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25,急病重症

25,急病重症

        我不得不说事情竟然会转折这么快。

        在前一秒钟我们还在商量着要去女生宿舍看那些白花花的大腿,在下一秒钟他就吐出一口血倒下去,然后人事不知。

        我有点怀疑是不是这家伙脑袋中一直在想着那些大腿,然后就走火入魔,内功岔了气,憋成了内伤。怕就怕到时他上半身偏瘫,下半身中风,那么就难办了。到时他的后半生怎么过?要老子一直照顾他?

        那是不可能的。

        叫了他大概五分钟竟然没有丝毫回应,只不过鼻头还有风,呼吸是还在的,但是摸他的脉搏,跳得比较慢。

        看来他真的出事了。

        只不过以为我的水平当然看不出来他到底出了什么事。

        看来我只能求助于120了。

        只不过在此之前,我还得先完成一件事,那就是把他身上的夜行衣给脱下来。要不然到时就怕是张了一百张嘴也说清。

        反正不管怎么样,他出事,我还是要救的。

        所以我打了120.

        之后我就在宿舍里坐立不安,等待着救护车的到来。

        是不是还要先准备钱呢?

        上次抢银行我倒是存了一点私房钱的,看来这次能派上用场了。

        所以我把上次抢银行弄来的钱带在了身上,以备不时之需。现在有些医生医德比较差,不交钱不治病的,所以有备无患。

        120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不多久就到了楼下,然后再过一两分钟,就能听到他们的脚步声了。

        “怎么个情况?”打头进来的那个医生看起来是一个性急人,我刚开门他就大声问。

        他们这么大声,弄得几乎整层楼都醒了过来,很多同学打开房门想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也不知道啊,他忽然就倒下了,怎么叫都没有反应。”

        那医生一进来就看到倒在地上的蒙蒙,皱了皱眉头,“搬过了?”

        “没……没呢,不敢动。”

        我当然搬过了,只不过是帮他脱了夜行衣而已。如果这小子不是穿着夜行衣,我肯定不会去动他的。只要他有呼吸有心跳,我还是不要乱动的好,因为我又不是医生,都还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病呢。

        这医生点点头,“很好,你做得对,千万不能乱动。”

        他蹲下就翻开蒙蒙的眼皮查看,看了左眼又看右眼。

        然后进来担架,一个护士问:“怎么个情况?”

        “急症,快点。”医生说。

        把蒙蒙弄上担架,然后一溜烟往楼下跑。

        我赶紧也跟上。

        这么严重?

        这小子平常看起来那么生猛,怎么现在倒下得这么突然?

        而且看起来果然有生命危险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医生,他到底是有什么病?”

        “很多问题。”

        很多问题?

        好吧,反正我不是医生。

        跟着他们钻进了救护车里面,那医生亲自给蒙蒙挂上了吊瓶,然后就在一边打电话,叫医院里准备这准备那的。

        等打完了电话这才转头问我:“他的家人你能联系上吗?”

        “我联系不上。”

        “那你看看他的手机,能不能联系上。”

        他怎么那么聪明呢?

        我从蒙蒙口袋里拿出了手机,不过他妈的竟然要输密码!

        我哪里知道他的密码啊!

        总不可能是六个1吧?

        好吧,反正试试。

        输入六个1,错误。

        当然不可能是六个1啊。那么会是什么呢?我总不能输入我自己手机的密码吧?

        好吧,总要试试的。

        于是我输入了我自己手机的密码。

        没天理的竟然真是这个密码!

        这小子到底知道我多少事啊!

        先看看他平常都给谁打电话呢?结果发现他好像从来就没有打过电话一般;而且号码簿里面竟然只存了我的号码,除此之外一片空白。

        他的家人……

        于是我只好打电话给辅导员了。

        “蒙……哦不,罗泽得了急病,老师你知道他家人怎么联系上吗?”

        “罗泽……不知道啊……”她显然还没有完全醒,说话有点迷糊。

        反正辅导员这家伙我也没指望上。

        所以我只好向那医生耸了耸肩,“真的联系不上。我是他室友,我在就行了。如果真的要签字的话,我签就行了。”

        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是不是要动手术?动手术的话肯定是要签字的,到时我签一下,如果真的出了意外蒙蒙挂了,那么我是不是也逃不了?

        想想这些破事就头大。

        这疯子真是老是给我老麻烦,我还想再过几天太平日子啊!

        “只是需要一些钱。”医生终于开口了。

        “我先垫上就行了。”

        “那行。”

        很快就到了医院里。

        然后我就惊呆了。

        这医院不正是刘天心那个医院吗?

        那小子不会真的在吧?

        蒙蒙跟刘天心交过手,刘天心肯定能认得出他的;当然,刘天心肯定也认得我的。这么一来,我们两个不正是自投罗网?

        还好一路进急诊时并没有遇到刘天心。

        然后我就被挡住,让我去交钱。

        交了五千押金,蒙蒙就被推进了重症室里面。我无聊地坐在病房的外面,那医生一边抹汗一边出来,而且又拿出手机打电话。

        “刘哥,有个重症营养不良的病人……嗯,我也看不出具体的病情,估计还有内出血……嗯,最好你来一下,反正很复杂,好像什么病都有……”

        靠!

        什么病都有?

        爱死病有没有?

        梅毒有没有?

        这医生怎么这么没有医德?这种话也敢说出来?

        蒙蒙这家伙不会就这样挂了吧?他万万没想到,他还没有救完我,自己就先去了?想想这个事实还够让他感到悲剧的啊。

        他那么强硬,而且恢复能力那么强,应该会好转吧?

        我忽然发现,我倒是有点认同他了。在这学校里面我并没有其他的朋友,也许正是因为他的原因所以我才没有朋友吧。

        想想其他的同学都在军训,只有我跟他一直混在一起。所以我的生活圈子就变得极其小,除了他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什么人。最多就是认得一个变态的倒三角眼张志伟,至于班里面其他的同学嘛,算是有点交情的也就是一坨屎和李紫了。

        至于其他班级的同学,那就只认得一个女汉子,只不过话都没有说过几句。如果硬要加上那个司徒无功的话,估计也能凑个数。只是那司徒无功明显跟司徒是有关系的,我倒是想离他远一点,万一他要是从背后捅我一刀我完全不会感到意外的。

        在不久之前,我还在心里面嘲笑女汉子太寂寞,原来真正寂寞的是我啊。

        不对,应该是蒙蒙才对,他的手机里面竟然只有我一号码。连他说的那个喜欢的女汉子的号码都没有存起来。

        那是怎么样的生活啊!

        不过看样子这些都是他自找的。一个重生的人,心理方面都有点变态才对吧?所以他会嘲笑其他一板一眼正常过日子的人是傻逼。他应该有着他这个年龄所没有的沧桑才对。

        我感觉我忽然有点理解他了。

        他向着他的目标义无反顾地前进着,他丝毫不会在意其他的。道德?在他看来估计也只是个摆设而已。

        然后我就想到了刚才那医生的电话。

        等等,“刘哥”?

        “喂,我不会是打电话给刘天心吧?”

        那医生也坐在一旁的座椅上,显得有些落寞。

        “诶?你认得刘哥?”

        “靠,不会吧?真的是刘天心?”

        “当然是他,他是我们市里面最好的医生,我没有办法,只能找他帮忙。怎么,你对刘哥的医术有所怀疑?”

        “我不是怀疑他的医术,我只是怀疑他的人品。”

        “人品?刘哥的人品当然是没话说的。”

        “你确定他不会公报私仇?医德高尚到连杀父仇人都会去医治?”

        那医生一愣。

        “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我室友当然没坏到那种程度。”

        “那坏到了哪种程度?我现在怎么觉得应该打110呢?”医生好像有点怕了。

        我倒是愣住了。他妈的,我这张贱嘴,怎么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有意思。”旁边忽然响起了第三个声音。

        听到这声音我就感到全身一抖,这家伙怎么像猫一样,来的时候一点动静都没有?

        一转头我就看到刘天心那张臭脸——那脸上的表情确实挺臭的,就好像我欠他很多钱一样,更加让我感到好笑的是,那家伙的左眉毛竟然被剃了,不过看样子并没有理发嘛。难道是他自以为这样很有个性?

        “里面那个是你的那个室友?”刘天心冷冷地问。

        我靠,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我刚想否认,不过那医生已经说:“是他室友。”

        “那就好,取一把刀来,快一点的。”他对那医生说。

        我不禁跳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靠!你公报私仇啊!有种等他好了你去跟他单挑啊!”

        “哼,他欠我的,我要加倍还给他!”刘天心又转头看着那医生,“取把刀来。”

        那医生都怕了,说:“刘哥,万事不要做绝,他毕竟是病人。杀人是犯法的。”

        刘天心又指着那医生说:“那你动手。”

        那医生的脸当时就变成了猪肝色,“这……这……”

        刘天心再一转指头,说:“算了,你动手。”

        靠!要杀人还要我动手?而且对付的还是我的室友?

        我真恨不得带了枪,现在就给他来一枪,然后我就逃跑。

        “你自己想好,如果你不动手把他两条眉都剃了,我就不动手治他!”刘天心恨恨地说。

        啊?剃眉毛?!(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