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379,冲出重围(3)

379,冲出重围(3)

  我们两个都抱着玩的心态,楼顶之间跳来跳去,往东面冲去。只要出了城东,或许马上就会遇到几个法师甚至是几十个也说不准。

  我还真的有点好奇,这法师是天外恶魔发展起来的,而且还有各种不同的品类,比如说和尚、道士、传教士、降头师、巫师之流,可以说人数绝对众多,而且信徒更加不计其数。问题是,他们怎么就能发展得这么壮大?

  除此之外还有十二生肖呢。当然,十二生肖站在了我们这一边,只不过现在他们已经死掉了。看来这也只是老一辈的蛇王脑袋开了窍而已,要不然估计十二生肖也不可能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只是不知道法师那边是不是也有什么门派之分,或者他们当中也有很多内斗;再比如说也不知道到底有多法师现在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地面上的部队我们暂时可以不必去理会,他们现在也对我们构不成威胁,重点是天上飞的那几架直升机,那可真的是要命的货色。

  有两架直升机竟然并不开枪,而是专门打光的。他们打枪是一把好手,而用在这打灯光上,也是绝对的出色。不管我们怎么跳,那两架直升机上的家伙都用探照灯把我们照得原形毕露,我们跳到哪里,光柱就跟到哪里,如果没有其他直升机上射来的子弹,我还真的有一种在舞台表演的感觉。

  而其余直升机就不是灯光师了,上面的是真正的机枪手,准头绝对厉害,再说了,其实他们根本也不必太瞄准的,只要对准了光柱落点进行射击就行了。也不知道他们用的到底是什么枪,或许是加特林?或者是其他的机关枪?

  一开始,或许是他们还没有适应这种节奏,还不致于击中我们,倒是射得楼面处处冒坑,还有就是窗户被射破玻璃哗啦啦碎一地的美妙音乐,要不然再伴随着一两声惨叫,却是有人想从窗户探头看看热闹,却一不小心被机关枪射了一个透心凉。

  但是过后他们就适应了这种节奏,而且灯光师几乎都能预判到我们的落点,抢先照亮我们的落脚点,这样一来,我们还没有落下,子弹就已经射击到了我们的落点上,倒像我们直接往枪林弹雨里面冲去一般,别提多刺激多危险了。

  这子弹可比手枪的子弹危险多了。有两发子弹直接击在我的肩膀上,竟然使得我的左手完全感觉不到,只感到全身发麻,我还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子弹的冲击力可想而知。

  “我操!不行了,要死了要死了!”蒙蒙大叫道,他的身上也冒出了血。我们的身手都很灵活,但在这枪林弹雨里面,也没有办法做到全身而退;他当先往地面落去。

  落到了地面上,枪林弹雨果然停止了,现在我们身处楼房中间的街道上面,从上面有死角,他们看不到,自然也射击不到我们;而且好死不死,我们落脚点这里正好摆着几辆看起来马力惊人的摩托车,有一辆上面正坐着一个戴着头盔的家伙。

  他看到我们落下之后,吃了一惊,愣神中,蒙蒙就把他扔了出去,然后跨上了摩托车。

  我跳了上去,坐在了后座上面,蒙蒙这时发动了摩托车。这摩托车的排气管马上发出了震天的轰响声,马力几乎开到了最大,更惊人的是蒙蒙这小子竟然还握着前刹,后轮不断摩擦着地面,我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烟味。

  “走!”我大叫一声。

  正这时,我的身体却被人一拉,我差点就往后倒去,还好我也拉了蒙蒙一下。蒙蒙抓着把手,当然不可能往后倒。

  感觉到背后一暖,竟然又跳上来一个人,从触感来看,应该是一个女人。

  “想扔下我?”她不满地说。

  我不禁一个头两个大,怎么到哪里都能遇到这娘们?她不是被抓了吗?怎么就逃出来了?更加惊人的是,她怎么跑到这里来的?难道刚才我们其实一直在转圈吗?

  不过现在想一想,刚才为了躲开直升机,我们确实并不是一直往东而去的,不经意之间就偏离了原来的方向,想来这也是很正常的。

  蒙蒙转头问道:“什么情况?”

  那女人叫道:“还能有什么情况?冲啊!”

  冲你妈啊!是不是没有死过?

  蒙蒙这时却对我亮了一下手刀。这是个好想法,问题是我现在腰被她抱住,根本就不可能给她一个手刀的。而身后的街道上却传来了装甲车的声音,转头还可以看到两辆装甲车上载着士兵往我们这边冲来,那车头大灯真是亮瞎狗眼。

  与此同时,身后还传来了枪声,子弹击在了地上或者旁边的什么金属上面,当当响个不停。

  我忽然想,有这么一个女人在背后当肉盾,其实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只是这个想法可千万不要告诉她。

  蒙蒙松了刹车,现在也不是跟这个女人较劲的时候了,我们可是要祸水东引,把这些部队往城外法师那边引去才是正事。

  摩托迅速往前冲去。这条街道很直。我们的速度很快,但是此时直升机竟然又跟上了我们,它们在天空上对着我们打光,而且子弹再次向我们袭来。

  女人紧紧抱着我,大声说:“这才是生活!”

  还这才是生活?看来她的生活还真够无聊的。这只是我们经历过的诸多事件当中的一件而已。现在肩膀依然还在流着血,这点让我感到有些难受。不过再难受我也要顶住。还好这玩意儿并不致命。

  直升机的作当然不仅仅是对我们射击,除了打光之外,他们更有调度地面部队的作用。

  地面部队除了装甲车对我们堵截之外,还在我们前面设置了路障,还好这街道两边都是高楼,而且高楼之间也有街道,更难能可贵的是就在我们前面方竟然还有一条步行街的入口。这步行街的入口处设置着球形的石头路障,间隔很小,但是我们的摩托车可以通过去。那些装甲车就只能在外面干瞪眼了。

  别处的大火丝毫没有烧灭掉城里面逛街的热情,虽然我不知道平常这步行街的人多不多,但此时的人还是比较多的;只不过很多人都坐在等道两旁的座椅上谈天说地,看起来倒很有闲情逸致,真正买东西的人倒比较少。

  随着直升机的出没,他们也没有了那份闲心;再加上我们的横冲直撞,他们哪里还能保持住淡定?

  一个个如同惊弓之鸟,四散而去;人们慌乱躲避,只不过还是有一个家伙好死不死的撞到了我们。以他凡人区区血肉之躯来撞我们的摩托车,那显然是嫌命长的,他当场就被撞飞出去,还好蒙蒙的车技很不错,这才没有摔倒,他右脚落地,支撑着摩托车来了一个转弯,竟然直接就冲向了一个大商场里面。

  那个大商场里人就更多了,买什么的都有,还有很多带着小孩的。在这个老人比年轻人还多的小城市里面,那些小孩就是这个城市的将来;但是此时除了他们的父亲或者爷爷奶奶之外,谁也顾不上他们。

  商场的入口同样设置成了很小的如同地铁入口一般的玩意儿,蒙蒙长驱直入,直接冲了进去。

  地很滑,而且人那么多,还有好几个摔倒在地上的老大爷和老大妈。我们当然没有那个闲心停下来去扶起他们。蒙蒙更是看准了一个老大爷直接就冲了过去,直接从那个老家伙的身上碾了过去,那老大爷惨叫一声,大骂道:“我操你祖宗!”

  女人大声叫道:“你跟他有仇?”

  “他妈的,当然有仇!以为老子认不出他了,他妈的!”

  我心里不禁感到万分不解。难道又是一个旧时代的遗老不成?这种老怪物也太多了一点吧?虽然现代社会的人类更长寿一些,但总是出现这样的老妖怪,那也太不正常了吧?

  怎么他们就能活这么长?而朱风活了这么久,连司徒无功都感到吃惊。要知道,朱风原本可是最多只能活到四十九岁的。

  蒙蒙忽然大声说:“干掉他!”他一边叫着,一边竟然还伸手指了一下前面一个老家伙。

  女人已经激动到了元婴境,差一点就可以化神升天了,她兴奋地大叫一声,右手竟然拿过了我身上的枪,对着那个老家伙就扣动了扳机。

  摩托从那老家伙身边冲了过去,但枪并没有响。

  她大叫着问:“怎么这枪是摆设吗?不响!”

  蒙蒙叫道:“你他妈的是傻逼不成?没开保险!”

  “我怎么知道还要开保险的?在哪里在哪里……哦,开了。”接着就是一声枪响,远处传来了惊呼声,也不知道她这一枪到底有没有打中别人;倒是她自己也大叫了一声,身体猛地一颤,几乎就要摔倒下去,两手紧紧地抱紧我,“这后座力也太大了一点吧?”

  看来又是一个没有丝毫开枪经验的女神经。蒙蒙却不理会她,而是忽然减速,右脚再次支撑住,摩托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回旋,再次往那个老家伙冲过去。

  那老家伙也相当警觉,竟然往人群里面钻去。

  但此时女人的枪声再次响了起来,那老家伙应声而倒。

  “哇!打中了,打中了!”

  打中了也不必这么兴奋吧?只不过用手枪打中了而已,杀伤力有限,再加上也不是一枪爆头,所以那老家伙根本就没有死。

  老家伙身边的人都往四周散去,而蒙蒙架驶着摩托碾压过去,直接从老家伙的肚子上轧了过去,老家伙原本还想爬起来,但是这一轧,哪里爬得起来?杀猪一般地叫了一声,身上不仅流出了血,而且还有一些奇怪的液体从他的身上流了下来。

  蒙蒙再次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再次从那老家伙的身上碾过,忽然停下摩托,回头对着那老家伙呸了一声,“恶心!”

  而此时,入口处已经有好几个士兵冲了过来,他们可都是拿着冲锋枪的。蒙蒙加大油门,直接跟着超市里面吊着的“安全出口”的指示牌冲过去。

  只是不知道这里的安全出口安全不安全了。
(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