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382,冲出重围(6)

382,冲出重围(6)

  司徒无功还是比较猛的。只不过我就没有他那么猛了。子弹不仅向他射过去,而且也有一些向我射来。连他都闪不开那些子弹,更不必说我了。

  我的身上也中了好几枪,还好都不是打在要害上,而且这身体也结实异常,所以并没有什么大伤,子弹也并不深入,只是流了一点血罢了。

  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打乱他们的节奏。所以我向着左手边冲出去。这个时候我还是无限怀念那些异能的,比如说什么土遁、隐身之类的;可是在这个世界里面,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用出来。

  我首先要面对的就是那三个牧师。早在司徒无功冲出去的时候他们就作好了准备。此时他们竟然丝毫不怕,反而向我们冲过来;猎魔人也发出了他们的箭支。

  这箭支看起来比子弹更有杀伤力;在牧师与我对上之前就已经直射我的头部。好快的箭!

  也是好箭。

  在这危急时刻里面,我的敏捷好像得到了一些提升,竟然一偏头闪开了那两箭;而此时我已经对上了那三个牧师。他们的十字架可是比刀子还厉害的,而且范围很大,看起来非常难对付。

  一个攻我上路,一个攻中路,一个攻下路。看得出来他们根本就是合作无间。我实在想不到有任何对付他们的办法,只能滚地闪开。

  那三个家伙的身手却不算得上厉害,一击落空之后也不追击,而是停在了原地。

  我正感到压力松时,却忽然感到后背一痛,这时才注意到那两个猎魔人在射出箭支之后手竟然还在动。他们手上的动作起初我并没有注意,而现在注意到已经有些晚了。他们并不是再次发出箭支,而是轻拌手腕。

  一支箭竟然从背后射进了我的后背。

  入肉并不深,也并不痛,但那种麻痒却让我受不了。

  有毒?

  这时我才注意到那条绷直的几乎看不见的细线,就紧靠着我的手臂,毫无疑问,他们的箭上竟然还有细线连着,手腕一抖的时候就往回收,而且这细线的弹性看起来极强,要不然箭支回收的时候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威力。

  还好只是一支箭射中了后背,要是多几支的话,就不好办了。一个猎魔手紧紧拉住了手中的细线;而另一个猎魔人却扔掉了手中的细线,因为他的箭并没有射中我,他的手法非常快,迅速地换上了另外一支箭,然后十字机弩再次击出。

  我根本就来不及拔出后背的箭支。我此时能感觉到那细线勒着皮肉,而且麻痒感还在不断蔓延着。

  从这手段来看,细线并不是绑在箭尾,而是在箭头附近的,这样一抖手间,箭头就会倒飞而至。

  这一次的箭击很快,而我看到他在换箭的时候,就已经一个旋转要闪开。

  这一旋转,果然不出我所料,因为细线的弹性,后背的箭被拉了出去。我同时几乎要大叫一声了。根本就没看到这箭头到底有没有带着我的二两肉飞出去,只感到眼前发黑,胸口还非常闷,一阵眩晕龙袭来,差点就倒地不起了。

  这时那刚刚射出来的箭就从我的身边飞了过去,飞过去之后我才听到了风声。

  为了避免箭支飞回再次从背后击来,我只能忍着眩晕一个滚身让了开去。

  这时那些军人终于看出了便宜,那将军模样的大声说道:“抓活的!”

  几个军人迅速向我冲过来。他们只是普通人而已,但他们是普通人里面身手相当好的。这几个冲上前来的并没有拿枪,而是几人共同举着一张网。

  我只能承认那是一张好网。

  只要这张网罩下,我就算长出翅膀也飞不出去了。

  更加别说我现在还中了毒。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鬼毒,竟然这么强大,也许还引发了身体里面的疾病。

  而正在这时,却听到一声枪响。这声枪声是如此熟悉,我几乎想起了以前的那几个枪手躲在远处狙击的模样。

  这些家伙可不是我这个僵尸兄,他们不可能承受得起威力这么大的步枪子弹的。

  一个抓着网一角的家伙顿时被爆了头,子弹还穿过了他的头击到了另一个家伙的大腿上,看得出来这子弹的威力果然惊人异常,而且那枪手的枪法也是厉害非常。

  他们两个几乎同时倒地,一个惨叫一声,另一个根本就没有发出任何声息就挂了。

  这张网于是就罩不下来,他们那几个还站着的倒因为这张网的原因,脚下一绊,竟然摔倒在地。

  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原来在暗地里面竟然还有我们的同伙啊!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家伙呢?

  几乎就是这几个家伙倒地的瞬间,竟然又是一声枪声传来,一个猎魔人顿时痛呼了一声,倒退了好几步,他的胸前被打出了一个血洞,看起来份外可怕。

  “SAM!”另一个猎魔人大叫一声要去扶起来,只不过那个被击中的家伙却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山姆?这名字果然逆天啊!我不得不佩服他们。现在我终于能喘口气了。胸膛间的气闷立时化成了一口血吐了出来,竟然还带着丝丝绿色,看起来很惨。

  也不知道到底是中了毒还是因为我的血本身就是这样的。不过大概是因为中了毒吧。

  现在,不管是直面我的,还是我背后的那些家伙,都不太敢再冲上来,反而有人拿着枪在瞄准我。

  我咬咬牙要站起来,但现在身体的虚弱感却让我有些难以为继,只能坐在了地上,现在手里没有什么趁手的兵器,而且司徒无功那边也还没有解决。

  事实上,要搞定他们,以司徒无功的本事或许还是不太够看的。

  果然,司徒无功这时竟然倒飞了过来,撞到了我的身上,我几乎再次吐出了一口老血。

  这家伙不是很牛吗?怎么现在看起来也是这么惨?而且光看表面的话似乎比我还惨一些,他的身上几乎都血肉模糊了,也不知道到底中了多少子弹,而且左手还一动不动的。他靠在我的身上,右手抓住左臂,猛的一拉,我听到了骨骼的响动,然后他的左手才又恢复了行动。

  原来是脱臼了。

  这小子也够狠的,想不到还学到了这招。这么看来以前的武林高手也并不只是传说故事。而此时我们两个几乎都没有了什么战斗力,哪怕就算真的有两个枪手隐藏在远处,而现在这里又这么多敌人,他们也根本就救不了我们的。

  “你安排的人?”我不禁问他。

  他却没有回答我。

  “嗯?”我再次问他。

  “我摇头你没看见吗?”

  靠,你小子都在我的背后,我怎么看得见你的摇头?好吧,不是你安排的,那么是谁会帮我们呢?除了朱风之外,我想不到还有其他人。像周小建的话,估计他想帮也没有这个能力。朱风倒是有,只是听那枪声应该是两个人才对,如果只是一个人的话,应该不会打得这么快的,毕竟那是用狙,而不是用机关枪。

  看到我们都重伤了,而且暗处还有狙击手存在,他们一时之间也没有冲上来抓我们,有些人正在寻找狙击手的方位。

  “在那边!那房顶上面!”一个士兵大声说。他指着河那边一个楼房说。应该没有错。

  正这时,又是接连两声枪声传来,两个人倒下。原本那将军模样的应该会倒下的,只不过他身边的一个道士把他一撞,撞了开来,子弹就击中了他身后的一个士兵。我不得不佩服那两个枪手的职业,看来倒有可能是请来的两个职业杀手。

  司徒无功大声说道:“嘿嘿,要杀我们吗?”

  “抓活的!”老道士大声说道。

  “我来!”伍百三大声说,然后他就往我们冲过来。

  司徒无功冷笑一声:“嘿嘿。”

  这声冷笑还没有完,就听到接连几声爆炸声响起,这爆炸就在我们身边,炸得尘土飞扬,就像是地震一般,在这尘土里面,有着众多的惨叫声,我还能看到那探照灯之下显示出来的肉块。

  显然早就有人在这里埋好了炸药,这一下子一齐发动,破坏力极大。这炸药当然不可能是我们埋下去的,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会在这里埋伏我们;也就只有他们的内鬼埋下去的了。

  这爆炸几乎把我炸飞出去,还好身体够结实,子弹都不能重伤我们,要不然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

  而尘土飞扬中,一只手抓起了我的后领,我感觉到被人拖行着往前快速地跑去。我不由转头看向那人,尘土中,这身影看起来应该就是伍百三没有错。

  这家伙果然对那些家伙没有安着什么好心;当然他也不可能对我们安着什么好心的。显然是我们对他还有利用价值而已。

  他抓着我们快速地拖行,一时之间我只感到硬地磨得屁股很疼,也不知道有没有磨出血来。这家伙简直不是人,也不知道他到底站在哪一边的。

  或许他只是站在他自己那一边的罢。

  拖行了十几米之后,依然还没有跑出这片尘土区,而那些人,也不知道到底被炸死了多少。

  他的方向并不是往城里而去,而是直接就钻进了一小片林区里面,这才放下了我们。

  果然就是伍百三这个恶心的家伙,他扔下我们之后,嘿嘿笑了一声,“再会!”

  再会?

  什么鬼意思?这家伙竟然不再追问我们树妖或者本体在哪里吗?就这么要走了?

  司徒无功冷冷问:“什么意思?”

  伍百三呵呵笑道:“你们,我看不惯;他们,我再看不惯。如果你们能把那个可能存在的婴儿交给我的话,我当然会接受的。不过看样子你们不会,那就只好等以后我自己抢过来了。嘿嘿。”

  司徒无功沉默了下去。现在我们两个都很虚弱,根本就不可能是这伍百三的对手。

  虽然伍百三看起来也极惨,身上的衣服被炸得破破烂烂的,但并没有伤到他的根本,所以他看起来还是有些得意的。说完之后他就大步流星地消失了。

  我问司徒无功:“他想要本体?”

  司徒无功沉声说:“他想要永生。”
(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