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3,睡觉什么的最危险

3,睡觉什么的最危险

        我是真的有点受不了这神经病了。

        看得出来,这家伙完全就不正常。

        回到宿舍之后,我闷不吭声地收拾我的床铺。

        铺床,整理衣柜,也是一件很难办的事情。

        而那神经病却拿着一个本子在那里写着什么东西,有的时候还拿着三角板在那里画。

        虽然我有点好奇,不过我还是觉得既然他只是一个神经病,我还是少惹为妙。

        等我铺好床,我就在那里看电视。我不想理会他。

        不过他忽然跳了起来,大声说:“成了!”

        什么成了?

        真见过鬼。

        我听到这两个字我就想起修仙的网络小说里面的修炼来。一般这简单的两个字里面都可以概括好多内容,比如说内息在身体里面转了几个周天,经过多少痛苦,额头滴了几滴汗水,战胜了几个心魔,然后就升级到了金丹或是元婴之类的。

        不过我还是有点好奇,就转头看他。

        他正放下笔,那本子上好像写着一些东西,而且还画了图。

        不知道又在发什么神经。

        只是这晚上睡觉怎么解决呢?

        他不会三更半夜的跑到我的床上来吧?

        想想就感觉到够恶心的。

        那我是不是要去买防狼内裤?

        或是在后面加把贞操锁?

        越想就越恶心。

        我真恨不得搬到外面去住。

        只不过人生地不熟的。

        而且看他的样子我也不必太怕他。

        大不了等下我去买把刀?

        他要是敢动我的话,我就让他变太监!

        看来这个办法是可行的。

        我正这么想着,就看到他收起了本子,然后从腰上拔出了一把匕首!

        我吓了一跳。

        这小子难道真的是神仙不成?

        难道要先一步杀我灭口?

        这个当然没有可能。

        “带着防身。”说了这一句他就把匕首扔了过来。

        我草你大爷啊!

        你他妈的到底是要我带着防身还是要杀我啊!

        怎么看这匕首都有点像小李飞刀啊!

        我额头冒汗,赶紧闪到了一旁,匕首撞到了墙上,然后掉到地下。

        “你要杀我啊!给我也要给个套子吧?就这么扔过来……”

        “防身用。要套子你自己做一个。”

        这神经病会这么好真的给我一把匕首?

        不过我还是捡了起来。

        这是真家伙。

        我用这匕首对着桌子就轻轻来了一刀。

        很锋利,竟然不费力就把桌子砍出了一个小缺口。

        我有点怀疑这不会就是韦小宝的那把吧?

        神兵利器啊!

        不过我也有点放心了。如果这小子真的敢乱来,我对着他一刀下去,他还能活?

        我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给我一把匕首,而且虽然表情上看起来有点无所谓的样子,但是眼神却显得有些深沉。

        那种眼神看得出来是经历过很多事情的。

        我真是有些莫名其妙了。

        我把匕首放在桌子上。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我没走错吧?罗泽,张良?”那人长着一对倒三角眼,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蒙蒙。

        “哈,没走错,莫非是通知我们开班会,然后去领明天军训的服装的?”蒙蒙问。

        那倒三角眼点了点头,“是的,你知道?”

        “知道知道。”

        “时间也差不多了,那么现在就去?”

        蒙蒙站起身说:“走哇。当然,虽然我跟张良都不需要军训,只不过班会还是要去一下的嘛。”

        我和那倒三角眼都不由得愣了一下。

        我不禁问:“你说什么?”

        蒙蒙耸了耸肩,说:“什么?”

        “你刚才说我跟你都不需要军训?”

        “当然。”

        “为什么?”

        “特权嘛!”他很无所谓地说。

        特你妈啊!老子要军训好不好?

        怎么就把我军训的权利都剥夺了?

        不过这小子已经走过来搂着我的肩说:“搞个苦瓜脸做什么,不需要军训,我们当然有其他事情嘛。放心,到时包你爽!”

        爽你妈啊!

        “别碰我!”我赶紧把他推开了。

        这神经病到底是不是同性恋?

        反正我感觉有点恶心。

        那倒三角眼转着眼珠子看着我们 ,“你们不会是……”

        不用他说完我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了。

        “别误会,我跟他是不可能搞基的!”我赶紧说。

        倒三角眼满怀深意地点点头。

        我真的是要抓狂了!

        “我叫张志伟,大家都是同学了。等下应该还要选班干,所以希望你们投我一票哦。”

        哦哦哦你妈啊,你一个男人说话像个娘们……

        等等,这小子怎么看我跟蒙蒙的眼神中有点其他的东西?

        不会这小子才是真正的基佬吧?

        我有种想吐的冲动。

        …………

        第一次班会嘛,其实就是辅导员上去先说一通,然后再让每个人介绍自己一通,再然后就是竞选班干的那一套之类的了。

        辅导员是一个女的,长得倒蛮可亲的,只不过看起来年纪跟我们也差不多,而且个子很矮,走路几乎都是蹦蹦跳跳的,认识的知道她是我们辅导员,不认识的还以为是哪里来的野孩子。她竟然也跟我同一个姓,叫做张璇。

        每个同学都要上台自我介绍一下。一开始都普普通通乏善可陈,也不过只是介绍一下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当然,性别一般是不会主动说出来的,因为一目了然嘛。

        当然,我的心思也不全在那里。

        因为有几个女生一直在偷偷看我。

        起初我有点沾沾自喜。

        莫非我真的那么帅不成?

        只不过后来我注意到她们中间那个女生一直没有回头看我,但会跟她们小声说几句话,那女生的背影看起来很熟。

        我去,那不就是蒙蒙说的那个会成为我老婆的人吗?

        她果然跟我同一个班。

        难道她们都看过了那封据说是我写的但是我自己根本哪怕一眼都没有看过的情书?

        终于,她上去了。

        她的自我介绍当然也没有什么新意,只不过我至少知道了她的名字。

        她叫李紫。

        她身上完全没有紫色,只不过我觉得这个名字还不错。

        真正不普通的是蒙蒙这家伙,他原先比我先上的,只不过他一把拉起我,“走了,到我们了。”

        “到你了好不好?!”

        “兄弟嘛,一起上!”

        弄得大家一起看着我们。

        然后有人大声“哦”了一句很长的。

        有什么好哦的?

        然后我才注意到,这家伙竟然握得那么紧,而且还有点像是五指紧扣的样子。

        妈的,还以为老子真是同性恋不成?

        我赶紧甩开了他的手。

        不过既然都被他拉起身来了,正所谓不上白不上,一起上的话凭他应该也能震住场面吧?

        果然,当我们走上讲台,这小子就扫视了下面一圈,场面安静了下来。

        “我叫罗泽。”他首先开口。

        既然他都已经说了他的名字,我当然也要说一下我的名字。

        只不过我还没有开口他就又说:“他是我兄弟,张良。当然,大家别误会,我们两个并没有搞基。”

        搞你妈!这种东西说出来干吗?

        果然,下面开始哄笑。

        我反正当自己已经死了,闭嘴不开。

        “大家别吵,罗泽是今年新生第一名,而且也是有史以来的最高分的。他考了七百分。”辅导员在一旁说。

        这下场面更加有点乱了。

        不过蒙蒙这家伙压了压手,马上又静了下来,“我知道,大家都在奇怪为什么我这么高的分数却来这个破大学(辅导员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了),那是因为,在这里有我的兄弟。”

        我草!

        这种话说出来做什么?

        好像我们真的有奸情一样。

        他顿了顿,说:“还有我的嫂子……”

        我的脸变得有些热,我赶紧拉了他一下,不要什么都往外说啊!

        什么你的嫂子?

        是不是还要扯出李紫来?

        他笑了笑,“当然,还有我的朋友们。就这样吧。”

        还好还好。

        我赶紧溜了下去。

        结果这小子却一把拉住我,拉着我往外面走去。

        我有点莫名其妙。

        “喂,班会还没开完呢。”

        “有什么好开的。我们还有事情要做。”

        “做什么?你做你的事,关我什么事!”

        “我们是兄弟,当然一起做……”

        做你妈啊!做什么啊。

        我赶紧往旁边躲去。

        所以我刚好走进了这家宿命的彩票店。

        大学校园里几乎什么店都有。竟然连彩票店都开了起来。

        而且里面还有一些学生或者是校工一类的人正在那里选号码。

        既然走了进来,我当然也可以碰一下运气。

        所以我也假装选起了号码。

        结果这神经病却在一旁说:“我也帮你选一注,肯定能中五百万。”

        “五百万?你怎么不去死。”

        “万一中了呢?”

        “中了的话分你一半!”

        结果这小子竟然真的帮我选了一注。总共五注,十块钱。刚好星期天,晚上九点半开。

        我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真的有点神奇属性。难道真的会中?

        我不禁有点期待。

        其实班会也开了蛮久的,所以我们买了彩票之后就直接去食堂里面吃饭。吃完饭之后回到宿舍。

        “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他关起了宿舍门,而且插上了,回头嘿嘿笑了一下:“这么早回来还能有什么,当然是睡觉了。”

        睡……睡觉?

        我赶紧去摸那把匕首,你小子要是敢乱来的话,我一刀就捅了你!

        “咦,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的意思是,我们要早点休息,因为今天晚上还要去外面做事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爬到了他自己的床上,竟然真的是休息?

        “喂,你不睡?不要等下三更半夜的没精神。”他抬头看了我一眼。

        “到底做什么?!”

        “到时你就知道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