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8,不是所有的跳楼都很帅的

8,不是所有的跳楼都很帅的

        有抢银行的救世主吗?

        显然这说不过去。

        我倒觉得我们更像恐怖份子。

        只不过这显然又有一点不同。

        总之我是看不透这个家伙。

        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看得出来他很有本事。

        能搞到枪,能做这样的基地,而且还能有银行的钥匙。

        更加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还能买中五百万!

        一切理智在他面前都显得那么无力。

        他是从哪里来的?

        我又没有他的手段,我当然查不出来。

        时间过得很快。

        本来按照他的意思我们是不必军训的。

        不过我实在不想再越陷越深,而且主要的是他说暂时几天应该没什么事做。

        那我就去军训了一把。

        这家伙可能也是无聊,也去领了一身服装,加入到了军训的队伍中。

        抢了银行之后,他倒显得蛮低调的,完全看不出那种激动来。在队伍中也老老实实。

        抢银行这件事,影响还是蛮大的,新闻里面也报道了出来,而且警察出击,抓了好些人,那些人当然就是当初跟我们身后的,不过让我奇怪的是,并没有找到我们头上来。

        蒙蒙这么神通广大?

        银行那里可是电子眼密布的啊!

        哪怕就算是我们蒙上了面,至少身形衣服就能拍到吧?

        而且他还推过门的,至少留下过指纹啊!

        我担心了好几天,不过好像真的并没有人能想到其他作案的是两个学生吧?

        我心里不太平静。

        因为我竟然没有看到李紫。

        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被安排在另一队里面。

        好吧。

        反正我跟她并不熟。

        只不过是蒙蒙这疯子说什么她会是我老婆之类的话。

        意外是发生在军训的第五天。

        那天中午我们回到宿舍时,就看到一个中年人正站在宿舍门口等着。他身上背着一个旧的帆布包,手上提着一个蛇皮袋,身上穿着旧的确凉,裤子是洗得有些发白的帆布的,穿着一双解放鞋,满头大汗的样子。

        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他只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而已。

        看到我们时,他的眼明显亮了一下,手脚都有些无措。

        蒙蒙皱了皱眉头,“麻烦……怎么忘了这一茬……”

        这中年人显然不可能是来找我的。那么就只能是来找他的。

        “这个……我给你带来了一些家里的……”中年人有些不自然地说。

        蒙蒙挥了挥手,“知道了。”

        那中年人就在那里搓着手。

        我只好去开门。

        只不过我依然在心里猜他们的关系。

        “进来说吧。”蒙蒙淡淡地说。

        我们进了里面之后,那中年人就把蛇皮袋放到了地上,在后轻咳了一声,说:“这个……”

        “有什么就说吧,他是我兄弟。”

        让我吃惊的是,那中年人忽然就跪到了地上。

        这一跪还真惊天动地。

        我完全摸不着头脑。

        “跪什么跪。起来说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什么人呢。怎么说你也是我的父亲。”蒙蒙皱了皱眉头。

        哈?

        他老爸?!

        这也太夸张了吧?

        从外表来看,果然有一点点像啊!

        只不过他老爸怎么会给他下跪?

        这没天理的!

        我在一边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做什么。

        中年人并没有站起来,而是苦着脸说:“求求你,救救她吧……”

        “行了,知道了,你先起来。”

        那中年人这才站起身来,眼泪都快出来了。

        我真恨不得给那疯子一巴掌。

        这就是对他老爸应该做的事情吗?

        怎么能让自己的老爸跪在面前?!

        只不过怎么说这也只是他们家的家务事而已,我没有插手的必要也没有插手的理由啊!

        只是怎么天底下有这么冷血的家伙?

        “拿着。”蒙蒙从钱包里面拿出了一张卡,塞到了中年人的手里,“密码的话,123456。”

        中年人颤抖着手拿着手里的银行卡,眼泪哗哗的,“谢谢……你是个好人。”

        好人?

        我晕!

        我实在忍不住了,就问蒙蒙:“他是……”

        “我爸。”蒙蒙很干脆地说。

        从他嘴里吐出了这两个字,那么应该就是真的了。

        只是怎么还有“好人”一说?

        我不能理解了。

        但是不能理解又能说什么呢?

        这样一来,只能证明两点:第一,蒙蒙这家伙更加神秘;第二,更加显示出他的冷血特质。

        这两点无疑都是很危险的。

        我怎么就跟这个危险的家伙混在了一起呢?

        但是想想,其实是他硬要跟我混在一起,而不是我贴上去的!

        “行了,没什么事的话,赶紧回去吧,要不然她的病拖不起。”蒙蒙挥了挥手。

        他的这个动作有点像是赶苍蝇一样。

        那中年人想了想,说:“嗯,那我这就走了……你的老师同学们很关心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不要回家。”

        我以为我听错了。

        老师同学们很关心你,应该接下来的话,应该就是放假没事的话,至少也可以回家看看,也可以跟老师和同学们见见面什么的。

        但是怎么就“不要回家”?

        这两个家伙都是疯子吗?

        怎么光说一些我根本就听不懂的话呢?

        “行了,知道了。”蒙蒙有些不耐烦。

        中年人转身就走。

        他的背影有些凄凉。

        这中年人走之后蒙蒙就好像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忍不住问:“他真是你爸?”

        “嗯。”他点了点头,然后说:“从某些角度上来讲是这样的。他确实有一个儿子,只不过死了。我也只不过是借了他儿子的身份而已。”

        我一怔。

        借尸还魂不成?

        说完之后他就坐到了椅子上,然后拿出本子在那里写着什么东西。

        写了几个字,停下,然后又写。

        好像正在想什么很严重的问题。

        反正他一直都是这么神神经经的。

        我很想去看看他到底在写什么。

        他忽然收起了本子,放进了衣柜里面,锁好,然后爬到床上,闭着眼好像真的能睡着似的。

        我也不去管他。

        爬到了我自己的床上。

        既然他不说,我问也是白问。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坏人?”他忽然问。

        “哈?”

        “其实他儿子得了重病,死了。所以我就买下了他儿子的身份。本身我的长相就跟他儿子差不多的。”

        “你为什么要买下他儿子的身份?”

        我实在有点想不明白。

        怎么竟然有这种事情呢?

        冒一个死人的身份?

        要我的话,我肯定不会去做的。

        现在这么想来的话,那个中年人的儿子应该叫做“罗泽”,而眼前这个人应该只是叫蒙蒙吧?

        “用这个身份好办事嘛。安照正常的剧本的话,我们不可能这么快相遇的。”

        “什么剧本?”

        “也就是命运嘛。行了,这次就透露这么多。”

        命运?

        命运是个什么鬼东西?

        “那个……幻影,是不是真的有杀伤力?”

        “当然。”

        “世界上怎么存在那样的东西?”

        那个幻影我一直想不透。

        怎么可能存在鬼那样的东西呢?

        “这个世界,并不是你表面上看到的那样的。现在就想见识一下世界真实的一面?你作好准备了吗?”

        “真实的一面?”

        “真实的一面,可怕的一面。”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存在另一面?只不过我一直没有见识到而已?

        而正如他所说,我们是救世主不成?

        我有自知之明,我是没有那种能力的。

        下午我们并没有去军训。

        因为蒙蒙这家伙说晚上再次行动。

        所以下午就一直在休息。

        至于他说的行动到底是什么,他也没有多说。

        只不过凌晨一点半,我们再次整装出发。

        这次他依然带着他的长刀,而我带着我的匕首。

        这把匕首我给它做了一个纸鞘。

        依然带着黑布。

        “怎么样,这次有没有信心跳下去?”

        直接这样跳?

        想想上次被他推下楼。

        难道这样跳下去,这次真的也会没事吗?

        是不是还是一样可以来一个滚地?

        他还在给我打着气:“相信你自己,你行的。”

        好吧,再信你一次!

        然后我就跳了下去。

        感觉还是跟上次差不多。

        然后我就感到腿部一痛,然后就是一麻,这麻感从腿部不断传遍了全身。

        他落在我的旁边,“怎么样,成不成?”

        成个屁啊!

        站都站不起来!

        然后低头看左腿时,它已经变了形!

        “你他妈的!”

        “断了?看来还是太急了一点啊……”

        急你妈个头,会不会聊天!

        “不好意思,想不到这次你竟然会不行,不过不要紧的,养个几天伤也就好了。那么计划只能推迟几天了。”

        我也真是日了狗了。

        上次安然无事,那只能说是运气。这次这么跳下来,真是倒了大霉了。我怎么就信了他呢?

        他妈的,我真痛不得打断他的腿。

        “忍着点,明天就送你去医院。”

        还明天?

        明天的话,腿还能接上去吗?

        我草你大爷的!

        “行了行了,马上送你去医院,行了吧?别这么怨妇似的看着我。”说着他就从我手里拿过了匕首和黑布,再然后他竟然爬楼而上。

        除是蜘蛛侠,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能这样爬楼的。

        他完全就是抓着外墙的柱子往上爬。柱子略比一个人大些,所以他就这样抓着柱子的两面爬上去。

        这他妈的还是人吗?

        我有点怀疑他就是蜘蛛侠本人了!

        这一刻的震惊让我说不出话来。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爬上去之后,翻进了窗户,过一会儿就又跳了下来。

        他跳楼的姿势并不好看,落地的时候竟然没有什么声音,也没有像我上次那样来个滚地,而只是腿曲着。

        “帅吧?”(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