语。忽然我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我们好像一直都被困在一个小地方而已。我从来就没有出去外面见过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大。或许我可以选择走出这个小城市,坐上火车或者飞机去外面看看?

        只不过我又能去哪里呢?

        想来也无处可去。

        “看你们的身上的衣服,又是血又破破烂烂的,一眼就看出来了,看来你们的命还算大的。”

        “那当然,我们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命不大能行吗?”蒙蒙得意地说。

        一边说着他一边往前走去。我看了疯婆子一眼,跟上了蒙蒙;疯婆子赶紧也追了上来。

        “喂,这个世界真的有地狱吗?”她问道。

        蒙蒙头也没回,“当然有,你想去那里逛逛不成?”

        “切,我又没死,去那里干什么?”

        蒙蒙却忽然怔住了,一拍脑门,说道:“也不知道现在的守门人是谁。难道朱风是去找守门人了?”

        “什么守门人?”疯婆子问道。

        其实我也想问这个问题的。一来是疯婆子抢先问了出来,二来是我想起了黑手。黑手那家伙就说他只不过是一个守门人而已。

        现在回想起来,在以前的那个小世界里面,最诡异的三个人就是我、司徒无功和黑手。因为我们三个都在小世界里面死了好几次。除了黑手最终主动融合进入我的身体之内外,我和司徒无功都在那个世界死了之后又再次复活。

        从这一方面来讲,其实黑手跟我和司徒无功都差不多。虽然他无法所握住本体,但他也有着别人所没有的能力。

        而现在看来,这一切看似就是因为他是守门人的原因了。

        蒙蒙停了一下,耸了一下肩,又继续往前走,好像并不认为事情很严重一样,说道:“正常情况下,有两个守门人,一个守着地狱的入口,最主要的作用就是挡着莫名其妙的人误入其中。”

        疯婆子来了兴趣,“另一个呢?”

        “另一个?最主要的作用就是……那个不必细说。反正你只要知道以前有一个守门人叫做黑手,只不过他当年来到这里之前,就把位置给让了出来,具体让给谁我不清楚。难道他竟然生了一个儿子?应该不至于。”

        我却更关心另一个问题:“守门人都很厉害?”

        “还行吧,至少比我厉害一点点的。总要有司徒无功平常状态的那种水平,才有可能守得住门的。”

        果然没有错啊。黑手果然原本就是一个大高手,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在小世界里面混得风生水起的。需要放一个大高手去守门,看得出来,那所谓的“门”也是相当重要的。所谓的挡住莫名其妙的人,大概主要就是要挡住那些法师吧?

        只不过黑手已经不在了。我现在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存在。我有点怀疑是不是我在冲出小世界的时候,就把融合进来的力量都给用尽了。

        现在想想,黑手那家伙还算是个好人的。而想想传教士和钟老鬼他们,很有可能以前就是法师一流,钟老鬼可能还好一点,或许是跟伍百三差不多的那种,有着自己的目的,又或者跟十二生肖一样从法师阵营里面反了水;而传教士那个恶心的家伙,很有可能就是刚才不久遇到的那几个牧师一样,平常都是满口感谢上帝之类的鬼话,而暗地里却做着有损阴德的事情。

        反正以前死了那么多人,有平民老百姓,也有法师之类的,那些人的鬼魂有的四散而去,也有很多被收进了本体的世界里面。现在回头想想,也分辨不出来到底哪个是法师哪个普通人。不过有一个似乎就能够分得出来了,那就是劫财色,那小子应该就是以前司徒无功融合的那个恶鬼。

        那些事情现在想来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般,只不过那个梦里面发生的事情对我的影响实在太大了,而且根本就忘不了。也许这一辈子都难以忘掉。

        当然,我的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多长的,说不准什么时候病情再恶化一点,或者整个爆发,然后我就跟眼前的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疯婆子切了一声,“恶魔不成?”

        “嘿嘿,那是你出生得太晚,根本就没有看到当时高天那小子自爆时的景像。整个城市几乎在瞬间,就完全变成了一座恶魔之城。”

        高天,当然就是刀疤兄了。

        疯婆子说:“好好的一个人,还会爆炸?自杀性炸弹不成?”

        “你一个普通人,当然不能理解。我们这个世界,有一群人,从出生就受着这个世界的诅咒,比如说张良吧,正常情况来说,他不可能活过四十九岁的,这诅咒够厉害的;还有那个会爆炸的高天,他们一家,都没有痛觉,哪怕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也丝毫感觉不到痛,他的父亲就因为这诅咒而自杀了。”

        疯婆子说道:“没有痛觉,那是神经有问题!”

        “你怎么不说是基因有问题呢?事实上也可以说是基因有问题。因为他们世代都是这样的。那种诅咒已经写进了他的基因里面了,世世代代都受着同样的诅咒。还有黑手,他倒还好一点,年轻的时候看不出有什么诅咒的异样;但只要年纪超过了四十岁,那变化就太大了,他们一家都老得很快,他的父亲当初明明只有五十多岁,但看起来就像是八九十岁的老头一样……还是有点想念他们的,要不是他,朱风早就死了吧?”

        黑手的老爸跟朱风还有关系。黑家果然强大。

        我不得不佩服他们。

        这就是诅咒吗?我们这群人,每一个都有着诅咒,而且像是被写进了基因里面;唯一不同的就是司徒无功了。

        蒙蒙接着说:“不过,伴随着那样的诅咒,他们也有着别人没有的能力,比如说爆个炸什么的,那也是家常便饭。”

        疯婆子却好奇了:“问题是,为什么他们身具诅咒呢?从哪里来的?”

        “当然是从我们这个世界来的。”

        “切,我们这个世界在诅咒他们?”

        “嗯,是的,我们这个世界在诅咒着他们,他们却在保护着这个世界,听起来很矛盾,是不是?”

        听起来确实很奇怪。

        我有一种感觉,或许我们这类人才是真正的大坏蛋才对。要不然的话,这个世界为什么要诅咒我们呢?又或者从另一方面来讲,之所以有着异于常人的能力,就是来源于诅咒呢?

        谁知道呢。

        “就在前面。”蒙蒙站住了脚,他静静地站着,抬头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医院。

        我不禁一怔。这不正是我逃出来的那个鬼地方吗?伍百三就是在那里杀了很多人。那地下就是蒙蒙的地下基地?

        只不过那些人都已经死了。当然军方肯定会安排新人接替的。只是现在就要旧地重游了,我心里面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那些仪器,原来正是蒙蒙以前搞那个所谓的幽灵计划或者反幽灵计划所用到的。

        难道那里就能产生出活人的鬼魂,和能让鬼魂重新为人吗?

        街道上并没有人,医院的门却开着,而且里面还亮着灯。

        在大堂里面,却站着一个中年男人,他身上穿着白大褂,看起来应该是一个医生,长得倒还算顺眼,看起来有点像是一个搞研究的。他静静地站在那里,看样子倒像是在等我们一般。

        在他的身边并没有其他人。

        我可以很肯定地说,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个医生。

        蒙蒙倒是天不怕地不怕,他当先往前走去。那医生明显也注意到了我们,而且还主动迎了出来。

        我不禁问蒙蒙:“你的人?”

        “不是,只是这小子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不会吧?”

        他好像想起了什么,而且还站住了脚。

        “真的是你们。在听到消息之后,我马上就赶过来了,只不过想不到直到现在才真正见上面。”那医生的话让我有些难以明白。

        蒙蒙却说道:“你竟然还没死?”

        “说笑了,我只是比较像我祖父而已。隔代遗传嘛。想当年,祖父与鬼王先生一起主持幽灵计划,那时张良先生正当年轻;想不到现在见面,张良先生一样的年轻。还有罗泽先生,你好。”

        鬼王当年与军方合作搞了一个幽灵计划,虽然不算太过成功,但至少也是迈出了一大步,因为那毕竟是跟官方合作的;而现在这家伙,竟然是鬼王搭档的孙子?

        这小子看起来比我老;但我知道,我真的比他老太多。

        蒙蒙问道:“你在等我们?”

        “是的,当年因为a市大乱,罗先生的研究也停滞不前,而且鬼王这边早就退出了,因为找不到其他人接替,最后只能找几个道士合作;祖父早就有言在先,那些和尚道士之流,只可以利用,交不得心的;还交待下来,如果鬼王复生,我们家族的后人就必须赶过来。”

        疯婆子一脸不可置信,“鬼王?谁?”

        那医生看着我,笑了笑,“不知道你有没有收到鬼王留给你的讯息?关于那件事的可行性,我的祖父和父亲都经过了长期的思考和实验。”

        吞噬本体吗?(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