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张色) > 1,特权什么的还是别乱说

1,特权什么的还是别乱说

        推开宿舍的门。

        我本来想深深吸一口气,然后好好打量这个宿舍和宿舍里的人的。因为从此以后这里就是我将要生活四年的大学宿舍;这里面的人,将来也将陪我生活四年,而且应该会结下深厚的友谊,成为兄弟成为……

        里面只有一个人,原本正坐着在玩电脑。不过在我推开门的时候,他就转头看着我。

        他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身上穿着的衣服看起来并不是名牌,只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白色t恤,不过胸前画着一个周杰伦,看起来画功不错;下半身是穿着一条蓝色的牛仔裤,系着一条布皮带,穿着拖鞋。他的头发比较长,发型有些像韩寒;身材看起来并不壮,但是手臂上的肌肉看起来比较结实,而且还能隐隐看到他的胸肌。他的左手戴着一只手表,看起来值点钱。

        就他一个先到?

        其实我来得是比较晚的。今天是报道的最后一天,明天就要开始军训了,按照一般新生或新生家长的热情来讲,应该早就到了才对,但是看那床铺,却明明只有一张有席子被子之类的,而其他三张床明明还是光板一块。

        而且还看起来还比较懒散的。

        我正想说一声你好之类的打一声招呼,不过他已经站了起来,向我走来。

        我手里还提着行李。

        看起来他很热情,应该是来帮我提行李的吧?

        “……”我本来是想说不用或者你好反正总要说句话的,而且我已经作好准备把行李交给他的,但是他并没有理理会我的行李,而是直接抱住了我。

        这让我的脑袋空白了三秒。

        他妈的,这是遇上了同性恋?

        我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好不好?

        更要命的是,他抱得如此用力,在我的感觉里就像是一个男人抱着深爱的恋人一样。

        这同性恋要命啊!

        而且我还能闻到他身上的汗味!

        这股气味让我有些受不了,我真的想一脚他把踹开。

        他拥抱我还罢了,也可以用一句“这是外国式的欢迎和礼节”来敷衍,但是这还不是他最出格的地方。

        最出格的是,他竟然一边抱着我,还一边用鼻子在我的脖子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这是他妈的干什么啊!

        吸我的汗味?

        这嗜好……

        不是同性恋是什么呀?

        难道以后我要跟这个同性恋相处一室四年?!

        这怎么活啊!

        虽然我长得比较文静,也可以说有一点点帅,但我是男人,同时我不是同性恋的男人!

        但是我说不出话来,我一动不敢动。

        他的脸就在我的侧脸,我怕一说话他说不准会吻上我,那我就真的想杀了他了。

        他深深吸了这一口气之后,就放开了我。

        这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好久不见。”他说完这一声之后就又坐回了椅子上,继续玩他的电脑。

        他妈的,真是日了狗了。

        怎么会遇上这样一个家伙是我的室友!

        我赶紧放下了行李,走进了卫生间空手接水洗了一把脸,想了想又擦了擦脖子。

        真要命!

        以后让我怎么生活啊!

        不过他为什么说“好久不见”?

        这小子以前见过我?

        “你……见过我?”虽然非常恶心他,只不过我还是好奇地问了他一声。

        如果没有见过我的话,他不可能说出这句“好久不见”的。

        我这时注意到到他在看电脑上看新闻。

        我不是很关心新闻大事,因为那些事情都太大,跟我这个小人物扯不上边。

        “没有。”他很干脆地回答。

        没有见过我你他妈的说什么好久不见?

        我正想吐槽他几句,只不过他马上就转头盯着我,那眼神好像把我看穿。

        “你叫张良,今年十九周岁,生日是11月19号。你爸在矿山上采矿,收益不错。你从小就体弱多病,出生时难产,整整一个月你妈妈抱着你没放过手,因为她怕一放下你你就没了。你小学和初中经常拿第一名,当然,这跟你上的是村小和村里的初中有关,因为小学时你们一个年级也就只有一个班,初中时一个年级也就两个班。在初中时有三个女生给你写过情书,不过你都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撕掉了。在高中时你暗恋过一个女生,她叫夏小心,白白胖胖的。你高中的成绩并不很好,因为你很懒。”

        我不由得怔住。

        刚才都那么干脆地说没有见过我,现在却把我的情况说得这么清楚。而且要命的是,连我高中暗恋的女生都说得这么清楚!

        这还没有见过我?

        就算没有见过我,这也调查得太清楚了吧?

        他这是哪里来的情报?

        我暗恋夏小心的事情根本就没有跟别人说起过,一直深埋在我的心里,他是怎么调查出来的?

        而且为什么要调查我?

        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更加不是富豪的儿子,有这个必要吗?

        只是因为我将要跟他住在同一个宿舍四年?

        这也太夸张了!

        他接着说:“哦,忘了还有一点很重要,你的屁股上有一块疤痕,那是你上小学时被一个同学推了一把,从桌上掉下,刚好被一把坏的凳子戳的,治这块疤都花了半个多月。当然,你被商狗咬过,在腿上有另一块疤就不显得那么重要了。”

        我几乎要跳起来。

        怎么这些他都知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

        他并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然后吸了一口气,问:“我怎么知道的,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你为什么调查我?”

        “难道你认为我光是调查就能调查出这些吗?比如,”他一边说一边把目光从我的脸上转到了我的下面,“比如你的某方面在非战斗状态是5公分,战斗状态是15公分,嗯,不得不说这光从你的外表是看不出来的,你是一个爆发型人才。”

        我去!

        这小子会透视不成?

        我赶紧把行李挪到了前面挡住。

        他丝毫不以为意,懒懒地说:“别以为我是神,我真还能透视不成?”

        “那……那你……”

        “很简单,如果我说这些都是你告诉我的,你信不信?”

        “鬼才信!”

        哪怕老子真的跟人搞过基,又怎么能知道我的尺寸的?

        我以前根本就没有见过他,怎么可有告诉他这些东西?!

        他耸了耸肩,“那就只能这样了。顺便说一声,我叫罗泽,你可以叫我蒙蒙。”

        我有点抓狂。因为这个名字我根本就没有听过。我把我能想得起来的朋友全想了一遍,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家伙。我所知道的朋友的朋友中,也没有叫这个名字的。

        他是怎么这么清楚我的一切的?

        “你挑铺床,反正这里四铺床,我占了这一铺,这三铺你随便选。反正这个宿舍也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又一怔,“不是住四个人吗?”

        “我们两个人住。”

        我提起行李,就要出去,要跟这家伙住一起,鬼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这小子肯定是调查过我。而且看起来还是一个同性恋!

        “你去哪?”他问。

        “我换宿舍!”

        “哦,那随便。其他宿舍都安排满了。还有两个家伙住到了别的学院的宿舍里呢。”

        “那为什么我们宿舍只有我们两个?!”

        “因为这是我要求的。我以上清华的分数,来上这个破大学,总可以提点要求吧?”

        我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其实我报道的时候就听说今年班上出了一个怪胎,因为那家伙高考的分数高得惊人,上清华都不在话下,竟然跑到我们学校里来了。想不到就是这个家伙!

        “为什么是我?”

        他想了想,然后说出了一句让我几乎吐血的话:“因为我想跟你住一起。亲近,亲切。”

        亲切你个大头鬼啊!

        我都要吐了!

        只不过,现在他摆明了就要跟我住一起的了。

        我考虑到,以他的特权,要求跟我住一起,那我肯定是逃不掉的了。

        除非我真的回高中去复读一年。

        “为什么是我?”

        “因为我们是兄弟嘛,”他合起了电脑,站起身一把搂过我的肩,说,“走,请你吃饭,为你接风洗尘!”

        你他妈的别碰我啊!

        我刚去洗手洗脸好不好?!(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