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21,看起来果然会死

21,看起来果然会死

        衣柜看起来很小。

        不过他的衣柜让我大吃一惊。

        他果然是个疯子。

        从表面上看他的衣柜跟我的是一样的,但实际上他的这个空间比我的大了不少。这疯竟然把墙挖了一大块。这衣柜没有后挡板,里面就是墙洞。

        里面放着很多东西。不过太黑,我看不清,只能拿出手机按亮屏幕看过去。

        我靠!

        挂着七八身衣服,不过这身女仆装是什么意思?更加让人鼻血直流的是竟然还有一身比基尼!还有形形**的假发:红色的,蓝色的,长的,短的,应有尽有。要搞异装舞会吗?

        还有脚旁放着这根粗家伙是什么玩意儿?

        他妈的,竟然真的有一个火箭筒?!

        更加让我感到危在旦夕的是,脚边竟然还有十几个手雷。

        不要我躲在这里的时候,忽然爆炸了,那我就真的只能魂归西天了。

        角落里面还有扔着几把枪,带有一个箱子,用手指头都能想得到,那里面一定装的是子弹。

        我去,这家伙的衣柜也太生猛了!

        我真的要躲在这里面?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个医务箱。这医务箱里面总该是些药吧?那小子还说没有药!

        外面响起了他的声音:“哦对了,里面那个箱子不要去碰。”

        我正要打开那个医务箱看看呢,听到他的话赶紧住了手,问:“为什么?”

        “因为里面是毒药。”

        “你说的是哪个箱子?”

        “就是那个医务箱。”

        靠,骗鬼去吧?

        就算是毒药,我打开看一眼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哪怕是毒药,难道这世上还真的存在着只是碰了一下就能要我命的毒药不成?又不是武侠小说!

        所以我打开了,里面果然放着一些药。而且都是小瓷瓶的。就着手机屏幕的光,那些小瓶上面还贴着纸条。

        那些纸条写得很吓人。

        一个小瓶上面贴着的是:“能让人血流不止”。这是什么鬼毒药?血流不止?应该就是破坏血小板的,看来果然是毒药!

        另一个小瓶更惊人,贴着的是:“能让人欲罢不能”。靠,这是毒药吗?这是奇淫合欢散还差不多吧?或者是我爱一条柴?

        还有一个小瓶更吓人,贴着的是:“千万别碰我”。难道这就是他说的那种天下奇毒?

        好吧,我不碰。

        这些小瓶没有一个是正经样儿,上面没有贴真正的药名。

        反正我看不出来有什么危险,更加感觉不到安全。

        他要这么多奇怪的药做什么?

        反正他本身就神神秘秘的,一个重生的人,做出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

        我赶紧盖上了这小箱子,蹲在这黑暗之中,等着时间过去。

        “喂。”我叫了他一声。

        “别说话,时间快到了。”

        时间还早吧?

        现在才十二点不到。还有大概三个小时呢。

        不过别说话就别说话,还以为老子求你说话一样。

        我有点小紧张。心跳得有点快。

        不过我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等着时间过去。

        如果我是兔子,我大可以竖起两只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只不过我不是,我的耳朵也没有那么长那么大。

        但是忽然,我听到了轻轻的啪一声响。

        好像是什么东西落到了地上一样。

        有人?还是有动物?

        这衣柜怎么不开个猫眼?也好让我看到外面嘛!

        在黑暗中我只能靠着我的听觉。

        轻轻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极轻,但依然有点声音。我的心又紧张起来,紧紧闭着嘴,尽全力控制自己的呼吸。

        来的显然是一个高手。

        只不过忽然那脚步声就停止了。

        然后我感到空气变得有点冷。

        这冰冷的空气让我的身体止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黑暗之中好像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我一样。我想闭起眼睛,不去看。事实上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感觉里面好像有一只手摸到了我的脖子上。这只手是如此凉冷,没有丝毫温度。我是不是一转头就能看到一双可怕的眼睛?

        那双眼睛是不是血红色的?在眼睛的下方是不是没有鼻子而直接是一个大嘴巴?嘴巴里是不是还有几十个错乱的尖牙?

        越想就越觉得恐怖。

        不对,不可能有那么一只手的,这根本就是我的想象在作怪!

        我马上放下了担心。

        但是脖子上竟真的有点冰凉。

        会不会真的有一只手?

        我想转动一下头,但是我忽然发现,我竟然动弹不得!

        我想惊叫一声,只不过连叫声都发不出来,喉咙好像被什么堵住了,说不出的难受。

        是什么鬼?!

        冷汗缓缓从额头流了下来。

        我要死了吗?

        神经绷紧得像是一根弓弦一样,好像随时都会被扯断。而正这时,眼睛却忽然开始变化起来。黑暗变成了波浪,一波波向我袭来,而在这波浪中,我的正前方好像有一个人,他正左手抓着我的脖子。

        在这一刻里面,黑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这黑暗波浪中出现的这个人。

        他的上半个身体是在这衣柜里面,而下半个身体是在衣柜外面的,所以我只能看到他的半个身子,说不出怪异。

        不过看到到的脸之后,我就没那么怕了。

        因为他是刘天心。

        他的眼睛并不是血红色的,只是静静地看着我。

        “有~意~思~”他开口,声音扭曲得不成样子,就像是磁带慢放了十几倍一样,说不出的怪异难听。

        有意思?

        老子看不出有丝毫意思!

        你他妈的,现在这露半个身体,算几个意思?

        你能穿墙不成!

        在这怪异的黑暗波浪中,我伸手一推,竟然真的推得动他!身体能动了!他的手从我的脖子上离去,他的身体似乎也要缩出去。只不过正这时,好像传来了风声。

        哪里来的这么怪异的风声?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推开衣柜的门就跳了出去。

        正这时,一把刀往我砍来!

        刀身如雪。但是我知道,如果这刀砍在我身上,绝对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啊!

        这刀的气势看起来非常厉害,因为在刀身周围还引起了空气的湍流,那空气的涌动很慢,像是空气精灵在跳着舞。而与气势相比,这刀的速度就差强人意了,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砍出的刀竟然这么慢?

        所以在躲这刀之前我还有时间看看到底是哪个王八蛋砍出的刀。

        于是转头,我就看到了蒙蒙。这一刀正是他砍出来的。

        他脸上的表情很精彩。扭曲着,像是惊讶又像是兴奋。反正那扭曲的动作在缓慢地变化着。

        这小子疯了不成?竟然要杀我?

        难道杀我的正是他不成?

        而更让我难以理解的是,现在明明是晚上,而且宿舍里面很黑,我怎么能看清他?

        我一矮身钻了过去,他的动作很可笑,像是放慢了无数倍一样,我轻轻地钻到了他的背后,正想一脚踹飞他,只不过这时我终于看到了刘天心。他刚才应该就在衣柜那里,所以我忽然明白了,蒙蒙不是要杀我,而是要砍刘天心。

        只不过我刚好跳了出来,所以倒像是迎着他的刀去了。

        我擦了,我竟然又回复到挡子弹那种状态了?

        我不禁得意地笑了。

        但是我这一笑,情势马上就变了。眼睛忽然变得一团漆黑,黑暗中就听到呼呼的刀风,还有衣衫飘动时的风声。

        他们的动作又恢复到了正常的时候。

        我草!这两个人在宿舍里面大打出手?

        我马上开了灯。

        正看到刘天心窜出了窗户。

        “你在这等着。”蒙蒙说了一声,也跳了下去。

        靠,玩天外飞仙不成?

        真是日了狗了,那两个家伙都跳楼走了,一个应该是逃一个应该是追,只不过蒙蒙那僵尸脸,能不能追得上呢?看他的情况,身体明显不好……

        我正这么想着,就看到窗户口伸上来一只手,抓着窗沿,外面还响起蒙蒙那疯子的声音:“搭把手,拉我上去啊。”

        “靠,你不是能飞天入地吗?怎么没去追?”

        “我也想啊,只不过刚刚跳出来,我一想,糟了,我现在身体这么差,追不上还好,万一追上了,我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你还知道啊。那你怎么跳了下去!”

        “我这不是刚一转念就抓住了楼下的窗户嘛,还好还好,快拉我上去,好累的好不好?”

        把他拉上来,他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他抹了把汗,“他妈的,竟然是他?没道理啊。他为什么要杀你?”

        我也感到奇怪。

        “好累,算了,既然危机解除了,我看他今天晚上也不可能再来杀你了。我要睡了。”

        他爬到床上躺下。

        “喂,今天晚上的事情还没有完哪。”

        “还有什么好说的?睡吧,应该没事了。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啊……”

        真的会没事吗?

        老大,时间不对啊!

        你不是说我大概会在三点左右死吗?

        现在才十二点啊!

        再喂他时,他已经发出了呼咕声。这小子真的这么累?

        不过想想刚才他与刘天心对打时,也确实尽了力。

        今天晚上的危机真的过去了吗?

        我还是有点担心。

        开始我还不太相信他说我今天晚上会死。但是经过刘天心这一下子之后,我有点相信。谁他妈的不怕死是孙子!

        而且想想,这刘天心真的就是来杀我的吗?

        不行,我得自己想个办法。(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