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15,用生命在作弊的疯子

15,用生命在作弊的疯子

        铁柱竟然是特种部队的?

        蒙蒙自顾自地说:“也对,你去年就在特种部队里面了,真是想不到竟然在这种场合与你相会呢。喂,柱子,大家都是兄弟,网开一面嘛。”

        他这小子竟然还攀起了交情!

        我第一次跟他见面的时候,他就自来熟地跟我称兄道弟;现在第一次跟铁柱相会,他竟然也……

        “你们到底是谁?”那个领头的有点看不下去了,不得不出声。

        “我是……”我正要说。

        不过蒙蒙赶紧打个哈哈,“你他妈的有没有脑子,现在说出我们的名字,那不是找死吗?柱子不认识我们我不怪他。”

        “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现在只能拿出我的真本事了。”

        “你有什么破本事赶紧拿出来啊!我们都被枪指着呢!”

        “我靠,破本事?小看我作弊的本事?”

        “作弊……作你妈的弊啊!现在你怎么作弊?”

        “准备好没有?”

        准备?

        准备什么?

        他停在半空的脚步落下。

        然后我就感到一股下坠的力道。

        他这一步到底是什么鬼玩意儿?明明是平地,怎么一落下就往下坠?

        “哈哈,帅吧?我这真本事你敢说是破本事吗?”

        我真是服了!

        他妈的,我们果然是在下落,而且好像是从一栋高楼往下掉。

        有多高?掉下去会不会死?

        一边往下掉,他还冒出了一句:“靠,这是哪?我明明定位的是我们的宿舍的……”

        “你他妈的……”

        正这时,下方一个亮着灯的一个窗口露出了一个头,那人大叫一声:“哇,有人跳楼!”

        蒙蒙还在那里说着风凉话:“放心,死不了,我们又不是没有跳过,哪次真死了?再说,我背着你呢。虽然有点偏差,不过偏差也不大,看到没有,这里明显是我们学校里面嘛。”

        好吧,死不了。

        稳稳落地,不过我听到了一咔的一声响。

        然后他就背着我一跳一跳地逃跑。

        “喂,你没必要装袋鼠吧?”

        “你以为我想?”

        “那你为什么……”

        “操,老子都断了一条腿,单腿跳,你以为很爽?你还在说着风凉话,你下来自己走。”

        “断腿?你也会断腿?”

        “你以为作弊那么简单?都有代价的!下来自己走。”

        这小子一步之下,从市区里面直接回到了学校里,然后从楼上落下,竟然真的断了一条腿?而且现在还谈笑风生,这表情也太云淡风轻了吧?

        好吧,看在你断了一条腿的份上,我自己走就是了。

        不过从他的行为上看,他真的像天神一样啊,这超能力也太逆天了。

        不过想想我也不会太差,竟然能挡住子弹,而且还杀了一根食指。

        看来他说的话倒还是可以信一信的。

        于是他单腿像袋鼠一样一跳一跳往前走,我呢,抓着腰跟在他后面。

        这三更半夜的校园里原本一片宁静,只不过刚才因为那个三更半夜估计是被屎尿憋醒的家伙叫了一声有人跳楼之后,这整栋楼马上就热闹起来,一个个窗口亮起,我一边往前走一边还注意到随着那些窗口慢慢的亮起,竟然组成了一个握拳竖中指的图形。

        我草,现在连这灯光都在搞笑。

        这他妈的是什么见鬼的世界。

        “赶紧跑啊,还看什么,你想出名啊?!”蒙蒙大声说。

        也对,现在不跑,到时候就会被人当猴子一样看哪。

        我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身体,在中了一枪取了弹头之后,竟然还能跑动。

        肾是没有伤到这点我是可以肯定的,那一枪应该正好击在我腰上的肌肉上,虽然很疼很麻,不过慢跑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不过现在应该去哪里藏身呢?

        还好这一路的路灯都是关着的——估计也是因为学校里为了省电吧,黑灯瞎火的,我们又穿着夜行衣,自然没人看得见我们。很快跑到了我们的宿舍楼下,蒙蒙这疯子真不是盖的,断了一条腿竟然还能抓着外墙的柱子往上爬,然后扔下了一条绳子。

        我把绳子在胸前绑上,然后往上爬去,蒙蒙在上面也一边拉。终于好不容易进了宿舍,然后关起窗,放下窗帘。我们两个都累坏了,灯都不敢开,只是坐在地上靠着墙喘着粗气。

        “你说……那什么作弊的是什么意思?”

        “作弊,当然就是作弊了。捷径嘛。还好司徒不在,如果他在的话,我是不敢这样做的。”

        “为什么?”

        “还为什么?司徒那么变态,在他面前作弊,那是找死。你他妈的又时灵时不灵,要不然干掉他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是啊,想不到我也那么强……我到底是什么?”

        “别想了,累不累啊……腿都断了……我还要接回去,他妈的。”

        他就在那里端正了腿骨,然后撕下了一块衣服上的布绑好,就这么靠在墙上。

        “喂,你至少要给我一点消炎药吧?伤口都要化脓了!”

        “叫什么,明天去校医院自己拿去。几个小时候而已,死不了的。”

        “你他妈的,受伤的又不是你……”

        “我腿都断了。”

        “好吧,好吧,那也是你自找的。”

        “对了,那根手指也要处理一下,把他消灭掉!”

        说着他在口袋里摸出了手指,勉强站起身,在桌上找到了打火机,打着火,就在那里烤起了手指。

        那手指在火里面渐渐变黑,然后化为乌有。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手指嘛。”

        “到底是什么手指?怎么还能变成面条死神?”

        “收割者嘛,我不是说过?简单来说,那是收割者,行了,我累了,我要睡觉。”

        这小子还真的说睡就睡,爬到了床上就像再不说话,任我喂了他半天。

        好吧,我也累了,而且全身发麻,坐在地上靠着墙就那样睡了过去。

        其实想来任何诡异的事情都可以有一个科学的答案的。只不过我找不到那个答案。第二天醒来时,天已经大亮。把夜行衣脱下,然后忍着痛把胶带撕了下来,把毛巾取下,伤口竟然结了痂,看起来我的恢复能力果然不错。只不过伤口那一块依然红肿得厉害,还隐隐有化脓的意思,所以我肯定得去买消炎药的。

        而蒙蒙那家伙更加没有天理,竟然直接就跳下了床,那条断腿看起来竟然完全没事了!

        只不过再看他的脸,我就吓了一跳,“僵尸!”

        这他妈的是什么鬼!

        原本还算比较英俊的脸,竟然变得像一个僵尸一样,又干又白!而且双眼无神,头发像枯草。

        “你他妈的怎么变成这样?”

        第一眼我真的以为看到的是僵尸。

        “作弊嘛,总要付出一点代价的。”他的嘴唇都开裂了,说完之后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我敢保证,他这个样子走出去,肯定会吓坏小朋友。

        又是作弊?

        这作弊也太牛了!

        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他用生命力来加快断腿的恢复。只不过有“生命力”这种鬼玩意吗?

        他妈的,断个腿而已,有必要搞成这样吗?

        现在看他的样子,比断腿还惨吧?

        整得跟个僵尸一样,换回头率啊!

        “洗澡,换衣服,然后陪你去拿药,我这个兄弟够义气吧?”

        好吧,够义气。说实话我要也洗个澡的。

        换好衣服之后,刚出门他就大喊了一声:“好饿啊……”

        “我草,你哪里冒出来的僵尸?”那倒三角眼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我记得这家伙,叫做张志伟,跟我们是同一个班的。现在还早呢,他穿着军装,看起来是要出发去吃早餐,然后去参加军训。

        “嘿嘿,没办法,昨天晚上实在太疯狂了。”蒙蒙这疯子毫不要脸地说。

        张志伟这家伙眼光一亮,又上上下下打量我,“兄弟,保重身体啊,看你叉着腰的样子,腰肌劳损了?”

        劳损你妈啊!

        难道老子要跟你说明是昨天晚上被打了一枪吗?

        真不知道这家伙想到哪里去了。

        “看到你们,我的内心……”那倒三角眼还在那里逼逼,真不知道这家伙心里面到底在想什么。

        “我觉得我能吃下一整头牛!”蒙蒙又说。

        倒三角眼笑了起来。

        这一点都不好笑好不好?

        哪里有笑点了?

        真是莫名其妙!

        蒙蒙那家伙竟然还搂过我的肩膀,说:“那么,我们先去吃早饭,然后再去医院,怎么样?”

        “医院?”倒三角眼来了兴趣。

        蒙蒙叹了一口气,说:“唉,别提了,买药啊!”

        “还要买药?”

        “没办法啊。”

        我赶紧打他的手,“别碰我!”

        张志伟还真来劲了,问:“买什么药?我那里或许有呢。”

        蒙蒙也来劲了,转头盯着他,“你有的话,那就更好啦,我们都是好朋友嘛,那去拿来。”

        “等一下哦,绝对好用啊!”张志伟兴冲冲的跑回他的宿舍里面。

        他就跟我们隔一间宿舍,所以很快他就一脸兴奋地手里拿着两盒药跑了过来,然后看看我,又看看蒙蒙,问:“你们哪个是受呢?”

        受?

        受?!

        然后我就看着他手中的药。

        肛泰和甘油?

        这他妈的哪跟哪?

        张志伟还一脸神秘地说:“我自己用的,很好用哦,这甘油抹上去,那个清凉……”

        我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

        看起来蒙蒙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所以我们两个一起抬脚往这倒三角眼身上踹去!

        他妈的,把老子当什么人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