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33,两个蛋

33,两个蛋

        现在保命要紧,不要说什么内奸,哪怕就是汉奸也要认啊!

        “我们快走,这雨快停了,而且他的本体估计也快到来了。”那傻逼说着还来拉我。

        他的手好短,而且很小,看起来有点像小孩的手。只不过这手掌很厚而且还有很多老茧,更让我受不了的是,这家伙的手上手毛特别旺盛。

        以他的手来说,他这身材根本就与他的手不成比例。这真的又是一个奇葩。

        “本体?”我不禁有点好奇。

        “当然,刚才那只不过是个分身而已。”

        那司徒无功只是一个分身而已?我走前几步到了司徒无功倒下的地方,这里只留着一把刀,其他毛都没有一根。哪里还有什么司徒无功?

        难道那小子跑了?或者说被这黑衣人杀了,然后就消失了。

        他妈的,分身都出来了。难道这是修仙小说不成!竟然还有分身!老子能不能炼出个分身来?

        捡起了地上的刀,这下我心里面稍稍心安了一点。

        我是不是可以趁这黑衣人不备,一刀捅了他?

        虽然说刚刚他救了我一命,但恩将仇报的事情多了去了,我算老几?

        不过我正在想的时候,他已经一把拉住我,往一个方向跑过去。

        我这时才注意到他跑动的时候那身姿诡异得很,上半身竟然像断的,又像是粘上去的,一直前后摇个不停。我在旁边看了都暗暗吃惊,不知道这家伙的腰什么时候才会真的断。到时候我就可以看好戏了。

        而且我发现这傻逼全身黑的衣服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夜行衣,而像是长袍一样,而且他撒开脚丫子跑的时候好像腿也比较短。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我几乎可以想象到,这家伙不会是上半身特别长,下半身特别短?

        更加让我不能理解的是,他手里头抓着一把刀,而且身上还背着三把刀。四刀流?

        好吧,反正奇怪的事情已经碰到了那么多,再多一个奇葩也无所谓的。

        跑出了五百米左右,我已经有些喘得急,而这时我们正好跑进了旁边的小树丛里面,正这时,那雨哗的一声,停了几秒钟。

        停了几秒钟之后,又是一波落下,然后又停几秒钟,又是一波小了很多的,最后就停了下来。

        这雨怎么看都有点奇怪。

        “他爽了。”那家伙忽然说。

        “谁爽了?”我不禁问。

        “当然是老大。”

        “老大?”

        “喂,你是内奸,带我们去熟悉一下环境吧。”

        “我有名字!”

        “内奸嘛,要什么名字……难道你们还有好几个内奸不成?那行,你叫什么名字?”

        “你又叫什么?”

        他翻了一个白眼,说:“左蛋。”

        然后他下面忽然一个人说:“右蛋。”

        我一愣,这才发现原来他腰部以下的衣服上好像开着两个洞,那里露出了两只眼睛。

        靠,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这是两个人!而且是两个小矮人!只不过他们是叠罗汉叠在一起的。难怪刚才看起来那么怪。

        左蛋?右蛋?这又是什么见鬼的名字?听起来很古怪,更加古怪的是他们说的老大。毫无来由的一场雨,他们说“他爽了”,这有什么爽的?

        反正事情已经出离了我的想象。而且这画风也转得太快了。连分身都搞了出来。我不禁想到了《杀出一个黎明》,前一秒钟还是公路电影,后一刻就变成了僵尸电影。

        左蛋问:“你呢?是什么蛋?”

        老子哪里是蛋了?

        “操蛋!”我恨恨地说。

        右蛋说:“这名字……略显霸气。”

        左蛋说:“不过还是比不上老大的名字霸气。”

        他们口中的老大到底是何等样人?他们不是收割者吗?收割者里面不是有什么本体之类的吗?这两个家伙在收割者里面又是什么角色呢?从他们丰富的肢体语言,而且还有这么流利的对话当中,我觉得他们应该比食指之类的应该更牛逼一点吧?

        想想那个本体也是够无聊的,老是派些虾兵蟹将过来,先是一个食指,现在是两个蛋……靠,老子不会是真的遇到了那本体的两个蛋蛋吧?

        想想被两个蛋蛋这样拉着手跑,怎么都像是老子用手给那本体……

        那画面太美,我已经不敢看了。

        所以我赶紧甩开了手,还是离他们远点比较好。

        至于两个蛋蛋的老大,难道那就是……

        所以我问:“你们老大叫什么名字?”

        左蛋白了我一眼,说:“老大的名字?这个不能乱说的,要不然老大要是知道我们在乱说他的名字他会亲自过来修理我们的。”

        右蛋说:“不过他的外号我们可以说。”

        “那么,外号是?”

        “丁丁。”

        我一阵无语。还“丁丁”。靠,老子果然拉着拉着本体的两个蛋蛋跑了这么远。有没有水给老子洗洗手……

        更加让我无语的是,那本体直接杀过来不就行了么?非得把自己拆得零零碎碎的,这样好玩吗?是不是还来个神兽金刚组合体之类的?这里面是不是还有一个队长,先说什么“组成腿部”“组成胸部”,最后来一句“我来组成头部”,然后一个完整的本体就冒了出来,再然后就天下无敌了。

        由此我不禁想到了蒙蒙。蒙蒙在做着什么事呢?他把时间提前,是不是就是为了要阻止本体的这种组合,然后各个击破?先是断了本体一指,现在冒出了两个蛋,要是灭掉了话,也算是把那本体给太监了。是对付一个男人更难还是对付一个太监更难?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只不过那本体的蛋蛋都能变成这样的高手出现,看来果然是逆天的角色!靠,老子不会是在对付盘古吧?传说盘古开天劈地,然后有了天,有了地,有了生灵;而盘古自己却身化大地,他的一眼睛变成了太阳一只眼睛变成了月亮……之所以收割,就是因为他要复活?

        这些问题想得我头大。

        左蛋和右蛋显然情绪蛮高的,又想来拉我,我赶紧闪开。

        左蛋说:“那我们走吧!觉醒者还等着我们去收割呢。对了,还有守护者,刚才那家伙应该是守护者里面一个厉害角色的分身。只不过以我们这种状态估计可能不会是对手呢。到时还要你这个内奸出力呢。”

        收割司徒?

        那倒可以有!

        “只不过我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这个放心啦,我们也只是打前哨,老大到时候会亲自过来的。哈哈,不知道老大来之后会不会马上发情。”左蛋大声说。

        靠!

        发情!

        我有点怀疑那本体到底是不是人了。一个jb竟然那么容易就发情?

        这里离学校很远。此时没有下雨,天空大晴,有个屁的乌云?刚才那场大雨完全是没有缘由的。要说陪着这两个傻逼走在大街上,那回头率是蛮高的。而且我们身上全是湿的,这就更让人们侧目了。

        不过我不会在意。我在意的只是司徒会不会忽然冒出来,然后对我们下杀手。

        这件事情好像并不会发生。

        搭了公交车。这两个家伙竟然也要买票,当然钱是我出。

        只不过上了车之后我就犯了难,到底去哪里呢?

        难道现在要回学校里面去?

        万一这两个家伙看见蒙蒙,会不会一见面就拔刀子说话?到时来一场光天化日下的大决斗,我倒是可以看得很爽,只不过那时蒙蒙的身份也全都曝光了!

        我正坐在座位上犯难,身上的水不断滴落在车厢里面,滴答滴答的。而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我不得不佩服这手机的耐水性,老子全身都湿了,这破手机竟然还能用。

        打电话过来的是蒙蒙。

        这家伙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别说话。”他第一句话就这样说。

        好吧,我不说话。

        “你怎么不说话?”他第二句竟然就是这个。

        “不是你叫我别说话吗?!”

        “那你应一声也行,要不然我不知道你在不在听。嗯啊之类的都行。”

        “操!行不行?”

        “随便随便。”

        “靠!”

        “你怎么跟两个蛋混在一起了?”

        “嗯?”

        “忘了叫你别说话了。行了,那两个就是傻逼,在下一站下车,因为现在警察正去抓你们。”

        “靠!”

        “别靠了。警察收到了匿名信,有人举报了你。所以现在正去抓你呢。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办,他妈的,宿舍都不安全了,老子还那么多东西要搬走。”

        “你怎么知道我在哪里?”

        “有监控嘛……别乱看,不是在你身上,公交车上都有监控的。”

        我真无语了。

        这小子还真是无孔不入。警察局里面可以监控到,连公交车上也才监控到。

        警察要来抓我?要说告密的,那肯定就是司徒了。而且我手上还抓着刀。虽然从外形上面看我跟那两个蛋蛋算是cosplay,或者说去拍戏忘了换衣服,只不过到时候警察过来时,一检查手中的刀子,就算我没有犯事,到时候也要抓进去关上好几天。

        再说了,我是犯了事的。

        只不过要是我现在逃了,那么以后我将怎么过呢?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啊。

        “放心,你先逃着,我会搞定的。”蒙蒙又来一句。

        “你怎么搞定?”

        “作弊嘛。”

        又作弊!

        不过他作弊的本事算是逆天级别的了。

        这次他要怎么作弊,那我还真的是拭目以待了!

        好吧,那就逃吧!

        我挂了电话。

        这时左蛋来了兴趣,问:“这是什么东西?”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手机就到了他的手中,然后他就拔出了刀子,一刀下去,手机变成了两半。

        靠!这傻逼……

        “也没什么嘛,我还以为里面藏着一个人呢。”左蛋有点兴致缺缺。

        那是我现在跟蒙蒙联系的唯一工具啊!

        那我要往哪里逃?要逃到什么时候?

        司机也吓坏了,踩了个急刹。我的身体猛力地往前倒,还好死死抓住了椅子。车子一停,我马上就跳了起来:“下车!”(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