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18,重生,应该要有高格调

18,重生,应该要有高格调

        就着水吞下了两粒消炎药。

        蒙蒙正在吸着他的静心口服液。吸得很溜,最后还哈了一声,好像很美味的样子。

        “味道不错。你要不要也来一支?”

        我真恨不得在额头上画几条黑线。还味道不错呢。

        这人太没品了。

        “看看,我有什么好东西没。”他打开了他的衣柜。

        然后他从里面取出了一身衣服扔给我,“晚上要去约会,格调很重要。”

        这是一条裤子和一件衬衫。

        看起来很高档的样子。

        “还格调呢,你要是给我几万块,我就有格调了。”

        “喂,不要开口闭口就说钱好不好?”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混得你这么惨的重生者。”我很不满地说。

        事实上他从来没有承认过他是重生者。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事情总要说开来的。

        他表示不能淡定了,看着我问:“重生者,照你的意思,应该要怎么混?”

        “怎么混?怎么也得混得风生水起的。做生意,能把握先机;泡妞,也能把握行机。总之网络小说上不都有吗?”

        “你小子也是那种小说看多了。你想一想,如果你是重生的,带着记忆,你会怎么混?”

        这是个好问题。

        看来还可以写一篇作文,标题就是《如果我是重生者》,那么我到底会做些什么事情呢?

        我是重生者,那么我就会经历很多已经经历过的事情,于是我就能抢占到先机。比如说如果重生回几年前,也许我就可以把滴滴打车先一步搞出来?哪怕最不济,考试也能多考几分,上个好大学吧?

        这个命题有点头疼。

        因为这是yy的范畴。

        于是我就说:“反正我可以赚很多钱,然后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狗屁!你那是意淫!格调很重要,知道吧?知道什么是格调吗?如果你是重生的,你就只会想到赚钱?怎么你就没有一点脑子呢?”

        “你他妈的才没脑呢。那你说,什么格调?”

        “智商是硬伤。重生了,你就不想想为什么会重生?就不会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真实的?所以说,格调很重要。如果你是重生者,那么就摆脱了非重生者的那个范畴,而进入了一个更高层次的精神层面,在那个层面里,金钱?你会看重?名利,你会看重?你应该看重的是,你为什么会重生,你应该看重的是寻找这个世界的本源。”

        我被他说得愣住了。

        看来果然有格调。因为我想到的只是意淫范畴的东西,而他已经上升到了哲学的层次。

        如果我重生了,我会像一些重生小说写的那样,只是想一味的醉生梦死追逐着俗世的名和利吗?抱得美人归?

        重生之后变得牛逼,混得风生水起,醉生梦死。这是没有思想的人才会追求的生活。

        如果我真的是重生者,我不会看重那些。

        我最看重的是什么呢?

        也许正如他所说的:为什么会重生?这个世界还是真实的世界吗?

        他的形象在我眼中顿时高大起来。

        他嘿嘿笑了两声,说:“所以说,有些小说看多了容易脑残的。做人,还是坚持自己为好。”

        好吧,反正从哲学这一层面来说,我肯定说不过他的。

        “只不过,我们之前做了这么多事,到底有什么作用?”

        “作用?当然有,我是在救你。”

        这个理由伟大到我完全无法直视啊!

        有这样救的吗?

        “看来你不是很明白。但不管怎么说,我只要明白我对你一片真心那就行了。”

        还一片真心……

        越说就越没营养了。

        蒙蒙打开了电脑,一边开机一边说:“反正事情是走一步看一步嘛。这个世界是真实也好,是虚幻也罢,最重要的是,有兄弟,而且兄弟不再因为你而死,那就行了。”

        “我会怎么死?”

        “真想知道?”

        “真想知道。”

        “那我得好好想想。”

        “还想你妈啊!这就是你的格调吗?!”

        “这不关格调的事啦,因为你死得太多了……”

        你才死得多呢,你全家都死得多!

        “有多少?”

        “很多很多。光是写下来大概就能写几十万字的小说呢。书名就叫做《一千零一种死法》。”

        “一千零一?”

        “夸张的说法嘛。好吧,既然你问起来了,那么我们就好好谈谈你的死法。”

        这话怎么听着感觉全身都冷冰冰的。

        讨论我怎么死?

        好吧,反正虽然听起来有点恐怖,但是说起来作为当事人,我还是很好奇的。

        “简单来说呢,我们第一次相遇,那是在将来……意思是从现在算起的将来,你是一个大人物。”

        “哈?我是大人物?”

        “混得不错,是个市长。”

        我去!我竟然也有当市长的一天!

        他接着说:“当然,你老婆就是李紫嘛。你这个市长当得不算差。”

        “因为我是好人嘛。”我不禁插他一嘴。

        他白了我一眼,“我说你当得不错的意思是,虽然你是一个贪官,不过也算是做了点实事的贪官。你那时挺着一个啤酒肚,脑门油光闪闪的,不过也算意气风发。”

        我觉得我可以给耳朵装一个过滤器,想听的就放行,不想听的就挡在外面。当然,这点我做不到。我竟然会成为一个贪官?以我这样的性格,想想怎么可能呢?

        “然后呢,就发生了很重大的事情,那就是世界末日来了。”

        “世界末日?”

        “是的,就是收割日。再然后,你就觉醒了嘛。我们一起神挡杀神,佛挡**嘛。就这么简单。”

        “……”

        “最后的话,你死了嘛。为我挡了一刀死的。”他看着我的眼睛。

        我为他挡刀?

        以我这伟大的人格应该会做出这种事情吧?

        不过我很好奇,“那我老婆呢?司徒污辱了她?”

        “那时没有,因为那时你们年纪都有四十岁了,司徒还没有那么低的格调去污辱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的。”

        “%¥%#%¥!”

        “一千零一种死法嘛。第一种死法是你为我挡一刀,死得不能再死,算是壮烈;第二种死法就比较惨烈了,也很莫名其妙。”

        “怎么莫名其妙法?”

        “就是莫名其妙就死了,走到大街上,忽然倒下一根路灯杆砸死的,够莫名其妙吧?”

        “……”

        “第三种死法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因为一张彩票,去领奖,被车撞死了。”

        “……”

        “第四种死法的话……”

        “行了,别说了。”

        这小子竟然真的见过我死过那么多次?

        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和毅力,怎么能一次一次看着我死去,然后重生再来过呢?

        还是他只是穿越时空?

        反正我感到心惊肉跳的。

        正如他所说,他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肤浅的人。

        他做事应该有他的目的才对吧?

        一面是还在想着救我,一面还有那个世界末日。

        如果真有末日,我们当然全都会死。

        所以他想避免那个末日?

        追求这个世界的本源?

        不得不说,他的格调比我的高。

        “咦,这个精彩。”他忽然说。

        他正在看他的电脑。

        电脑里面正在放着一个视频,视频里面显示的是一个房间里,一个肥胖的警察的腿上正坐着一个美女。那警察正在毛手毛脚地脱那美女的衣服。

        “我们正在谈很严肃的事情,你怎么还有心思看爱情动作片!”

        刚才还在说什么格调呢,现在竟然看起了爱情动作片!

        而且还是国产的!

        那男警察把美女的上衣脱了下来,然后是内衣,接着就有一对小白兔跳了出来。对待这对可爱的小白兔他完全没有怜香惜玉,而是一张猪嘴就拱了上去。

        好生猛的样子。

        那美女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警察的手往下,往下……

        “你不是也看?”蒙蒙把声音开大一点。

        我靠,开那么大声音干什么!

        “这个频道没什么意思,我换一个频道。”他说了一声,然后键盘上按了一下,于是画面切换,这里像是一个办公室,里面坐着好几个警察,围在一起,旁边还有一个家伙腿上绑着绷带拄着拐。

        那人我怎么看都有点熟悉。

        “你说得太玄乎了!哪有恶魔一说?照我看,那是忍者!那两个抢银行的都是忍者!小日本打进我天朝内部的!”一个警察大声说。

        “不管怎么说,我们好几个兄弟现在都成了疯子,他们到底怎么做到的?”

        那拄着拐的说:“你们说,他们是不是很特别的忍者?比如说……他们是火影忍者?要不然怎么解释我们那几个兄弟变成疯子的事情?”

        “你他妈的这么大人了,还看漫画!”

        蒙蒙把声音关小,说:“都没什么营养。”

        “那不是电影或电视剧?”

        “当然不是。嘿嘿,难道我要告诉全天下,我在警察局装了监控吗?”

        我简直无语。

        这太强大了。

        “看得出来,他们查不到我们身上。”他得意地说。

        “问题是,他们说的几个兄弟变成了疯子,是怎么回事?”

        “那就是另一场好戏了。我换个频道给你看一下。”

        画面再切,这回显示的是一个病房,摆着四铺床,床上都绑着一个人。这几人看起来好像都见过。

        等等,那不正是被那怪物砍死的那几人吗?

        他们怎么……

        “这是在精神病院里面,他们都没有死,而只是被收割了,所以现在成了疯子。不过离死也不远了。”

        正这时,电脑屏幕忽然一暗,画面定格不动。

        他拍了桌子一下,“我草!断网了!停电了!”

        这么巧?

        “我决定去精神病院看看,你去不去?”

        精神病院最好还是不要去的好吧……

        要不然等回来的时候别人问起:你今天去了哪啊?

        难道我要跟他说:我今天去了趟精神病院呢……

        然后他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算了,身体不好,还是好好休息,最近可能比较麻烦,各方人马都出动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