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23,女汉子重新登场

23,女汉子重新登场

        “你他妈的一夜没睡?”

        蒙蒙这疯子倒是睡得爽,一起床就大呼小叫的。

        我依然手里握着手枪坐在椅子上。

        昨天晚上那一夜紧张得都快屎裤子了,他却在一旁呼呼大睡。

        他妈的,真是没人性了!

        “你他妈的还说,昨天晚上我差点就挂了!”

        “挂了?怎么回事?”

        “还怎么回事?昨天晚上两三点钟的时候,又有一个人来了,你他妈的就在那里睡大觉!”

        “有这种事?哈,我倒没注意到呢。不过现在想想,你说得也有点道理,因为我记得你大概是死在三点左右……不好意思,昨天实在太累了,所以影响到了我的判断。这么说起来,刘天心不一定是要杀你的。杀你的应该是另有其人。只不过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我怎么知道!”

        他还在一边没有心肺地挤着牙膏,要走进卫生间时,忽然愣了一下,转头问:“昨天晚上你真开枪了?”

        “难道这把枪只是摆设不成?”

        “少年,看来在你手里果然只是摆设啊,这么近,竟然还打偏了,你看,只是打在了窗户上,真不知道你怎么打的手枪!”

        靠!打……手枪?

        怎么什么话他都说得出口?

        “有没有看出来是哪个?”他又问。

        “没看清,只是露一个头,只不过黑灯瞎火的,我又没有火眼金睛,哪里看得清?”

        “也对。看来以后都要小心点了。妈的,现在才刚开始,就这么多人注意到这里了。刘天心明显是来找你的,而且后面那个人肯定是来杀你的。这样说的话,都是你这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大家都怀疑到了你的身上?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难道老子做的任何事情都要跟你说明吗?

        你还真把你自己当神了啊!

        算了。没必要跟他争。

        我只感到实在太困了,真想好好的睡一大觉,好好补回昨天晚上损失的睡眠。

        他刷了牙出来,说:“放心去睡吧,大白天的不会有人来杀你的,只不过看来你的枪法实在有待提高。有时间我们应该好好去练练枪法。”

        “去哪练?诶,我听说军训也能摸枪啊。”

        “军训那只是摸枪而已,我们这里有真枪实弹,不比他们那里强万倍?放心,练枪的话,当然是找个好地方,好好地练练。长枪的话没有必要练,因为长枪带起来不方便,我们找个时间好好练练手枪就行了。”

        这句话倒也有点道理。如果我枪法好,昨天晚上就把那杀手除了,以后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他出去买了几个包子回来,分了我两个,吃了这两个包子之后我就睡下了。虽然说有点心事,只不过身体实在太累了,总是要睡觉的。

        直到下午他才叫醒了我,去吃了饭,总算恢复了一些元气。看看时间还早,这小子竟然真的拉着我去练枪。

        练枪,是要有场地的。这个城市当然没有所谓的练枪场,只能去他那个基地或者野外找个地方。他扔给了我一把手枪。反正我也不认牌子,小心地装进了口袋里面,他又扔过来几十发子弹和消音器。然后就下楼。

        他竟然又推出了一辆电动车。

        这电动车竟然跟上次那辆有点像。

        有没有天理?怎么老是电动车?

        “怎么老是骑电动车?能不能有点创意?”

        “不用上牌嘛!”

        “别跟我说这辆也是改装过的!”

        “这辆绝对是原装货,没有改装,哪有那个钱老是改装呢?”

        “你到底有多少电动车?”

        “也没有多少,只不过这一排全都是我的。”

        “那你直接给我一辆不就行了?”

        “没钥匙。”

        “……”

        “别这么看着我,那些电动车的钥匙真的被我扔掉了嘛。带一大串钥匙不是很烦人?而且我只要有一把钥匙就行了嘛。”

        “你这他妈的到底是个什么破钥匙……”

        “神器,神器,不是什么破钥匙。”

        “真的什么锁都能开?”

        “密码锁不能开。”

        这不是废话吗?我的意思是要插钥匙的锁啊!

        好吧,跟他扯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所以只好坐上了他的后座。

        真希望这辆电动车跟他说的一样,并没有改装,要不然半路上爆炸了那就真的是倒霉到家了。

        还好这辆电动车看起来果然只是辆最普通不过的玩意儿。这大白天的,太阳很大,很多新生都在那里站着军姿。我们两个是特立独行的家伙。当然,我之所以会有这么好的待遇,那也是沾了蒙蒙的光。

        如果不是他,我肯定也跟其他新生一样在那里站着军姿,然后平静地在学校里度过四年,再然后我的人生会怎么样呢?也许去找份工作,或者考个公务员什么的?估计应该是考个公务员吧,因为他说过我将来会是市长。

        老子怎么也是一个将会成为市长的家伙,怎么就跟这疯子混在了一起呢?市长啊,也算是一个大人物吧?我是不是应该沉稳一点?

        或者少说点话,至少面相上要严肃一点吧?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他忽然问。

        “什么什么表情?”

        “别以为我看不到,有后视镜的。整个棺材板一样的表情,那是什么意思?”

        “你懂个屁啊,我这是市长的表情。”

        “市长就是你这样好像全市每个市民都欠你一百万一样的表情?你那时可不是这样的表情,你是一个典型的能干点实事的贪官的表情。”

        “什么叫典型的能干点实事的贪官的表情?”

        “外表看起来很平易近人嘛!你这小子,我第一次遇到你时,他妈的都跟我拉家常的。”

        “拉什么家常?”

        “刚见面嘛,你就问:吃了吗?我就回答:吃过了。然后你就说:那喝一杯?我就说:不了,我要时刻保持最清醒的头脑。”

        这他妈的是什么家常啊!

        “我很平易近人?”

        “当然,你名声不算坏的,虽然大家都知道你是一个贪官。”

        我差点吐血。

        大家都明知道我是一个贪官,我竟然名声不坏?

        他继续说:“其实你这个贪官真的不算坏。历史上有很多官都很贪啊,不是全天下的贪官都是坏人好不好?”

        “那你跟我说说历史上哪个贪官名声很好?”

        “寇准知道吗?宋朝大宰相,名声够好吧?他就是一个大贪官。”

        咦?

        竟然真的有名声那么好的贪官?看来虽然我会成为一个贪官,但是我的本质并不是坏的啊。看来我果然是一个好人。

        电动车来到了郊外,其实离学校并不远。

        这城市地处平原地带,只不过几个小山包还是会有的。只是估计过不了几年,眼前的几个小山包也会被推平然后建成高楼大厦。城市是一个永远也不会满足现状的怪物,总是在吞噬着周围的山林,而且永无止境。我可以想像到,也许几百年年后,所有的人类都变成了城市居民,再也没有了乡村,也没有了山林,到处只是钢筋水泥的森林。

        在路边停下了电动车。

        到这里的人和车都非常少,所以也没人注意到我们。

        小山包上面就有树,当然里面也有鸟。

        至于为什么要到这里来练枪法,蒙蒙的意思是这样的:练枪法,当然是要找活靶子,打死物什么的,那多没意思;所以我们来打鸟,而且打鸟还有个好处,那就是万一真的打中了,晚上还可以改善伙食呢。

        “问题是我们去哪里改善伙食呢?”

        “安啦安啦,鸟都有了,还怕没有锅吗?”

        这倒也是。只不过我可不会为了一只鸟而去买个锅,而且宿舍里面连饭都不能煮,更别说炖鸟了!

        打鸟当然是一件技术活。我这才发现原来手枪并不是乱打的。蒙蒙只在一边看,连指导意见都会给出,怎么瞄准,怎么把握时机,他都一言不发。

        好吧,看来的确只能靠我自己了。

        就这样过去了好几个小时,我的手都累得有点麻了。只不过鸟毛都没打到一根。

        “现在知道了吧?手枪不是那么用的。”

        “那你不早说!”

        “早说有用吗?肯定要你自己先试过了,才会放下高傲自大,从头开始学嘛。”

        “那要怎么从头开始学?”

        “第一步当然是要先学习手不抖。所以回去之后,可以先去找块砖头……”

        “然后一砖拍死你?”

        “别这么暴力好不好?我的意思是,把砖头平举,就像端枪一样,只有练好了这一步,你的手才稳啊!”

        好吧,说得也有点道理。

        “那现在做什么?”

        “当然是回去吃饭。还能做什么?连鸟毛都没有,难道你还想吃鸟不成?”

        回到学校时天已经黑了。

        食堂有四个,其实这学校蛮大的。我们一般就只在一食堂吃饭。

        打了饭之后,我的手都有点抖。

        我们正坐在餐桌上对着盘中餐奋斗着,这时忽然旁边有一丝香味飘了过来。这当然不是饭菜的香味,而是香水的味道,再然后一个人就坐在了我的面前。

        蒙蒙坐在我的对面,不过他头也没抬,而是专心对付着他的饭菜。

        既然是个美女,那我我倒是可以看一下到底是谁的。

        我微微一转头,就看到旁边坐着的果然是个美女,个头并不高,但她绝对是个女汉子。

        “喂。”她喂了一声。

        她不是在打电话,而是看起来应该是为了提醒蒙蒙她的到来。

        蒙蒙好像变成了聋子。

        他不会耳朵里面塞了纸团吧?

        “喂,说你哪。”这女汉子又说了一声。

        “大姐,我听着呢。”蒙蒙依然没有抬头。

        “知道不知道我找了你一下午,好不容易打听到了你住的宿舍,下午跑哪里去了?人影也不见,听说你是个考了七百分的混蛋,是不是真的?”

        “千万别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蒙蒙很无耻地说。

        女汉子显然有点生气。不过估计是看在上次蒙蒙救了她一命的份上,这才没有把眼前的饭菜拍到蒙蒙的脸上,而是狠狠地咬了一块肉,就像是在咬着蒙蒙一样,她说:“我问你下午去了哪里?不知道我找你好久?”

        这女汉子不会真的被蒙蒙勾了魂吧?怎么忽然去找他了?

        “打手抢嘛,打了一个下午,很累的好不好?”

        扑!

        他妈的,这家伙什么话都敢说!

        旁边几个肯定心里也很污的家伙也喷出了嘴里的饭菜,不过场面却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蒙蒙终于抬起了头,耸耸肩,说:“别这么看着我,不好意思,说错了,是他打了一个下午手抢,我只是在旁边看而已。”(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