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44,我是快枪手

44,我是快枪手

        “你们这群觉醒者,完全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只是一味的乱来,嘿嘿,虽然你们有冲劲,只不过……”他看起来比较得意。

        我只感到头疼。

        忽然冒出的这个大难题,似乎用也不上刀子和手枪。难道要我真的拔枪射死他?那刀子和手枪要用在哪里呢?

        蒙蒙作为一个重生者,应该不会做那些无聊的事情的。手枪和匕首肯定都有一点作用才对。只不经过了这些事情之后,我还是发现蒙蒙的头脑有些混乱。估计重生者都有这样的毛病才对。

        不过现在摆在面前的是现在这个局怎么破。

        如果他真的没天理的一刀刺下去,校长身体里面的那个独眼龙肯定会跑掉,死的只是校长而已。就是不知道那刀子刺下去之后血会不会像喷泉一样喷出来?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场面倒也蛮壮观的……靠,我在想什么?在想着看我们敬爱的校长大人怎么死吗?

        “这个……我试试?”我试探着商量。

        根本就不用试啦!蒙蒙跟余帅合起伙来坑这些独眼龙,我现在这个小角色怎么可能说得动他们放人呢?再说了,一个校长的生死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无关紧要的,哪怕我真的被警察通缉,他们也只会把我藏起来……

        把我藏起来的话,对蒙蒙他们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对我就不是什么好事了。我可不想跟普通正常的生活说拜拜。那种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是必须。不要心存侥幸。我能一次坑你,我就能坑你千百次。不要说你,哪怕就是其他那些觉醒者我也同样能坑。”

        好吧,他说得好有道理。看来他就是一个专业坑神。像他现在这样坑我一次,哪怕真的被余帅他们化解,接下来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我的生活将会变得混乱不堪。这小子又无形无影无色无味,要潜伏起来根本就没哪个能找得出来。更别说抓住他或者是灭掉他了。

        这家伙就是一个无处不在的幽灵啊!防不胜防,也烦不胜烦。问题是现在余帅他们回去了,蒙蒙又半死不活的,身体那么差,而且什么病都有,现在还没得到风雷的医治,估计战斗力也不会比我这个渣渣强太多。

        现在为什么不能进入那种状态?如果进入了能挡子弹的状态的话,我应该可以把那幽灵抓出来,然后灭掉吧?

        我应该怎么才能进入那种状态呢?

        仔细回想起来,那时候挡子弹应该是在生命交关的时候,而且身上还中了一枪,流出了不少血;然后刘天心夜探宿舍的时候也进入过,那时身体也非常紧张;就在刚才短暂地进入过,那时候极静……看来完全就没有统一的一个标准,就像是随机进入的。

        我总不能拿刀子捅自己一刀试着能不能进入那种状态吧?

        “万事都好商量嘛。”

        “没得商量。给你三秒钟,三,二,一。”

        靠!这三秒钟也过得太快了吧?根电影里面完全不一样啊!电影里面要数三声的话,怎么也是1过了之后至少要有好几个镜头对比一下双方的脸色而且还要来几个特写,显示一下他们的心理活动——光是那个心理活动就要好几分钟;然后再2,又要对比心理活动,又是好几分钟;最后再来一个二点五之类的,加重一下紧张的气氛。

        现在这独眼龙先不要说没给我心理活动的时间,哪怕连个二点五都没有给我啊!

        靠!

        随着“一”的音落,他的水果刀刺了下去。

        这只是一把水果刀,平常都只是削削苹果或都鸭梨的皮或是切切西瓜什么的,但是现在变成了杀人利器,比小李飞刀都危险千万倍。

        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刀的刺落。

        时间好像慢下来了,而且极慢极慢,空气中显示出了波纹。

        水果刀已经刺入了校长的心口,只不过推进的非常缓慢,被刺的肥肉已经开始陷下去,只不过并没有血流出来。

        就是现在!

        在我看来并不是我的速度提高了,而是其他人的速度变慢了。我冲向校长,我在空气之中的波纹里面前进,我推进的时候那些波纹就像是水波一样一荡一荡的,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还传来了扭曲的声音,那估计是音爆吧?

        更加让我不可思议的是身上的衣服竟然有一角化成了粉末,而且有一个小角还起了一点小火。

        靠!

        这是什么情况?

        身上都起火了,我是先灭火,还是先灭那个幽灵?

        答案当然是先阻止校长自杀!

        我冲到他的面前,他的瞳孔在放大,只不过这种速度也非常慢,而且他的刀子似乎还想加速,只不过再怎么加速在我面前也只是渣渣而已。

        刀子已经刺入了肌肤里面,透出了一点点血。

        时间刚好,我一把就抓住那只手,抢掉那手中的刀扔掉,刀子在空中飞,那速度看起来不快,但刀身竟然也在变红,撞到了墙上,墙面都被撞出了一个坑。

        扭曲的视线中,校长的身体里面似乎有一个幽灵正要逃走。我往那幽灵抓过去。

        我这一抓能抓死他吗?

        我不知道。

        只不过我要试试。

        这一抓竟然真的抓住了。因为那幽灵实在太慢了。我抓住了那幽灵的手臂,只不过入手无物,但那手臂却消失了。

        嗯?

        我不由得一愣。

        在这一愣神之中,波纹消失,然后我眼前就红光一闪,轰的一声,竟然像是爆炸一般,身上的衣服瞬间起了大火!

        这是什么情况?

        肯间变成火人的我还愣了一秒钟,然后这才跳着脚脱衣服,只不过任我再怎么快,这衣服也不好脱下来。

        不会吧?

        老子刚刚威风一把,现在竟然就要被这莫名其妙的火给烧死了?

        他妈的!

        还好这办公室足够大,还有独立的卫生间,而且我的头脑也足够冷静,所以马上冲了进去,钻到了水龙头下面,把水开到最大。

        自来水淋了我一个透心凉,这火也好不容易灭掉了。

        看来是刚才我速度太快,所以衣服才会起火。虽然现在很狼狈,不过我还是比较得意的:我竟然快到了那种逆天的程度!

        只不过现在衣服上被烧出了几十个破洞,而且还浑身发出焦味来,估计没脸出去外面见人了。更加严重的是那个幽灵怎么样了。

        我冲出了卫生间。

        这办公室里面的情景让我有点发呆。

        校长倒在地上,胸前有一点点血迹,看起来没什么要紧的;办公室里面并不乱,粗看上去倒也看不出打斗的痕迹。只不过门旁边的墙上有一个坑,更加重要的是坑下面的地板上面掉着一把水果刀。

        这把水果刀不再是直的,而是变成了弯曲的,更加严重的是现在水果刀的刀身还在冒着黑烟,看样子有点像刚才被火烧红过,现在正在冷却。

        刚才我的动作连衣服都起了火;现在看来刚才扔刀子时把水果刀也扔得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竟然只是空气摩擦就把它烧红了;如果刚才我要是真给校长一拳的话,估计他会粉身碎骨吧?

        还有那个幽灵呢?

        他逃到哪里去了?

        也许他逃掉了,毕竟刚才我的连我自己都怕;也许他还潜伏在暗处。

        只是现在校长倒在地上,要是他醒来,会怎么看我?

        我正在想着这些的时候,一只手就从窗口伸了上来,像是狠狠抓住了什么。

        空气中似乎响起了一声不该有的惨叫声。

        “守护者……嘿嘿。”

        一个光头从窗口冒了出来,他单手在窗沿上一撑就跳了进来。

        “死!”

        看来那个幽灵被他灭了。

        这又是个什么破收割者?

        他看起来像一个和尚,人高马大的。只不过这个和尚实在太怪了,他的头上一根毛都没有——别说头发,连眉毛之类的也没有一根。

        而且他的背上还背着一把长枪——就是长矛的意思。那把长枪是金黄色的,真是会闪瞎狗眼。

        那玩意儿不会真的是黄金打造的吧?黄金那么软,做武器的话,应该威力不大吧?

        “又一个。”那光头盯上我了。

        我不禁后退了一步。

        他是一个收割者,那还跟他废什么话?问题是我现在干得过他吗?

        如果进入了刚才那种状态的话,我应该能干得过他;只不过现在我这身上七零八落的。

        “觉醒者,死在我的金枪之下吧!”这光头看起来像是一个傻逼。

        只不过他的动作并不显得傻逼,他取下了金枪,然后就往我刺来!

        靠,来真的啊!

        我就地一滚,拔枪就射!

        这把枪是装了消音器的,所以枪声并不大。

        枪啊,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只是,能不能对付得了这个来得莫名其妙的收割者呢?

        看他的样子,明显比以前出现的食指高级得多啊,估计跟那两个蛋差不多吧。因为他们都会这么流利的说话,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点傻逼,但都有着自己的思想。

        当的一声响,他用枪身挡住了子弹。

        第二枪,第三枪!

        只不过我忽然就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以前那食指出现时,那么多枪打到他身上他鸟事都没有,现在我用的这手枪……

        有戏!因为第三枪竟然打在了他的身上,而且他还痛哼了一声,身上竟然还流出了血!

        眼前这个收割者竟然会流血!那就证明比食指之类的高级多了。食指死的时候都只是冒黑烟。

        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

        这子弹也用得太快了!

        只不过打了五枪竟然就没有了子弹,而那个收割者身上也只不过中了一枪而已。

        看来,现在是拼刀子的时候了!

        我滚地而起,拔出了匕首。

        收割者摸了一把光头,对我说了一声:“死!”挺枪刺来!(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