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13,推不推倒不是我说了算

13,推不推倒不是我说了算

        房门轻轻推开。

        蒙蒙的动作极轻。

        房间里面的灯亮着。

        旁边的卫生间传来水声,而且还有一个女人轻轻哼唱的声音。应该是一个女人在里面洗澡。

        虽然她哼唱的声音很低,不过我还是听得出来是一首在中国人气并不算高的英文歌——诱惑本质的《memories》,会哼这样的英文歌的,一般都是比较文艺的自以为有一点文化的吧?

        而且听声音应该是一个美女才对。

        拔了钥匙,轻轻地关上了门。

        里面人依然无知无觉,还在那里一边哼着歌一边洗着澡。

        这房间里一临览无余,没有第二个人。

        床边放着一个行李箱,床上放着几内衣内裤之类的。

        蒙蒙放下我,我靠墙站着,然后他就以迅雷之速推开卫生间的门,然后冲了进去。

        我靠!

        这小子想干什么?!

        我大吃一惊。人家一个女人在里面洗澡,你这么冲进去,是要……

        我想大喊,不过话到了嘴边却喊不出,我们现在可是还没有逃到安全地方呢!

        要是我这一喊引来了别人,那我不是小命不保吗?

        那疯子肯定能跑得了的,他大不上从这里跳下去,像猫一样落地,然后逃之夭夭,我呢?我只能在这里等着被抓或者也学他那样跳下去,运气好的话会一点事都没有,运气不好的话,估计会断至少五根骨头吧?

        我费力地冲进去。

        那小子正拿着刀对着一个全身光溜溜的女人。他左手拿刀,右手竖起食指在嘴前,作个禁声状。

        那女人是一个二十多一点年纪的美女,站在那里发着抖。

        那身材……

        关于欣赏一个美女,普通的男人是从脸部开始看,然后往下,经过胸部看到腿部;肤浅的男人是从胸部开始看,然后往上;而有内涵的男人,是从腿部开始看,然后一路往上,直到美女的脸部。

        为什么说从腿部往上看才是有内涵的男人呢?

        因为平常美女都是穿着衣服的,真正透露最多信息的是腿部而不是胸部。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有些风月老手,能从一个女人的双腿一眼看出她大家闺秀还是**荡娃。当然,我并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我最多也就是能从美女的腿部看出她是不是一个妓女而已。

        这个美女显然不是妓女。她的双腿圆润而匀称,皮肤光滑还残留着一些泡沫;然后我的目光往上,到了那最私密的部分,很好,一大堆泡沫,这就更添神秘了,我感觉心跳有些快;她的小腹很平坦,而且还是传说中的a4腰,简直完美啊!再往上,胸部紧挺——也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有因为紧张的原因,两边各一点都有一些泡沫,这些泡沫让我有了要喷鼻血的冲动;再往上,两条可以养鱼的锁骨也有一些泡沫;再往上,就是她的脸上,这张脸是典型的瓜子脸,因为害怕吧,全是白的,而且嘴唇也白了,在那里轻微地颤抖着。

        两只耳朵都戴着耳环,并不大,只是一个小圈圈,看质地有点像银的。

        头发盘在头上,戴着发套。

        蒙蒙的刀离她只有两公分。

        如果她不听话,我相信以这疯子的果决,肯定会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

        蒙蒙轻声说:“不要叫,不要动,要不然,嘿嘿。”

        这句话不要说这个女人了,哪怕就是听在我的耳中都感觉到恐怖。

        “喂,你干吗?她只是不相干的人。”

        “知道,我只是要她合作而已。”

        那女人向我投来哀求的眼神。

        我也没办法啊!

        真不知道这疯子在想什么!

        “有没有镊子?”蒙蒙小声问那女人。

        女人全身都抖了一下,这才颤抖着说:“拔……拔眉……眉毛的……”

        “行,出来,然后找出来。”

        女人刚一迈步,就差点倒在了地上,看她的样子现在都全身发软,哪里走得动?

        “他妈的。”蒙蒙骂了一声,转头对我说:“你去找一下。”

        “找那个干什么?”

        “我靠,不要帮你取出弹头来?”

        也对。弹头一直留在体内的话,时间久了,我还真活不了,我只好抚着腰去找镊子。

        其实就在桌子上,那里正摆着她的化妆用品,我拿了一个小镊子,顺手还拿了一根又尖又长的画眉笔。

        回到了卫生间之后,蒙蒙顺手就扔给我一条毛巾,“坐地上,咬着。”

        他妈的。

        “喂,你别抬头,要不然杀了你!”蒙蒙恶狠狠地对那女人说。

        她听到这句话哪里敢抬头?只能卷着身子倒在地上。

        我把黑布扯下,咬着毛巾。

        蒙蒙这可恶的家伙就要动手,我赶紧说:“喂,你至少要给我一点麻药吧?”

        “麻药?老子哪里去找麻药?你没看过国产007吗?分心大法知道吧?看她!注意力全集中到她身上,你就没那么痛了!”

        我草!

        还分心大法!

        好吧,这招应该有用吧?

        毕竟很多血都流到了某件神兵利器上,这样伤口应该会少流一点血吧?

        话说现在神兵利器果然有了一点反应,还好穿着衣服。

        我只好盯着那女人。

        不行了,鼻血真的流出来了。

        正这时,腰上猛的一痛,我止不住哼了一声,还好嘴里咬着毛巾,要不然这一声就可大发了。

        估计是听到我的哼声,那女人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她就怔住了,我也吓得有点傻,她竟然看到了我的脸!

        这下是不是麻烦了?

        我呆住,她竟然也呆住。

        这样呆住了三秒钟,她好像想起刚才蒙蒙说的话,赶紧又埋下了脸,身体止不住的抖。

        他妈的!真的看到了我的脸!

        然后又是一痛。

        低头看时,蒙蒙已经取出了弹头,正用一块毛巾按在伤口上,然后转头问:“她没有抬头吧?”

        我摇摇头。

        我痛得全身直抖。

        他要我自己按住伤口,然后他站起身,到房间里找了一下,又回来,原来是找绷带之类的,不过并没有,只找到了胶带,就这样给我缠上,算是初步处理了伤口,“放心,你身体这么好,会没事的。”

        放你妈的心啊!

        老子都还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伤到内脏呢,他妈的,这痛的……

        他拍拍我的肩膀,“我们是兄弟,我不会抛弃你独自逃生的。”然后这小子就站起身,快速地往外面跑去。

        “喂,你还说不会抛弃我……”我探头出去看他,这小子竟然直接往窗口跳去。

        这他妈的不是抛弃我吗?

        “我去看看他们走了没有。”然后他的身影就消失了。

        也对,现在对我们威胁最大的就是那个司徒和那个忽然冒出来的拿着大镰刀的家伙了。

        如果他们还没有离开的话,我们是万万不可能逃出去的。

        咬着牙站起身,把黑布蒙上。

        这时那女人又抬起了头。

        “穿上衣服吧。别乱叫,要不然我不好,你也不好。”我尽量装作恶狠狠的样子。

        她这浴室里面根本就没有衣服,不过浴巾倒是有的,她赶紧披上了浴巾。

        我不得不说,其实只披着浴巾的美女比光着身子的美女诱惑力更大啊!

        鼻子下面两条火热。

        我狠狠地吸了一下鼻子,然后用衣袖擦了一把。

        “你……你这么年纪轻轻的……”她忽然说。

        “别说话,我同伙是杀人不眨眼的。”

        现在情况有点复杂了。

        我应该怎么劝说她别说出我的样貌,或者该怎么让她忘了我的样子呢?

        除非我有黑衣人的记忆清除闪光灯,除此之外我是不可能有办法的。

        她紧紧抱着浴巾,双眼盯着我,忽然胆子肥了一点,问:“你们是什么人?”

        好吧,我也有点无聊,如果不说说话的话就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到痛感上面了,那会更让我难受,所以跟她说说话还能分散我一点注意力,也能减轻一点受伤的痛苦,所以我就跟她吹:“如果我说我们是救世主,你信不信?”

        她嗤的出了一口气,这是笑的前奏,不过最终不敢笑出声来。

        任谁都听得出来,我是在胡扯。

        哪有我们这样的救世主呢?

        全身黑漆漆的,而且还拿刀拿剑,抢银行,打警察,还劫持这个小白兔一样的女人。

        “好吧,我知道你不信,只不过我是个好人,不知道你信不信?”

        “好吧,看起来你并不坏,还是学生?”

        这是在摸我老底呢?

        我可不能把老底都交了。

        我正在想怎么给她编的时候,忽然我听到了一串脚步声。

        听得出来有好几个人。

        我的神经立马紧张起来。

        不会是冲我来的吧?

        他妈的,不会真的是冲我来的吧?

        我身上一直带着伤,而且这是酒店,肯定有很多摄像头,先不要说有没有被摄像头拍到,哪怕就是一千度的近视眼也能看到一路滴过来的血吧?

        我草!

        那疯子的神经太大了,连这么明显的痕迹都不清理掉!

        果然,门那边响起了开锁的声音。

        再然后砰的一声被打开,几个人冲了进来,更加可怕的是子弹上膛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是警察吗?

        有几个?

        几把枪?

        我有匕首,不过我能干过几个?估计只要我举着匕首冲出去,迎接我的就会是几发子弹。

        但是我也有优势,因为我有人质!

        于是我拔出匕首,往那女人扑过去。

        与此同时,几个人闪到了卫生间门口,一个大声叫:“别动!不然开枪了!”

        不正是警察吗?

        他妈的,不动是傻子!我离女人也不过一米的距离,虽然我腰部无力,但至少也扑了过去,只要脚一落地,马上就能把她抓在身前挡住。再然后,大不了对峙呗!

        我果然落地了。

        只不过好死不死踩到了地上的香皂,脚下一滑,扑倒在了女人的怀里,匕首都被我一紧张掉到了地上,手上乱抓,抓着这美女的浴巾扯了下来。

        于是两声惊叫响起,一声是我的,一声是这美女的。

        我比她高一点,她哪里承受得了我的重量?于是两人往后倒去,我的头正扑在她的胸前。

        我不得不说还蛮香的。

        而且减震效果极佳。

        我的脑海中忽然冒出来三个字:“推倒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