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41,逼格日就要做有逼格的事

41,逼格日就要做有逼格的事

        “你不是有病身体差吗?现在都还没好就想去冲锋陷阵?”

        “小问题而已,再说了,这次我们有强力助手,怕个毛钱。吃完饭好好休息,晚上的是逼格行动。”

        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什么叫逼格行动?”

        “大行动嘛!big!懂不懂英文?big行动!”

        好吧,他的思维我还是有点跟不上。要是这样说的话今天还是“逼格日”呢,大日子嘛!在这个逼格日里面来个逼格行动似乎也是很正常的。虽然我有点期待,只不过那是晚上的事情。现在才中午呢,我都还没有吃中午饭呢。

        要说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现在也才到午饭时间而已。下午应该没有这么多事吧?希望不要吧!

        “算了,你休息吧,又不是我有病。我今天下午去看阅兵。”

        “靠,那有什么看头?看一群傻逼?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还什么为人民服务,听着就想吐。再说了,又没有白花花的大腿,有什么看头。要看还不如晚上去看迎新晚会呢,晚会上的节目会比较精彩。”

        我不由得一愣,“迎新晚会会比较精彩?我也没听说请来了明星助阵啊。而且都是老鸟们在那里唱歌跳舞什么的,那有什么看头?说不准还有假唱之类的事情,更加重要的是,如果真唱的话估计会听了想吐。”

        迎新晚会当然一般会比较无聊的。

        “这你就不懂了,首先,我作为新生第一,而且是开创历史的第一,肯定有好处嘛,你想想,奖金总要给我发点吧?再说了,我还投了广告在里面呢。”

        “纳尼?广告?”

        “没办法,公司要发展,就要吸收专业人才,而且还要大张旗鼓地做宣传。再说了,我主打的就是校园的业务,所以投进迎新晚会,那是有赚无亏的。再说了,事实证明,这一步棋走得很妙。”

        “到底是什么破业务?”

        “其实也没啥,就是办个报纸网站之类的嘛。不过还得麻烦你这个形象代言人到时支持一下。有你的节目呢。”

        “靠!”

        我的节目?我已经不想听下去了。用手指头都可以想得出来肯定不是什么好节目。我虽然不知道他平时脑子里在想什么,但是我知道他是一个疯狂的家伙。一个重生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家伙,脑子疯狂起来没有人能把握得了尺度的。一遍一遍的重生,想想那种经历多恐怖。要是我的话肯定早就承受不住拔刀自杀了。

        也许他是脑子真的不清楚,所以才会把主意打到那些普通人身上吧?

        我不再理他,而是直接换衣服,准备去吃饭,然后去外面等阅兵开始。

        “喂,这就走啊?带上匕首,防身还是必要的。要不然再带上一把手枪。”

        “我只是……”

        不会吧?还有危险?难道还有人要搞我不成?

        要说在今天这个逼格日里面,发生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啊!好吧,那就带上吧。

        我把匕首藏在身上,这样我也有点底气;至于手枪的话我是插在皮带里面,这让我有了一种我就是小马哥的错觉。所以在插好之后我又拔了出来,检查了一下弹夹,再次插回皮带。在这一刻,忽然有一种气势从我身上冒出,如果哪个敢动我,我就给他一发;如果是枪战,那么我还可以来个滚地连发。

        “有什么危险呢?”走之前我还问了他一声。

        “怕啦?放心,应该死不了。”

        怕?

        好吧,我真的有点怕的。不过我是不会在你面前显示出来的。想想今天的安排也够紧凑的。先是看阅兵,等待着那未知的危险;然后是晚上的迎新晚会——上不上台那是另外一回事了;再然后就是在迎新晚会之后还有一场未知的行动去见识一个未知的女人。

        逼格日里面果然会发生很多有逼格的事情。而且注定有人会在这一天里面表现得不平凡。

        从外表应该看不出我带着致命的凶器。

        现在宿舍楼终于开始解禁,很多学生上了楼来。张志伟那倒三角眼提着一个红色塑料袋子显得很开心,袋子里面装的当然就是钱。

        “哟,张良!”他叫了一声。

        他这一声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然后我就成为了目光的中心。

        被这么多目光注视着我有点不自然。

        张志伟马上说:“其实张良很普通啦,真正的主角罗泽在他们宿舍里面呢。”

        “哦。”有人哦了一声,然后那些目光刷的转到了别处。

        这小子到底会不会说话!

        好吧,我很普通,身上穿着普通的衣服,衣服里面还藏着普通的手枪呢。当然,这些普通的东西我不可能跟他们说明。

        不过马上又有人好奇地转头看我。我猜测到因为我室友的原因哪怕我再怎么普通他们也会对我有点兴趣的。

        我当然不想理会他们。

        特别是张志伟龟公一样的小子,提着钱就像提着他亲爹一样。我没有理会他,直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不过走过去之后我就有点后悔了,我应该从他袋子里面拿点钱才对,毕竟我宇宙无敌也出了一份力的。

        “罗泽在吧?”错身而过之后张志伟还问了一声。

        “不知道!”我说了这一声就下了楼梯。

        要说我的人际圈子还真的小的可怜,连班上的同学都不认得几个,因为平常都不在一起嘛。看来以后要好好认认,不要走在大路上到时候有人向我点头致意我还莫名其妙呢。

        楼下还有一些没有散去的人群,他们似乎在议论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而且还有记者模样的人在采访着。我忽然有一种冲动大喊罗泽就是我的室友,你们来采访我吧!只不过我忽然全身冰凉,周围的气场好像变了。

        我转头四看,人群还是那样,看起来很热闹,我并没有发现哪个家伙像眼镜蛇一样盯着我。

        只不过身体的感觉是不会错的。人们常说在大难临头的时候人类的身体会自动作出警示。只不过危险在哪里呢?

        我有点想跑回宿舍里面去,然后躲在里面不出来。只不过那肯定会被蒙蒙笑话。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我并不知道危险来自哪里。

        好吧,先去吃饭。

        一路往食堂走去。而且一边走我还会注意后面会不会有人跟着我。发生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看起来并没有跟踪我。

        只不过我注意到一个很特别的现象,那就是这学校里的很多人似乎都患上了肌肉抽动症。具体表现就是很有可能就是我旁边某个家伙忽然脖子抽一下,然后又恢复平静。而且这种抽动好像还会传染——我再往前走几步,就会看到另外的一个家伙忽然抽动一下。

        起初我并不在意。毕竟这是校园,有很多书呆子,脖子抽动算是比较正常的。只不过那种抽动似乎一直就在我的旁边,这就让我紧张起来了。

        这一定不对。

        不过那些肌肉抽动的人似乎并没有在意我,在赶路的继续赶路,该谈话的继续谈话。

        我忽然有种置身古龙武侠小说里面的觉悟。说不准什么时候忽然就有一个路人甲向我问路,一边说着话一边冷不防地就抽出了刀子一刀砍了过来。

        校园里会带刀子的人应该不多。所以看来我还是比较安全的。

        一路走来看到那么多抽动,几乎都传染到了我的身上。

        我冷不防地也抽动了一下,然后我就知道哪里不对了。似乎有一团冷到极点的冷气团在接近我。它接近我时,因为那股冰冷,我的身体自动抽动了一下。

        谁?

        难道有个我看不见的家伙正在靠近我?

        那个看不见的冷气团忽然远离。它像是一个阴险的恶鬼,说不定正在哪里盯着我。

        他妈的,难道老子要跑才行吗?

        事情不对啊!那看不见的敌人太阴险了!

        算了,蒙蒙都说我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再说了,我也不能让他看不起。

        “周泰呢?”女汉子忽然冒了出来。

        她的出现让我的心思转回到了走路上面来。

        “你找他?”

        “听说他做了回英雄,所以去看看他。怎么了?看你的脸色不太好。”

        “可能是大姨妈来了吧。”

        她抬手想狠狠掐我一把,不过手举到一半就没有下一步,定格了一秒钟,然后忽然打了一个冷颤,“好冷。”

        是那团冷气吗?我都感觉到了,竟然就在我身边,难道要包围住她?

        我应该怎么做?冲过去扑倒她然后来个就地三滚?

        “我是说你的笑话好冷。哼。”

        她话时时那股阴冷的气息悄悄远离,我似乎还听到了一个人小声地说:“他妈的……”

        是哪个家伙在说话?

        说不定就是那个我看不见的敌人吧?

        “吃饭没?一起去吃个饭吧。”女汉子忽然又说。

        “你不是去找周泰吗?”

        “一想到他就来气。他比你还不正经。你不去拉倒。反正我是要去的。”她说完转身就走。

        好吧,反正我也要去吃饭的,反正我心情也不是很好,脑袋里面像是一团乱麻一样,有个人作伴总比我形单影只要好得多。

        和她一起来到食堂里面,这里面人倒是蛮多的。拿盘子打菜打饭。一个窗口里面那个打菜的大妈今天心情似乎很好,而且一直带着笑。平常学生们对她是深恶痛绝的,因为她会带着微笑满满舀上一勺,里面还有很多肉,只不过在端到学生盘子之前,她的手会看似不经意地抖上几抖,然后……嘿嘿,不要说肉了,哪怕就是土豆勺子里面也没有几团的。

        所以看到她那种笑容总让人感觉有点不自然。

        她右手给我打菜,左手垂在下面。我想直接无视她到下一个窗口,只不过她已经舀着菜到了我的面前。里面还有很多肉。

        呵呵,这是几个意思?

        “敢阴我!”她忽然发出一声大喊,右手的勺子还在手中,左手忽然抬了起来,竟然抓着一把菜刀,劈头就往我砍来。

        靠,老子真的到了古龙的武侠世界吗?一个不相关的打菜大妈都拿刀子砍我?

        再说了,老子什么时候阴你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