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32,我是内奸

32,我是内奸

        我可并不是属蛇的,要不然被他们当成一条蛇看我也无所谓。当然,他们在我的眼中完全是猴子的模样。这并不好笑,而是可怕,因为这群猴子的手中握着枪。

        看来在这个时候,我应该要用我的处男血了。

        可惜身上没有带着针,要不然可以刺出一点血,抹在眼睛上就行了,那样就不会太疼;哪怕是有刀子的话,也可以用刀轻轻划破手指头,这样也不会太疼。要是真的只能咬的话,那可就让人受不了啦。

        不过事情紧急,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咬下去了。

        所以我举起了右手,咬住了食指指腹——“快看啊,原来它有爪子!它不是蛇,难道它是龙?!”一只猴子大声叫。

        靠!

        老子倒是升级了!从一条蛇变成了一条龙。看来我还得高兴是吗?

        “你们看它举起爪子是要干什么?”又一只猴子大声说。

        然后就又响起了一声枪响。

        这一颗子弹直接擦着我的脸飞过去,虽然并没有直接与我的脸接触,不过那股风已经让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妈的,面对一条龙竟然还敢开枪?!

        这司徒的恶趣味实在让人受不了啊!

        我赶紧咬下,果然很痛,但是终于咬出了血,往眼皮上一抹,眼前顿时变得精彩起来。

        因为我只抹在了右眼上,所以左眼看过去,一大片猴子;右眼看过去,一大群人类。

        这种视觉很古怪。第一,因为两个眼睛分离了,看到的景物虽然是同样的,但是的活动主体完全不同,于是两只眼睛一起看的时候,就有点分不清到底是猴子还是人类了;第二,这样看的话,像是在看两个次元的东西,重叠在一起,而且还没有焦距!

        只是不知道司徒那恶心的家伙现在躲在哪里。照说他应该藏得不远才是。如果他足够牛逼的话,完全不必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我的,所以我倒是可以确定一件事,除了这种精神层面的特种攻击之外,其实他并不算厉害的。也许只要我打得中,一枪就能要了他的老命了。而且显然他不能直接在精神层面让我们产生自杀念头,要不然他直接让我自杀不就行了吗?

        时间大神对罗开,也不能超远距离发功的,所以他肯定在旁边不远。

        当然,这种事情说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先不要说先前我经历过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哪怕就是卫斯理他一个搞科幻的,都始终相信只要通过修炼就能练有所成然后变身的。

        但是放眼望过去,并没有看到司徒,不知道这小子到底藏到了哪里。而我现在又不敢乱动,要不然那么多条枪对着我,哪怕他们的准星实在太差,要是几十条枪齐发的话,估计至少也有好几颗子弹会击到我的身上吧?

        那该死的能力又时灵时不灵的,要不然现在……

        忽然我就感到空气变冷了,而且变得很沉重。

        气氛忽然变得压抑起来,连视野都忽然变得暗了下来。

        这并不是我的错觉,而是一大片黑得像要滴墨的乌云把太阳遮了起来。在这个时候我没有来由的想到了遮天。当然,这并不是仙侠小说。只能证明我的思维还是比较活跃的。但是空气怎么变冷了呢?

        哪怕是要下雨,空气也不会这么快就变得这么湿重的啊。

        旁边的同学们也变得有些惊疑不定。

        “打雷啦!”一个同学大声说。

        果然,乌云里面爆发了一团光亮,那正是闪电,只不过是在乌云里面,所以看起来像是爆炸了一般。再然后就是轰隆隆的响声,反正也听不出到底是乌云的低吼呢还是从大地深处传出来的。

        如果这真是从大地深处传出来的话,倒有点像地球有点饿了肚子发出的鸣叫声。

        一颗颗比黄豆还大的雨点从天空坠落,像是子弹一样击在头上,竟然有点疼的感觉。这场雨来得没有丝毫缘由,因为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是一个大晴天的。我有点怀疑这是不是也是幻觉。只不过感受着透体的雨凉,这绝对是真实的。

        这场雨不是司徒做出来的?

        雨越下越大,我几乎都有点睁不开眼睛。只是我仍然不敢乱动。

        好多同学都散了去躲雨。教官也小心地后退着。

        这场大雨来得好及时!

        不过五分钟的时间,我的身边就没有了枪的威胁。只不过雨下得那么大,眼前就只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就看不清眼前的景物。

        我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

        起初并没有风,雨点像是垂直地落在地上,激起一些小水花,四周全是哗哗的雨水声,充斥着耳膜的每一个细胞。听不到别人的讲话,也听不见自己的心跳声。

        忽然一个想法冒了出来:这真是一个绝佳的暗杀环境!

        然后我就寒毛一竖,想都不想就滚到了地上,泥水沾了一身。这一滚完全没有经过大脑,好像是身体作出的临时反应一般。我滚到了地上之后,一把刀就插在了我的旁边,离我的脸不过两公分。

        如果不是身体自动作出这种反应的话,我已经死了。

        冷汗从身体的各个角落冒了出来,这冷汗一激,身体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靠!

        谁他妈的真的把握这个机机要置我于死地?

        雨帘中眼前好像站着一个人,那人身材倒是蛮瘦高的。毫无疑问那把刀就是握在他的手里。他好像做了一个扶眼镜的动作。

        我去,竟然是一个眼镜侠?

        问题是在这么大的雨中,这眼镜侠竟然还能知道我身在何处?

        我想跳起来就跑,只不过那泥泞的地像变成了无数只手一样拉着我的脚。我有点爬不起来。

        不过我手中有枪,于是瞄都不瞄对准他就是一枪过去。

        不过这枪显然太古老了,竟然在淋了雨之后就卡了壳,竟然没打出去!

        这枪上又没有上刺刀,要不然我也可以跟他拼一下啊!

        我已经没有时间再纠结于有没有刺刀这个问题了,因为他显然不想留给我更多的时间。刀子拔起,然后又往我刺来。虽然这是一把身体狭长的刀,不过他却当成了剑来用,用的是刺。

        这要是被刺中了,估计我也就这么交待了。从此跟这个花花世界拜拜了。当然,也许以后也还有一个我,只不过那时我已经没有了这一段日子的记忆。

        我又滚。

        发现在这个时间滚真的很有用。虽然身体滚得很脏,但再脏也要保命啊!

        连脸上都滚了很多泥水。现在这个时候估计我跟冲出亚马逊里面的那家伙也差不多了。

        他显然不是一个爱废话的家伙,只是沉默地一刀一刀或砍或刺,而我在这个时候也根本开不了口——一开口就是泥水,谁会开口呢?只是拼命地滚动。

        无言的拼杀就在这里展开,雨水成了最好的掩护,其他人根本就不明白我这边竟然有这么强烈的杀机。

        此时我非常想念蒙蒙,如果他在的话那就好了,他肯定跟那人拼刀子。而且以蒙蒙的本事,肯定能拼得过的。因为现在那个家伙竟然还没有杀了我,那就证明他其实对于刀子并不在行的。

        看来有时间我还得多练练刀子才行,因为在这个时候,刀子显然比枪有用得多。

        靠!

        分神了!

        手上竟然被砍中了!

        这刀伤痛得我几乎精神分裂。雨水不断重击着我的伤口,爽得我一佛升天二佛献世的。

        而且他显然也学乖了,竟然使劲跑前步,我再怎么滚速度也比不过他的,最后他竟然一脚踩在了我的胸口上。

        这一脚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然后他的刀子就顶在了我的胸口。

        我不敢再滚,再滚也没用。

        他弯着腰低头看我,于是我也眯着眼看着他。没办法,雨水太大,我只能把眼睛眯成一条缝。

        他当然不会是猴子。

        他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眼镜男。

        他有着英俊的脸,眼镜上面全是水。

        “你要死了。”他的脸靠近了我。

        竟然是这家伙要我的命?哪怕就算老子下象棋下不过你,也不必要我的命吧?当然,虽然我知道你跟司徒有关系,但为什么你有这么厉害?

        再说了,万事好商量,哪怕你真的喜欢李紫,我让你就行了……

        “大哥!李紫是你老婆!”我大声说。

        性命交关,没办法,只能求饶了。只不过不知道求饶有没有用。

        他的脸开扭曲着,然后我感受着那刀子的压力,我真的要被他一刀穿心了吗?

        主角都是有光环的。我怎么也是主角吧?现在怎么也有点光环作用吧?哪怕来个小意外,比如说一颗流星砸下,或者干脆来个地震什么的,那不是很爽?再不然哪怕来个流弹把他搞死也行啊!

        没有地震,也没有流星,更加不可能有流弹。

        只不过有风。

        这股风起得很突然,而且刮得很猛。我不禁闭起了眼睛。

        然后就听到当一声响。

        应该是两把刀子对砍了一下。

        胸口的压力变小。

        我赶紧睁眼。

        风声依然在雨中。当当声不绝,眼前的雨帘变得狂暴,两个黑影在雨中刀来刀往,跃高伏低,看样子是作生死的绝斗。

        是蒙蒙吗?

        我靠,看来我的主角光环果然有点用啊!

        他们两个都一言不发,而且很快就分出了胜负。

        一个倒下,一个还站着。

        只不过倒下的会是谁呢?

        我爬了起来。

        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黑影,那人手中握着一把武士刀,身上全黑,只露出了两个眼睛。

        “你他妈的,怎么才来?!”我不禁大骂了一声。

        这家伙非得要我死的时候才来耍一下帅?然后再来一句:看吧,我又救了你一命!

        “你知道我要来?”他显然愣了一下。

        “靠,你知道老子等了你多久了?”

        他妈的,没天理了,老子遇到生命危险,不是你来救我难道……

        等等,怎么蒙蒙的声音变了?

        那人来到了我面前,上上下下打量着我,说:“难道你不是觉醒者?哦,我明白了,你是内奸,是不是?”

        靠!内奸?

        他妈的,见了鬼了!

        我想,我遇到了一个收割者中的傻逼!(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