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52,新的一天

52,新的一天

        新的一天,正式开始上课。

        不过这上课的第一天的一大早我们两个就郁闷了好久。

        “他妈的,书呢?没有书我们去上个毛的课!还有课表呢?”我真的很想大骂蒙蒙一顿。这都是什么事啊!要说去上课,但是我们手里头连一本书都没有!而且也不知道课表。

        “别看我,估计是我们没有去领。”

        “好吧,那是不是说以你的特权,课也不用去上了?问题是不去上课,我们来这学校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干?”

        到时肯定被人当成傻逼看待。想想我们神挡杀神,却连几本破书都搞不到,这真是一个悲剧啊。

        不过还好,响起了敲门声,我气呼呼地去开门,“谁啊?!”

        “是我。”

        是你?我又不是神仙,再说我跟其他人都不熟,我怎么能光从声音就听出是哪个王八蛋?不过他肯开口说话至少证明他并不是什么神秘的杀手。

        于是我打开了门。

        张志伟那倒三角眼站在外面,手里头还抱着一些书。

        “张良?哈。老板。”他只看了我一眼就拿眼看着蒙蒙,“忘了跟你们说了,书我帮你们领回来了。昨天竟然把这事给忘了,哈哈。”

        看来蒙蒙收的这个马仔倒是有点用的。不仅帮我们领回了书,而且还打印好了课表。

        我看了一下课表,上课的第一天的第一堂课就是两节《思想道德修养》。

        看起来光是这个排课就有无数的槽点可以吐。像其他比较专业一点的课程都排在它的后面。

        吃早餐,找教室上课。

        开始上课了,食堂里面的氛围也完全不同。以前会去吃早餐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都是穿着军训服装的新人;而现在大家都换成了普通衣服,所以就像是百花盛开一样,有美的有丑的有胖的有瘦的,更加重要的是食堂里面竟然多起了很多白花花的大腿。

        张志伟的倒三角眼也放出了光,经常偷偷去瞄。

        “志伟啊,招人工作还是要去进行的。要给他们开点工资,别担心钱不够,工资可以开得稍微高一点点,因为我们要招的都是专业人士,记住了吗?”蒙蒙啃着肉包子的时候还不忘他所谓的公司。

        虽然我完全看不出他的公司有什么作用,只不过显然有他的用意所在。

        张志伟点点头说:“是的,老板。”

        “专业、认真、细心、敬业。记住这几个要点。哪怕大四或者研究生也都可以的。我们要打造出最专业的平台,而且要扩大影响力,拯救世界的重任就放在你的肩上了,所以,你一定要努力。”蒙蒙像一个老太婆一样唠叨个不停。

        他在说着这些恶心的话的时候我真想拿包子塞他一嘴,让他说不出话来。

        好像他真的变身成为一个大领导了。

        张志伟说:“只不过我们现在还没有选好服务器呢,还有域名什么的……”

        “这个就是你的事了,服务器一定要好,可以买一个服务器,也可以租,也可以是虚拟空间,云空间等等都可以,但一定要好,不要关键时候给我掉链子,来个网页崩溃什么的;还有技术很高的黑客估计你也找不到,那种顶尖型人才我会搞定。域名的话你自己搞定,要简单,要容易记住,不要怕花钱,注册不到买都行。”

        我对于架设服务器维护网站什么的完全不懂,所以在一边听得云里雾里的。不过看蒙蒙的样子似乎聊得很在意。所以我只好无聊地在想昨天晚上蒙蒙跟我讲过的话。他说那时我肚子很大,脑门油光闪亮,那么那个我应该就是几十年之后当上市长的我。

        那个时候李紫去了哪里?

        她死了吗?

        看来任何事都改变了;原本我的应该会在上大学的时候跟李紫来一场看起来并不算太浪漫的恋爱吧?也许中间还穿插着与司徒无功争风吃醋的狗血剧情;当然也许可能是司徒无功在把李紫无情的抛弃了,然后……等等,会不会是司徒无功把李紫睡了,然后再抛弃的?

        靠!

        想得有点远了。

        吃完了几个包子之后,我们就找了教室上课。

        教室里面的同学们都很兴奋的样子。不过当我和蒙蒙他们走进时,教室里面马上就安静了下来。好像我们就是新来的老师一样。

        这种气氛我并不喜欢。虽然有时我很喜欢安静。现在这种安静显得很诡异。这会让我想起昨天那个诡异的守护者,他的灵魂总是霸占着别人的身体。

        我也只不过是猜测他已经被大老二给灭掉,至于到底有没有,我没有确实的答案。

        李紫坐在过道的旁边。她抬头看了我一眼,我也看了她一眼。我并没有与她对眼,因为她看我一眼之后马上就低下头去。她依然如同第一次见面时的穿着。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她就感到心里头有一股微微的恨意。

        一坨屎自然不在。他似乎真的消失了。而且大家对于一坨屎的消失竟然没有任何表示。张志伟不是跟他很熟的样子吗?而且上次一坨屎还公然在大家的面前表演是如何带着两个蛋徒手爬楼的。

        昨天的大日子里面真的受到了司徒的幻境的影响?

        算了,司徒的确神通广大。他怎么说也跟我一样都是bug级别的存在。要杀他看来似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我和蒙蒙坐在了后面。

        不多时老师就进来了。那是一个比较胖的女人,一走进来就问好之类的,然后开始了她的课程。本来我就没有睡好,现在老师的讲课声完全就像是催眠曲一样,所以我很快就趴在了桌子上睡觉。

        气温似乎有点低。

        “现在情况越来越糟了。”

        一个微胖的中年人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粗看倒是有一两分像蒙蒙的。他开始说这句话的时候抽了一口烟,说完这句话之后烟才从他嘴里吐了出来,然后他就咳了几声。

        “反正不能变得更糟,不是吗?”这句话似乎是我说的。低头,可以看到手,那是一只略显有些肥大的手。

        “我们的科技这么发达,想不到最终还是会死得这么莫名其妙。真是讽刺啊。一百个人。你说,为什么是一百个人?”

        “我不知道。也许是让这一百人留下来,继续繁衍?”

        “……我们会是最后的一百个人吗?”

        “我们不会反抗吗?”

        “呵,反抗……”他站了起来,把烟扔到了地上,那根烟还剩下一半,他并没有踩灭,而是任它自由地冒着烟,“任何力量在他面前都只是纸糊的。这个世界已经毁了。也许他只是想看着我们疯狂地自相残杀而已。”

        “也许吧。”

        “也许他另有用意。”

        “也许吧。”

        “我们一直认为我们无所不能。但是在这种力量面前,我们又能做什么呢?除了自相残杀,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也许吧。”

        他走到了窗边,探头往下面看过去。外面在响着枪声。这个城市里面到处是惨叫声,天空几乎都变成了红色的。是黄昏到了?

        视野里面一片惨状,远处还可以看到一队像是打扮成特种部队模样的人,他们开着装甲车,车上架着机关枪,一边开着机枪前进一边扔着手雷。

        “你看他们是什么人?有人说他们是救世主,但是他们为什么在屠杀着普通平民?”他又掏出了烟,点了,耐心地抽着。

        “也许是因为那些平民都疯了吧?”

        视野里面尸体很多,零零碎碎地在地上,建筑物也被炸得七零八落的。有人拿着砍刀直接杀。

        “人在绝望的时候,有三种选择,一种是自杀,一种是跟敌人拼命,还有一种就是疯狂。现在大多数人都已经疯狂了,因为在这种绝望中他们看到了一线希望,那就是把别人杀光,只有自己留下,就能活下去。只是在这种时候,活下去还有意义吗?”

        天空上面两个巨大的眼睛无情地注视着这方大地。并没有脸庞,也没有眉毛之类的,就只是两个眼睛。

        他一边抽着烟一边又说:“你说能不能用核弹把那两个眼睛打下来?而且我很好奇,那个所谓的神的头上的其他部分去哪里了呢?鼻子呢?嘴呢?耳朵呢?还有整个头呢?”

        “我不知道。”

        远处的那队特种部队停了下来,因为在他们的前面冒出了一个全身黑衣的家伙,那家伙很高大,看样子应该有两米五六的个头,披着个斗蓬手中抓着一把巨大的镰刀像是死神的模样。

        “死神……或者恶魔?那并不是神,而是恶魔。有人说那些死神模样的人都是那个所谓的神的身体幻化的,也许……”

        视角转到了背后,在办公桌旁,忽然冒出了一个全身黑衣的家伙,他手中拿着的并不是镰刀状的武器,而是一把武士刀,他全身黑,就如同一个死神一样。看不清他的模样,只能感受到他冰冷的杀气。他的双眼似乎在注视着我。

        “上!”

        上?上什么?上去跟那个忽然冒出来的家伙拼命?

        “上啊,还等什么,靠,你这小子睡得这么死,赶紧的,都下课了,把李紫弄到手,不过要注意司徒那家伙。”

        我忽然抬起了头。这里是教室,我刚才应该是睡着了。看看桌面上竟然还有一些口水。

        “靠,你刚才做梦梦到了什么?竟然流了这么多口水。”蒙蒙一边说一边推我。

        “现在几点了?”

        “十点。下课了,你去搞定李紫,注意,是搞定。”

        “我不行,我不搞。”

        “靠,放心,我在一旁盯着,司徒不会那么无趣的,光天化日他也……”

        靠,要我去泡个妹子,而且他这小子还要在旁边当电灯泡?这还有没有天理?

        我甩了甩头,收起了书,往教室外面走去。现在这世道……

        “张良。”身旁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那正是李紫。她看起来有些紧张和不好意思,双手抱着书显得有一点点不安。

        “嗯?”这倒出乎我的意料了。

        “能陪我走走吗?”

        我几乎要脱口而出不能。只不过我并没有说出来,而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她低下了头,轻轻地说:“我怕。”

        怕?怕什么?怕鬼吗?(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