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35,不止劫个财

35,不止劫个财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也不是说在这里就不安全,主要是这个环境让我感到很压抑而已。试想一下,旁边有一个整天搂着长相嗖我差不多的实体娃娃的肥胖女人,还有一个老拿着看货物的眼神扫描着我的店主人,更加不必说那些奇奇怪怪的货物了。

        所以我要跑路。

        出了巷子口。这里还是显得比较平静的。

        看来警察并没有来抓我,而是去抓那两个蛋蛋了。

        只是这恨天高走起路来真的要人命啊。再走了几步,我只能把鞋子脱了拿在手上,光着脚走路了。还好身上还有几块钱零钱,等下可以搭公交车回学校里面。

        只是我这个形象怎么回去呢?

        我是不是现在应该转身回去然后换回衣服?

        我正这么想着,却看到旁边有好几个警察在那里晃攸。那几个家伙是在等我吗?

        我不敢轻举妄动。

        再转头看时,发现原来这里警察竟然这么多,少说有十几个,他们一直在那里晃,好像真的在找人一样。而且除了穿制服的之外,竟然还有一些穿着便衣的。

        这情况就有些严重了吧?

        为了我会出动这么多人吗?虽然蒙蒙说有警察来抓我,只不过出动这么多人也太狠了一点吧?

        看来我不应该跑回学校里面去,而是要逃回家里面去啊!

        我家里那边矿山众多,以前计划生育抓得严的时候很多人就躲在矿山上面,一边采矿维持生计,一边生孩子。那里地势复杂,躲个十年八年的完全不是问题。而且还可以采矿,说不准到时候生出了一个足球队,更加说不准运气好挖到大团的金子发了财呢。

        不过蒙蒙说他能搞得定。他应该能搞得定的。这么看起来的话,我哪怕被抓了也无所谓?只不过被抓的话,到时候肯定二话不说就先修理我一顿,估计还会打得我生活不能自理,到时哪怕蒙蒙搞定了我也死定了。所以还是先逃一下比较好。

        “不如去我家里坐坐?”旁边忽然响起了那胖女人的声音。

        靠!这娘们怎么跟着过来了?

        去她那里坐坐?她不会是想……

        “我家不远的……不然我可要叫了。”她后面半句是压低声音说的,而且说的时候还特意看了几眼不远处的警察。

        这摆明了是在威胁我。

        “那你能送我离开?”

        “当然。”

        所以我点了点头。

        她高兴的笑了笑,挪着巨大的身体往前移动,走一步身体上的肥肉就抖动一阵,有种rap的节奏感。我几乎都陷入了那种节奏里面。这让我心惊肉跳的。

        顺利经过了几个警察旁边。他们除了多看我一眼之外并没有发现我的真身。看来这伪装还真不是盖的。

        忽然,前方一个黑衣人像风一样冲了过来,一边冲还一边驾驾地说个不停。他后面好几个警察在追。

        那不正是那二蛋兄吗?

        “站住!”警察开始行动。

        二蛋从我的身边跑过。看来他们也没有认出我来。我不禁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他们跑过去之后,他们组成的那个黑衣人的上半身诡异地转了一百八十度,一边继续往前跑,一边上半身却变成了面对我,大叫:“操蛋兄!”

        操你妈!

        老子都变成这样了,你怎么还能认得出来?而且还大声叫了出来!靠!还好我知道你们是两个人,要不然看到你们这诡异的身姿说不准都要被吓死了!

        这二蛋的诡异身姿果然吓坏了好些人。恐怖电影估计大家看过,只不过这样活生生的出现在大家面前时,肯定一时是难以接受的。

        “他……”旁边的那胖女人脸吓得雪白,还一抖一抖的,汗珠从头顶额头等处冒出,然后涓涓细流几乎汇成了小溪,滚滚向下流。

        “走。”我不得不低声提示了她一声。

        那些警察的注意力都被二蛋吸引了过去。还好那两个蛋蛋并没有返过身来找我,而是继续往前跑。要说以他们的能力应该能对付这几个警察吧?为什么还会被他们追着跑呢?

        这些我不再去想。

        别看这里地方小,不过形势也挺复杂的,而且很多小巷子。因为旁边就是一个工业区,这里也算是人口比较密集的地方,像租房开房的什么年轻人都比较多,所以小巷子自然也多了起来。而且这里的房子大部分都是都有点年久失修的模样。以这种形势来看的话,这胖女人估计有点像是一个包租婆。

        她带着我走进了一个小巷子。

        这个小巷子真的很小,以她那种身材两个人并排的话完全过不去。而且这里也算是比较偏的。在很偏的地方,一般会就遇到很不正常的事情,比如说打劫之类的。

        这里果然是一个得天独厚的打劫场所。因为旁边还有几个小门,看起来有点像是废弃的小柴房或者其他什么之类的。而且这里又没有人,抬头看两边的墙都没有开窗的。白天这里都没人,要是到了晚上……

        当然,现在是白天。只不过要打劫的时候,哪怕是白天也一样会发生的。哪怕外面有那么多警察。

        我们刚进去不远,身后一个小门里面就跳出了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把匕首,脸阴沉着,看起来很不好惹的样子。

        “嘿嘿,兄弟我手头比较紧。”这小子的开场白倒也算是别致。

        打劫就打劫,说得那么文明干毛啊!

        我真恨不得吐他几句,只不过我要是一开口的话,估计我的鸭公嗓会把他吓死过去吧?

        “所以……嘿嘿。”

        嘿你个毛啊!要钱就直说!不过我身上并没有钱。

        胖女人吓得脸色发白。

        那男人一步一步逼近着,而且还上上下下打量着我们,把头往旁边的小门甩了一下,说:“进去里面。”

        靠,还要进去里面?

        胖女人问:“进……进……进里面干什么?”

        男人嘿嘿笑了一声,说:“顺便劫个色呗。”

        起初胖女人显然还有点怕的。只不过她马上就进了那个小门里面。

        靠,这也太直接了一点吧?你这么顺从,不是摆明了要他快点劫你的色吗?你这也表现得太寂寞加空虚了吧?

        我真是对这胖女人无语了。我毫不怀疑她要我跟她回家是不安好心的。说不准她还会在我的茶水里面下药什么的下三滥手段全都会用出来。当然我也不是真要跟她回家去的,我只是想回到学校里面而已。

        她的那种顺从的态度连那劫匪都吃了一惊,“靠!我要劫的是她!”

        他一边说着还一边指着我。

        靠!

        劫我的色?

        哪怕我真的怕了他,到进了那个小门里面,到时哪怕他真的兽性大发,撕我衣服撕他自己衣服,到最后一刻撕开我内裤要……却忽然发现原来是针尖对麦芒的时候,估计他自杀的心都有了吧?

        那场面,实在太过壮观了!

        当然,我是不可能屈服的!

        我想找准时机,给他一个狠手,然后转身就跑。手中有武器,恨天高的鞋跟可不是盖的,这玩意儿看起来跟采矿用的挖斧也不会差多少,真当成挖斧挖下去的话,估计这小子会头破血流的。

        那胖女人已经走进了那个小门里面,不过马上就转过了身,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管她是不可思议还是怎么的。反正那男人可不会理会。要说他的身体也相当了得,直接一个回旋踢就踢到了那胖女人的脸上,胖女人很干脆地晕了过去。

        “嘿嘿。”

        这男人的笑声真的很恶心。

        “千万不要叫哦,我手中可是有刀子的哦,放心,哥会温柔的。”

        温柔你妈啊!老子哪里想叫了?我只不过在找机会下手而已。而且我要下的还是黑手!

        只不过看来机会很难找到啊。我应该先要靠近,然后……

        让我奇怪的是并没有然后。因为我看到又有一个人走进了这个小巷子。那人身材高大,肌肉结实,胸部至少是b罩杯以上。

        那么威猛的男人以前我曾经见到过一个,那就是风雷。

        这小子这个时候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而且他身上还穿着特种部队的衣服。

        靠,难道特种部队也出动来抓我了?

        “嗯?”那男人转头看了风雷一眼,然后就吓得腿都要发软了,“你……你不要过来,再过来的话,我就杀了她!”

        这小子还想抓我做人质?

        风雷的眼忽然亮了一下,下一刻他的手动了一下,然后那男人就倒了下去。

        那是一块小石头,被风雷扔过来正好击中了那男人的头上,所以那男人晕倒了过去。

        “小姐没事吧?”风雷来到我面前显得有点不好意思,脸上红红的,而且还一边说一边搓着手。

        小姐?你才是小姐!

        只不过我不能说话。

        所以我只是点了点头。

        风雷这神态是什么意思呢?

        “嘿嘿……”

        靠!风雷你一个特种部队的人,怎么也学那淫贼发出这样的笑声!

        “有没有男朋友?”

        我简直要晕过去了。

        风雷你是寂寞透顶了吗?怎么忽然问这个问题?你不是喜欢那个女汉子吗?

        不过我还是摇了摇头。这可是实话。我当然没有男朋友,因为我是男人!

        “哦……这个,不用不用……不用感谢我啦,保护市民人身安全本身就是我们的责任嘛……哈哈……”他一边说还一边摸着他的头,一副不好意思地模样,“不用以身相许啦……”

        以身相许你妈啊!一直都是你自个儿在说话好不好?莫非在你的想象中我说出了那种话吗?靠!风雷这小子绝对脑子有问题!

        “哈哈,小姐,我发现我们很有缘啊。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说话。

        “啊……你是哑巴?”

        我只好点头。同时作了一个写字状。

        他恍然地点点头,“不过我没有纸和笔啊……我有手机,你叫什么名字?”

        他拿出了手机。

        我接过他的手机,打开信息,输入“张小靓”三个字。

        “好名字啊……不如我送你回去吧?去哪里呢?”

        我发现风雷这小子绝对不怀好意。只不过有他这个特种部队的送我回学校的话,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再说了,怎么看他都只是一个傻逼而已!(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