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20,今晚会死?

20,今晚会死?

        我逃回了宿舍里面。

        那个女人并没有对我下手,这让我感到庆幸。只不过接下来她要怎么对付我呢?

        她是这里的老师,肯定有办法查出我的身份的。知道我的专业,知道我在哪间宿舍里面,而且……

        我要不要跟蒙蒙说明,我的脸已经被那个女人看出来,而且被她知道了底细?

        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先臭骂我一顿,然后再拔刀子过去杀了那女人?

        只是万万没想到,那竟然是刘天心的妹妹。

        刘天心何等样人?

        我不清楚。但是蒙蒙肯定有头绪的,估计也是不好惹的那一种吧?

        作为刘天心的妹妹,肯定也不好惹。

        今天晚上虽然没有跟李紫约会成,但是遇到的都是狠角色啊!

        先是那个像司徒的司徒无功,他跟司徒有没有关系?如果说没有关系,那是打屎我也不信的;再是一坨屎的忽然冒出来,更加离谱的是刘天心和他老妹的忽然出现。

        这一伙人像是约好了一样挨个出现,真是要了我的老命了。

        推宿舍的门,竟然推不开。从里面插上了。

        “喂,开门!”

        我踢了门一脚。

        “谁?!”蒙蒙问了一声。

        “靠,还能是谁,当然是我!”

        “有没有别人?”

        “有别鬼!”

        门开了,只露出他半个身子,而且门也是只开了四分之一。

        我挤了进去,这才看到这疯子竟然一手还提着长刀。

        我吓了一跳。

        这家伙是闹哪样呢?

        他迅速地关上了门,然后又坐回到了椅子上,用着一条磨刀石在磨着他的刀。

        我眼都直了。

        今天晚上又要行动?

        老子伤都还没好啊!

        而且你这僵尸的样子,哪里有能力再出去拼杀?

        “诺,你不准备一下?”他还抬眼瞄了我一眼,手上磨刀的动作并没有停。

        “准备……什么?”

        “磨刀不误砍柴工嘛,你也有一把匕首的。准备好,今天晚上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将会有好戏的哦。”

        还哦哦哦,哦你个头啊!怎么学那个张志伟倒三角眼的台词?

        “什么好戏?”

        “当然是刺杀的游戏了。”

        “这次是去杀谁?”

        “这你就说错了,不是去杀谁,而是别人要来杀你嘛。”

        “哈?杀我?”

        “难不成是来杀我不成?”

        我就日了狗了,怎么可能会有人要来杀我呢?

        如果说是来杀他的,那我还是会相信的。我又跟谁结仇了?

        难道是那个刘天心的妹妹?

        她有那么猛会真的来杀我吗?

        于是我就呵呵了,冷冷地白了他一眼,“估计是来杀你才对吧?”

        他停止了磨刀的动作,说道:“我跟你说过你的一千零一种死法吧?其中有一种死法我没有跟你说到,现在不妨跟你说一说。”

        好吧,又要说我会怎么死了。

        虽然听起来有点怪,但是我的神经也变得比较大了,蟑螂是肯定不会怕的。

        “你说。”

        “其中有一种死法,就是你死在今天晚上。我睡着了,当然没有注意到到底是谁杀了你。而且是一刀刺在了心脏里面,用的刀子正是你自己的匕首。窗户是开着的,至于是哪个人动的手,我无从所知。我只知道是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杀手。但谁是那个杀手呢?”

        “我又没得罪……”我真的没有得罪哪个人吗?那个女人算不算?

        “而且从你的死亡时间推测的话,大概是凌晨三点左右。所以,我只问你,想不想死?”

        “老子当然不想死!”

        到底谁要杀我?

        光听起来好像有点不可思议。不过仔细想想,应该也有可能性。

        不过反正我想不出来到底是谁。

        “所以,你先跟我说说,今天晚上跟李紫的约会情况怎么样?”

        约会情况?

        我跟他实话实说吗?

        那样他一定会嘲笑我吧?

        靠,没天理的,被女生约,竟然面都没有见到,直接被她放了鸽子,这种事情说出去丢脸啊!

        看来有些事情还是适当保密才对。

        “当然是……哈哈,顺利得不能再顺利了啊!我七点钟准时过去她宿舍楼下,她已经手里捧着一束花在那里等着我了。你不知道,这夏夜里凉风习习,她穿着一身洁白的连衣裙,头发刚刚洗过,还没有干透,在微风中轻轻拂起,如同下凡的仙子一样,说不出的动人。当时那楼下那个人多的啊,都是些男傻逼在等着楼上将要下来或者马上要下来或者早就应该下来了而为了考验或者打扮而还没有下来的女生,场面那个壮观!当真是人山人海,旌旗飘飘……”

        “等个人而已,这么夸张?”

        “切,这算什么,还有更夸张的呢。李紫像个仙子一样站那些些傻逼们中间。那些傻逼反正不太敢靠近,都在打量着这个仙子吗。他们心里肯定在想:这仙子一样的女人,为什么手里捧着一束花呢?她是在等待着她的梦中情人吗?她的真命天子会不会脚踩着七彩祥云来接她呢?于是,在这万众瞩目之中,我——张良,闪亮登场了。”

        他不表态,继续磨他的刀。

        我可不管他听不听,反正我觉得我描述的画面太美,连我自己都不敢看,于是我接着说下去:“当然,你也知道,我这个平常很低调的,不过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你不知道当时那个紧张,就好像第一次小学拿第一名当作全校师生的面去上台领奖一样。我的心跳得扑通扑通的,估计脸上都红了,慢慢走到她的面前,我本来想说一句:‘你好美。’只不过实在说不出这种肉麻的话。”

        “那你说了什么更加肉麻的话?”

        “这个嘛……我就看着她的花,说了一句:‘你的花……好美。’她把花送到我的手上,说:‘不,是你的花。’知道我当时想到了什么吗?我想到了益达。”

        “我觉得你可以去写小说了。”

        “怎么说?”

        “会编故事嘛。”

        一边说着他一边打开了电脑,然后放出了一个视频。

        这个视频拍得极不专业,一直在颤抖着,不过忽然我就看明白了。因为我在那里看到了一个眼镜男。视频再走,接下来就只能看到眼镜男的胸口以下的地方,对方坐在草坪上,而且正在下棋。在视频里面还可以看到我的手。

        “我去!你监视我?”

        这小子在哪里装的摄像头?

        从拍摄角度来看,应该是在衣服上!

        难怪这小子会那么好心给我一套衣服!

        是在钮扣上面吗?

        我真想立即就把这衣服给碎尸万段!

        “老大,你的生命安全啊,我用点手段也不为过吧?我虽然听不到你们说话,但是光是看,我就能看出一些来了。这个家伙绝对跟司徒有关系,看那脸型,我猜有可能就是他要来杀你吧。他跟你说过什么?”

        我不禁有些泄气,“他叫司徒无功。”

        “靠!他妈的,他到底什么身份?”

        “他说他是李紫的男朋友……”

        “靠,竟然有这层关系?万万没想到……还有一坨屎,竟然也出现在那里,该出现的人没有出现,不该出现的人却到齐了。”

        我知道他说该出现在的就是李紫。

        “这个女人是谁?”

        他指的是刘天心的妹妹,只不过并没有拍到她的脸部,所以从视频里面看不出她是谁。

        “一个朋友而已嘛。”我可不敢告诉他那个正是我们在酒店里面劫持的女人。

        “朋友?看起来你很害怕她嘛。全身都在抖。叫什么名字?”

        “你管这么宽干什么?我就不能有点隐私?以前的朋友嘛,男人嘛,总有那么几个见不得人的女性朋友吧?”

        “难道是你以前的**?”

        我差点吐血身亡。

        我才多大?

        哪里来的**?

        好吧,只要你不再追问那就行了。

        **就**吧。

        “不过据我所知,你应该没有**才对吧?”看他的样子好像还要穷追不舍。

        “**的事,能不能过段时间再说?今天晚上我就要死了,好不好?还是想办法度过今天晚上再说吧!”

        她不会真的成为我的**吧?

        想想她的身材,那也绝对不会差啊。而且还是老师呢。

        师生恋啊!

        看起来我倒不是很亏。

        蒙蒙淡淡地说:“古龙说过,最有可能对你下手的可能并不是真正的凶手。所以这次我们不得不防。所以那个司徒无功可能根本就不会是凶手,而是另有其人。我们这次要有万全的准备。”

        “那怎么准备?”

        “嘿嘿,我们当在是在旁边守株待兔了。放心,床上我会放个人上去的。”

        他打开了衣柜,果然从里面抓出了一个人。

        那个人六块腹肌,看起来是个猛男,只不过竟是个光头,更加重要的是他的祸根竟然粗壮不已,正是一柱擎天的姿势。

        “靠,你从哪里搞来的尸体?!”我吓了一跳。

        “什么尸体?能不能有点见识?一个实体娃娃而已,这么大惊小怪的干什么?”

        实体娃娃?

        好吧,是我见识少,少见多怪了。

        果然那只是一个假人。

        但是假人怎么有这么大的祸根?

        我靠,这应该是女人用的吧……

        他又拿出了一顶黑色的假发,给那娃娃戴上。

        初看上去,倒有几分像我……

        “怎么这家伙做得这么像我?!”

        “订制的嘛,安啦安啦,肯定要装得像样点。哦,对了,听说这款实体娃娃卖得不错,很多宅女腐女都喜欢你的脸型的。”

        “我靠,你拿我的脸来赚钱?”

        “我也只是分一点而已,我也有推出我自己的脸型的,只不过不受欢迎。”

        “……那我也要分点!”

        他把那实体娃娃搬到了我的床上,盖起了被子,只不过那一根粗壮的祸根把被子顶了起来。

        不过总体来说看起来像那么一回事。

        再接着,他又从衣柜里面拿出了另一个实体娃娃,这次竟然是一个女人模样。而且是一个美女,巨大的胸部让我看了心扑通扑通地跳。

        他把那女娃放到了他自己的床上。

        我真是无语了,他那里就躺个美女。

        “接下来怎么办?”我不禁问。

        “当然是躲起来了。躲在衣柜里面。”

        “靠,不要他发现床上是假的,然后顺手一刀就从上面刺下来,那么我还不是个死?”

        “那行,你躲在我的衣柜里面,我躲在你的衣柜里面,这样他来杀人,我刚好可以从衣柜里面一刀往上刺,杀他个透心凉!”(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