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30,不关你事?

30,不关你事?

        据蒙蒙说,他并不在乎自己到底受了多重的伤。因为在伙伴当中还有一个治愈者存在,哪怕再重的伤,在那个治愈者面前都只是摆设而已。所以他并不在乎他是不是重度营养不良或者脑子里面有一个瘤子之类的。

        “治愈者?”我不禁好奇。

        “就是风雷嘛。千万别看他满身肌肉,就以为他是一个猛男,事实上他的战斗力只是个渣而已。”

        “他会治病?”

        “当然,如果这是游戏的话,他就是队伍里面的奶妈,而且是个专职奶。”

        “那我算什么?”

        “你?当然是主力输出。”

        “我算主力?”

        “当然,dps嘛。我也是个dps。”

        “那还有铁柱呢?”

        “柱子?他是mt。”

        我不得不说,作为奶妈风雷那种体格真是浪费了人才。而作为mt铁柱似乎看起来也不会那么强大啊。他有多能扛呢?以他那种精瘦的体格,怎么能独挡一面呢?不过风雷跟铁柱都是特种部队的人,想来应该不会太差。我只是好奇我自己,我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而已,哪怕真如蒙蒙所说以后我会成为市长,那也只是一个普通市长啊,怎么也不可能练出加州州长那种肌肉吧?

        好吧,现在不管怎么说,其他的三个人我算是都见识了。风雷跟铁柱算是还没有什么交情,蒙蒙的话已经跟我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而且也算是生死与共了。

        蒙蒙只在医院里面住了两天就出院。其实主要就是在医院里面打了几天氨基酸之类的,补充了一下营养,不过看得出来这两天的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他的脸色明显好了不少。回到宿舍之后他就又开始喝他的静心口服液。

        “味道真的不错呢,你要不要来一发?”

        “滚!我又不是营养不良。”

        “那算了,真可惜。”

        刘天心似乎并没有对我表现出有多少不满。我不知道他在打着什么鬼主意。不过用手指头都可以想到,他肯定不会放过我。只是让我头大的是,那天晚上在刘天心之后,那个试图潜入我们宿舍的人到底是谁呢?

        “那我们现在就是要跟风雷还有铁柱他们联合?”

        “急什么,反正时间还多呢。”

        “问题是你的身体……”

        “死不了就不要紧,反正到时候有雷锋,会帮我的。”

        看来他对风雷那小子很有信心啊。

        不过都能成为我们的伙伴,如果没有两把刷子也说不过去吧?

        当然,暂时性而言,我是最没用的那个人。

        因为蒙蒙身体不好的缘故,我们并没有嚣张到四处出击。而且女汉子那边似乎因为麻烦解决了,并没有对我表示出感谢之意,她好像完全把我们给忘了。刘天心老妹那边暂时也没有消息。有的时候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嘛。至于李紫的话……

        蒙蒙刚出院两天,他就给我一个艰巨的任务:“把李紫泡到手!”

        “不干!”

        “大哥,如果我说有好多次都是司徒害死你的,你还干不干?别让那家伙痛快。所以我们要把李紫抢过来。当然,事实上,李紫也是你老婆啊。我们现在要做的,就只是把这一过程加快而已。放心,李紫是一个好女人的。”

        “好你妈啊,又不是你去泡?问题是你都说了,那是注定的污辱,我不会去干,到时候说不准司徒来个霸王硬上弓,那我不是绿帽子就又戴定了?”

        “反正以前又不是没有戴过……”

        “……”

        “喂,上点心好不好?那可是关乎你的性命和终身幸福啊,老大。”

        “你也知道那只是关乎我的性命和终身幸福啊?”

        “怎么,还跟我抬扛?那行,接下来两天,我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说,你自由活动。”

        “怎么?”

        “只是为了给你展现我的神奇,让你相信我说的话而已。”

        什么见鬼的神奇?只不过是一些事情你以前都经历过而已。

        行!那就走着瞧!

        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难道在未来的两天内,我会有生命危险不成?难道我会被一辆突如其来的车撞死?还是走在大路上,被一颗天外陨石砸死不成?或者干脆就是喝一杯水都会呛死的节奏?

        这些想法让我感到很不妙。

        我现在我现在完全陷了他的节奏当中。我竟然没有了自己的主见!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原本的打算是什么?

        我是来这里上学的啊!

        问题是他一直在带领着我的想法,让我想到这个世界竟然不是真实的世界。问题是管他是不是真实的世界,我是不是真正存在的,这里依然有那么多人啊。而且我还是要生活的。既然大家都这么生活,我为什么就不能这么生活下去呢?

        既然你真要展现你的神奇,那么就让我看看吧!

        因为现在是军训的最后两天,而且如果不军训或者不跟蒙蒙到处去鬼混的话我也实在无事可干,所以我就干脆又穿上了军训的服装,又跑去插队军训了。

        这次插的队依然是那个队。

        教官还特意盯了我几眼,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点点头。

        这家伙看起来还不错。

        站军姿,齐步走,还有那永无止境的太阳暴晒,让我感觉到生活又充实了起来。

        “教官,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摸枪啊?”休息时一个家伙问。

        教官白了他一眼,“这个问题嘛,明天上午吧,到时会带你们到靶场练习的,到时每人两发子弹。”

        两发子弹?

        不过光是这两发子弹就让大家伙高兴坏了。我却兴致缺缺。老子前几天刚打完几十发呢。而且只要我乐意,我晚上还可以再去打几十发甚至上百发的。不过最近我一直都在练着端枪——端砖头,就是为了到时候准头方面有很大的改善。

        照我的估计,不必多久我就能成为一个枪神之类的存在了,到时候千万别叫我小马哥。

        “那是什么枪?机关枪吗?”

        还机关枪?我真的怀疑这学生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有只用两发子弹的机关枪吗?而且机关枪那么贵,会真的给你机关枪来玩?

        “当然不是,只是步枪。到时大家就知道了。还有,明天的安排是这样的,上午是打靶,下午是汇演,大家都给我精神一点。晚上的话,是迎新晚会,我们教官可能就不会去了。”教官说。

        “步枪也好啊,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摸过枪呢,重不重?”

        “别问这些傻问题了,明天你们就知道了。”

        旁边一人问我:“看你的样子倒是没什么兴致。”

        这家伙以前见过几面,因为以前我也在这里插队的。只不过到底叫什么名字却是真的忘了。这人长相比较普通,不过看起来比较有精神,块头也比较大,身体壮实,有点像是农村里面出来的。

        “没啥,只是对暴力不是很感兴趣。”

        “哈,好几天都没见到你呢。听说你们两个都是传奇人物啊,今天罗泽没来吗?”

        “他?花柳了。”

        他一呆,“什么?”

        “生病了。身体不好嘛,谁叫他天天出去鬼混的。”

        “都是神人啊。听说他考了七百分,所以军训都可以不来。真是牛人。”

        神人跟牛人有什么区别具体的我不太清楚。我只不过感觉眼前这家伙好像前言不搭后语的。

        我不是很想理会他,所以我站起身,“我去方便一下。”

        “哈,一起啦。”

        靠,方便还一起去?你小子……

        当然,也不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看他的样子绝对是个正直的人。

        既然你要跟着,那么我也不多说了。

        去厕所的时候,我忽然站住。因为就在三点钟方向那边的电线杆子下面,我好像看到一张正在微风中跳着舞的钞票。对于任何人来说,钞票绝对是非常诱惑的玩意儿,如果足够多,绝对比赤身裸体的美女更让男人把持不住。

        “看什么呢?”

        “没什么。”

        我是不是要趁他不留神的时候一个箭步冲过去,然后把那钞票以迅雷之势抢入手中,再然后塞进口袋里面?

        然后我就忽然一惊,这一惊差点让我出了一身冷汗。

        不行,这事情总透着一份诡异。

        我不是说有什么人特意针对我,而是蒙蒙说的我的那些死法让我惊得动弹不得。有些死法不是毫无来由的吗?

        如果不是有特意人针对我,就只能是这老天针对我了。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是一张钞票,如果我去捡了,我是不是会死?

        难道真的有这么奇葩的事情发生?

        所以我马上改口:“那张是不是钱?”

        那人立时眼睛直了,“好像是诶。”

        是诶你还不动手!

        靠!

        “你的,我不跟你争。”他还来了一句。

        “见者有份嘛。都还不知道是真是假呢。”

        “那我们过去看看。”

        他往那边走过去。

        不过我站着不动。

        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那我只能佩服蒙蒙说的那些死法是确有其事的。

        眼看着他捡起了那张钱,还站在那里照了照,然后灿烂地笑了,“是真的呢。”

        我不禁松了一口气。

        看来我果然是神经衰弱了,看到哪怕有一点点反常的东西都疑神疑鬼的了。看来不能再保持这种心态了,必须……

        然后我就呆住了。

        因为那电线杆子竟然在倾斜,而那人丝毫没有马上要被电线杆子砸死的觉悟,依然慢步向我走来,以他的速度而言,他还没有到我身边,电线杆子就要把他砸死了。

        “喂,小心!”

        “嗯?”

        正在我一愣神的时候,一道身影往那人扑过去 ,带着他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然后那电线杆子轰然倒在地上。

        “现在信了吧?”蒙蒙一脸得意地站起身对我说。

        这小子竟然跟踪我?不过他怎么知道电线杆子会倒的?

        难道是这小子搞的鬼?!

        “别这么看我,真的不关我事。我只是担心你死得不明不白而已。”(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