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5,所以要去抢银行

5,所以要去抢银行

        “关于第一次行动的施行方案

        行动日期:x月xx日凌晨一点半

        行动目标:yy银行

        ……”

        林林总总一大堆,而且还画出了路行简图。

        我算是服了这个家伙了。

        好好的五百万不去领——哪怕扣了税也有四百万——竟然要去抢银行?——不过这三更半夜的,应该算是去偷银行。

        这不是嫌死得不够快?

        还说什么我去兑奖我就会死?

        这还说得过去?

        我看是我们真的三更半夜去偷银行的话那才会死得更快吧?

        “别叫那么大声,隔墙有耳不知道吗?”他还满不在乎。

        我才懒得听他扯什么隔墙有耳。

        拉上我一起去抢银行,那不是要我去送死?

        现在的银行,不要说里面有几个现金那还是个问题,而且里面机关重重,我们能进去吗?

        不过我不得不说,光他这个送死计划就比军训要刺激一万倍了。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潜伏在我国的恐怖份子?宗教极端份子?还是美国特务?

        从外表完全看不出他有这么爆炸性的杀伤力啊!

        怎么我的室友是这么一个脑残加逗比呢?

        他不会真的是从精神病院里面逃出来的吧?

        我有点不寒而栗。

        他拍了拍了我的肩,我赶紧闪到了一边,以免他的脏手碰到我的身体。

        他怔了一下,然后嘿嘿笑了一声——这笑容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我怎么觉得全身发冷呢?感觉里面有点像修仙小说里面那种邪魔的阴笑。

        “这样就怕了?你正好说错了,我制定这个计划,正是拯救计划,并不是什么送死计划。想想以我的品格,怎么能那么容易就去送死呢?”

        还拯救计划?

        我几乎都要破口大骂了

        就这么一个计划,我猜不需要三两天,我就会被警察锁定目标,然后手铐加身。

        不过,我现在要是不跟他一起行动的话,他会不会杀人灭口?

        “每次都是这样的表情……真是无趣啊……”他叹了一口气,然后就转身去开他的衣柜。

        他的衣柜并没有上锁。

        我有点好奇他衣柜里面藏着什么呢?

        不过我也赶紧转身到我的衣柜前,以迅雷之速拿出了那把匕首。

        至少这样还是可以自保的。

        我把匕首藏在身后,转身时就看到他已经打开了衣柜。

        他衣柜里面比较黑,而且他的身体也挡着,所以我看不清里面有什么。

        他一边从里面拿东西一边说:“放心,我已经作好了万全的准备。万无一失。而且我们这么做,虽然有点像是作死的节奏,但那只是凡人的思想。我们现在做的,其实只是引蛇出洞而已。”

        引蛇出洞?

        引什么蛇?

        出什么洞?

        我正有跟不上他的思想,他已经从衣柜里面掏出了一把黑色的手枪和一个消音管,正在给手枪拧上。

        我吓了一跳。

        我草,这小子……

        额头不断流下汗来。

        我现在是不是要大叫救命,然后就有大部队破门而入,把他制服?或者被他几枪射杀?

        不过估计现在的社会风气,叫救命不如叫着火了还来得更好一些。因为叫救命的话,大家可能会变得冷漠,反正命是我的,死不死不关其他人的事;而如果着火了的话,他们也逃不了。

        不过我叫不出来。

        我的腿有点不听使唤。

        我有点担心只要我一叫,他马上就会毫不犹豫地给我一枪。

        那样的话,我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我还有大好青春,我才刚进大学校园而已!

        而在心里面我也只是深深地后悔,我怎么在高中的时候就不努力一把呢?只要多考几分,我就不会进这个破大学,也不必遇到这个变态的家伙了!那样的话,我的生命就可以再活上个至少几十年吧?

        上了消音器之后,他就把手枪插到了背后的皮带,然后又往衣柜里面掏东西。

        这次他掏出来的是两个手雷。

        我晕啊!

        这是要干吗?

        我正想着,他竟然把一个扔给了我!

        这是要炸死我吗?

        他真的是要炸死我吗?

        只不过这么近的距离,他也逃不了吧?

        “接着。”他说了一声。

        接?

        还是不接?

        我正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手却不听使唤一般的接过了。

        抓在手里,我却感到一阵晕眩。

        “身手不错嘛。我早就说过你是一个爆发型人才。”他一边说着一边把他自己手里的手雷放进了裤袋里面。

        手雷是那样带在身上的吗?!

        我去啊!

        我简直无语了。

        我手里抓着手雷,“你是不是真的要我死啊!”

        “你这么强,怎么可能会死呢?你也看到了,我扔给你,你的身体自动接住,这就是你的本能嘛。带好。”

        带你妈……我很想开骂。

        我是不是可以用这个手雷来威胁他?

        还是我应该现在就开门逃出去?

        但是莫名其妙的,我竟然没有逃出去,而是小心地把手雷放进了口袋里面。

        我自己也不知道信了他几分。

        只不过,真的要跟他反目的话,也应该在校园之外。

        在这学校里面,这么多人,要是手雷真的爆炸的话,我不知道会伤到多少人。而且看他如此丧心病狂的模样,肯定不会在意别人的伤亡的。

        有手雷,有手枪,看来等下的事情那是绝对精彩啊!

        我去,我怎么会这么想?

        精彩?

        我看是到时候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吧?

        他继续在他的衣柜里面掏东西。

        我就不禁在想,他会掏出什么鬼东西来呢?

        不会是火箭筒吧?

        还好,他只是拿出了一把长刀。

        这刀的制式看起来完全就是小日本的武士刀,有一米四五左右的长度,刀柄上缠着白色的布条,刀鞘全黑。

        他把长刀放在了桌子上。

        抢银行用这些鬼东西?

        保险柜怎么开?

        难道到时候用手雷炸吗?

        我赶紧甩了甩头。

        难道我还真的要跟他一起去抢银行不成?

        他最后从衣柜里面拿出的是两块黑布,扔了一块给我,他自己一块。

        “这是干吗?”我不禁问。

        这块黑布并不大,难道我们要做蒙面侠不成?

        “先带着,等下到了银行外面,记得要蒙上面。”

        还真是!

        他这时关上了衣柜。

        看来就只有这点东西了。

        一把手枪,一把长刀,两个手雷,两块黑布。

        这些玩意儿就可以去抢一个银行?

        我也真是服了他了!

        问题是一身夜行衣都没有啊!

        难道就穿这样的衣服出去?

        当然,我是不会去的。

        真的跟他一起去抢银行,那不是嫌命长吗?

        “看起来你还在犹豫啊。”他一边把长刀用一张皮带绑到了背上一边说。

        废话!

        我好好的为什么要去抢银行?

        难道就因为你的一句话?

        “别想太多。如果现在不去抢银行,不打草惊蛇的话,你会死的。”他又说。

        “你才会死!不抢银行我就会死?你哪里来的逻辑?”

        他慢慢向我走来。

        我有点担心,只能退后。

        还好他没有抽出刀来,要不然我肯定把手雷扔过去炸他个粉身碎骨。

        “怕我干毛啊?我们是兄弟。我要是会害你的话,早就一刀把你杀了。还用等到现在?其实你只要跟我去抢一次银行,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要去了。”

        嗯?

        难道这三更半夜的,银行里还有人不成?

        人肯定是没有的,难道有鬼不成?

        眼前这疯子就已经是一个鬼一样的存在了。

        “那你说的打草惊蛇,是什么意思?”我不禁问。

        “当然是我们的对手。你现在肯定不知道我们的对手的强大。”

        “什么鬼对手?”

        “是……反正你去了就知道了。不过,现在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要不然,我就把你绑上带着你去。你是自主自觉地跟我去呢,还是要被我绑上跟我去呢?”说完之后他就又嘿嘿的笑了两声。

        这笑声听在耳朵里异常刺耳。

        这个疯子!

        我可以想象,如果他真的要绑我去的话,肯定是可以办得到的。

        除非我先下手为强!

        只不过在宿舍这个小空间里面,能用得上的也就是椅子和匕首而已,如果用手雷的话,那是我自己找死。

        所以我一把操起了椅子。

        然后我就看到了他的脸就在我的面前,离我只有一公分。

        我去!

        他的速度这么快?

        我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他的手已经搭在了我的手上。

        他的手强而有力,我感到骨头都快要碎裂了。

        “你想一下吧,反正真不去的话,我也不勉强你,现在还有一点时间。”

        说着他就放了手。

        这么好?

        看得出来,他似乎真的没有恶意。

        好吧,我坐下装模作样的想。

        而他就站在我的旁边。

        这样过了十几分钟或是几十分钟,他忽然扑到了窗口,说:“我靠,有人跳楼。”

        跳楼?

        “在哪里?”

        这个时候我忘了这个疯子的疯狂,也走到了窗口。

        跳楼是一件很难得一见的事情。

        所以任谁听到一定是想要亲自去看看的。

        然后就感到嘴巴里面被塞了一团东西,再然后,我的身体飞了出去。

        果然有人跳楼,只不过跳楼的那个人正是我。

        这是里是三楼啊!

        我想破口大骂,哪怕能喊声救命也好。

        只不过我叫不出。

        因为我的嘴巴里面被塞了一团布。

        这个疯子!

        我的身体正在不断下落。整栋楼的灯都是黑的。我只能听到耳边不断的风声。

        摔下去会怎么样呢?

        三楼,加上架空层,也就十几米,应该死不了吧?

        但是腿会不会断?

        我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就感到手臂被人拉住,同时耳边还传来他的声音:“怎么样,爽不爽?”

        爽你妈!

        玩跳楼?

        然后我就怔住了,因为这小子竟然跟我一样也在往下摔。

        这小子竟然在推我下来之后自己跳了下来?在下落的过程中还谈笑风生?(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