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54,糟了

54,糟了

        黑暗。

        然后是光明。

        这应该算是光芒。亮得人睁不开眼。在这光芒中黑色的身影先是慢慢扩散,显示出那是人形;再然后慢慢收缩——真是人。

        这是眼球适应环境改变时的正常影像。

        那是两个人,一个人躺在地上,另一个人像是趴着。

        躺在地上的人似乎是个女人;而趴着的那个是个男人。看来他们正在做着如果没有观众就是正常如果有很多观众就是变态的事情。只不过那个躺着的似乎没有什么反应。

        那个躺着的不会死了吧?

        如果真那样的话就太变态了一点。

        我不知道我在哪里,只是感觉我应该是被绑着的,身上没有丝毫力量挣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是一分钟还是十分钟?那个趴着的人终于完事,站了起来,转身看着我。他全身光溜溜的。我对于男人的裸体并没有兴趣,但我还是盯着他,特别是他的那个独眼。

        这是一个独眼龙。而且是司徒。

        他活动了一下肩膀,显得很放松,而且很嚣张。他的下身沾着一血,可以想象那个躺着的应该是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处女。

        这是哪?

        为什么会有司徒在?那个女人是李紫吗?

        司徒显然是个暴露狂,竟然在我这个男人面前暴露得这么彻底。而且我心里面竟然还冲斥着愤怒。是因为那个女人吗?

        他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把刀。

        “刀名断月,表面看起来是钢制品,不过实际上是高分子纳米级。如果拉成头发丝的百分之一粗细,都能轻而易举切断普通的钢铁制品。所以此刀无坚不摧。同级别的刀并不多。你有两把,还你的伙伴们都有。很多人很好奇这些刀到底从哪里来的,因为以现在科技水平根本制造不出来。”他像是在自言自语。

        “有人说外星人带来的;有人说是古文明的。只不过为什么会掌握在我们手中呢?”他接着说,“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能用这些刀做些什么。这些刀是杀人之刀,也是收割之刀,可以用来收割收割者。我们守护者也许只是一个笑话,只不过现在的你更像一个笑话。”

        他的左手缓慢地往上伸,极为缓慢地把他瞎眼的蒙皮顶上去。我一直很好奇他们独眼的蒙皮里面到底是什么,是一只被挖了眼珠子的眼睛?还是……

        看是一只闭起来的眼睛。然后他睁开了那只眼。

        那只是一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眼睛,但此时却焕发出无数的神采。

        他不是独眼?

        他上前,一刀捅出。我低头可以看到血顺着刀身流了出来,抬头能看到他冰冷的笑。他的笑便空气都冰冷了下来。

        “司徒!”蒙蒙大喊着出现,他看起来很狼狈,右手握着刀,左手在身上一荡一荡的,看起来应该是断了。

        视线越来越模糊,司徒那冰冷的微笑在眼前变得越来越大。

        然后变成了一张脸,这张脸我似乎见过,看模样应该是一个搞体育的。嗯?空手道八段?

        这小子怎么会在我的上面?而且看样子他的脸还正在向我靠近,更加可悲的是这小子看样子像是要亲我。

        操!

        我是落水了,然后……

        我几乎用尽力气狠狠地给了他一个耳光,“你变态啊!”说完之后我就吐了一口水。

        这一巴掌过去他愣了一下,然后脸上红了一下,“呵呵,没事就好。”

        我现在是躺在地上,全身都湿透了,再转对看看,旁边还站着一些人,看模样都对我挺关切的。

        看来我是误会这空道八了,他应该是救了我,刚才应该是要给我进行人工呼吸的。好吧,我总不可能跟他说:你继续。而且看样子他应该给我进行过了一次才对。

        我赶紧抹了抹嘴巴,爬了起来,对他点了点头,“谢谢。”

        “那啥……客气啥。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对了,我同学呢?”

        “医院。”

        这么严重?

        “哪个医院里?”现在应该是抬到校医院里面去了,已经打了120,不过还要点时间,听说路上正在塞车,不过我们把你们捞起来的时候她已经……”

        “不会吧?她死了?”

        李紫就这么死了?这事情说起来还真的很诡异的。说死就死。说好的嫁给我做老婆呢?我总不能在她死之后来个阴婚什么的吧?看来她是做不成我老婆了。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什么悲伤。她死不死似乎也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只是她为什么要在我的面前死呢?而且还差点把我拉了过去垫背。那女人似乎就是有些不祥。不过再想想,如果我刚才跟她说明其实我看到了她所看到的,而且也知道一坨屎,她应该不会死吧?

        李紫果然死得不能再死。虽然我的头脑还有些不清不楚,不过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校医院里面。

        她静静地躺在那里,全身都是白的,只不过脸上的血管突显了出来,显示出她死亡时候的恐惧和痛苦。

        看着她如此安静如此苍白还有那些突显的血管我忽然有些茫然。

        在十几分钟之前,我还跟她一起聊着天,虽然她显得有些忧伤,但那至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现在她静静躺在这里,没有带走什么,不知道有多少人为她哭泣?也不知道她的父母在哪里。

        我希望她会像游戏中npc死亡那样,尸体会消失。只不过并没有消失,而是依然在我的眼前。

        蒙蒙赶来得很快,而且还带了一些消息。有关于一对情侣不知何种原因一起投河自杀的小道消息,那个消息说那两个人是同一个班级的,而是那个男的就是张良——罗泽的室友。

        我会傻到去跳河自杀?

        只不过我没有必要跟那些傻逼一般见识。他们原意怎么猜就怎么猜吧。

        “不应该啊,怎么就死了?”倒是蒙蒙看起来有些难以接受。

        “什么叫不应该?她自己要跳河自杀,还差点拉上了我,还不应该?”

        “我的意思是按照剧本走向,她不可能这么快死啊!”

        “靠,还好意思说剧本走向?你他妈的不是重生者吗?重生者就很牛逼?”

        “我是重生者,所以才说她不应该这么早死。司徒呢?司徒没有跟在她身边?没有了她……看起来你并不伤心?”

        “有什么好伤心的?”我只是感到有些茫然。

        李紫死了在班级里面还是造成了一些轰动。下午终于有警察过来,去李紫的宿舍里面搜了个底朝天,更加重要的是把我带回了警察局里面。

        我忽然想起了几个被收割者砍杀的人,那几个人被关在了精神病院里面,不知道现在死了没有呢?

        蒙蒙还算讲点义气,陪着到了警察局里面,而且还小声跟我说:“放心,我已经跟余帅打了招呼了,他应该很快就会来的。大不了到时候抢人。”

        “我又没有杀人,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好吧,当我没说,只不过这件事情我没有料到。因为以前也从来没有发生过。李紫怎么可能现在就死了?怎么可能?司徒是吃屎的吗?”

        “李紫跟司徒到底是什么关系?”

        司徒无功以前一直跟着李紫,从这一点可以看得出来李紫对司徒很重要;而且蒙蒙此时也很在意李紫。

        蒙蒙拿出了手机,翻出了相片,点开,“你自己看。”

        照片上是一个独眼龙,瞎眼上戴着黑色的蒙皮。这个应该是被余帅抓去的一个独眼龙。我看不出什么,所以转头看着蒙蒙。

        蒙蒙切成一下相片,放大。照片里面同样是那个独眼龙,只不过他的黑色蒙皮被取下,露出了那只瞎眼。

        那是一只真正的瞎眼,从眼眶陷下去的程度,应该是里面的眼球都没有了。

        我耸了耸肩,“看什么?”

        “他的眼睛。”

        “他本来就是独眼龙,要不然也没有必要眼上蒙块黑皮装逼吧?眼睛有什么好看的?”

        “他确确实实是独眼。”

        “是的。然后?”

        “司徒杀过你,污辱过李紫。”

        “所以?”

        “然后司徒完整了……”

        靠!

        想起刚才溺水之后莫名其妙的像是梦境一般的场景,我终于明白他在说什么了。司徒在污辱李紫之后,就完整了,意思就是他拥有了两只眼睛。

        李紫就是眼睛?

        这种事情听起来够荒唐的。只不过在这个世界里,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既然李紫是司徒的眼睛,为什么司徒没有跟紧李紫?而任由她自生自灭?竟然还算杀成功了。

        这事情从根本里面就透着诡异。司徒不可能放任李紫乱来。当然,暗地里面蒙蒙可能也在注意观察。只是我很怀疑蒙蒙怎么没有第一时间来救我。难道他当时真的不在附近吗?

        “进去。”一个警察说。

        刚才好像是说队长有点什么事情,竟然还要我们在外面等。审问做笔录竟然还要等,这件事情也够让人郁闷的。不过这个案子怎么看都是自杀的,估计警察们也只想随便问问就了结。

        我刚迈步要走,谁知道蒙蒙忽然脸上变色,惊叫道:“操!糟了!”

        “怎么了?”我刚问出这一句,这小子就拉着我飞快往外面跑去。

        那个警察一愣,叫道:“你们……操,犯人逃跑了!”

        犯你妈啊!老子怎么可能是犯人?哪怕我有嫌疑,最多也就是一个嫌疑犯而已。

        当然,要做笔录的时候忽然逃跑,这件事情本身就够让警察生疑的。

        我也感到奇怪为什么蒙蒙会在这个时候忽然拉着我逃跑。

        他飞快地钻进了警察的车里面,竟然还是用他的那把钥匙,启动,然后猛打方向盘,退了出来。

        此时枪已经响了。看来那些警察也不是太蠢,竟然知道射轮胎,一个后轮被射爆,车子顿地一震,矮了一截。

        “你他妈的到底在做什么?”

        蒙蒙没有答话,而是飞快地钻出了这辆车,又钻进旁边那一辆车里面。

        我只好拼命地跟上。

        警察们的枪声响个不停,而且还有几个向我们围过来。

        “你这是要让我成为通缉犯啊!”

        “通缉犯就通缉犯,有什么大不了的?赶紧的,别废话,安全带,冲!”

        “那你倒是说说到底怎么回事!”(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