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27,我去

27,我去

        我当然不可能现在就结婚啊。才刚上大学呢。当然也更加不可能给别人配种。人家上大学哪怕不是学知识的,至少也是要泡妞的啊,哪里有变种猪的道理呢?

        我一个人坐在宿舍里发着呆。

        蒙蒙还在医院里面装着死;而我又没有其他朋友。我当然很无聊,但是我也不会无聊到去找刘天心谈心;更加不可能去找刘天心的妹妹谈情说爱探讨怎么配种的问题。

        我是不是应该跟她说明一下她哥哥给我的条件呢?那样的话,他们两兄妹会不会对掐起来?那样一定会很精彩吧?不过怕就怕他们一致联合对外,一起对付我的话,估计会更精彩。以刘天心那种狠角色的性格,要把我从楼顶扔下去那也是分分钟的事。

        这楼可是七层高,从楼顶摔下,估计我会变得全身骨头尽碎,变成了一团人形的肉饼。从此美好的人生成为了非常不美好的饼生了。

        敲门声响起。

        现在是上午,又有什么人来找我呢?

        或者说不是找我,而是找蒙蒙?

        “谁啊?”

        没有人回答。只不过敲门声又响起了两声。

        他妈的,这大白天的,难道还有鬼不成?难道说门外的是个哑巴?

        不过我的神经忽然高度紧张起来。因为我忽然想到,也许门外真的是一个杀手,他不敢开口说话,因为一开口的话他的内敛的杀气就会发散出来,于是让我感觉到。如查我打开门的话,迎接我的将会上两道如同刀子一般的冰冷的目光,而且下半身肯定还会有一把手枪或者一把短刀指着我的腹部或者腹部下面的命根子。被指着腹部的话,我应该还能淡定,但如果真的是被指着命根的话,估计我就会大惊失色了。正所谓头可断血可流,命根不可断!他的个头应该不高,脸应该是一张大众脸,这样他就能在杀完人之后随时逃跑。他会用冰冷的声音对我说:进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也许并不是杀手也说不定。也许等我打开门,就会看到一个独眼龙,他是司徒,冷峻如山的脸上永远都不会带着笑容,他的双眼会紧紧盯着我的双眼,然后我就被他那深不可测的幻境拉入,如同进入了一个黑洞里面,永远都不会沉到底,永远都没有尽头,迷失在了永恒的时光之中。

        更加有可能的是司徒无功那家伙,他也许不会那么强势,而是看到我开门,马上就跪了下去,说:大哥,行行好,成全我跟李紫吧!

        不过不管是谁,我都不想看到。

        所以我又问了一声:“谁啊?!”

        依然没有人回答,只不过门又被敲了两次。

        靠!

        有没有天理?

        难道真的是一个哑巴不成?

        还是真是一个杀手?

        他妈的,这可真要命!

        我是不是应该先准备好拼命的武器?

        一开门,然后就一刀砍过去,管他妈的是谁,先砍死再说!

        我忽然想到这门上是有猫眼的,我应该可以先看看啊……

        只不过我忽然又想到,电影里面有很多这样的桥段:门外的杀手先敲门,然后就用枪对着猫眼,计算着屋里面那个人单眼看猫眼的时间,然后扣动扳机,子弹从猫眼射入,从门里面那人的一只眼睛里面射入,然后从后脑穿出,从此死得不能再死,只能发挥余热变成农家肥,为森林草地或者菜地作出最后的贡献。

        所以查看猫眼实在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不过现在这大白天的,门外的人应该也不会这么嚣张吧?

        不过我们这一层都是新生,现在其他宿舍的人全去了军训,也只有我一个人在,四周无人,门外那人做出什么事情都没有意外啊!

        所以我不敢动。

        我的谨慎和小心都是有原因的,而且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睡好,神经都有点衰弱了,所以胡思乱想也在所难免的。

        更加可恨的是,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我问了几声都没有人回应。

        “靠,死了?”终于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而且听起来是一个女人。

        女人?

        我靠,现在有什么女人来找我呢?或者找蒙蒙?

        “谁啊?”我又问了一声。

        “周泰在不在?靠,你们是死人不成,敲了半天都不开!”

        门外的女人听起来像是真的女火了。

        这女人的声音响起来好像以前听到过。所以我顿时放下了心,从猫眼里面看过去,只能看到头发。看来是一个个头比较矮的女生。

        “靠,你是不是走错了?我们这里哪里来的周泰?!”

        那女人莫非是女汉子?

        我们宿舍只有我跟蒙蒙——或者说罗泽,哪里来的周泰?

        你当这是三国啊!

        不过既然是她,那我就只好开门了。

        一开门,却吓了我一跳,这女汉子果然是女汉子啊,穿着件男式长袖衬衫,头发本身就不算很长,现在又披散开来,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一个艺术家呢;裤子是一条宽松的牛仔裤。这明显就是一个假小子的打扮啊!

        “你跟我说没有周泰?他自己说他叫周泰的。”

        她直接就往里面冲。

        周泰?

        “就是僵尸。”

        靠,你以为这是三国杀不成?也对啊,蒙蒙这几天都是一副僵尸脸,好像他真的说过一句“请叫我周泰”来着。

        “他人呢?”

        “死了。”

        “啊?”

        “昨天晚上死的,唉,别提了……你怎么这副打扮?刚才半天也不出个声,扮鬼啊?”

        “你以为这是哪里?这是你们臭男人的宿舍好不好?我不穿成这样能混得进来?还有,我要是一开口的话就露馅了,刚才正好旁边有人走过。”

        原来是这样。

        不过打扮成这个样子跑来我们宿舍到底是怎么个事呢。难道还真要蒙蒙做她男朋友不成?

        “身上有没有钱?”她忽然这样问。

        难道她是来借钱的?

        这也太夸张了吧?我们不熟好不好……

        我还没有开口,她就又说:“先借我点,等下买两把刀,我一把你一把。”

        “靠,买刀干什么?”

        “你室友都死了,当然是为他报仇了。”

        我为她跪了。这家伙跟蒙蒙那疯子果然是绝配啊!

        “误会啦。他还没有死,差点,现在正在医院里面躺着。”我只好解释。

        “哼,得了花柳不成?”

        我再次目瞪口呆。这女汉子果然猛到了极点啊。

        “这个就不好说了。”

        “看他就不是好人。既然他不在,那你就跟我一起去办个事。”

        “啊?”

        “听我的,就没错。嗯,从现在开始到今天傍晚,你就是我周小敏的男朋友了。”

        我靠!

        要我成为你的男朋友至少要经过我的同意吧?就这么宣布了?而且还没说到底要我去做什么事呢。

        然后她就拉起了我的手——她的手倒是很软的,让我很是感动。这是第一次被一个女孩子主动拉住手啊。

        不过我更加郁闷。这是什么事,这几天遇到的都是奇葩。刘天心不说,现在这周小敏竟然也来这套!

        “走吧,先去我宿舍楼下,我换身衣服,然后去一个朋友那。”

        “你别跟我说是去那个正在追求你的人那里。”

        “放心啦,他不可能打死你的。”

        光听到这句话我就知道接下来的事情肯定会非常刺激。打死我估计那个男人是不太敢的,但是说不准会打残我啊。

        那么生猛的事情,原本肯定是蒙蒙要去做的。怎么要找上我呢?蒙蒙啊,你怎么好死不死的又生病了呢?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啦,我只是不喜欢他,不过他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放心,他肯定不会打你的。你等下只要装装样子,说你是我男朋友,很爱我,然后我也说很爱你,他就会知难而退的了。”

        “呵呵。”我装傻子。

        “我以我的良心保证。我现在还只是一个学生呢,才大二呢,肯定要好好上学天天向上。哪里有时间跟他那种部队里面的人来往呢?”

        “部队?!”

        我靠,部队是最大的流氓好不好?我惹上部队的人,那还不是去送死的?

        骗鬼吧,看来果然是要被打断腿的结果啊。

        我有点无语。这女汉子性格这么强势,肯定是遇到了比她更强势的一个男人才对啊,结果那个男人就死缠烂打。这种死缠烂打的人,一般都是狠角色啊!

        “打死也不去!”我坚定地说。

        笑话,这种事情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有那种闲心,我还不如在宿舍里面睡觉呢。也许还可以写写小说什么的,反正蒙蒙都说我可以去写小说了。

        说不准以后还能成为所谓的网络大神呢,到时候……当然,这个世界都说不准并不是真实的,想那些没用的其实也挺没劲的。

        “大哥,行行好吧,我没有几个朋友,男性的朋友更加没有,好不容易认识你们两个,结果一个得了花柳躺在医院里面(估计蒙蒙听到了这句话都要气得吐血吧?),而你又这么绝情。放心,如果你帮了我这次的话,我一定给你介绍美女。我们文学院里面美女如云,比我漂亮的有十几个呢。”

        靠!比你漂亮的才十几个!那你们文学院里面不成了恐龙集中营了啊!

        但是这种话我万万不敢说出去,我怕我说了之后她马上来一记撩阴腿,从此就变成太监于是本书也完了。

        不行,我要坚挺!

        “实在不行呀,我演戏不行的。”

        “放心吧,风雷真的不会乱打人的……”

        “等等,你说谁?”

        “什么谁?”

        “我们去见的那个人。”

        “一个追求我的人。”

        “我是问他叫什么名字。”

        “风雷啊。”

        “我去!”

        “……你这个‘我去’是脏话呢,还是真的是你会去的意思?”

        “我去的意思就是我去!”

        风雷?不会这么巧吧?

        蒙蒙那个秘密基地里面有四个小房间,一个是我的,一个是蒙蒙的,一个是铁柱的,还有一个正是风雷的。

        铁柱上次遇到过,虽然说没看到他长什么样子,但至少知道他在这个城市里面而且是特种部队里面的人。这个风雷又是个什么货色呢?

        竟然在对这个女汉子死缠烂打……从这点看,风雷的品位不算高啊……(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