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29,似乎没有麻烦

29,似乎没有麻烦

        要说这风雷,光是从身高体重上来说,绝对是个猛男才对。不过他说话那口气却像是一个害羞的小女孩一样。不过估计这点从他的身体特征上面或许也可以强词夺理一番——我靠,有哪个男人有着b罩杯啊!

        确实,看他的胸部,那爆发似的两块硕大肌肉,明显达到了b罩杯的基本外形。

        难怪旁边有些女人看到他的胸部之后都会情不自禁地低头看看她们自己的,然后作出一番对比。有几个飞机场还脸上红了一下。

        不过这魔鬼筋肉人的神经反射和视野的开阔程度就让我无言以对了。老子都站在他面前半天了,这小子竟然还是最后时刻才发现我。他的一对狗眼一直都在盯着女汉子了,估计对于其他人都不会多看一眼,连余光都不会分半分过去。

        难道这小子的眼睛真的有问题不成?

        好吧,从蒙蒙那疯子就可以看得出来,我那几个伙伴全都是非常人。蒙蒙就先不说了,完全就是一个疯子模样,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相比而言,眼前的风雷似乎更加可爱一点。

        “是的,我男朋友……”然后她掐了我一把,小声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靠,到现在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是我太失败了还是你这个作为“女朋友”的人太失败了一点?

        看来还得我亲自上阵了,“你好,我叫张良,是……”靠,我也一时想不起她叫什么名字了——“……是她男朋友。”

        说完之后我还暗暗抹汗。这没天理的,我们这两个冒充男女朋友的人也太不专业了。话说现在哪怕是租个男友或者租个女友,至少之前肯定要问清楚对方的姓名吧?

        她到底叫什么来着?周小敏?好像是吧。

        风雷的眼睛里面有泪水在打着转。

        这家伙是吃屎吃得这么大块头吗?

        这么大块的肌肉,难道都只是摆设吗?你他妈的能不能拿出一点男子汉的气概来,马上就一拳招呼到我的脸上,把我打得后退飞起,然后嚣张地再来一句:看到没有,他就是一个草包!老子才能保护你!

        女汉子耸了耸肩,说:“所以,谢谢你的好意啦,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他对我很好哦,他很爱我的。”

        我有点反应不过来,所以神情有点木然。不过当她暗地里狠狠掐了我的大腿一把之后我就不能淡定了。我差点痛得跳起来大骂,只不过理智战胜了冲动,我明白,她这是要我有所表示。

        怎么表示?难道是要我吃她豆腐?这不行,万一她以后要是对我死缠烂打的话,那我的终身幸福就完全毁了!而且万一多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她来个热吻的话,到时候都不知道是我吃她豆腐还是她吃我的呢。更加重要的是,我这个人脸皮这么薄,怎么可能做得出那么开放的事情?

        不过言语上的表示还是可以适当做出一些的。所以我点了点头,表情略显严肃古板地说:“是的,我很爱她的。”

        这种表情,哪怕是一千度的近视也能看得见吧?哪怕智商只有二十的渣渣也能猜得到是假的吧?哪怕是个脑残现在应该也能够明白我只是这女汉子随便拉来的路人甲吧?

        只不过风雷这一根筋似乎真的是个脑残啊,而且脑残到惊天动地的境界,他竟然还真的信了,于是一滴泪水从他的眼眶里面流了出来。

        靠!

        古语有云,男儿有泪不轻弹,这小子也太能哭了吧?

        而且好死不死,竟然只流了一滴泪,而且这滴泪竟然有黄豆那么大,从眼眶里面流下,经过了面颊,然后从下巴滴落下去。

        我的视线完全被那滴不同平常的泪水吸引住了,一直跟踪着那滴泪水的轨迹,然后一只手抓着一个小小的玻璃瓶子出现,恰到好处地接住了那滴泪。

        我一惊,差点跳起来。这只手又是什么鬼?

        于是我的视线顺着这只手看过去。这是一个身材精瘦的人,看面相非常能干,而且年纪也跟风雷差不多,一双眼睛像是刀子一样锋芒毕露,更加重要的是在他的额头上还有一道疤痕。

        “别浪费。”那人盖上了小瓶子的盖子,然后把那小瓶装进了口袋里面,一双眼睛却在注视着我。

        这小子就像是一头猎豹一样。我感到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这小子来得这么突然,身手肯定没得说。而且他装风雷的泪水做什么?

        更加让我好奇的是,在他的身上我找到了一种熟悉感。不过我应该从来没见过他才对啊。

        “柱子……我好想哭啊……”风雷转头看到了那人,带着哭腔说了一句。

        靠!

        柱子?

        难怪有种熟悉感,这小子竟然是铁柱!只不过上次他是戴着强盗帽,所以现在看到他的真身我一时没有认出来。

        这小子竟然跟风雷搞在一起?看来风雷果然是特种部队的,而且他们两个应该认得很久了。

        铁柱拍了拍风雷的后背,说:“有什么好哭的,以后多学着点就行了,失恋是结婚之母嘛。”

        我不得不佩服他说得有道理。

        女汉子说:“那么就这样了,我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她就拉着我往外走去。

        我还想跟风雷和铁柱好好亲近亲近呢。只不过看来她是不会给我这个机会的了。

        不过想想也就算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以后还会遇上他们的。只不过我是不是要跟他们说明一下现在蒙蒙出事了呢?

        只不过现在想想,他们应该都还不知道蒙蒙是哪个鬼吧?

        算了,既然走那就走好了。

        女汉子拉着我走出来之后,就说:“周泰在哪里呢?我去看看他吧。”

        也真难得她有这份心呢。

        “行,去看看就去看看。”

        一进医院的时候我就被盯上了。

        那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人物,而是一众护士和医生而已。前台那位护士姐姐就一直拿眼看我,一开始我还暗自得意,我是不是今天特别帅,她也看上我了?然后她就拿起了电话,好像给谁打了电话。接着我就注意到其他的护士和医生也一直拿眼看我,从他们的眼神中,我发现我好像变成了一个贼,他们一直在提防着我。

        这他妈的……然后我就看到了刘天心。

        刘天心看到女汉子时脸色微微一沉,然后走到我面前,问:“考虑得怎么样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你这小子还真的想把我变种猪啊!

        “这个……”我真的说不出话来,我还得跟蒙蒙商量一下呢。

        “考虑什么?”女汉子倒是好奇了起来。

        我白了她一眼。

        然后她就又掐了我一把。

        这女汉子是不是特别喜欢掐人玩啊!而且每次还都是搞偷袭!活脱脱一个**妹妹态势。如果是偷袭别人,我会很开心地在一旁看着一边偷笑,只不过她一直偷袭的都是我啊!而且她又不是我真正的女朋友!

        “我现在可是你女朋友。”说着她还挺了挺胸。

        这个动作在后来时刻出现在我的面前,这当然跟她做出这个动作时的那一脸得意的神色有关,当然也跟她后来的死亡有关。

        后来很久我都会想起她,当然想到最多的就是她的死亡跟她的这个挺胸了。

        “好吧,是关于一个生物学上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伟大实验。”

        “说人话。”

        “简单来说就是如何说服一头公猪参与配种的高深问题。”

        她一呆。

        刘天心皱了皱眉头,说:“看来你是还没有想好啊。”

        “暂时没想好嘛。等下我跟蒙……罗泽商量一下。”

        “那行,我再等等你。”

        我觉得也可以跟刘天心的妹妹商量一下才是。而且我大可以说得下流一些,以她那种女人的性格,应该不可能会接受的,到时候我就可以推脱了。问题是蒙蒙那里,如果刘天心不出手的话,他的命可就不长了,而且如果我真的跟刘天心交易的话,他就可以还有几十年的命。

        现在考验我的主要还是蒙蒙那一关啊。

        我当然不希望他早死。问题是当他的死跟我的幸福挂钩时,我就不知道如何做出抉择了。到底是他的命重要呢,还是我的终身幸福重要呢?

        如果是蒙蒙面对这种问题,他会怎么选?

        当然,从他的一面之辞里面倒是可以推论出,他会救我,而且会义无反顾地救我。因为他说过他就是为了要救我的,而且尝试了太多太多次了。不过他没有一次是成功的。而且这一次他可能也不会成功。

        虽然我很不想相信他说的话都是真实的,但是有些事实我是无法去否认的。万一他真的尝试过几百次来救我,那么如果我放弃他的话,我是不是太不够讲义气了?

        他把我当成兄弟,而我却把他当成了瘟神,那种事情我是做不出来的。更加重要的是,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呢,也许我以后还可以再去印证他说的到底是事实还是都是他假想的或者说是拿来骗我的。如果他真的是我的兄弟,我当然不可能会放弃的。

        面对选择题时,很多人往往都会犹豫很久。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进入病房时,蒙蒙还在那里装着死。

        “刘天心不在。”我说了一声。

        然后他就活了过来,睁眼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一眼女汉子,微微一愣,“你怎么来了?”

        “看看你死了没。”女汉子没好气地说。

        “哪有那么容易死。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把那个狂追你的人带来多好,哪咤那人挺不错的,只不过他跟我抢女人,肯定抢不过我的嘛。”蒙蒙在那里没心没肺地说。

        我不禁好奇:“哪咤?”

        蒙蒙得意地说:“就是那魔鬼筋肉人嘛,雷子,雷人,雷锋,哪咤,都是他的外号。”

        靠!

        “他有什么用?”我不禁又好奇。

        “当然是治病啦。不必去想那刘天心的鬼话,哪咤的手段肯定比他更高的。谁叫他还有一个外号叫雷锋呢?”(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