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12,处男血的作用

12,处男血的作用

        我不得不佩服这疯子的反应能力,他跳了起来,右手往后一捞就抓住了我的衣服,把我也提了起来,左手顺便还把钥匙拔了。

        摩托倒在路中间,屁声依然,因为后轮强劲的冲击力,它以把手为圆心在路上打着转。

        落地之后,我才注意到原来刚才撞到的竟然是一个轮胎。

        这个轮胎原来是属于路旁边停靠着的一辆警车的,应该就是那几个警察开来的车吧?

        警车旁边蹲着一个猬琐的男人,正呆呆地一动不敢动。估计是刚才摩托车撞上那轮胎的时候把他吓到了。

        这家伙我见过,上次我们抢银行的时候他就跟着我们进入了银行里面。

        这家伙手里头拿着一个电动扳手。那警车的左前轮看得出来正是被卸下了,然后我们就好死不死地撞了上去。

        这家伙在干吗?他是在帮警察修车?

        还是……

        他终于回过神来,说:“偶像!”

        怎么这家伙也是个脑残?

        这小子手忙脚乱地把车底下的千斤顶降下,然后拖了出来,“他妈的,上次竟然敢抓我!这次看怎么抓!上我的车?”

        嗯?

        这小子竟然只是单纯地卸警察的轮胎,以报上次被抓的仇?

        竟然还要帮我们?

        而且还要让我们上他的车?

        看来这家伙是刚才看到那几个警察在对付我们,所以他就趁乱来这里卸轮胎。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想法很奇特。

        蒙蒙大声说:“那赶紧的啊!”

        那人抱着千斤顶跑到旁边一辆皮卡旁,把千斤顶和手里的工具扔上了车厢里面,正要开门进去,不过已经被蒙蒙一把扯住随手扔到了后面。那人被蒙蒙这一扔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灰头土脸的。

        我有点不明白,不过看到蒙蒙已经进入了驾驶室里,我赶紧也上了副驾驶,蒙蒙探出头去,对那人大声说:“谢谢你的车!”

        说着启动车,冲了出去。

        我探头出去,依然可以看到那人正在发着呆,好像有点难以理解。

        不要说他,我都有点想不明白。

        因为那人根本就没拿钥匙给蒙蒙啊!

        看时,我才注意到,原来这家伙竟然还是用把那钥匙!

        开银行是这把钥匙,开摩托还是这把钥匙,现在开这辆车竟然还是这把钥匙!

        这把钥匙套在一个圈里面,这圈里除了这把钥匙之外,还吊着一个小人偶,正在一晃一晃的。

        那人偶虽然小而且有点粗糙,但是也神形兼备。头上反戴着一顶棒球帽,身上穿着长长的风衣。

        “你这是什么钥匙?”我不禁好奇。

        “神器!”

        还神器呢!

        不过这真的是****吗?

        什么锁都能开不成?

        “那是谁?”

        我这句话问得没有头脑,不过他竟然好像听懂了,说:“守望者嘛,那么经典的小说你都没看过?”

        “守望者……不过他就只是一个小流氓而已,而且还进了精神病院里。”

        “我们也是守望者。”

        守望者与否我不是很关心,我最关心的是那个司徒。那么厉害的幻境,难道这是火影忍者的世界么?

        我实在忍不了,就问他:“那个司徒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徒,最恶心的人,没有之一。神秘。这次行动虽然失败了,不过我还是摸清了他的能力。”

        “怎么会有那么厉害的幻境?”

        “哼,幻境?决定我们看到的,并不是我们的眼睛,而是头脑!”

        “头脑?”

        “就是精神层面,或者神经之类的。时间大神知道吗?”

        “我靠,那么冷门的小说你都敢说出来!”

        “靠什么,那么冷门的小说你竟然都看过!我们现在就好像是罗开,那个司徒就好比是时间大神。时间大神的能力是什么?就是在精神层面影响别人!那个司徒就是这样。只不过他的能力竟然这么强,连我都在不知不觉中中了招!”

        时间大神那样的超能力?

        时间大神可以通过意念把痛苦强加给别人;而这个司徒却能用意念影响到那么多人,让他们看到他想让他们看到的;让他们感受他他想让他们感受到的。为什么那个木箱有重量?因为司徒让蒙蒙感受到了那个重量,让蒙蒙自以为那个箱子有重量。

        那么他就不单单是能影响到别人的视觉,还能影响到别人的听觉触觉等等。

        那么可怕的能力,怎么我们就去惹他呢?

        真实的世界?蒙蒙的意思是不是我们其实都生活在幻境中?有一个比司徒更加强大,控制着我们所看到的,所听到的,所触摸到的?

        甩了甩头,应该不会那么夸张吧?

        那我还不如自杀了事呢!

        “哟哦哟哦哟哦……”

        警车兴奋的叫喊声传了过来。

        前面不远已经可以看到警车顶上那特别的闪亮的灯。

        他妈的,竟然是三辆!

        前面一段路根本就没什么岔路,倒是有几条小巷子,但是车根本就进不去,我们这是无路可逃吗?

        后面自然是没有警车追来的,因为刚才那猬琐的家伙把那警车的左前轮都卸了。

        这时蒙蒙来了一个急转,这路并不大,他竟然就这样还完成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然后再加大马力往银行那个方向冲去。

        “他妈的!”蒙蒙忽然大骂了一声。

        估计他应该是骂警察,而不是骂我这个拖后腿的。

        不过想想,如果我不在的话,以他的身手,要逃掉应该是分分钟就能办到的事情。

        我也不禁要骂。

        因为随着我们冲进了刚才与警察对峙的地方时,忽然地上竟然起了白色的雾汽。

        这三更半夜的怎么可能有雾汽呢?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个司徒刚才并没有走,而是依然在这里等着我们!

        幻境再起!

        只是在这个迷幻境里面,杀机有多少呢?

        这里面有普通人——刚才就有不少普通人在这里的;还有警察——有一个家伙还中了枪;还有司徒或者司徒的同伙。

        前面的路根本就看不清,这车要是就这么冲过去,先不要说能不能冲出去,估计一路上还会撞死几十个人吧?

        这疯子会这么冲动吗?

        忽然蒙蒙伸手往我腰上的伤口探去。我根本就没反应过来,那家伙竟然一根手指就准确地插入了我的伤口里面。

        我痛得张口一声大叫,身体都硬了。

        他妈的,这是要害命啊!

        这家伙一插之后就拔出,手指头上已经沾了不少血。

        如果不是老子痛得死去活来,肯定跟他翻脸。

        “借点你的处男血用用。”他还毫无羞耻地说,然后就往左眼的上眼皮抹去。

        处男血……

        在眼皮上抹点血就有用?

        虽然很痛很难受,不过这眼前都是迷雾更让我感到危机重重。

        所以我也沾了点血往眼皮上抹。

        再睁眼时,眼前的景像完全变了。

        虽然依然有迷雾,不过已经能看到在迷雾中的人。

        他们有些在害怕,有些在乱跑。

        我们这么开车冲过去的话,估计很快就会撞到人的!

        我靠,我的处男血竟然这么有用?那以后是不是要继续保持处男之身?

        “觉醒者?”后座忽然传来了一个冷然的声音。

        我吓了一跳。

        这车里什么时候出来第三个人?

        气氛一下子就变了。

        我一动不敢动。

        后视镜里只能看到一片黑暗,因为这车里并没有开灯。

        蒙蒙忽然开了灯,但是从后视镜里面依然看到后面的人。

        那里有没有人?

        我猛地转头。

        后座坐着一个独眼龙,正是在银行里面见过的那个。

        只不过后视镜里面并没有他的存在!

        这是鬼?

        幻觉!绝对是幻觉。

        蒙蒙哼了一声。

        “觉醒者?我们的目标应该是一样的,为什么要杀我?”

        “哼!”蒙蒙说着,反手一指像剑一样往后面刺去。

        我看得分明,他那个剑指正是沾着我的血的那根手指。

        那个幻影顿时化为乌有。

        我不禁松了一口气,这司徒太可怕了。

        他在哪里?

        也许依然还是静静地站在那高楼之顶吧?

        “走!”

        蒙蒙停了车,滚下了车。

        我赶紧也下车,虽然左腰无力,但是现在小命要紧,还是要逃的。

        在这迷雾中,我们两个能看清人影,而其他的普通人并不能看到我们,而且看他们的样子,还经常撞到别人。

        他拉着我往前面冲去。

        现在这个时候当然不能进入那个基地里面,要不然肯定被司徒发现。

        所以摆在我们面前的唯一的路就是逃跑。

        我正这么想着的时候,眼前的迷雾忽然剧烈的翻滚起来,旁边的普通人不断发出尖叫声。

        这是怎么了?

        蒙蒙抬头往上面看。

        于是我也看过去。

        一个高楼的顶上,一个人影依然站在那里,看得出来那正是司徒。

        正这时,一把巨大的黑色镰刀从他的头顶出现,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往他砍去!

        我靠,这那镰刀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怎么看那样式也像是死神的镰刀啊。

        怎么还冒出了这么不科学的东西?

        “收割……”蒙蒙这疯子说了一声,然后一把扯住我,往旁边闪去。

        事实上我并不太肯定他说的到底是什么,也许是“收哥”或是“熟哥”什么的,不过想来应该是“收割”最为接近吧?

        毕竟镰刀代表的就是收割。

        收割的是什么?

        司徒好像挡住了那突如其来的一镰刀,但是他的控制出现了问题,至少他的注意力绝大部分都被那把镰刀和手持镰刀的人吸引住了。

        有点远,我看不清那个手持镰刀的家伙到底长什么样子,只不过看起来应该是一个身体瘦长的人,而且全身还穿着斗篷,看起来有点像电影里面的死神。

        “好机会,走!”

        蒙蒙这疯子扯了我一把,我差点站立不稳,被他扯得往一旁跨了一步,迷雾剧烈的滚动起来。

        蒙蒙这家伙看我的状态知道我跑不快,所以马上把我背到了背上,往旁边跑去。

        确实是好机会,司徒和那个手持镰刀的家伙现在正在对打,肯定注意到不到我们;而我们现在还身处司徒的幻境中,那些普通人肯定看不到我们,而我们却能看得清这里的一切,所以正是逃跑的机会!

        蒙蒙背着我直接就冲进了旁边的一家酒店大门里面,这里面同样身处迷雾之中,他没有进电梯,而是从楼梯一直往上跑去。

        他的速度还是蛮快的,直接冲上了四楼,这里两排房间,走廊里面没有一个人,这里并没有迷雾,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口,上面写着“405”,他拿出钥匙插进去,然后房门就这样开了。

        这他妈的鬼钥匙,竟然真的什么锁都能开?!

        有机会一定要把这钥匙弄到手!(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