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19,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19,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断网断电,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那是相当恐怖的。

        蒙蒙爬到床上蒙头大睡,看起来没心没肺一样。

        想想我也算是一个伤号,那么能睡就睡吧。

        无聊的一天。

        吃过了晚饭这才想起跟李紫有约会。

        “喂,她到底住在哪栋宿舍?”

        “我也真服了油,我们班的女生都住在十栋。”

        好吧,换上衬衫出发。

        要不要买束花什么的呢?

        毕竟也算是第一次约会。

        不过还是算了吧,也不要太正式。反正我也只是一个随便的人而已。

        当然这种随便也只是平常生活,并不是作风随便。

        在旁边也有几个男生无聊的坐在草坪上不时抬头看看楼上。看得出来他们应该也在等人。

        于是我也加入到了这个行列里面。

        不时看时间不时抬头看楼。

        都快七点半了,怎么还不下来?

        “兄弟,等女朋友?”忽然一个家伙估计是等得太无聊了,就跟我搭讪。

        这家伙倒也长得蛮不错的,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身材瘦长,一头长发,戴着一副眼镜,上半身穿着格子衬衫,下半身穿着淡蓝色牛仔长裤。

        “这不是废话吗?难道我在等男朋友不成?”

        “呵呵,有道理。你哪个专业的?”

        “生物的。”

        “哦,有前途啊。我历史的,你新生?”

        查户口哪?!

        “是啊。难道你是老鸟不成?”

        “我算是老鸟了,大二的。”

        倒还真看不出来。

        “这栋楼里面好像住的是新生吧?”

        “是啊。我女朋友是新生。”

        靠!这禽兽,竟然下手这么快!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手速啊!这新学期才刚开始,他竟然就勾搭到手了。

        他接着说:“别误会,她高中的时候就是我女朋友了。”

        更加禽兽啊!

        “……”

        “平常也不见她这么久啊,说好了七点的,怎么现在还没下来?”

        “靠,你不会打电话催?”

        “我不急,再等一下吧,看你的样子也等了很久了。”看得出来他耐心倒是蛮好的。

        “我也不急。”

        “那就好。对女孩子嘛,一定要有耐心,估计你女朋友正在打扮呢。女为悦己者容嘛。”

        “有道理。”

        难道李紫真的打扮不成?

        不过我对于那些并不是太感冒。

        “兄弟,会不会下棋?”

        “嗯?”怎么忽然问这个?

        “刚才正好买了一副象棋,这里路灯也亮,会下的话,不如来杀一盘?”

        我们两个也实在是太过无聊,当然,这家伙比我更加无聊,他真的拿出了一副象棋。

        “好吧,就下一盘。反正干等也无聊。”

        于是我们两个无聊的家伙就在草坪上下起了象棋。

        要说那些等人的男生们大多也比较无聊,看到我们竟然一边等人还一边下起了象棋都围过来观看,有些还出言指点的。

        “喂,观棋不语真君子好不好?”这眼镜男的水平比多高一点,所以他很不满地对旁边的人说。

        “无聊嘛。”一人说。

        我发现我们真的很无聊的。

        反正怎么样我都无所谓的,管他们怎么说。下输了又如何?

        不过忽然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帮我走了一着。

        这又是哪里杀出来的一只手?他倒是“观棋不语”,只不过更狠啊,直接下手!

        我有点生气,不过转头一看时,却吃了一惊。

        “屎兄?”

        “哈,不好意思,看得有点急,所以帮你走了一步。”一坨屎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你来这里做什么?”

        “没什么事乱逛逛而已。”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这家伙忽然冒出来让我有些不知所措。蒙蒙说这家伙特别讨厌,看起来倒真的有点像,而且脸皮应该也够厚。

        没事乱逛会逛到女生宿舍楼下?

        骗鬼去吧!

        眼镜男走一着。

        然后一坨屎直接走了一着,这次他倒是大方得很。

        好吧,看起来没我啥事了。

        我只好又看看时间,竟然七点五十了,李紫这娘们也太不守时了吧?

        “不下了不下了!”眼镜男忽然把棋子都弄乱,于是大家伙都散了去,只有我们三个在。

        他一边收着棋子,一边说:“这次怎么这么久还不下来?”

        看来这不急的家伙的心也乱了。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竟然接通了。

        “阿紫啊,怎么这么慢?”他对着手机那边发了句牢骚。

        不过看样子那人并没有接他的电话。

        “竟然关机!”他显然有些生气。

        一坨屎问:“你等的人叫什么名字?”

        “关你屁事!”

        要不是一坨屎忽然杀出来,本来他都快赢了的。

        一坨屎笑笑,说:“刚好我也要找一个人,她名字里面也有一个紫字,所以就有点好奇罢了。”

        不会吧?这一坨屎竟然是来找李紫的?

        我感觉有点不妙。

        更加不妙的是那个眼镜男说:“你肯定不认识的,李紫,你认识吗?”

        我草!

        不会这么巧吧?

        难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跟我是情敌不成?

        一坨屎哦了一声,“这么巧,我也是找一个叫李紫的人呢。”

        这让眼镜男愣了一下。

        一坨屎转头看着我,问:“张良啊,你不会也在等李紫吧?”

        我就呵呵了!

        这也太夸张了吧?

        我们三个竟然都在等那个女人?

        而且还等到无聊到了极点在这里下象棋!

        那真的是我命中注定的老婆吗?

        有这么耍人的吗?

        还是没有脑子,脚踩三条船也不注意一下时间?竟然都在这个时间点,是在搞阅兵不成!

        最让我受不了的竟然是还放我们鸽子!

        是不敢下来吗?

        还是……

        一坨屎笑了一声,“张良,看你这便秘般的表情就知道我猜对了。你果然也在等李紫。”

        眼镜男用满怀敌意的眼神看着我,“你们到底是谁?”

        “他是张良,我叫史易陀。准确的来说,李紫应该算是我的表妹,所以约了个时间来看看她……至于张良嘛……”

        眼镜男紧张地说:“我是她男朋友。”

        好像有人会跟他抢一样!

        草!

        不过我是不会认输的,所以我认真的说:“如果我说我是她老公,你们信不信?”

        “骗鬼!”眼镜男恨恨地说。

        我有什么办法?

        看来我们都被李紫耍了。

        玩我们哪!

        我算是把这个女人看透了!

        我转身就走,丝毫不留恋。

        反正这个女人我也不喜欢。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不就行了?

        身后还传来一坨屎的声音:“眼镜兄,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那眼镜男说:“我叫司徒无功。”

        司徒?

        我全身震了一下。

        这时我忽然想起这家伙真的有点像司徒那家伙。

        只不过比那个司徒年轻了很多而已,而且身高也有一点点不对。

        但是这是不是表示,他跟那个司徒有关系?

        于是我想转身再去跟他套套话,转身,横切。

        我这转身的动作不可谓不快也不可谓不突然,所以我就撞到了刚刚要从我身边走过去的那人。

        事实上他们是两个人,一男一女,我撞上的家伙正是那个男的。

        “哦,对不起。”我赶紧抬头看他。

        “没关系……嗯?你是……”

        “刘医生?你怎么……”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竟然在这黑夜中的学校里遇到那个被蒙蒙称之为一条大鱼的刘天心!

        “想不到你是这里的学生呢,我妹妹在这里教书呢,诺,她是我妹妹,因为发生了一点事,所以我来陪陪她。”

        这家伙竟然有妹妹?

        当然,哪个人有妹妹也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

        只是想不到他妹妹竟然在这里教书,要是真的好死不死教我的话,那我是不是还可以攀点交情?

        然后我就感到了全身的寒意,这种寒意竟然让我的身体都止不住抖了一下。这寒意的源头正是他身边的那个妹妹发出来的。我起初并没有注意到她。只不过刘天心介绍之后我自然看过去。看的第一眼我就有一个想法:这个女的好像在哪里见过啊。

        只不过在那一刻我并没有想起来在哪里见过,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头发披肩的样子,貌若出尘;如果是出现在三更半夜无人的地方,估计会以为是一个白衣女鬼;如果是从天而降,估计会以为是天仙下凡。

        这次我欣赏她并不是从腿看起,而是从她的眼睛看起。因为她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刷的刺向我,充满着杀气,又如同寒冰之剑,刀未及寒气已经快把我的身体冻僵了。

        “这位同学,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呀。”她的杀气来得快去得也快,马上就换上了作为老师常有的那种和颜悦色。

        我抹了一把冷汗,“没……没见过吧?”

        “好像真的见过呢。”

        “大概……哈,今天天气真好,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我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后退。

        那傻妞竟然真的傻到抬头看天,然后说:“大晚上的哪里阳光明媚了!”

        然后她就猛地踏前一步。她的气势如同山岳般雄起。白色的连衣裙在那种气势之下也颤抖不已。

        我不禁想到了古龙,他说得何其对,高手过招,在出招之前,就要有气势,要先打心理战。

        “我说,我们好像真的见过哪。”她又冒出这一句。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现在哪怕站在我面前的是司徒,或者是什么传说中的收割者,我也眉头不皱一下,但现在是这个女人,我就头大了。

        她没有向警察告发我,没有说出我的样子,我已经感恩戴德了,只不过千万不要再遇上她啊!

        只不过为什么会遇到她?

        而且她还一改当初小兔子的形象,现在竟然变得强势无比?

        “大概……大概是在梦中见过吧。”

        “那我们还真有缘呢……”她笑了笑,然后脸色又是一变,沉着地问:“姓名?”

        “张良。”我下意识地说了出来。

        “性别?”

        我一怔,然后就知道自己上套了。填表格大家都填过,表格里面千篇一律的都是这些东西。她这是要查我户口吗?

        “你自己不会看啊!难道我是女的不成?!”

        “专业。”

        “我还有钥匙在身,所以……哈哈……”我赶紧转身就逃。“要事”我是没有,不过“钥匙”我是绝对有的啊!

        身后还传来刘天心的问话:“老妹,你认得他?”

        “他偷看我洗澡。”

        我扑通一声就摔到了地上。

        我靠,这女人……(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