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16,一坨屎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16,一坨屎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我们先去的食堂。

        张志伟一直灰头土脸地跟着我们。

        这个变态的家伙,简直让我恶心。不过蒙蒙说,其实他也是一番好意嘛,只不过是误会了而已。

        “对对对,绝对误会!我还以为你们……”

        我赶紧说:“别说话!”

        “行,我闭嘴。要说你们两个也算是我们的大红人哪。竟然不需要军训。不过,军训也有军训的好处嘛,大家一起熟悉,以后还一起生活……”

        鬼才跟你一起生活!

        你这个死变态!

        早上的食堂并不如中午的食堂那么热闹,因为很多大二大三大四的学生都没有吃早餐的习惯,所以这大早上的食堂里最多的就是新生了。

        看得出来这张志伟虽然有点变态,但是人缘倒是蛮不错的,竟然一路打着招呼。

        蒙蒙直接要了十个五毛钱的大肉包,我要了两个,张志伟看到那十个肉包眼都差点掉出来。

        不要说他,就是旁边的人看到蒙蒙手里捧着十个大肉包,而且还像疯狗一样啃着都侧目。

        “可怜的孩子,这都饿成僵尸了。”不知道哪个家伙说了一声。

        可怜?如果这家伙都算可怜的话,那天底下就没有可怜人了!这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啊!疯狂起来没人能挡得住的!

        我当然没有必要跟谁都说明。

        “这里坐吧,大家都是同一个班的。”张志伟指了指一堆新生。

        我果然看到了几张熟脸,只不过我叫不出他们的名字。

        “同学们,这两位大家应该有点陌生,这是传奇啊,七百分呢。”张志伟兴奋地介绍。

        当然,大家显然都知道我们的。

        我和蒙蒙坐了下去。

        这张志伟还在兴奋地说着话:“那个……罗泽,张良,你们应该不认识他吧?他是昨天刚来的,你们昨天不在,所以刚好不认识,应该是家里有点事,所以昨天才报道的吧?”

        被他指着的人赶紧吞下了嘴里的包子,说:“是啊,我昨天刚来的,大家多多指教。”

        张志伟却自来熟,说:“他是罗泽,七百分的高分,厉害吧?这是张良。”

        那人站了起来,“好厉害。那我也自我介绍一下……”

        旁边一家伙马上举手打住:“算了,你还是别介绍了,我们还在吃早餐呢。”

        那人的脸马上红了,“这个……”

        张志伟说:“大家都是同学嘛,自我介绍一下,以后大家都一起学习一起生活呢。”

        我也不禁好奇起来,这人的名字莫非另有玄机不成?

        一个家伙站起身,说:“我饱了,先走了。”

        他这一起身离开,马上其余人都站了起来,纷纷离场。

        我不由得更加惊奇,这人的名字竟然有那么大的杀伤力?

        他的脸更是红了红,“大家好像都很讨厌我。”

        张志伟拍拍他的肩,说:“没人讨厌你的,要活出自信。来,大声说出你的名字。”

        “这……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自我介绍一下嘛。”

        “好吧,罗泽,张良,你们好,我姓史……”

        我把嘴里的包子吐了出来。

        姓史……还是姓屎?

        能不能别在吃饭的时候说这么恶心的姓氏?!

        这他妈的让我还怎么吃?

        别说是我,就连旁边那一桌的几个家伙听到了这个“史”字,马上都吐出了嘴里的食物,一脸嫌弃。

        张志伟继续给他打气:“往下说。”

        “我姓史,叫史易陀。”

        我扔掉了包子。

        这还让我怎么吃得下去!

        屎一坨……

        我敢保证,他的外号绝对是一坨屎!

        一坨屎赶紧说:“你误会了,史是历史的史,不是那个……屎,易是容易的易,陀是华陀的陀。”

        这解释听起来更加恶心啊!

        蒙蒙一直都在埋头啃着他的包子。

        我靠,这也太强大了吧?

        “你他妈的这都能吃得下!”我不禁骂了他一句。

        他像个聋子一样不理我。

        所以我就在他耳边大声说:“你就是一头猪!”

        他转头看着我,大声问:“你说什么?”

        “你他妈是聋子吗?”

        哦好像恍然的哦了一声,然后伸手往耳朵里面掏东西,竟然掏出了一个纸团,扔掉,然后说:“现在你可以说了,忘了提醒你了,有的时候记得要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吃肉包子。”

        我靠!

        有没有天理?

        难道这家伙一开始就知道那个一坨屎的名字会有那么大的杀伤力,就把耳朵都堵上了?

        他妈的怎么不提醒我一下?!

        他把另一个耳朵的纸团也掏了出来,看了一坨屎一眼,问:“说完了?”

        一坨屎脸上红了红,“我……我叫……”

        “我知道你叫什么。”然后这可恶的家伙又把耳朵堵上。

        好吧,这招还真的挺管用的。

        但是想想,又有个毛用啊!哪怕你就是不听,但是你也知道他叫什么,心里面也会默念他的名字啊!

        你他妈的还真的能吃得下去?

        果然,蒙蒙把剩下的五个包子放下,叹了一口气,“看来我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有限啊,算了,不吃了,一坨屎兄。”

        他这是堵上耳朵说话,所以声音特别大。

        说完之后他就把耳朵里面的纸团取出弹了出去。

        他的弹指神通看起来练得不错,竟然……

        竟然弹到了一个正张口吃包子的女生的嘴里面!

        “靠!吃饭的时候能不能不这么恶心?!”那女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哪个傻逼干的?!”

        她吐出了嘴里的纸团。她绝对是一个女汉子。不过是一个长得还算蛮漂亮的女汉子。身材只有一米五五左右,而且也不算苗条,发火时脸上的表情竟然带着一点稚气。

        绝对是故意的!

        因为蒙蒙这疯子竟然还嘿嘿地笑了一声。

        还得意什么劲!

        “我一直很喜欢她。”他毫无羞耻地说。

        我靠,喜欢那女汉子?所以故意弹个纸团给她?

        然后那女汉子就把目光转到了他的身上。

        “死僵尸!”她骂了一声。

        “请叫我周泰。我弹的,怎么样吧。一不小心嘛。”蒙蒙一脸无所谓。

        谁知道那女汉子猛地扔了一个包子过来,“靠!”

        更夸张的是蒙蒙,竟然一张嘴就把那包子咬在了嘴里,然后咬了一口,抓在了手中。

        一人说:“肉包子打……”

        他还没有说出那个“狗”字很多人就笑了起来。

        这倒让那女汉子愣了一下,“你流氓!”

        蒙蒙白了他一眼,说:“喂,老婆,再来一发 。”

        “去死吧!”

        女汉子又扔了一个包子过来。

        蒙蒙这家伙竟然真的又用嘴接住,然后拿在手里嘿嘿直笑,“老婆真乖。”

        旁边的那些家伙也是看热闹不用花钱的狠角色,竟然在那里起哄。

        我却有点目瞪口呆。

        这事情,怎么发展成这样?

        我们只是来吃早餐,然后就要去拿药啊!

        看来等下还得问一下医生看有没有脑残药,得给这家伙来几粒。

        是不是因为腿好得太快,“生命力”流失过多,把他整脑残了?

        看来有点像。

        因为马上这疯子做出了更加疯狂的事情。

        他竟然忽然像吃了**一样,嗷嗷叫了一声,就往那女汉子冲过去。

        他这如狼似虎如饥似渴的样子别提多生猛了。更别提他那僵尸的形象还很吓人。

        那女汉子吓了一跳,赶紧往旁边躲去。她的身手看起来竟然也不错,虽然受到了一点惊吓,但竟然没有慌乱。

        正这时,哗啦一声响,从上面掉下一灯管,摔在刚才那女汉子刚才的桌子上,碎了一地。

        蒙蒙的脚步自然停住,他嘿嘿了一声,甩甩头发,得意地说:“救你一命,以身相许吧?”

        哈?他竟然发现那灯会掉下来?然后就故意这样去吓她?

        我不得不佩服他这英雄救美的手段太高了。

        只不过那女汉子显然不领情,呸了一声,然后跺一跺一脚,转身头也不回地跑了。

        这让场面安静了下来。

        一坨屎呆呆地说:“他好厉害。”

        我不禁白了他一眼。

        事实上你小子才厉害呢,光是一个自我介绍就让那么多人吃不下饭!

        蒙蒙有点无趣,给我一个眼色,我只好跟他一起走出食堂,往校医院走去。

        “你不会真的喜欢那个女汉子吧?”

        “当然,就像你喜欢李紫一样,我就不能喜欢女孩子?”

        “……”

        我喜欢李紫?

        暂时可没有这样的苗头啊!以后再看吧。

        我很想问问他有关我跟李紫的事情。这家伙是重生的,肯定记得一些事情吧?

        不过我也知道他好像不想多说。很多事情他都不说出口的。是不想告诉我呢,还是不能说呢?

        管他呢。

        现在生活已经够乱了。

        想不到我竟然跟他疯了这么多天竟然还活着!

        “喂,你确定你不是在害死我?”

        “怎么说话呢?这一枪只是个意外。意外,知道吧?我本来是想去杀司徒的……好吧,我低估了司徒,我明明记得他应该在里面的……想不到只是他影响我的脑部神经,而真正的他竟然在外面……他妈的,我知道了,上次是他妈的他在牵着我的鼻子走!难道他……”他忽然自言自语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

        他却忽然住口不再往下说,眼珠子转了几下,然后拍拍头。

        真是莫名其妙啊。

        好吧,不说就不说。

        以我的智商,怎么也能猜出一点来吧?

        我们可以这样推理:蒙蒙是重生的,他带着前一世的记忆;在前一世,他当然经历过很多事情,也许我们现在经历的他也经历得七七八八;前一世他也许一开始并没有想去杀司徒,只不过他知道司徒会出现在那个银行里面——其实那只是司徒的幻境而已;司徒肯定在后来做了一些什么事让他有非杀不可的理由,所以就抓住昨天晚上那个机会去银行杀司徒……

        应该就是这样。

        解释起来虽然有点不合理很难理解,但是我实在想不出其他。

        “小心那个家伙。”他忽然转头看了一眼渐行渐远的一坨屎。

        “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特别讨厌。”(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