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34,张小靓

34,张小靓

        这里并没有到繁华闹市。所以路上人并不是很多。街道两边有几家卖衣服的小店,还有几个沙县小吃。

        左蛋和右蛋也跟着跑了下来,他们依然叠罗汉在一起,跑动时又摇又晃的,再加上身上那四把刀,看起来很怪异。当然他们这样的忍者打扮本身就很怪异的。

        只是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警察要抓我呢?现在手机也被那傻逼劈了……靠,我竟然忘了捡回手机卡!

        抬头一看公交车竟然开走了。估计那司机也是怕了我们,害怕我们对他来一刀做了短命鬼。现在手机又没有,连个号码也没有,蒙蒙那边是联系不上了。

        而且现在身上好像也没带几块钱,去哪里躲啊!

        手中倒是有刀的,难道要去打劫不成?

        “唉呀,好饿了。”左蛋忽然说。

        老子还饿呢!

        你们可是两个收割者,也要吃东西吗?

        “看我干什么?”

        “有没有钱,买点吃的嘛。”

        “我没钱!”

        “那怎么办?”

        “要钱?办法有很多啊,可以去卖萌……虽然那有点可耻,不过以你们两个的长相,应该能卖点好价钱;要不然去卖身也行,只不过看你们两个像小孩子,估计没有哪个敢买吧?再不然去偷去抢啊!”

        我刚说完,左蛋那家伙就拔出了刀子架在了一个沙县小吃的老板娘的脖子上,“打劫!来碗面!”

        靠!

        能不能不要这么现实?老子是怕被警察抓才提前下车的!你们两个小子现在就来个抢劫!你们倒是不怕,先不要说你们是收割者,哪怕就不是收割者,现在也是全身黑漆漆的,到时把身上的衣服一脱,一个变两个,哪个能认得出你们来?我就不同了,我一没有穿衣行衣,二没有当蒙面大侠,而且我的脸型应该也比较好认的,现在跟着你们一起打劫,那我不是找死吗?

        “是两碗!”下面的右蛋补充说。

        左蛋还转头看了我一眼,说:“应该是三碗,操蛋兄应该也要吧?”

        操蛋兄……这名字怎么听起来那么恐怖呢?这名字本身就很操蛋好不好?我也是醉了,早知道不跟他们说我叫这个名字,直接把本名说给他们听就行了,叫什么不好叫“操蛋”?

        “我跟他们不熟……”我赶紧耸耸肩要跑。

        确实要跟他们不熟,他们可是在打劫。而且只是劫两碗面条而已。你们劫你们的面,我可不陪你们了。我还得回去,回到了学校里面应该会更安全一些了。

        “那行,两碗面。”左蛋说了一声,然后就收起了他的刀子。

        那可是真刀。

        后续的事情我可不敢再去看,马上逃跑要紧。跟着那两个家伙估计真的会死得快的。

        跑进了一条小巷子里面,这个小巷子竟然是一个死胡同,里面只有一家卖大人玩具的外表看起来有点隐蔽的小店,不过那招牌并不隐蔽,而是大张旗鼓地贴着性感女人的大海报。

        我正想转身就走,只不过忽然听到远处响起的警车声音,马上就打消了那个念头。现在的我就这样跑出去说不准就是送上门的。只是不知道这小店有没有后门,有的话那倒还可以溜掉的。

        “要买什么?”

        我刚进店,那个正在看手机的店主就抬起了头来。而他的店里面正好还有一个女人正在低着头检查着什么。

        我脸上有点热。

        这种店我可从来没有进来过,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莫非要说:我是来找后门的。

        估计那店老板马上就会把我轰出去吧?

        那女人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然后忽然又抬头看着我,脸上满是惊奇的神色。

        莫非我脸上有花?

        那女人也不过是一个中年妇女。从她大白天就进这个店的这个情况来看,她应该是一个非常寂寞加空虚的女人才对。而且她的身体还比较胖,看起来完全有点像是几个简单的几何体堆积起来的:头是球形,腰是圆柱形;胸部是两个圆锥,两条腿也像是圆柱形。

        像我这种细长的身材,在她面前完全不够看啊。估计把我装进她肚子里面晃一晃还会当当响呢。

        不光那女人满脸惊奇地看着我,就是那店主人也满脸惊奇地看着我。

        这店主人是男人,应该不会好色到连男人都喜欢啊。难道我裤档没拉上?所以我低头检查了一下,天安门是完全关上了。而且他们的目光是射到我的脸上的,所以应该是我的这张脸出了问题。

        说实话,除了帅估计应该没有其他问题吧?

        我找不出话来说。

        也许他们会认为我不好意思说吧?

        那女人竟然往前走了一步,看样子还想跟我来个握手还是什么的。

        这是哪跟哪呢?

        她走动之后,我终于看到了她刚才低头看的东西。那是一个有点像是一个小棺材一样的长箱子,箱子里面似乎放着一具尸体——不对,应该是一个娃娃,当然,头是个光头,只不过那光头的那张脸怎么那么像我呢……

        靠!

        那娃娃跟蒙蒙上次拿出来的那个有巨大祸根的娃娃几乎一模一样。那女人果然是一个寂寞空虚的中年妇女,竟然来这里买那种巨大祸根的娃娃。

        只不过为什么好死不死要买这款?那脸可是以我的脸为原型的!

        难怪他们两个满脸惊奇地看着我呢,果然是因为我这张脸!

        这妇女不会每天都搂着那娃娃睡觉吧?现在看到了我这个真人,不会到时还会想象一下是搂着我呢?

        想想全身都起了鸡皮。

        “你是……”还是店主人最先开口。

        我不禁松了一口气。那个女人也停止了她的脚步,但不好的信号是她的脸上竟然有一层红晕。

        “我是来……嗯,调查一下市场的。”我开始乱编。

        “啊,你好你好,你是我的偶像呢。”那女人往前一步,那重量级拳王的体重几乎快要引发地震了,而且还伸出了手,意思应该是要跟我握手。

        看着她那肥大的右手,我有点下不去手。而且那手满是汗。估计这么胖的女人都喜欢出汗才对。

        不过我现在有求于这边,因为我可是来找后门的,所以也没有必要得罪他们。所以我跟她握了一下手。

        她显得很激动,“可以签个名吗?”

        签名?

        我有点愣住。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拿出了手机,咔一声拍了一张照。这手速也太快了吧?这哪里像是这么胖的人应该有的手速啊!

        “签名就算了吧。”这个名还是别签的好。

        “你看起来好年轻啊!”女人显得特激动。

        我特反胃。

        蒙蒙那死家伙,真是无聊到了极点,竟然用我的脸去赚那种钱!更没有天理的产品还销到了这里!那以后让我怎么活?

        我几乎可以想象到,若是这城市里面有一千个寂寞的妇女买了这款娃娃,那不是有很大的几率会见到我本人?那样的话……

        “哦,请坐请坐。”店主人再次发话,而且他还泡起了茶。

        估计他还从来没有遇到我这样的人。特别是说什么市场调查却又搞得满身湿的家伙。

        看着他泡茶,我还真有点渴。不过现在警察应该快要来了,所以我也有点急,就问:“这里有没有……后门?”

        “后门?”店主人有点意外,“你是指那种后门,还是哪种后门?”

        后门还有哪种?好吧,“后门,就是那种后门,从前门进,后门出的后门。”

        “哦,明白了!”那女人作一个恍然大悟状,“你是在逃跑?”

        靠,都说胸大无脑,看不出来这娘们脑子还挺灵光的!竟然一语就道破我在逃跑!

        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是要感叹一下她的聪明呢,还是感叹一下世风日下?

        店主人很干脆地回答:“没有。”

        没有后门?那我不是逃不了?

        不过想想似乎也可以换身衣服戴个假发化个妆什么的逃出去啊……这事情好像韦小宝就干过。以我这身材,装个女人逃出去应该也不算什么难事吧?

        转头看过去,这里面果然有假发,而且还有兔耳朵之类的。别看这小店这么小,里面的商品却实在是多,杂七杂八的,看得我热血沸腾。

        女人大声说:“这简单,可以化妆。”

        靠!看来这女人果然有点聪明啊,竟然连我想到的办法都想到了。

        店主人看着我,“问题是,你是逃白道,还是逃黑道?”

        看来还是这店主人有点意思,竟然还要分两道出来。

        “两道!”

        店主人很干脆地说:“明白了!”

        我也没算吹牛皮,白道的话就是警察了;至于那两个蛋应该就是算黑道了。

        他也没有废话,直接就拿出了全部装备,“这套算送你了,当然,如果你会还回来的话,也可以还回来。”

        靠,这是什么破装备啊!

        内衣,连衣裙,假发,还有一个假皮包包,再加上一双恨天高,估计我还没有走出去,早就摔得头上五六十个包了。

        不过形势比人强,出来混还是要还的。如果我现在就这样跑出去,估计没那么容易回到学校里面去的。所以还是先低一下头比较好。

        他又拿出了刮胡刀。

        好吧,胡子要刮,腋毛也要刮?

        假发是金黄色的卷毛,看起来不错。

        里面还有试衣间——难道这是用来试内衣之类的?三下五除二换好了衣服刮了胡子之类,照照镜子,除了有喉结之外,应该没有很大的破绽。

        “还不知道你的大名呢。”

        我一出来那女人又激动地问。

        店主人还友情赠送了一条丝巾,我把丝巾缠到了脖子上,这样就看不到喉结了。

        其实算起来的话他也没有吃亏,至少那把刀应该就值些钱的,应该完全够这些身上这些破玩意。

        “请叫我张小靓。”

        说完这句之后我就知道不能开口说话。因为哪怕我捏着喉咙也发不出女声啊!(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