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43,要自杀的校长是最可怕的

43,要自杀的校长是最可怕的

        要说学校里面的保安都是吃屎的那显然也太言过其实了。其实他们也算来得比较快的。

        这个空手道八段的家伙还没来得及对我发动他那可以单手劈砖或者是飞脚碎板之类的绝技时,五个保安就冲了进来。四人手里抓着的是黑漆漆的又粗又硬的棒子,而那个队长手里抓着的绝对是一个电棍。

        “干什么呢?!”保安队长大喊了一声。

        没有人鸟他。

        现在大家都在看着那个空手道八段。

        那家伙骂了一声,然后就倒了下去。

        我不知道这个时候是该松口气呢还是继续紧张着。因为我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到底有没有离开。如果他还没有离开的话,那我是不是还有危险呢?

        难道我还要随时提防着他对我下黑手?那日子怎么过啊!今天是逼格日啊!真是日了狗了。看来这逼格日里面我的人生也完全变了样。

        看来显然蒙蒙是知道这件事情的,还特意叫我带上武器。只是暂时怎么看也用不着武器的。难道要我拔枪就射?显然不对。这里绝大部分都只是普通人而已。我不可能对他们下手,那跟我的良知和道德观念法律观念不符合。

        保安队长有点尴尬,他甩了一下手中的电棍,以显示他是有棍子在手的,他看不惯某个人也许就会对着那个人放电。这种电跟美女的电力完全不同。美女的放电会让男人们欲 仙 欲 死;而他的电只会让男人痛不欲生。

        “是他!”一个嫌事太小的家伙大叫了一声而且还拿手指指着我。

        “带走!这算什么事!”保安队长挥挥手,“叫校医院的过来看一下。”

        然后他就拿出了对讲机,似乎是在向学校领导汇报这件事情。

        作为当事人我当然要被带走。这些家伙不会动用私刑吧?我怎么说也是这学校里面的学生,他们应该不会把我怎么样吧?

        还好他们算是比较温柔的,两个保安只是站在我的左右两边,一个说:“走啊。”

        走就走。我转头看了一眼女汉子,她抚着额头的伤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估计她现在头脑里面也乱成了一团麻,完不知道这到底算是什么破事儿。我想她可能等下回到宿舍之后还会疑神疑鬼的。就是不知道那个我看不见的家伙会不会对她下手。

        独眼龙到底是个什么存在?蒙蒙以前也没有怎么说明,只是说他们是什么见鬼的“守护者”,既然带上了“守护”这两个字,应该不会下贱到对一个普通女人下手吧?不过今天做出的事情也实在太过份了一些,竟然去强占了那些普通人的身体对我下手。

        看来独眼龙的心理也有些扭曲。就是不知道刘天心那小子有没有逃掉,如果逃掉的话他会不会对我和蒙蒙采取疯狂的报复行动。

        照理说刘天心应该对我的印象在一开始应该是很不错的,甚至还想让我跟她的妹妹配种;但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我有点担心他会下定决心对我下手。毕竟别人的心里面会怎么想我是把握不住的。更别说他们都是一群变态了。

        一路上都有人对我们指指点点。保安们押着我,我也很顺从地跟着他们上了那辆四轮电动车里面。路上他们并没有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当然我也在思考着等下应该怎么跟他们说。

        怎么说呢?

        说有一个鬼?

        这种鬼话估计只能用来骗小孩子;以他们的智商哪怕有点相信也会自以为我是骗他们的。

        好吧,到时我就只说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就是一些不相关的人对我发动恐怖袭击,这种行了吧?

        那就把那些普通人打上了恐怖份子的烙印,不知道对他们的人生有没有重大的影响。

        不过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而且我感觉不用多久就会有结果了。

        毕竟现在出现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发生的事情也越来越诡异。按照一般的故事情节,现在应该是从这团乱麻中抽出线头,然后一条直线走到底,直到事情完结了。

        我并没有被带到保安室,而是直接带到了校长办公室。校长办公室是在图书楼的顶层。这里虽然叫做图书楼,而且也建得很大很高,只不过真正用着放图书的地方却小得可怜,其他的楼层都是用作办公室或者干脆学校里面还在上面开了一个大型的网吧。

        我这是第一次来到校长办公室。对于我这样一个普通的学生来说,校长就好比是东邪西毒一样神龙见首不见尾。只不过他的办公室显得比较普通,里面并没有什么豪华的摆设,也没有很名贵的摆件。校长更是戴着一副眼镜在那里泡茶看着报纸。他的办公桌上摆着电脑,不过以他这么大的年纪来看,也许用电脑的时间比较短。

        “校长好。”保安队长首先说。

        我决定也先跟校长问一声好,所以我也小声地说了一声:“校长好。”

        “嗯。”校长点头示了一下意,放下了手中的报纸,“坐。”

        在这种大人物面前我还是有些紧张的,不过怕个毛线啊!坐就坐。

        于是我坐到了他的对面的沙发上。只不过坐下之后我就挪了挪屁股,只有半个屁股坐实,其余半个屁股是悬空的。

        “不要太过紧张,我们这算是第一次见面吧,你应该是……张良?”校长一边摘下他的眼镜一边说。

        “嗯,是的。”

        “都是祖国的未来啊。”校长的场面话说得真好听。

        这种场面话当然只是废话而已。在很多时候完全可以忽略掉。

        “田队长,你先出去吧,我跟张良同学好好聊聊。”

        保安队长应了一声,出去的时候还顺带关上了门。于是这个办公室里面就只有我跟校长。我很好奇这个校长没有漂亮的女秘书吗?

        “今天真是一个大日子。什么事情都发生了。要说你们这一级的学生,里面出了一个罗泽,这小家伙倒是来事儿;再加上你……你是他的室友,他的情况你应该比较清楚吧?”

        “不清楚诶。”

        “哦,这样啊。”他站起了身,像是在办公室里面踱步思考问题。这种步法很熟悉,因为很多战争电影里面那些老总就是在打战遇到关键问题时都是这样的。当然那些老总顺便还会抽着烟。以前我也曾经模拟过这种思考方式,只不过我那时连个屁都没有能够想出来。

        看来他是想打听蒙蒙的情况。

        他竟然不问食堂里发生的事情?

        他的身体显得有些矮胖。他踱着步的时候就到了门边,然后我就听到了咔的一声响,竟然是这小老子把门反锁上了。

        操,他要干什么?

        我不禁紧张地站了起来。

        这家伙,现在这个时候把门反锁上,不会是对我心怀不轨吧?

        “嘿嘿,别紧张。”他忽然转身看着我说。

        他的笑声怎么可能让我放松?原本还表现得像是一个得道高僧模样的校长,现在忽然变了一副嘴脸,而且还发出了那种如果在电视里面出现就一定是阴险小人的嘿嘿笑声!

        “校长,你……”

        这家伙穿着西装。要说这么个大热天的在办公室里面穿西装打领带而且还开着冷气着实有点装逼的嫌疑,不过人家是大学校长,装一下逼也不过份。所以我并不会在意这点细节的。我在意的是现在这个时候他竟然在脱衣服。

        他缓慢而自然地脱下外面的西装,于是就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了。他把西装随手扔在地上,然后松了松领带。

        这个动作怎么看都很熟悉。这绝对是陈真电影里面要开打的节奏啊!难道他要跟我大战一场吗?

        问题是这校长肯定不是练家子,而且他年纪这么大,身材又比较矮胖,我没来由打不过他的。我大可以操起一把椅子砸过去估计他就闪不开。

        他并没有马上开打,而是绕回到了他的办公桌后面,拉开了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把水果刀。

        靠!这小子竟然要对我动刀子?

        我紧咬着牙。动刀子我也不怕。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我大可以操起一把椅子狠狠砸过去就是了。

        只是他为什么……

        操!

        明白了,肯定就是那个我看不见的家伙!他肯定先一步占了校长的身体。只不过在食堂里面他都没有放倒我,没来由占了校长的身体就能放倒我吧?

        再说了,占了校长的身体的话,完全可以从更广阔的视角来看这个问题。比如他可以用校长的特权,把我开除什么的,或者其他的鬼点子也可以使,完全用不着用校长跟我对打吧?

        不过万一我要是把校长打伤了……那我也别想再在这里混下去了。

        看来这正是他给我出的选择题!

        “凡人的身体,终究只是凡人的身体。”校长手中拿着水果刀看着我,看起来他比较放松,压力完全在我这边。

        “你到底想怎么样?”

        “觉醒者,我们原本井水不犯河水,只是为什么忽然要对我们下手?我想我也猜测到了你们的意图,你们肯定是想把收割日提前引发。嘿嘿。有一种力量以前我们都完全忽视了,那就是凡人的力量。”

        我有点不明白他在说着什么。

        所以我只是紧紧盯着他。

        “凡人的力量,其实也很可怕的。比如说我现在要是往这里刺下去,结果会怎么样呢?”他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他的心脏部位。

        我操!原来他拿刀子要对付的不是我,而是校长。他要是一刀刺下去,那我会怎么样呢?

        我会变成杀人犯!我会被无数警察追得无处藏身,而且顺带着我的家人……

        真是日了狗了,竟然惹到了这么一个变态诡异的家伙!

        “你到底想干什么?”在这个时候,我也只能用商量的语气了。这里是一个密室,没有人会相信校长是自杀的,到时肯定认定我是杀人凶手!所以只能商量了。我只希望我那时灵时不灵的能力能忽然发威,把他的刀子夺下,把他制服!

        “我要你们放人!”

        放人?显然就是放了那些独眼龙。只不过放不放人,我说了能算数吗?(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