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11,伤心不要紧伤肾才麻烦

11,伤心不要紧伤肾才麻烦

        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幻境?

        银行里面根本就没有那个司徒?其实司徒一直都在那楼顶上看戏而已?

        那么说起来,蒙蒙也只不过是跟一个幻影打了一架?

        只不过看到那个木箱的时候,我又有点怀疑。

        因为那个木箱还在。

        那是不是就证明刚才在银行里,真的存在着一个人,而且还跟蒙蒙打了一架。只不过那个并不是司徒,而是另外一个同样是独眼龙的家伙。

        只不过因为这个司徒的幻境,我们把他误认为是司徒了?

        “他妈的!”蒙蒙一刀砍在了那个小木箱上。

        这一刀,是划分真实与幻境的一刀,那木箱在这一刀中分为两半,然后消失不见。

        我吓了一跳,竟然连这木箱都是虚幻的!

        虚幻的东西竟然也有重量?

        如果没有重量的话,蒙蒙应该早就发觉到不对了吧?

        蒙蒙咬着牙小声说:“这司徒的能力超出了我的想象。”

        “什么?我还以为你把他摸得很清楚!”

        “别说那么多废话,再不走我们就走不了了!”

        果然,那几个警察都反应了过来,举着枪颤抖着指着我们,“放下武器!”

        一个人忽然尖叫起来:“啊!”

        这叫声直冲云霄。

        我被这叫声一吓都出了一身冷汗。

        那几个警察似乎连我都不如,有一个手一抖连手枪都掉地上了。

        你们这就是保卫和平的卫道士应该有风范吗?

        有一个警察更夸张,竟然直接就放了一枪。估计是这声尖叫把他吓惨了。也不知道他这一枪到底是打着人还是没打着,反正我们一根毛都没有伤到。

        这一声枪响之后场面忽然静了。

        我们一动不动,因为有好几把枪指着我们。

        一个警察忽然大声问:“别开枪!是不是哪个受伤了?”

        好吧,刚才那声尖叫初听起来真有点像是死前的惨叫,只不过现在回想起来,似乎里面是带着一丝激动的。

        沉默了几秒之后,那个尖叫的家伙叫了起来:“偶像!偶像!”

        偶像你妈啊!

        都什么时候了,你他妈的还在叫着偶像?!

        那不正是上次提个酒瓶那王八蛋吗?他不是被抓了起来吗?

        好吧,估计是在里面关了几天,这刚放出来又来这里疯。

        估计这王八蛋不是犯了二中病就是更年期提早来到了。

        他这一叫,叫得大家魂都散了,几乎全部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我也刚要松一口气,蒙蒙马上拉了我一把。

        我转头一看,只见那几个警察都在擦汗呢。

        “还看?赶紧上车!”

        也对,这正是最好的时机!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练成的?

        这时他已经跨了上去。

        我一坐上去,这电动车就开到了最大马力,车头竟然都抬了起来,离地有三十公分,后轮飞速地转动着,不断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嗤嗤声。低头看时还能看到后轮与柏油地面因为剧烈摩擦而冒出的白烟。

        这么强劲的马力,我能想象到,我们马上就会像离弦的箭一样冲出去,然后一直加速到两百迈,那些警察肯定追不上!然后,天高任我飞,海阔凭我跃!当然,我最好奇的还是那个司徒,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时,那几个警察终于反应过来了,“别动!”一个大喊。

        不动?当我们是傻逼不成?

        我转头,他的手像是慢动作一样正在端着枪往上抬。

        怎么他的动作变得这么慢了?

        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还是因为我的神经实在太紧张太兴奋,所以传输信息的速度大大增加,于是乎那些人的动作就变得慢了?

        我正这么想的时候,忽然响起了砰一声响,整个车身都下沉了几公分,同时确实往前冲出了一小段距离,然后就一动不动了,就只到发动机因为过载而在那里嗡嗡响。

        我中枪了?

        不,我并没有。

        “别动!别乱开枪!”一个警察大声说。

        “他们……好像爆胎了。”一个警察说。

        爆胎了?

        果然没天理的爆胎了!

        刚才那一声巨响,只不过是我们爆胎的响动而已。

        看来,我们无路可逃了!

        蒙蒙这疯子还在那里叹气:“唉,他妈的,都是贪便宜啊!”

        “现在还有心思说这种废话!”

        “我特意定制的车架、马达和电池呢,不过轮胎实在太贵了,我就想普通的轮胎就行了……没钱啊……”

        “你他妈的都知道没钱你还撕了我的彩票!”

        “一码归一码。”

        “还他妈的一码归一码。如果有那四百万,法拉利都可以开,还用得着开这个破电动车?!”

        “有道理,下次我们去搞辆法拉利去。”

        这没心没肺的家伙,现在我们可是在敌人——哦不,是在正义使者警察的枪口之下啊!

        我的神经高度紧张,回头看着那几个警察。

        看来刚才果然是幻觉,因为现在他们的动作如常。

        他们正比我还紧张的举着枪对着我们,离我们只有十米不到的距离,但是他们不敢靠前。

        蒙蒙跳下了车,同时抽出了长刀,刀身如雪。

        这是夜里,这刀竟然也如流星一般耀眼!

        我也跳了下来。

        “走!”他说了一声之后,转身面对着警察的枪口一步一步往后退。

        其实以他的灵活指数,应该能快速后退,而且还能不断作出闪避动作。只不过我在旁边,所以他才这样退吧?

        这疯子竟然以为自己真的能挡子弹不成?

        如果真的能挡子弹的话,那才真的没有天理了!

        长刀出鞘,警察更加紧张。

        周围的空气降到了冰点以下,压得我透不过气来。

        砰!

        一声枪响。

        一个警察的枪口冒出了一团火光。

        与此同时蒙蒙的刀子挥出!

        他真的这么牛逼?

        他的这种行为让我想起了骇客帝国。

        他真的是救世主不成?能看得清子弹的轨迹?

        好吧,虽然我依然还认为他是一个疯子,只不过看得出来绝对是一个厉害的疯子!

        我内心正在感叹,就听到他嘿嘿笑了一声,说:“不好意思,好像没挡到。”

        “哈?什么没挡到?”

        “我是说我这一刀没挡到子弹。”

        “那你他妈的还耍什么帅……”然后我就感觉到身体有点发麻。这种麻从腰部一直往全身传过去,麻得我****,身体几乎全软了,特别是腰上使不上力。

        左腰流出了一些血。

        我中弹了?

        瞬间,我脑中的想法就是:为什么中弹的人是我不是他?!

        “小心!”这疯子又叫了一声。

        小心?

        抬起头,就看到那几个对着我的黑洞洞的枪口。

        冷汗慢慢地从额头流下。

        我几乎能感觉到这滴汗浸润我的每一条肌肤纹理的速度。

        那黑洞洞的枪口在我的眼前放大,放大,像变成了无边的黑洞。

        然后,这黑洞里面喷出了火红的光。

        我要死了?

        周围的一切都变了。

        声音变得扭曲不堪,像是恶鬼的吟诵,这扭曲的声音在空气中一层层地递进着;视线也完全变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神经像一张绷紧的弦,似乎只要一个外力作用,我全身就会像冰块一样破碎,视线中,那黑洞一样的枪口一个圆柱形冒出了头,像个火箭一样拖着一条暗红色的尾巴往我飞来。

        那就是子弹?

        怎么飞得这么慢?

        我没有多想,因为我的头脑根本就再也想不出其他的东西。

        只不过我的右手动了,握住了匕首的刀柄,挥刀!

        当~~

        一颗子弹撞在了匕首上,发出了扭曲的声音,然后是第二颗,第三颗!

        当~~当~~

        三颗子弹的冲击力让我后退了一小步,匕首在手中发出频率极快但是幅度非常微小的振动。

        但是同时,我的视线忽然又恢复了正常,听觉也恢复到正常。

        “啊!”一个警察大叫着倒了下去,“我死了?我死了?”

        他当然没有死。

        不过他好像中弹了。

        然后我才发觉我的姿势有点不太对劲。

        因为我现在竟然是弓着脚步,右手倒持着匕首护在胸前,左手握着空心拳置于背后,似乎左手本应该也有一把匕首才对。

        这样的姿势让我想起了游戏中的盗贼。

        刚才发生的是幻觉吗?

        应该不是。因为我并没有中第二枪。

        那么说刚才我真的挡住了三颗子弹,而且还有一颗反弹回去打中了一个警察?

        我有这么牛逼吗?

        “上车!”蒙蒙忽然说。

        我这才回过神来。

        这时那几个警察都大惊失色,好像见鬼了一样,根本就还没有回过神来。

        不要说他们见鬼,我都差点以为见鬼了呢!

        上车?

        上什么车?

        这时听到摩托的启动声。

        蒙蒙这家伙竟然骑上了一辆摩托。

        这摩托怎么来的?

        是的,旁边倒也是停着一些摩托的,只不过那是别人的呀,他怎么有钥匙……

        不能再想下去了,现在还是小命重要。

        忍着全身的麻感,我跨到了摩托的后座。

        摩托猛地起步,我的身体止不住往后倒,牵动伤口,那感觉真是爽得没边了,我就只差没发出震天的**声。

        妈的,这疯子看起来是不害死我就不罢休啊!

        几乎用尽了全力我才稳住。

        这疯狂的驾驶员把这辆破摩托开到了七十迈。这车比那辆电动车差多了,到这个速度几乎就到了极限,车身震得几乎都快要散架,这震动连动我的骨头,感觉之中也快要散架,简直是****。更要命的是排气管还破了一个洞,所以那响声就别提了,简直是屌炸天啊!估计十公里以外都能听到吧。

        在前一刻,我们还是能挥刀挡子弹的神秘高手;在这一刻,我们就变身成人人都恨不得我们出车祸的炸街党。

        “……”他忽然问。

        “什么?!”我大声问他。

        这摩托的屁声实在太响了,我根本就没听到他说什么,只不过感觉里好像他应该说了什么才对。

        他转头大声说:“我问你爽不爽?!”

        “爽你妈!老子都中枪了!”

        “子弹都挡了,还不爽?!中枪小意思,别伤心!”

        伤心?

        老子是腰上中枪,伤肾啊!

        以后会不会肾亏?

        感觉里我的后半生会变得无比黑暗……

        正这时,我感觉到一股猛然的前冲力!

        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前压过去。

        这小子竟然一直这么回头跟我说话!竟然不看路!

        撞到什么了?

        我根本来不及看,身体就飞了出去。(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