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51,逼格日终于结束了

51,逼格日终于结束了

        那些枪炮什么的,看来只能对付普通人吧?

        我不禁转头看着蒙蒙。

        如果这只是一个巨大无比而且真实无比的幻境,要动手杀那些普通人,也不是什么下不了手的事情。只是在我们面前,那就是活生生的人类;而且跟我们还是一样的——除了没有我们的所谓的“异能”。而且那里面还有我们喜欢的人、厌恶的人、有交集的人、或者见过面却没有点过头打招呼的人。

        也许这正是他离群索居的原因。他并不想跟太多人有交集。因为绝大部分人都会死去。

        说不准现在坐在这里一边烤着火一边听着他的故事的我们这几个人也会死去。

        “好故事。”余帅说着站了起来。

        只不过个好故事里面说的事情并不多。没有说明他之前的行动到底是在干什么。

        我并不是一个傻逼,所以哪怕他不说我也能推断出一些事情。比如说他带我第一次去抢银行时,他的目的就是消灭那个保险柜里面的收割者。那只是一个指节而已,并不强力。他似乎只是给本体一个信号,让他知道我们中有人知道有收割者潜伏在这个世界里面;同时也把这个信号给了守护者——似乎还有那个所谓的特别行动队。而第二次明显就是单纯地针对司徒了。

        在以前他的人生当中肯定知道司徒会去调查,所以就去那里杀司徒。只不过在他以前的人生当中他并没有发现司徒真身其实是在旁边的大楼楼顶,所以才会刺杀失败。

        蒙蒙为什么这么急切?

        也许累了,普通人无法忍受一遍一遍地重来。也可能他真的在重生的过程中丢失了某些东西。那肯定有代价的。在那时空的旅行中,他丢失了什么呢?

        而且还有一点就是他之前从来没有注意到刘天心。刘天心那么醒目的人,他怎么可能会没有注意到呢?如果在蒙蒙之前的人生当中刘天心出现过,那么是什么让蒙蒙在现在这次人生中对他毫无印象?

        也许正如他自己所说他是一个bug,但他这个bug并不是无所不能的。他的记忆也不是无懈可击的。假如他真的如他所说带着记忆重生,也许一些关键性的环节他已经丢失了。

        现在回头看看已经发生的事情,他显然太过急切了。据他所说,收割日本来要二十年之后才会发生;而现在他就开始了行动,而且还要提前到最近。

        这让我们根本就无法准备。

        不过话说面对那么逆天的本体,再怎么准备看起来也只是徒劳而已。也许他只不过把挣扎的时间从二十年之后提前到了现在而已。他当然不可能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也许提前收割日,正如他自己所说,目的只是先除掉本体的大部分收割者,比如刚刚我们除掉的那只左手;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是什么呢?右手据说受了伤;但是还有两条强力的腿;还有本体的头。

        他只要一个念头……

        铁柱问:“好吧,如果你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蒙蒙也站了起来,“杀司徒!只不过他显然不是那么好杀的。所以我们要做两手准备,我们负责杀司徒;张良负责李紫。”

        “靠!为什么我要去负责李紫?”

        蒙蒙解释说:“司徒对李紫很在意,所以我们就要去注意李紫。”

        好吧,这个理由很正当。而且那个司徒无功也的确很诡异。一想到他死了两次竟然都没有死成,而且还完好无损地出现在我面前我就头大。

        那就是一个怪物。

        而且两个蛋还说过司徒无功就只是一个分身而已。两个蛋显然也要杀司徒无功的本体。司徒无功的本体就是司徒吗?

        诡异的司徒无功,诡异的分身。怎么看都跟收割者有点类似。因为收割者也可以看成是本体的身分而已。

        我去负责李紫,意思就是我要单独一个人去面对司徒无功,而且很有可能会演变成我单独一人面对司徒。

        蒙蒙说:“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那么就好好回家洗洗睡吧,明天我去看看那些独眼龙,很快就会用得上他们的。”

        我很想问到底要拿那些独眼龙做什么。只不过想了想还是忍住没说。反正他不会去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余帅也点了点头,“那么就回去吧。那三个家伙独自离开了,没什么问题吧?”

        蒙蒙切了一声,“他们?能搞出什么……操!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

        说着他就有点急躁起来,只不过他马上就冷静了下来,然后嘿嘿笑了一声。

        余帅问:“怎么了?”

        蒙蒙抓了抓头,“没什么,只不过有些轨迹我是抓不住的……或许我真的忘了很多事情吧……”然后他就抬步走去。

        铁柱解开裤子往火堆里面撒尿,水势很猛,很快就灭了火。

        蒙**自在前面带路前行的背影怎么看都有些寂寞。

        他抓不住所有的轨迹。事实上当他重生之后,事情肯定会改变的,不可有跟之前是一样的轨迹;他忘了很多事情,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因为没有哪个人能永远的记住一些很微小的细节;而有些细节却可以决定着成败。

        来到了停车的地方,余帅这才跳脚了,他大骂了一声:“操!那三个傻逼!”

        看来那三个家伙果然是傻逼,竟然不把车开走而是只把轮子刺了个透心凉,四个轮子全都没了气;而旁边的电动车却一点事都没有。

        蒙蒙嘿嘿笑了一声,说:“看来你们只能步行回去了。”

        余帅说道:“他妈的,这车可是装了装甲的,当然不能这么扔了。雷子,上车。柱子,到你发挥的时候了。”

        铁柱发挥?发挥什么?

        我好奇地看着他们。余帅和风雷都上了车。铁柱也把盾牌放进了车里面,然后他就把车扛了起来。

        靠,看他的身板也不是那么强壮的家伙啊!怎么扛着这辆装甲车还好像一点都不费力的模样?而且一步一步还走得那么稳。

        这变态的身体,到底有多强?到底有多强大的力量?

        靠,这坦克果然不是白叫的。

        余帅舒舒服服地坐在驾驶室里面,车子被铁柱扛得一人高,走得很平稳。可以看得出余帅还是有些无聊的,他在那里玩着方向盘,左转、右转。

        我呆呆地看着他们渐渐远去。

        “这柱子……”

        “都是变态。柱子也就这点优势了。”蒙蒙解释说,“铁柱最强大的就是他的肉身和他的力量,虽然看他的身板完全想象不到。而风雷最强大的就是他的治疗,还有对身体的研究。他喜欢美女,也喜欢人体。”

        “靠,这群家伙怎么看都不像人类。”

        “你自己呢?难道你自己就像人类?”

        好吧,我承认我也不太像。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

        “走了,明天开始还要干活呢。明天就上课了,记得跟李紫好好亲近亲近。当然,要小心司徒无功。”

        “那你呢?你不上课?”

        “当然也去,只不过我有的时候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的。”

        上了电动车,我们很快就超过了余帅他们。转头看,在夜色中铁柱依然走得那么稳健。

        回到学校时天几乎都快亮了。我们都很累,洗了把脸就上床睡觉。

        “也许最后只有一个人能活着。”蒙蒙忽然说。

        我还以为那小子已经睡着了,因为他刚爬到床上就发出了打呼的声音。想不到只是在假装。

        “哦?”

        “我希望是你。”

        “哦?”

        听起来像是天将降大任于我身。只不过怎么看都不像是我。这个游戏的主角暂时看来绝对是蒙蒙才对。因为只有他才能一遍一遍的重来;而我们?只不过像是游戏中的npc而已。通关了,我就会消失了吧?到时候就只有蒙蒙一个人。

        “曾经我也想过,或许那个人最后可能是我。只不过我现在放弃了。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重生了,只不过要选择遗忘一些事情,你会遗忘哪些事情呢?”

        我摇了摇头。只不过现在是在黑暗中,他应该看不到我在摇头,所以我只好开口:“不知道,反正我永远也无法遇到那样的机会。”

        如果我重生了,我会怎么度过我的人生呢?

        会不会跟很多网络小说所描绘的那样,抓住机会做一个有钱人?只不过现在看来我完全没有什么机会好抓住。我在这个时代里面并没有学到什么独特的技能;我也没有学会做生意的头脑;我似乎只是知道一些事情而已。

        比如说黄金涨价了?比如说钨砂涨价了?

        我甚至连最近一期的双色球开的是什么号码都不知道。如果我重生,我记得这个号码的话,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发一笔财?

        我应该不会遇到这种难题。

        “你有机会的。”

        “嗯?什么机会?”

        “重活一次的机会。”

        我坐了起来。我有点震惊。

        蒙蒙淡淡地说:“这是我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这次依然失败了,我再也不可能带着记忆重活一次。因为我已经付不起那种代价了。别问我的家在哪里,因为我已经把它忘了;也别问我的家人怎么样,因为我同样忘了。我只记得跟你有关的事情。还有周小敏。这些事情我不能忘。如果再来一次,我必定要忘了你……因为周小敏的事情还不够格。如果把你都忘了,我重来一次还有什么意义?”

        我愣住了。

        蒙蒙只是一个没有他自己历史的可怜人。

        “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第一次我们合伙对付一个收割者,他是一个铁塔一样的猛男,你虽然切了他十几刀,只不过并没有打倒他。我还让得我被他击飞撞墙上像条死狗一样摔在路上,你全身冒火倒在地上,也像条死狗一般。当时你的肚子那么大,就像怀孕了三四个月一样,脑门也油光闪亮的,只不过在火中你的眼神是那么坚定。然后,一个普通人,那只是一个渴望永生的普通人而已,他向我冲来,手中拿着一把滴血的大柴刀,他已经杀了好几个人了吧?只要把我们都杀了,成为最后一百人他就多了几分希望吧?你挡在了我的面前,你并没有流血,因为你身上全是火。在你的血流出之后,火开始烧着你的身体,你的头发烧焦了,你的皮肤开始冒泡,你的眼睛变成了血红色的,忽然就在我的面前爆炸开来,就像是两个烧爆的乒乓球一样。”

        “然后呢?”

        “然后……我选择了重新来过。”

        “再然后呢?”

        “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出那个疯子,把刀子捅进了他的身体里面。他看起来只是一个纯真的少年,那么无知,而且看起来那么善良。只不过我捅了他四十刀……或者五十刀?我知道我这么做肯定会改变很多事情……所以我后来就想应该怎么把事情尽量弥补过去。”

        “你想到的办法是什么?”

        “……睡觉吧,还要早起。”

        好吧,竟然不说?不说拉倒!(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